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蔡楚作品选编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孔灵犀:中国民主革命路线图
·高华遗作: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彪事件”再考察
·王维洛:缅甸搁置密松大坝建设是对中国区域发展理念的重大打击
·维权人士发起联署 要求允许华春辉与王译团聚
·天怒:为吴义龙说几句话
·王丹新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十五講》在台灣出版發行(图)
·王军涛领导的茉莉花革命之花 2012年在纽约时代广场继续绽放(图)
·秦永敏: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对中国民主转型的作用和意义
·著名作家余杰全家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图)
·麦基田:影帝温家宝即将“秀”到剧终时——2012年期待中国民主化新一波
·王昊轩:谁是真正的英雄?——辛辛那提社和美国的诞生
·罗生智:铁心维稳,决不政改——评胡锦涛2012年元旦祝词
·秦永敏: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中共以“涉嫌围攻摄像头”传唤艾未未
·赵常青:驳李泽厚论辛亥革命
·吕耿松:朱虞夫案的撤诉与起诉
·牟传珩:世界“非暴力抗争浪潮”演绎中国模式
·肖利军:乌坎村民维权活动的重大社会历史意义
·赵常青:驳李泽厚论“革命”!
·大陆年轻学者李子军:创立《活埋“公知”学》公告
·一周新闻聚焦:余杰遭受酷刑,“活埋”成为2012网络首个流行语(图)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胡耀邦长子斥胡疑习揭秘中共官员96%都贪污包二奶(图)
·郑焱文:砸碎黑暗的枷锁 迎接黎明的太阳——贵州人权研讨会2012新春致辞
·韩寒起诉方舟子 民间学者认为有权质疑公众人物
·罗茜:中共政权为何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软骨病
·深圳党报重刊南巡文章遭封杀(图)
·西藏流亡政府议会发布对西藏局势的声明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评《人民日报》“中国的人权进步”的社论
·唯色:那时康的事儿
·网爆北京猪肉八成不安全 网友:还让不让人活了?(图)
·康正果:破解毛共军事神话——读芦笛《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凤凰网“王立军专栏”设立四小时后被迫撤销
·东方月:中国民主转型的民间思考——推介王天成的《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
·关于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的呼吁声明
·金蔷薇:论革命者的素质
·赵常青:“南巡讲话”与《零八宪章》
·中国境内自焚藏人最新情况介绍(附图)
·朱家台:从春晚看胡还政于左
·魏强:《记茉莉花》
·中国“茉莉花”革命一周年 异议人士回忆经历
·张辉:努力走向公民政治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黎建军:反满与革命——戊戌前后的梁启超
·112位公民给中共两会及十八大的建言:习近平先生,您能率先垂范公布财产吗
·刘逸明: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杜光:警惕自己身上的专制主义影响
·凤凰台暗示“六四风波”有可能平反
·杜光批判吴邦国的15篇文章将结集出版
·铁流:迟到的声音-全国1428名各界人士再次要求加快新闻立法
·杨光:中国的革命传统与中外革命之比较
·湖北咸宁异议人士高纯练近况(图)
·铁流:从我的博客三次被封杀,看中国言论现状(图)
·朱健国:管窥中共“太一党”与“太二党”
·南方周末揭贺国强为薄熙来通风报信
·有关西藏境内藏人自焚须知概况(图)
·网络人士张健男公开揭露被捕期间遭遇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下台,高层权力斗争白热化
·重庆媒体人士高应朴因为质疑打黑被判刑3年
·就重庆薄王事件参与独家专访国内著名资深记者高瑜
·十二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今天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公开信(图)
·罗茜:弊端丛生的上访制度
·王丹:我們希望回國看看
·丁子霖:痛悼方励之先生
·達賴喇嘛尊者致信李淑嫻老師,悼念方勵之老師(图)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责胡专制催生谣言(图)
·艾未未税案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政变谣言?
·南都报抗议中南海放纵三聚氰胺变形毒明胶(图)
·国保扬言要逮捕古川、李昕艾并赶出北京(图)
·方励之先生追思会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大酒店举行(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事件发展扑朔迷离,中国政局混乱
·尊者達賴喇嘛参加第十二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高峰會議(图)
·中共以流氓手段让陈光诚“自行离开”美使馆
·古川:“茉莉花”飞来“黑头套”——被绑架失踪63天的日子里
·一周新闻聚焦:各种传闻网上疯传,十八大前权斗激烈?
·赵常青:“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王书瑶:驳斥救党派,揭开“维稳”迷雾
·潇湘军:民族主义不再是灵丹妙药
·丁锡奎律师就陈克贵案致函沂南县公安局
·黎建君:拒绝政改与制造政敌——满清从戊戌政变到宣告退位的灭亡之路
·黄闽:阿拉伯革命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启示
·美国人权报告提到128位中国维权人士名字(图)
·中国民主人士支持美国驱逐中共的孔子学院
·王天成:中国究竟有多“特殊”?——就《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
·昭通党员骨头硬,反薄倒周再加油
·藏人自焚人数升至41 中共当局下令禁止报道
·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死难者离世二十三周年
·维权人士纷纷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蔡楚
   
