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独生子"的对话]
蔡楚作品选编
·范燕琼声声呼唤自由!(组图)
·温家宝欲自证清白应从财产公开始—评《纽约时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对
·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生子"的对话

(独生子
   (一)
   当你最初的啼叫声
   低哑地穿透出产房时

   我知道是你,儿子
   (二)
   我听过你的胎音
   那是你妈妈和我的喜悦
   你听过我的歌声
   那是你不一定接受的胎教
   (三)
   当风铃唱出的歌声
   在摇篮上晃荡时
   你专注的神情
   至今铭刻在我心里
   (四)
   你的摇篮曲是那条狭窄的短巷
   和我不停的走动和摇晃制造的单调
   而你的祖母就投身于墙后的水井中
   (五)
   你摇摇走步时
   直向你妈妈和我摇来
   象一只风浪中的小舟
   而你妈妈和我就是你温柔的港湾
   (六)
   城市象一片光秃秃的石林
   你的童年失去了叫咕咕的吟唱
   和绿荫掩蔽的小院里
   一群捉迷藏的小朋友
   (七)
   城市是一座无情的水泥森林
   而我曾遗下你一人在水泥房里
   听那重复过千遍的录音故事
   可怜的孩子,你外婆同你祖母一样
   不能陪伴你天真而孤独的童年
   (八)
   你的问题老是没完没了
   直到我也要去翻阅书籍来回答你
   我的期望也是没有止境
   直到我动手打你的屁股
   (九)
   你八岁时去了异乡
   象一只断线的风筝
   而我的心也开始漂泊
   (十)
   在红木林中
   我和你妈妈合围不下一棵树时
   记得儿子有童年的微笑
   (十一)
   我希望你慢慢长大
   不要很快进入这不完美的世界
   你希望我永远不老
   保持一颗写诗人的童心
   2003年3月31日
   --------------------------------------------------------------------------------
   Re: 独生子 发表者:高汤 - 2003/04/01(Tue) 23:35:28
   现实生活中的某些孩子,煞有其事地对著玩具
   熊、花草石木……等,倾诉心中的话语的情景
   ,相信大家并不会觉得陌生。
   当一个父亲柔软专注地对著孩子娓娓道出自
   己内心里的怜惜与关爱的景象。与前述的孩
   童的作为相类似,其实有颇为相通的情境在
   其中。因此都可视为童诗的情境。
   不同的是他们的思维的方式。成人思维我
   以为是童诗的忌讳;也是童诗不同于「现代诗」
   的地方。当然这是见仁见智的看法而已。
   诸君的诗作,高汤时常有幸拜读。觉得是传承
   于诗经已降的精神,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
   可以怨……这是现代诗坛,较难能可贵的气质。
   感谢赐稿。不成熟处还请见谅。
   --------------------------------------------------------------------------------
   Re: 独生子 发表者:蔡楚 - 2003/04/02(Wed) 06:04:43
   所谓“童诗”也是大人们虚拟的孩
   童思维方式而已,所以并无一定的模式。
   诗歌绝不是在理论指导下诞生的,文艺
   理论产生于事后的指手划脚,也不能规定
   将来的进程。何况,「现代诗」亦有不同
   的流派,不能以各人的喜好来限定它。
   谢谢高汤读我们的诗!我们的诗不足道,只是一
   群老顽童的自我坚持而已。我们的故事太沉重,
   我反而赞赏诸君的轻灵和飘逸,那是不同心境
   的流溢,我多么羡慕你们!
   还是“天上的星星是没有一颗完全相同的”吧!
   那才能组成文学艺术的灿烂的星空。
   谢谢高汤
   蔡楚
   --------------------------------------------------------------------------------
   Re: 独生子 发表者:高汤 - 2003/04/02(Wed) 20:00:26
   高汤认同您的观点。
   儿童诗既称为诗,就必须具备诗的种种特质。
   而既然以儿童诗称之,与现代诗的区别,也是
   免不了的课题,前谓「儿童的思维」之外,包
   括儿童心理的掌握,孩童的天真个性,料想之
   外精彩的童言童语,以及丰富的想像……等等
   可能不同于现代诗的差异。实在值得关心童诗
   发展的朋友们一起来探讨。
   我的字打得很慢,文思又不敏捷。冀望自己在
   值月时间,尽量能提出一己之管见,作为报答
   诸位朋友热烈参与之厚爱。如果有机会的话,
   高汤希望能多向您请益。同时也希望大家不吝
   提出看法,互相交流切磋,不胜感激。
   其实「独生子」是一组成功的乐章,不见严父
   肃穆的脸孔,也没有无能父亲的歇斯里底的哀
   求。诉说著家族里曾经蒙受到的悲惨、不白的
   不幸遭遇,也并没有滥情激动的控诉。一位温良
   敦厚的父亲形象历历在前。
   「妈妈,我没有红领巾」以儿童的口吻,昭告
   世人,那个是非不明一切为政治服务的年代。
   深刻动容令人深思。这是童诗中少见的写法呢!
