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草庵居士
[主页]->[百家争鸣]->[草庵居士]->[中国加入WTO──中国宪法必将改变]
草庵居士
·[政治与经济之一]谁正在出卖中国
·[政治与经济之二]中国百姓为什么要交税
·[政治与经济之三]谁是北京奥运的获利者
·[政治与经济之四]谁给你们的权利
·[政治与经济之五]没有道德与信用的中国
·[政治与经济之六]谈谈江泽民
·[政治与经济之七] 谈谈胡锦涛和曾庆红
·[政治与经济之八]利益与权力
·[政治与经济之九] 我是谁
·[政治与经济之十]谁是中国的敌人
·美国新经济理论与WTO的本质
·中国加入WTO
·杨谰吴征事件隐藏了什么?
·中美日经济转型比较
·中国加入WTO──劳工何处去?
·中国加入WTO──规则会被遵守吗?
·中国加入WTO──决定中国命运的是什么?
·中国加入WTO──谁策划了这场不流血政变?
·中国加入WTO──中国宪法必将改变
·Enron破产内幕及金融背景分析
·有关Enron事件和美国未来经济的对话
·东亚经济圈与中国经济问题的网上对话
·中国何处去?──中、美、台、港经济战略与政策运用之比较
·人民币降息──一个愚蠢而又荒唐的政策
·中国不亡,天理难容
·中华民族最大的危险是什么?
·你不知道的中国加入WTO的黑幕
·鬼子来了
·执政民主中国,你们准备好了吗?
·控告中国政府──一个发财又能促进中国民主的双赢方案
·谁正在搞衰中国
·2008奥运会——中国全面崩溃
·积极扩张财政政策——中国经济崩溃的导火索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加入WTO──中国宪法必将改变

2004年1月2日

   每发表一篇文章都会收到一些读者来信,但这封信却很特别,现摘录如下:

   草庵居士,

   我是在政府工作的小职员,看过几篇你的政治评论文章,每次都为你语出狂言而惊讶。最近在万科周刊上看到若平扬兄转载的你的系列文章,很佩服你的勇气。特别是仔细看过你的文章后,我有几个问题要你回答。

   一,你说的美国911事件后的中美关系基本上是按照你的预计发展,但这次你又抢在中国加入WTO前半个月,写出了关于WTO的文章,这让我生疑。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怎么这样会抢时间?你说你是个商人,可我看不象,从你预测和分析的文章上看,你更象个政治人物。商人哪有这么多时间写文章?从文章构思到完成都需要时间,从你每天一篇的速度上看,你很有可能代表著一些人,或是个团体。一个人不可能这样全面,也不可能有这样准确的分析和预测。你要真是一个人,你可是神人了,我判断你是一个研究团体或是一个写作班子。

   二,在你文章中,你说中国加入WTO是为了政治利益,而不是出于经济利益我没有在你的文章中看出你的根据,你的根据也是猜测。你是在利用WTO问题攻击中国政府。尽管你说的很多话也有道理,但我怀疑你的目的和动机。

   三,你在文章中说中国政府隐瞒了WTO的事实真相,事实上中国政府一直在向中国人民宣传WTO,中国的经济学家也没有象你说的那么笨,什么都不懂。我看过很多的经济学家和记者写的WTO文章,WTO本身就是经济问题,是你不懂装懂为了攻击中国政府才将它说成是政治问题。

   四,你有些文章不值得一驳,你自以为在美国,但你小看了中国人民。我奉劝你再写文章要端正你的立场和态度。不要污蔑攻击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

   ……

   看了这位读者的来信,我有些哭笑不得。就在数天前,我在中国BBS上因为文章被删而向网络管理者提出疑问。结果收到一封“监管员”的信件,在信中指责我“反共,反华”,“如果我不改正立场”,我“将会……"

   既然收到了这样一封信,我想还是先用中国政府发表的新闻和官员们的讲话来回答各位。

   首先,我已经反复强调过,我只是个人,我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没有任何政党和组织参与我的写作。但有一位在网上相识的来自中国大陆的资深学者在帮助我对文章进行润色和校对。从某种角度上看,我个人认为,治家,治理企业和治理国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大小而已。

