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反向歧视”何时休? ]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文化中国的历史际遇
·扫荡意识形态
·全美学自联第八次大会评述
·中国文化的现代裂变及其变体间的互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心有灵犀跨海通----台海两岸学术交流述评
·揭开新一轮政治游戏的序幕
·中国:民族主义与民主
·何物百年怒若潮?
·奥运梦的历史功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向歧视”何时休?

   前不久,北京发生了两桩事件,二者互成对比,颇堪玩味。
   
   一是部分中国知识界人士向当局申请反战游行。出面申请的童小溪和李宁后来告诉公众,该申请被当局百般刁难,最后被迫取消。
   
   另一件是驻北京的外国人士同样申请反战游行。他们获得了当局批准,该游行于3月30日上午在北京举行,有意味的是,北京警方禁止任何中国人进入入该游行队伍。

   
   对比两事,其意涵是令人震骇的:中国人在中国土地上不能游行示威,公开表达自己的意愿。外国人反而可以获准在中国游行并表达政见。显然,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国族歧视(national discrimination)”,而且是一种针对本国国民的“反向歧视(reversed discrimination)”。虽然,就政见本身而言,笔者并不赞成上述中国游行申请者所持的论点,但他们拥有游行示威表达自己政见的宪法权利,则是绝对无疑的,任何人均不得剥夺。这一“反向歧视”,不能不使人联想到北京多年来极力宣传的原上海租界内“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对该“牌子”的 煽情渲染,建构了中共的民族主义合法性话语资源,曾经为它攫取政权、建构执政地位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如今,一道类似 “华人与狗不得游行“的禁令,竟然通过中共自己的口,喷薄而出,真是情何以堪!历史逻辑的严酷与讽刺居然如此及时应验,直令人叹为观止。
   
   事实上,上述事件并非孤立个案。 这种外人享有特权,国民反遭排挤的局面早已不自今日始,远在毛时代,从遍布各大城市的“友谊商店”现象就可窥豹一斑了。其实,它也并非限于游行示威这类政治领域,在当代,经济领域里恐怕更为普遍。众所周知,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公民自己创办企业事业,北京政府一直设有种种禁区:譬如:国民不得自己筹资开办银行、保险业、通讯社、出版社、报纸、杂志、电视台、电话公司、电子网络公司、大学、航空、铁路、公路…….等等。总之,举凡与国计民生关系极为重大的企业事业领域,都不许国民染指,统统由国家垄断。
   
   但是,中国加入WTO之后,出现了崭新的情势。上述列举的不准中国人染指的禁区,现在按照入世协议,其中大部分将逐年(从入世起一到五年之内) 对外国人开放,对外国资本开放。这样,就势必造成某种“反向国民待遇(reversed national treatment)”,即: 外国人到中国来可以享有中国的“国民待遇”,但中国国民自己在国内反而不能享有“国民待遇”。也就是说,外资企业(以及政府垄断的国有企业)享受的“待遇”要比中国人自己出资办的民营企业要优越得多。很多外企(和国企)能做的事,民营企业不能做。这一对照,毋庸争辩地呈现出北京政权自诩的作为中国人民利益代表的非合法性,呈现出北京煽动的民族主义的虚伪性。
   
   据了解,这种对本国国民的歧视,已经引起中国私营企业家乃至各界的普遍不满和抗议,他们有人甚至诉诸司法行动,以讨回自己作为国民的堂堂正正的权利——至少与外国企业家平等的待遇。在中共十六大和两会期间,此类声音有日益响亮之势,以致北京当局也不能不有所因应,承诺要逐步开放上述禁区给中国公民。人们当然欢迎北京这类承诺,不过,更重要的是行动。诉诸以往的经验,凡是涉及到北京要放还权利给国民的事,常常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最好的时候也不过像挤牙膏一样:挤一下,出一点。因此,这里还得用上中共自己的一句口头禅:查其言,观其行。
   
   总之,人们已经日益清楚地意识到了,从满清至今天,风水轮流转,但无论哪个政权,中国的统治阶层都共享有一以贯之的一个相同传统:“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在笔者 看来,在未来可以肯定的一点恐怕是,中国的真正制度变迁与破除上述的固有传统,二者将是同步的历史进程。
   (4/10/2003 17:5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