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1)戊戌失败后的宪政改革--晚清新政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世界性"精神分裂症"
   
   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一声巨爆,犹如一个信号,向人们预告了一个以世界性的"精神分裂症"为特征的动荡时代的降临.联系到南斯拉夫的内战以及不久前的海湾战争和美国洛杉矶暴乱,鸟瞰全球经济合纵连横的大格局,人们不难窥见世界新秩序的大体轮廓.
    当今之世,两个完全相反的趋向同时在全球出现:分散化和整合化.即当代世界的所谓"精神分裂症".
    首先,是全球政治空间的分散化,也即政治实体的缩微化.先有苏联东欧帝国的解体,各加盟共和国纷纷自立门户,东欧各国自求多福,捷克和斯洛伐克分道扬镳;继而南斯拉夫境内各族裔由自决而血腥杀戮;再是索马利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由分离而起的内战,加上北爱尔兰、魁北克以及西藏、库德族等的独立运动,不难发现,一个以政治、种族、宗教和文化为背景的分散化潮流正在全球兴起.它把地球的政治空间分割得越来越小,政治共同体越来越单一化.仅仅在1991和1992两年中,联合国的会员国就增加了22个,就此一点,即可看出该潮流之澎湃迅猛.这一潮流是冷战结束东西方两大军事集团消散的直接政治后果,而它的法理根据则是1918年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的民族自决原则.目前,这一潮流的过度泛滥已成为当代世界危机的主要源泉.

    其次,则是全球经济空间的整合化.具体的显象,则是经济重心向三极聚合.一年前,在本刊第九期笔者同杜维明教授讨论东亚问题的文章中曾提到,在世界的新格局中,北美自由贸易区、欧洲共同体和东亚将呈现"三足鼎立"的全球景观,并指出,它将对我们下一阶段的基本境遇和生存方式的选择产生巨大影响.现在看来,这一三极的趋势是越来越明显了.三者之中,欧洲共同体的整合最具有象征性和前瞻性.
    本来,这种"三足鼎立"的现象是由具宰制性的市场逻辑所制造的.最初,它是一种纯经济的组合.然而在其演进的过程中,政治和文化的掺入是不可避免的.这一点,欧共体有特别典型的表现.
    但是,总体而言,全球的两大相反的趋向中,分散化是政治性的,整合化是经济性的,恐怕仍是其最基本的特征.
   
   空间的大发现
   
    由上述现象,我们注意到了当代世界中心意识的变化.
    如所周知,在众多的现代化理论中,都预设有所谓传统与现代,发展与停滞,革命与改良,激进与渐进,变革与保守,......一系列中心语汇.很明显,这些语汇都是以时间为参考轴线的,是"历史中心主义"的语言.这是自十九世纪以来深层的意识形态.
    然而,现代意识的重心有了显著的转换,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所谓"人类历史五阶段论"的单线历史观为特征的马克思主义被解咒以后,空间被重新发现了!风起云涌的当代潮流,表现了人们对自身生存际遇的全新感受和理解.目前的地理大变迁生动地表明,过去被冷战喧嚣长期掩盖了的空间意识和地理种族意识,在冷战阴云消散后,作为源远流长的传统,再次凸显出来,进入了人类的视野中心.它与哥伦布时代有某种程度的类似.
    前述的政治空间的分散化和经济空间的整合化正是这种意识转换的伴生物.
    而这两种基本的趋向的互动正在描画一张崭新的世界地图,所谓世界新秩序的雏形正是在这样一块新地基上逐步浮现的.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目前的地球上,仍有三股明显的潮流在冲击生长中的世界新秩序.
    第一,是伊斯兰世界的兴起,特别是其中原教旨主义的狂热勃兴.它是对北半球"三足鼎立"主导世界前景的秩序中的结构性噪音.霍梅尼革命的后遗传染症、两伊战争、海湾战争、......一直到这次纽约摩天楼的大爆炸,都是这种结构性噪音的变调.这股教派复兴的潮流对于现代的主流秩序和规范是全面拒绝的.当前似乎还看不到这种狂流的退潮迹象.
    第二,是残余的共产主义势力的最后尝试.中国共产党是其主要代表.它们试图以经济改革来挽救在全世界已全面崩溃的共产主义的统治合法性.当前引入市场因素所导致的经济起飞,虽然使共产主义在亚洲暂时稳住了阵脚,但同时也使统治当局面临了质变的致命选择.
    第三,则是汹涌于全球的难民狂潮.它是一股蔑视一切现成秩序特别是政治实体既定疆界的解构性力量.实质上,作为一种超越国界的有关基本人权的平均主义浪潮,它企图以消解边界来达成与先进国公民的平权.
    鉴于当前世界仍旧以民族国家为具有最高主权的政治实体,因此,这种蔑视国界的平权诉求带有非现实的色彩.并将导致众多政治外交纠纷和混乱,所以,它应当受到遏制.然而,倘若深一层追究,该诉求似乎也有其合理性.人们会问,仅仅因为出生地的地理差异,人与人之间在权利的享有和资源的分配上就出现了巨大的差异,而这种出生地又并非人们所能选择的,非关人们的贤智愚肖,那么,这种因国籍的不同而带来的权利和资源的不平等,是否是天经地义的呢?在根本上,人类在地球上是否还拥有自由迁徙权呢?所有这些问题,都没有简单的答案,涉及到基本的价值选择,可能成为下世纪困扰人类的政治哲学的两难问题.
    这三股潮流此起彼伏,构成了当代世界主要的无序性力量.
   
