[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并非「零和游戏」—— 兼与甘阳〈评朱熔基访美的失误与问题〉一文商榷]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并非「零和游戏」—— 兼与甘阳〈评朱熔基访美的失误与问题〉一文商榷


   —发表于1999年5月底(朱熔基访美与驻南使馆事件后)
   入关荆棘丛生
    最近,北约飞弹击中中国驻贝尔格莱德使馆事件,可能对北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谈判产生影响。其实,在此之前,大陆内外就已经升腾起了抵制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声浪。因此,本来被看好在今年完成的入关谈判,如今恐怕是举步维艰处处陷阱了。
    压力一方面来自国内的一些垄断性行业,如电信、金融的部门,作为国有企事业部门,他们直觉地感到了对垄断的巨大威胁。至于背后是否有高层权力斗争的阴影,目前尚无证据。不过,其反对(朱熔基)加入WTO 的条件的调门有日益升高之势,直冲「卖国贼」、「接受日本对华二十一条款」而去。飞弹事件后,这些部门必将借势使力,调子可能还要升温。亚洲华尔街日报前一段时间就报道说,中国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不满中国总理朱熔基在开放中国电讯市场方面对美国做出太多让步,因此要求辞职。尽管信息产业部官员还没有证实这项报道,但是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无疑,中国国内反美情绪高涨,在开放市场问题上争议极大,入关困难重重。
    另一方面的压力来自一些学者,国内外都有。他们虽然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和根深蒂固的「你的所赢即我的所输」的「零和游戏」观念,但大体上仍在比较理智地估计朱熔基访美的得失。譬如还在飞弹事件前,在网络上和后来在《明报》读到朋友甘阳的文章,洋洋近万言,重点是批评朱访美的失误,也批评了中文传媒的有关报导。文章有一些不错的见地,但也有相当多处笔者不敢苟同,这里想仅就分歧处讨论他的一些颇有代表性的基本判断。
   
   何以漂洋访美?
    该文首先指出中方访美意图前后不一贯。文章说,「中国方面在朱熔基访美前夕曾颇为明显地强调,达成世贸协议并不是朱熔基访美的首要目的,也是因为如此,中文世界传媒事实上在一开始也并未以世贸问题为中心。但在访美开始后,世贸问题却突然成了中方压倒一切的唯一目标,也成了中文传媒的唯一关注。」
    在甘阳先生看来,中文传媒的智商真是不可救药了。
    至于何以达成世贸协议并「不是首要目的」,文中所举例证是,访问前,「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表谈话指出,朱总理如期访美显示双边关系的成熟,访问本身就有重要意义,不必跟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挂钩。」且朱熔基也对《华尔街日报》发行人说:「我说你们不要搞错了,中国决不是要乞求加入世贸,不参加世贸中国不是活得很好吗?」
    似乎甘阳根本不认为这些外交辞令和政治大话与北京的真正的实际意图有任何区别。因为他居然郑重其事地给朱熔基出谋划策说:「应该表现出无求于人,为加强中美战略对话而来的气度。」
    当然,实际上是否有求于人是无关紧要的,只要「表现」出无求于人就行了。
    达成世贸协议究竟是不是朱熔基访美的首要目的呢?事情自然需从上月朱熔基访美谈起。众所周知,极其难堪的时空条件是那次朱熔基访美的最主要特征。
    首先是「天时」不利。科索沃战事爆发,媒体关于中国盗窃美国核机密的报导铺天盖地,台湾是否加入TMD 的问题,1996年总统选举的政治献金案抖出新内幕,北京又加紧撕毁刚签订的国际公约镇压国内筹组民主党人士,其人权状况受到全球严厉谴责,此时的政治气氛对北京而言无疑是阴霾满天。
    其次是「地利」不吉。东道主美国是谴责北京人权的唯一提案国,与北京制度分歧的代表性国家,又是中国异议人士最集中的国家。
    仅有的一点凭借,就是人和。朱熔基个人国际形象相对较好,与克林顿亦有点交情,这是其访问唯一谈得上的一点有利方面。
    天时地利如此恶劣,朱熔基去美国干什么?是不是去进行甘阳所说的与美国的「战略对话」呢?朱恐怕还没有闲情「形而上」到如此地步。如果不谈进入WTO 问题 ,他去谈什么?去仔细谈人权、TMD 、科索沃问题?这些当下任何中共领导人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朱老三」有实质性的权力空间去发挥?谁授权给他了?而且,以朱之精明,在这些问题上,他不打官腔行吗?然而一打官腔,哼哼哈哈之余,美国佬给你一个冷脸,华侨给你一个起哄,何必自讨苦吃 !因此,他对这些话题一直是避之唯恐不及。实际上,大家心照不宣,他真正被授权表演的舞台只有加入 WTO 的问题,舍此无他。并且此事与他个人能力与过去的努力密切相关,有较多发挥的余地。
    再说,在朱熔基看来,WTO迟早总是要进的,无论从中国经济转型的当下急迫需求考虑,还是以他的极有限的政治生命计算,时间都不多了。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因此,甘阳认为,朱期望「到华盛顿后有可能临门一脚」,解决WTO 问题,这一判断还是大体不差的。只不过我认为朱还不至于轻率幼稚到断定自己绝对能够签约,他只是预期能获得一步关键性的突破而已。如果就这一目标看,不能说其访问是失败的。
   