   其次,关于中国加入WTO是经济原因还是政治原因,我想请各位看看中国政府官员龙永图先生在近日的讲话:《专访——龙永图谈WTO与中国》

   “很多人对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本身并没有很多了解,就来谈要做哪些准备是不恰当的。我认为首先必须搞清楚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一件怎样性质的事情?对此,江总书记有一段很重要的话,他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中央全面推行改革开放,营造一个更有利的外部环境而作出的重大决策。’也就是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一件政治行为。整个入世谈判如果作为性质来讲它是一件政治行为,15年的谈判就是这样一种性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不再直接干预经济,不再直接干预经济运行和企业运行的方式。所以中国入世的性质就是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为中国经济运行环境和企业运行环境创造一个新的、良好的外部环境。这就是中国入世的性质!我觉得应该从这点出发,来分析和研究入世对中国的影响以及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准备。(本文为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2001年10月22日在第90届广交会国际贸易论坛上的讲话摘要,详情请见《中国企业家》杂志第11期。)

   龙先生的讲话,基本上已经说明了中共加入WTO的真实目的和谈判的基本原则。我想有上面疑问的朋友应该明白我说的话是有事实根据的。

   另外,对于中共是否隐瞒了WTO谈判事实真相,我想请各位看看新浪网(www.sina.com)最近刊登的一则新闻,这是中共高层官员,经济学家和著名企业家的谈话记录:(此段引文比较长,请大家仔细阅读。)

   泰山研究院理事长、四通集团董事长段永基:各位早上好!在座很多专家教授,关于WTO的重要性我说不出来,但是我觉得这个会很重要,我有一个小孩,在美国的一个小公司里。他最近给我打电话,他们公司每周有半天下午学中国加入WTO的若干条款,而且还请专家讲,他说周围的大公司,每周不只是一个单位学习,怎么充分利用这三百多条款在中国发展,在中国做生意。可是我们到现在这三百多条是什么都不知道……

   国务院体改办综合司司长范恒山:刚才毅夫从两个领域讲了我们加入WTO以后所面临的形势,我想,透过这个主题,谈一谈WTO进入以后,我们的政府管理经济面临的挑战和下一步改革的方向。那么,WTO来了,WTO意味著什么?我们最常常听到的一句话是,WTO对我们来说,是利弊共存,利大于弊,机遇和挑战同在,机遇大于挑战。

   但是我听这个话的时候,一个是听得多了,耳朵都听起茧子来了。第二个,总觉得有点大而化之,也有点一厢情愿。我觉得这个问题上,稍稍地忧虑一点,总比过于乐观好,我们要认真地应对。

   前不久有一个研讨会,也是要我去发个言,现在一般的研讨会,我很少参加,主要是受限制太多,一发言,容易放炮,报纸一登出来就要受批评,所以说话也是要谨慎一点。但是对于WTO来讲,怎么样认识机遇和挑战,怎么样认识利和弊,我是这样看待的,如果说我们有利有弊的话,我认为弊是客观存在的,而利需要我们去争取,机遇和挑战,挑战是实在的,而机遇是潜在的。你不通过自己的努力,你不可能获得机遇,所以我非常同意,也是上次我在这个会上,吴敬琏同志讲的,他的观点也很正确,他叫作机遇来自挑战,我们应该有点共同的感觉。

   刚才大家谈到,我们现在的信息披露很不完备,实际上,不仅仅是大家不知道,我们现在很多部长都不知道,以前我们在国务院工作的这些司局长知道的也很有限。所以这一次,我们在前一段,希望有关部门赶快公布。我告诉大家一个信息,马上就要公布了,因为涉及到很多翻译的文字要比较准确,正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不日将公布于众。但是不管我们了不了解信息,我一个直观的感觉,WTO,对于我们来说,不在于别的,在于对体制的威胁,最大的挑战也在于体制,我们要迎接WTO,最重要的是改变我们的体制,政府管理经济的体制应该是十分重要,不用说。在WTO的规则中间,有资料表明,我们二十三个协议,有两项涉及到企业,其他的都涉及到政府。不仅仅是这样,更重要的是,在WTO整个的过程中间,从我们国家的实际来看,我们的企业能不能走向市场,能不能实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关键在于政府。什么叫做企业的自主经营?政府放开,就是企业的自主经营;什么叫做市场?政府不去干预就是市场,这个问题就是这么简单……