   
   你潑墨後淺浸的突兀

   象含化的甜在指間復甦
   一片透明的翼溢滿局外
   款款的飛在搖曳裡模糊
   
   她的裙裾飄逸已多年
   活脫脫恰如水靈靈的露珠
   在草葉間悄然翻滾
   又於目灼灼時被晨曦淡出
   
   2003年4月10日
   
   高湯並沒有受過專業的文學批評訓練,修辭學方面的書也沒好好研讀過一本。由於愛詩成痴,對於喜愛的古體詩,時常反覆咀嚼,遍參諸方箋注,有得於心者則拍案稱快、歡喜若狂。久而久之,讀詩時儲藏於胸臆間的心得感受,一時按捺不住便行諸於文,我稱之為「說詩」。「說詩」者,說說而已,諸位不必當真。
   
   相信大家都能認同,一首好詩需要經過時間這位無情的裁判不停地的淬煉,不同的時代,賦予不同的精神面貌。像一座寶山似的,永遠挖掘不盡的瑰寶,豐富我們貧瘠的心靈。古詩的解讀有這麼多碩學之士殫精竭慮的箋注可做為參考,能深會於心自出機杼的,實在難矣!何況現代詩呢?既無前人的慧日藉以叼光,更難企盼後來者精妙絕倫的議論以截長補短。為這種新文體註解疏義,可說是難上加難!
   
   蔡兄飽學之士,詩文中古典的涵養處處展露。兄要弟在濟濟文才者眾的這個地方班門弄斧一番,高湯雖汗顏慚愧,然而敬仰諸位的情操和不屈的意志,也抱著學習的態度,只得硬著頭皮「現醜」了。錯會的地方,敬請不吝指教、多多海涵。
   
   首先詩題「我想她是舒卷的雲」是祈求、願望的語氣。暗示著我的她並不能與我朝夕相沫,而是相隔在不同的地方,千山萬水或者是天人永隔無法相聚的地方,點出二個人在時空上的離異。題目柔美浪漫之中帶點淡淡的幽楚,已自不凡。
   
   詩一開頭「你潑墨後淺浸的突兀」就艱澀得難以吞嚥。「潑墨」為國畫的手法,任其揮灑出的墨汁,在白色的宣紙上漸漸浸染滲透的一種畫法。「潑墨後淺浸」的句子有著夜色籠罩的意象。因此一、二行裡意味著「夜色籠罩的夜裡,突如其來地想起了你,像融化在嘴裡甜蜜的滋味,猶如吮指般回味無窮地在我的記憶中甦醒」。
   
   緊接的三、四行「一片透明的翼溢滿局外 / 款款的飛在搖曳裡模糊」為一組意象。「局」是時空的象限,局裡、局外代表兩個不同的世界。「溢滿」二字為詩眼之所在。全詩隱忍的思緒從此處開始宕起,局內我無窮盡透明的思念對照局外茫茫然飄搖不定難以捉摸的你身處的世界啊!於是化無形的思念為有形的具體行動,我乘著裝滿思念的羽翼,自局內而局外,翩然飛向「搖曳模糊」的旅程,上天下地不計路途多麼乖舛難行,也要把你找出來傾訴隱忍於胸中無盡的關懷和我孤單淒涼的處境!情真意切讀之令人動容。此時腦海中浮現宋大詞人蘇軾悼念亡妻的詩句「…相見不相識,塵滿面,鬢如霜…」(江城子)生離死別的苦楚雖是老生常談,情到深處聞之依然鼻酸。
   
   透明的羽翼從我生活的這個世界至幽冥世界的飛翔探尋,究竟有沒有找到我日夜思念的人呢?答案是肯定的。從詩的第二段中讀者可以察知其實她的形影何嘗真實離開過作者的寸心!就像在草葉間悄然翻滾的露珠一般,那樣清晰透徹活靈活現地佔據主人翁的心田裡呢!只是當本詩的作者傾身正欲更清楚地看著她、把握著她的時候,漫漫的長夜已盡,天色已露出了些微的曙光,徒留下了莫可奈何的悲歎!因此「我寧願你是天上舒捲的雲朵,雖然搆不著,只要一舉頭便可隨時隨地的想望啊」!文氣至此情緒也被推向高峰,彷彿蜿蜒曲折的山澗匯流到了山崖邊緣,一瀉到底而又嘎然而止。留下無窮的想像空間,達到了古人所謂的「言有盡而意無窮」的藝術境地。
   
   綜觀這首小品,短短的篇幅中,語言文字精簡凝練、句斷而意不斷的排列組合洋溢著古典詩歌的精髓。繁複且精確的意象,含蓄真摯而又內斂的情感,峰迴路轉層層遞出的思念,隨著不知不覺流逝的時光,突然攤開在讀者的眼前。驚詫於高超的藝術技巧之外,心靈硬是被殷切至情的思念所撼動。
   
   全詩把三個人稱都用上了,首段的「你」是界外模糊陰間生死兩茫茫未知的你;末段的「她」是從未在我心中磨滅影像的她。二者其實都是同一個人,是為了增強詩的懸疑、曲折性而設,人稱上並沒有錯置。讀者當於此細微處反覆咀嚼,況味自出。
   
   解讀這樣一首「艱澀得有道理」(forever語)的詩,高湯我夙夜匪懈的思考,真真到了黔驢技窮的地步了,企盼諸位文友不要再偏離兒童詩的主題了,不要再讓高湯繼續「沈冤」下去,好嗎?拜託!拜託!
   
   (92.4.19不忍齋)
   
    ------原載[喜菡文學網]文學論壇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