   评估入关协议
    甘阳文章认为,所有中文媒体「避而不谈最关键的中心问题,即:中国方面这次作出不同寻常的大幅度让步,其具体内容究竟是什么?这些让步是否都有充分的合理性与必要性?」
    甘阳的这一指责过于武断。事实上,并不只是英文传媒有报导,我自己就见到不止两家中文传媒报导「让步的具体内容」,并刊有更多的关于必要性与合理性的正反评论。而奇怪的是重视具体条件的甘阳,自己在讨论中,对让步的具体内容,除一两点外,余皆语焉不详。
    简括而言,中方让步的具体内容大体如下:
   1、 中国答应将允许外国公司在中国进入世贸组织四年后拥有中国电信服务业最多达49%的股权,传呼机和相关增值服务公司中,外国公司则可拥有51%股权;六年内开放传呼机和流动电话进口,取消固定电话的地域限制;从2005年起取消半导体、电脑和电脑相关设备的关税;
   2、 中国将允许中外银行联营,五年后外国银行可在联营银行中拥有100%股权;允许外资银行在两年内开展人民币业务,五年内开展金融零售业务。
   3、 中国同意修改动植物检疫规则,准许美小麦、肉类和柑橘进口;中国同意在成为世贸组织成员后,在2004年前,农产品的进口平均关税降到17%,取消农产品进口配额和出口补贴。
   4、 中国答应2005年前,汽车业的进口关税由目前的80-100%降到25%。
   5、 中外合资的人寿保险公司,外资的比例现在就可达50%,一年后可提高到51%。
   6、 中美之间的每周班机由27班增加到2001年的54班;2001年中美各自增加一加航空公司经营两国航线;两国航空公司可在对方国家增加两个城市开展业务。
   7、 中国答应在加入世贸组织后的三年内,让外国公司拥有电影院的多数股权。
    关于上述条件对中国经济与社会将产生何种具体影响,我们将在下面讨论。这里先看一下基本的宏观图景。
    该文提到朱的所谓「不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不是活得很好吗?」我看,连朱熔基本人也不相信这一典型的毛式大话。既然活得好,他为此苦苦谈十三年干什么?不是犯傻吗?上述句式是半个世纪来中共为僵守自己权力违反国际准则而剥夺中国人权益的典型语言。未入联合国前,常用的句式是「不加入联合国,中国不是活得很好吗?」前不久,钱其琛也在会见外国人时说:1949年以来很长时间我们没有与XX 建交没有加入XXX,不是也活得很好吗?北京的高官们在脸不红心不跳地所重复沿用的这一句法时,显然没有把毛时代在中国居住的绝大多数人算作中国人,当然更不屑于把在中国八千多万非正常死亡于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屠杀等事件里的人算作中国人了。他们的「中国人」的定义,恐怕只限于毛泽东及其中南海内极少数随从,应当承认,这些人确实「活得很好」。不过这一定义,恐怕连老邓也难以认可。因为甚至邓小平推行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原因之一也是痛感中国人活得太惨了,就连他本人也未能「幸免于惨」。
    中方是否应当收回朱熔基在美国时作出的「让步」的承诺?该文的回答是肯定的。这是文章的重要主张。
    「不遵守国际信用将遗患无穷,最终会损害中国利益」这一迂阔的道理就不必去说它了。恐怕甘阳对此不会感兴趣。
    那么,就现实地看吧。首先,中方不作上述那些让步能够进入WTO 吗?从中国的一流谈判小组争取入会的长期谈判经验来看,答案是否定的。其原因也不复杂:中国与世贸组织的谈判地位是不对称的:中国有求于它强于它有求于中国。
    龙永图曾说,倘若今年不能入关,中国将针对世贸组织单方面制定《对外贸易法》,并且今后不会再申请入关。此话倘若作为一种谈判策略,说说倒也无妨。不过,奇怪的是,该批评文章似乎挺认真看待这一观点,居然以此立论,甚至引用朱熔基访问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的话以强化自己的论点:「中国不一定非要进入世贸组织,因为中国完全可以和世界各国发展双边贸易关系(事实上许多人认为这样作对中国更有利)」 但若把此话当真而把它与朱一个月之后为加入WTO 的呕心沥血对照起来看,朱无疑该戴上一顶出尔反尔神志不清的精神病患者帽子了!
    这种把作为谈判手法的放话与实际谈判目标完全混为一谈的理解才真是「不知从何说起」!如果照此办理,甘阳想没想过中国长期不进入WTO 的严重后果呢?
    正如进不进入联合国,是中国进不进入全球政治体系的大问题一样,进不进入世贸组织 ,也就是中国进不进入全球经济体系的大问题。中国是自外于全球经济大舞台还是走向这一舞台,这关涉到中国在21世纪的经济基本前途。如果赶不上这趟车,在经济全球化日益深入的当今世界,你就会被排除于21世纪日新月异的经济技术进步的大潮流之外,就象当年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与当代的北韩,自外于全球经济,关起门来自吹自擂「老子天下第一」,至于老百姓濒于饿死的边缘,是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不少经济学者谈到,改革20年来,港台资本对大陆的投入,大大地推动了工商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然而,目前港台资本,特别是香港资本,其投入已是强弩之末,大体到顶了。而主要西方国家的资本,对大陆一直在观望,犹犹豫豫,若即若离。因为中国究竟是不是市场经济,仍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人们无法断言它是否已经真正跨过一个明确的临界点了。原因是中国市场受国家资本和行政力量操纵的成分仍是很大的,而且法治尚未确立,在真正重要的方面并未市场化、自由化。有鉴于此,西方资本家的疑虑是可以理解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