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新阶层: 绿卡精英]
陈奎德作品选编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阶层: 绿卡精英

   陈奎德
   
   
   崛起的一群
   

   今年的秋天,在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各大机场上,人们可望瞥见一幅幅美丽的画面:金秋艳阳之下,一批批名爰淑女手捧花束,翘首以待,一架架来自北美的客机,徐徐降落,一个个如意郎君手持"双卡"(绿卡和学位卡),步下眩梯,搜寻自己的佳人......这个场景,是很多飘流异乡的年轻中国留学生在多年寒窗之下所作过无数遍的相亲梦;同时,也是很多大陆淑女的留洋白马王子梦.
    这个梦,今年看来是可以圆了.
    在现代中国历史上,高达近十万留学生和学者,几乎在同一时间内(1993年到1994年之间)获得外国的永久居留身分,这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是史无前例的.同时,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类似情况也不可能再现了.
    笔者风闻,许多留美学人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俟今年拿到绿卡,马上登机返国,到黄金滚滚的神州去大显身手了.
    这就造就了一桩特殊的历史现象和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
    可以想见,鉴于中国当前与国际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联系的加深,鉴于眼下大陆正值商潮汹涌,鉴于美国就业市场的缩小,一群手持绿卡,穿梭于太平洋两岸的"新贵",凭借着他们占有的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内外受庇,左右逢源,有恃无恐,势将不可阻挡地崛起.不难预料,基于其共同的身分和利益,一种自然的需求将逐步把他们联结在一起,互相保护,互相提携,借以保障和促进共同的经济利益乃至政治权益.从而成为中国一个引人瞩目的社会阶层.
    研究这一新起的利益群体在将来中国社会中的作用、地位和可能的命运,对未来中国走向的判断无疑是有助益的.
   
   绿卡精英与中国政府:可能的关系
   
    不难断定,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中国当局仍会以民族主义的领袖为主.这就注定了这些精英只能作为其工具理性的执行者,只能起幕僚和从属的地位,而不能主导局面.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影响中国政府的重大决策.根据中国政府历来的行为方式,加上现在国际交往的日益加深,绿卡精英们将成为活跃在第一线的新"洋务官员"或跨国商人或外商代理人,在中外关系中成为主要的桥梁.当局将倚重他们的才干、专业知识和国际关系,拓展中国的外交和经贸空间,增强其国际地位.而精英们也将借助这地位进入社会的上层和官场的中枢.
    在正面的意义上,由于精英们的外国教育背景和切身经验,政府和绿卡精英的这种互利关系将推动中国更深地融入国际社会,遵守国际共有的政治和经济规则,从而促进中国社会的良性演化,褪除共产社会遗留的痕迹,促成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形成.
    但是,不能不看到,由于中国近代不间断的屈辱和挫折,积累了大量的排外的情绪资源.同时,国共两党借助这点,进行了长期的高强度的诉诸感情的宣传.民族主义已经深入人心,成为近代的心理遗产.
    其次,由于中共四十多年社会主义的分配方式和意识形态的灌输,平均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思想普遍泛滥,而这种思潮本身在中国历史上就源远流长,传统深厚;在这种双重强化的社会心理下,一小群留洋背景的阔少阔佬,来往于国际之间,出没于洋人豪厦,拥有名车华屋,身着鲜衣亮履,口吐外文,招摇过市,将激起怎样一种社会心理反应,是不难想象的.
    要言之,这一特殊阶层的存在将来可能同中国内部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情绪产生内在的紧张.
    因此,在负面的意义上,当政府与社会出现严重的对峙态势时,政府将利用上述紧张关系.此时,绿卡精英很可能成为政治牺牲品,被当局当做替罪羊抛出.因为他们在中国内部恰恰提供了一个民族主义排外情绪的靶子.成为当局在危机时刻或内政失败时转移注意力,制造仇恨对象,迁怒于"外来势力"的方便"泄洪口".从而化解统治危机.
    虽然,在正常时期,特别是经济起飞阶段,为了网罗能干的管理人才,可以预料,当局将百般讨好他们,制定各种优惠政策,应允诸多美好承诺,但是,由于这种利益是一方恩赐的,没有压力或契约的束缚,只取决于单方面的意向,予取予夺,毫无保障. 因此,从根本上说,这些精英的地位和命运是极不稳定的,是不能自主支配的.
   
   当代新"买办"
   
    但是,上述前景并不是宿命的.说到底,它仍然是这些精英们如何自处,亦即如何操作政治游戏的问题.
    如果他们完全被动地把自己梆在政府当局的车上,把自己的宝完全押在一方,那样的话,当然难以避免上述悲剧命运,既不聪明且极危险.
    然而,倘若他们谨慎地考量行为方式:首先,自身组织起来,成为一个基本上能协调行动的利益共同体.这就具有了一定的谈判地位.其次,微妙地处理结盟关系,在中国社会的中下层,政府当局和外国朋友三者之间既保持广泛的联系,又维持一定的距离,不即不离,若即若离.这就很难使自己轻易成为民族主义情绪的替罪羊.
    中国近代史上有一个被称为"买办"的阶层,被中国的各种史书泼尽了脏水.现在,回过头去平心静气地考量,过去完全抹杀买办们在使中国和世界相互了解乃至相互开放的历史进程中所起的作用,这是不公平的.实际上,中国近代史的整体轮廓和各个细节,看来都是值得再反省xz的.本文意不在此,姑按下不表.
    这里只是想指出,"买办"没有在现代中国获得广泛认可的事实,表明他们的行为方式是值得反思的.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只是被动地变成中国政府或外国老板的工具,同时又没有自己的组织,特别是,他们与中国社会完全脱节,缺乏本土的根.因此,没有讨价还价的力量,根本无法保障自己的地位和权益,在非常时期,容易成为本土性集体仇恨发泄的对象,成为历史的弃儿.
    现在,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某种意义上,将来的一部分绿卡精英将成为当代中国的新"买办".
    殷鉴不远,后世之师.为了避免重蹈过去"买办"的覆辙,精英们如何自组织,如何在中国民间建立草根性的联系,如何确立自己的国家认同,如何微妙地与三方建立正常关系,同时又不成为任何一方的附庸,如何帮助故国更快地纳入现代国际秩序,所有这些,将是摆在他们面前的艰难而又重大的历史课题,同样,也是一次百年难遇的可贵历史机会.
    愿上苍赐福予他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