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
陈奎德作品选编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共产制度的接班危机:从华国锋看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纵览中国》即将问世
·古泉出大荒——黃元璋《回首风涛开怀天地》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纵览中国》发刊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趙紫陽的遺產——祝贺趙回忆录出版
·赵紫阳的遗产——祝贺赵晚年回忆录出版
·二十年来家国梦
·回儒恩怨——兼评“张承志现象”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国有化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九一一:文明的命运
·九.一一:文明的命运
·饥饿皇朝
·饥饿皇朝
·败者转胜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2009:思想的中国流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2010新年献词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2010新年献词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
·大势滔滔:军队国家化
·与香港共进退——贺《动向》创刊三百期
·【自由中国谱系】前言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百年国运——2011新年献词
·文明交融的奇葩——悼华叔
·文明交融的奇葩——悼华叔
·秀出江南笔一支——序楚寒杂文评论集《提刀独立》
·存亡继绝 自我救赎——《辛亥百年風雲人物學術研討會暨先賢臧啟芳追思會》歡迎詞
·存亡继绝 自我救赎——《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欢迎词
·存亡继绝 自我救赎——《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欢迎词
·劍吟沖天 簫聲動地—康正果《平庸的惡》序
·劍吟沖天 簫聲動地—康正果《平庸的惡》序
·划时代的审判——评埃及公审穆巴拉克
·失蹤的“憲法之父”——張君勱
·风雨故国一卷收——序夏明《政治维纳斯》
·未知死,焉知生?
·夜之漫漫,有大音聲起……
·沉痛哀悼方勵之先生
·“常委名單”與“皇族內閣”
·朝鮮戰爭與中國國運
·朝鮮戰爭與中國國運
·朝鲜战争与中国国运
·用语言来行动 用行动来言语——世界人权日怀刘晓波
·何处是“岸”?
·侠笔书史——序《夏威夷群岛王国王朝风云》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叶公好龙” 与“某公好宪”
·五四:现代中国的文化源头
·辟谣
·蒙不過三代 ——紀念柏林牆倒塌24週年
·道成肉身:劉賓雁的受難與救贖—— 在《劉賓雁時代》新書發佈會上的發言
·承命於危難 傳薪自道統 — 在天安門民主大學開學典禮上的講話
· 哭子明
·哭子明
·六四 : 穿越代際 穿越左右
·殉道者的生命樂章—— 追憶陳子明
·穿越大劫火 修得同船渡
·七章祭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金尧如先生去世了。满头银发,飘逸自在,满面红光,稚心童颜。人们记住了他。历史记住了他。
   
   一个人,逸出凡轨,彪炳史册,垂之久远,常常就是因一句话,一件事。
   
   思及金先生,第一个冒到我脑海中的,就是四个字:“痛心疾首”。我想,在金先生,有此四字,就堪称虽死犹生;有此四字,就足以盖棺论定,壁立千秋了。

   
   “痛心疾首”四字,典出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作为北京出资的香港文汇报前总编,金先生在北京当局六四镇压当日,史无前例决定在该报“开天窗”,头版刊登“痛心疾首”四个大字。此四字,如重锤击地,字字千钧;如巨型挽联,赫然天下。一时众口成碑,海内外震撼。
   
   这四字,是金尧如先生对北京的断绝书,是金先生向中共的挑战书,是金先生个人的“独立宣言”,是金先生灵魂的“新生文告”。鉴于金先生几十年的老共产党员身份,鉴于中共历来内部清洗的血腥和残忍,鉴于中共对“自己人叛逆”惩罚的加倍凶狠,不难想见,金先生当年的义举,需要何等凛然的正气、义气和勇气。
   
   但是金先生站出来了!他决绝地同那个政权一刀两断,义无反顾。正如李慎之先生一样,“剔骨还父,剜肉还母”,从此陌路,毅然再生。就这样,他不计后果地把自己置于悬崖之边,致使家人也担惊受怕,饱受牵连。但是,他认定了历史正确的一边,他选择了历史正确的一边。在中国关键时刻的金先生,良知战胜了恐惧,正义战胜了利益。从此,他择善固执,再不回头,哪怕去国万里,埋骨天涯!
   
   
   “痛心疾首”,这命运攸关的四个字,把金先生的生命一劈为二。从此,他把自己判决给了自由。作为自由人,晚年的他,把一辈子淤积压抑多年的话,如火山爆发一样喷涌了出来:厚积薄发,笔力雄健。痛快淋漓,直斥北京为政弊端,坦陈国是,孜孜以求中国融入世界文明的正途。他的晚年,在自由的烛照下,生命迸发出奇异的光华,璀璨夺目,大彻大悟,智慧圆通,了无羁绊。
   
   在另一方面,固执的金老头同时又是个充满人味的“老顽童”。我与金先生仅有数面之缘,但就在不多的交往中,也屡屡感受到他扑面而来的真率豪士风范。作为一个典型的性情中人,他一身侠气,豪气,正气、喜气,独独不见中共高干身上常见的戾气和霸气。与他一起,如拂春风,如沐秋阳,一扫人们的满脸愁云和阴霾,率性而言,无遮无拦,嬉笑怒骂,机锋四起,手舞足蹈,赤子之态,每每令在座男女隐忍的涕泪化为银铃叮当,流连串响。
   
   金先生去了。满头银发,飘逸自在,满面红光,稚心童颜,渐行渐远,渐行渐隐,……消失在了地平线之外了。厅堂里,不复有他的朗朗笑声,书桌前,不复有他的伏案身影,电视屏上,不复有他的侃侃而谈……。夫复何言,夫复何言?
   
   金老,你放心去吧。你的遗愿,天下昭昭,何人不知,何人不晓?放心走吧.它铭刻众人深心,一日不曾稍忘。我们将谨记: “屠城血案公审日,故国吟咏自由时,焚香毋忘告金翁“。
   
   愿金尧如先生安息! (1/20/2004 12: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