   神州系天下安危
   
    当然,三极结构,仍是最可能的主导性世界格局.
    目前,东亚的经济表现最为活跃,似乎是三极中的热点,这里呈现了一个历史的机会,有可能使亚洲成为下世纪的经济重心.
    欧洲则为共产世界解体后的后遗症所困扰.原南斯拉夫的内战即为典型.
    北美尚未完全从长期的经济衰退中振衰起弊.
    然而,倘若深入考察,人们会发现在东亚的繁荣下面潜伏着巨大的危机.作为经济重心的一极,它并没有真正整合的可能.日本和中国的传统历史仇恨加上将来争夺亚洲霸主的地缘政治利益冲突,台海两岸潜在的持续性危局,南中国海的丰富矿藏和领土争执所蕴涵的危机,北韩的核子武器问题,......所有这些都比目前的泡沫式的经济繁荣久远的多,深刻的多.目前,在全球裁军的情势下,亚洲却突然掀起了狂热的军备竞赛,就是这种潜在危机的确凿征兆.
    相反,在欧洲,目前虽暂为南斯拉夫内战和苏东的制度转型所困,但欧共体的整合却预示了某种历史的方向.似乎又是欧洲人,再次提供了人类的新的生存方式.
    显然,亚洲问题的焦点是中国大陆.在当前的三极世界格局下,中国的走向举足轻重.然而,问题是,其前景晦暗不明.实际上,前述三股当代世界的无序性潮流中,有两股就直接与中国紧密相关,一是全球性的难民潮问题,因为中国是现代世界最大的难民策源地;二是残余共产主义力量如何退出世界的问题,而中国又是仅存的共产大国.
    应当说,倘若在往下这一段关键的历史时期,中国的演变对世界秩序的贡献是正面的,中国的制度转型问题获得解决,则上述两股无序性潮流就基本上消解了.若相反,无序现象将愈演愈烈.
    无庸置疑,中国的问题悬而未决,整个世界将永不安宁.
    北京当局在目前的世界态势下,面临两个基本选择:
    一,利用目前的经济发展,充分积聚财力,高速扩充军力,对外称霸亚洲,对内加强控制,用武力强撑一党专制,挽救共产制度于既倒,完成百年来富国强兵的美梦,实质上走向准军事独裁国家.
    二,把握经济起飞和暂无邻敌的绝佳历史契机,更深地和亚洲及世界经济体系融为一体,从而加速经济制度特别是产权制度的市场转型,成为东亚这一极的最大经济支撑,促成"三足鼎立"的世界秩序的奠立;在国内,尊重国际公认的基本人权,和平稳妥地逐步进行共产制度转型,走向宪政体制,成为国际大家庭的负责任的一个成员,真正变成世界各地中国人的众望所归的家园.
    应当承认,上述两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倘第一种前景变成现实,则不仅是中国人的一场恶梦,势将强化华人的地理大迁徙;而且是全球的一个乱源,乃至成为世界战争的渊薮.第二种前途的实现,不但是中国的长治久安之道,同时也是世界新秩序的建构性和稳定性因素,甚至对世界性的经济复苏也会提供重大贡献.
    而最近中国即将降临的权力的世代转移,某种意义上,将影响两个中国命运的对决.
    今年是中国的鸡年,隔洋遥望故园,极目环视全球,正是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人们翘首以待的,是风雨过后的春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