   张曙光:接著这位先生的话说一下,我们加入WTO,受到最大冲击的,一个是政府,一个是银行,我想加入WTO的问题还不是非常的严重,我是搞金融的,我的感觉是这样。我们曾经就加入IMF,按照外交部的讲法,我们也是糊里糊涂地加进去了。所以我们一开始,外交部龙永图他们的观点,就是加入WTO的内容要保密的,利弊不能讨论的。

   我记得今年初参加一个研讨会,挂个横标题是抓住机遇,振兴二十一世纪,当时人数也不多,二十多人,我说今天的专家也有,学者也有,领导也有,大家别说二十一世纪的机遇,你们在座的谁告诉我,2001年的机遇在哪里,回去我就抓,我感觉这些东西可能形成了,也是套话,最后都没有落到实处。最后肯定是,通关以后,要受到冲击的,不光是企业的危机,更是一些我们政府的现有的体制要受到冲击。但是有一点,这些事情都在后面,都不是今天我们能够研讨出来,或者预测出来的。就象改革开放二十年来,作为一个企业,我觉得是一步步在悟,一步步在探,一步步在走,成功了就是经验,失败了就是教训,没有现成的可以总结。但是我感觉最大的当前要触动的,我们通关也好,入世也好,还不象奥运会,就赢一个2008,那一年就过去了。这是下个世纪要延续发展的,涉及到企业,涉及到政府,涉及到全民的,现在问问我们的企业家,甚至问问我们的学者,尤其问问我们的政府官员,大家知道要干什么吗?通关的法则在哪里?将来的挑战的程序在哪里?将来挑战的环境是什么?怎么样去应战?我想没有人能够知道……

   外贸部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马宇:今天各位专家谈了很多,企业家也都谈了很多观点,基本上所有的问题都涵盖到了,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想谈一点,就是取消对外资的税收优惠,今年就要定位,马上就要公布了,题目就是按照WTO的规则,实行国民待遇,所以取消外商投资企业的优惠。但是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很莫名其妙的错误,我个人有一种看法,WTO我们的谈判做了哪些承诺,每个关税怎么降,过渡期怎么安排的,这个公布不公布的是政府的事情,现在是绝密也是政府的事情,但是WTO基本的规则和协议,已经是公开的东西,比如说国民待遇,就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我们复关入世搞了十五年,基本的概念都没搞清楚,居然国家出台大政策的时候,会出现概念性的错误,我觉得很奇怪。国民待遇指的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概念?是不是取消税收就是国民待遇?假如我们对外国投资实行一定的优惠政策,是不是违反国民待遇?这是很奇怪的现象。假如是为了适应各类企业平等竞争,为了适应WTO以后的竞争形势,我们实行国民待遇,一视同仁,这样没问题,但是千万不要拿著WTO的规则说我们要国民待遇。

   很多同志谈到,加入WTO,有很多有利的因素,也会有一轮新的外资的高潮,我个人的看法是不敢乐观。我们可以看一下,前几年,就是九五期间,我们引资的形势是非常非常糟糕的。最简单的例子,亚洲金融危机以前,我们吸引外商投资占全球跨国投资的份额最高,达百分之十三点几。去年低,我们占全球市场份额不到百分之四,连以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我们很难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按说我们都知道,全球都是哪个地方的回报高去哪里,并且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最不受影响的,我们受到最低的冲击。可是就在金融危机以后,我们跨国投资的份额大幅度下降,九七年,平均增长是百分之四十以上,我们国家是负增长,我们去年是四点零七,前年四点零三,今年回升也就是四点八左右,为什么我们百分之七,百分之八的增长率,为什么我们的环境这么稳定,我们的政策这么好,但是外资没有把我们作为投资的热点,起码不象九十年代初选择中国作为主要的投资点。当然这里面我们可以说出很多理由,包括我们购并的问题,方式的问题,包括相当多的产业限制的问题,但是实际上我们也可以看一下,我们的经济增长率,到底是不是实打实的对外商产生这样的吸引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