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一個僑胞的話]
蔡楚作品选编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個僑胞的話

   我不是不愛你啊﹐我的祖國﹗
   當我踏上深圳的時候﹐
   我回過頭來凝視你﹐
   淚水溼透了我的衣袖。
   

   我不是不愛你啊﹐我的祖國﹗
   當我踏上深圳的時候﹐
   我回過頭來﹐
   向你依依揮手。
   
   回想那年剛回到你的懷抱時﹐
   一腔熱血涌滿心頭。
   我也是炎黃子孫啊﹐
   汗﹐理應在這兒撒﹔
   血﹐理應在這兒流。
   
   二十年的慘痛教訓﹐
   我仍是一隻海外的孤舟。
   但顛簸在你的湖海上﹐
   霧漫漫﹑浪滔滔﹑恨悠悠﹐
   我找不到棲身的港口。
   
   我仿彿是一個私生子﹐
   飲不到你的乳汁﹐
   在歧視的目光下不敢怨尤。
   我又象是不可接觸的賤民﹐
   在高貴的正教徒面前﹐
   匆匆躲避﹐默默垂首。
   
   我熬過了多少忍耐的春秋﹐
   我嘗盡了人生的漂泅。
   我是被迫着離開你的啊﹐我的祖國﹗
   于是我流着淚向你告別﹐
   在你允許我告別的時候﹐
   又一次悄悄地出走。
   
   我不是不愛你啊﹐我的祖國﹗
   縱然海外沒有綠水青山﹐
   縱然海外沒有故鄉的溫柔﹐
   縱然我駕着生命的破船﹐
   我也不願﹐也不願啊﹐
   在自己的湖海上漂流。
   
   我不是不愛你啊﹐我的祖國﹗
   當你重新召喚我的時候﹐
   當民主﹑自由﹑平等﹑博愛的諾言﹐
   能真正履行的時候﹐
   假如我沒有死去﹐
   縱然是死去了啊﹐
   我的魂也要依附于你的山丘。
   
   再見了﹐親愛的祖國﹗
   再見了﹐患難與共的親友﹗
   當我踏上深圳的時候﹐
   我再也不願在這兒逗留﹐
   冷風拂動我熱望的衣袖。
   
   1974年11月
   ------原載<野草>總第20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