   时代不同,遭遇不一。我们的诗写我们熟悉的
   题材。勉强不得,也无须强同。就像您说的,
   天空需要众多不一样的星星各展千姿,方能尽
   得璀璨。
   感谢您的参与也期望您来帮忙。
   高汤
   --------------------------------------------------------------------------------
   Re: 独生子 发表者:蔡楚 - 2003/04/03(Thu) 04:53:58
   其实,儿童亦有喜怒哀乐。因此,儿童诗可以是快乐地对著妈咪欢唱,也可以是悲伤地对周遭的置疑。诗歌有自我证明的力量,关键在于那证明的能量。
   当然,儿童期最大的特性是天真无邪和无穷尽的求知欲,尤如一张白纸,可以绘出各色各样的图画。窃以为,对儿童影响最大的是环境。而这正是成人们的行为造就的,因此,成人们应当时时清洁自己,以最大限度地少污染儿童。这是关心儿童诗发展的朋友们应当一起来探讨的,如何珍重儿童的天性,少误导和压抑儿童,同时给儿童诗的发展,予以较自由的空间。
   诗人贝岭说过:「大陆自在,但不自由;美国自由,但不自在,只有在台湾,可以感觉到自由又自在的气息」(《自由时报》,三月十七日)。这真是儿童成长的乐园,我祝福你们!
   诗歌在某种意义上说,绝不能阻挡一颗导弹,或换取一座别墅。但诗歌有见证和回答的力量,诗有其自我证明的力量,因此,在另一种意义上,它是无限的。
   我个人的体会是,在那个荒唐的年代里我之所以写诗,故然有美的追求,但更根本的还是内心心理本能的冲动,一种内心情绪的宣泄方式。后来渐渐养成习惯,即使因写诗不但不能发表,反而因此而遭批斗也不悔改。我自以为,在那个物资生活罕见的贫乏,精神生活的极度空虚的年代里,写诗是一种最佳的自我安慰方式,是一种寻求找回自我求得内心平衡的途径。
   这个世界太寂寞,如果没有文学,那就更加荒凉。而在今天,诗歌成为“卡拉OK”一样,众人都可以传唱,可以自由书写,实在是一种好现象。窃以为,“诗人的首要职责,是允许诗歌再次发生,使诗歌继续下去。”愿与高汤君继续切磋。
   不知高汤君“期望您来帮忙”是什么意思?
   谢谢高汤君对拙作的溢美之词,最重要的是参与。
   蔡楚
   --------------------------------------------------------------------------------
   Re: 独生子 发表者:高汤 - 2003/04/03(Thu) 08:42:29
   蔡先生您好:
   “期望您来帮忙”这是值月人的一点推诿和请求
   以先生之才情,如果也能对其他朋友的作品,指点一二
   相信这是此次飙诗区最大的福气和荣幸
   我相信其他朋友也会这样期待著呢!
   --------------------------------------------------------------------------------
   Re: 独生子 发表者:蔡楚 - 2003/04/03(Thu) 10:04:44
   高汤君:您好!
   人贵有自知之明。蔡楚自慰自乐尚可,那敢指点他人大作。窃以为,诗是个性的表现,因此以不失去自我为佳。既不要轻信点燃自我,照亮别人;也不能轻信烛火可以探明;这个世界始终在探索中前行,诗歌亦然。
   高汤君既是值月人,也就不必推辞。当然,如果蔡楚路见不平,一定会拔笔相助的。
   一笑。
   再次感谢高汤君!
   --------------------------------------------------------------------------------
   Re: 独生子 发表者:高汤 - 2003/04/04(Fri) 12:31:14
   这是我回应他人的一段话,也提供您参考:
   至于创作的目的为何呢?他人为何而创作我
   并不知道。真实发生在我的身上有这样的一
   则故事,或许可做为参考。滨海隔壁渔村我
   认识的某一年轻画家(画作曾得全省美展首
   奖,我尊敬的云林滨海的美术播种者),有一
   巨幅画作,回顾他儿时的故乡印象。金黄色
   的黄昏日晕中,枯水期的北港溪畔,芦苇花
   飞扬,暮归的牛羊隐隐于草丛中的小径,依序
   前行,后面跟著几个穿著素色有补钉衣服的
   牧童和他们的小狗,在河床上追逐嬉戏著。
   岸边三合院中的晒谷场上,大人们繁忙地准
   备收储晒乾的农作物……鸟语花香,充满田
   园乡村之美。最奇的是,平坦的嘉南平原北
   港─六脚之间,竟然高耸著中央山脉在画布
   的后面。高山、平原之间,构图精巧而不觉
   突兀。座上众人啧啧称奇,但都不甚解其意
   ,何以中央山脉位移了呢?我说此画作爱乡
   爱土之中隐含饮水思源之意,且不唯田园之
   美,更有山水之磅礴。大概马屁拍得恰到好
   处,画家之眼睛顿时雪亮,且颔首微笑著。
   蕴藏于内心深处的灵魂啊!我想每个创作者
   ,甚至是每一个人,都需要被了解吧?音乐
   家以音符、画家构图、厨师烹煮色香味、电
   脑骇客破程式、密码搞破坏为乐……这是人
   生百态。而我们以
   诗。
   --------------------------------------------------------------------------------
   Re: 独生子 发表者:蔡楚 - 2003/04/04(Fri) 15:49:21
   人需要被了解,也需要了解他人。文学作品通过发表,如果据有相当的能量,则自然会安慰到他人,这是一种心灵的交流,也证明了人在生存中的利他性,至少应对你周遭的一切具有爱心吧!诗的证明力量也包括自我价值的实现,至于人生百态,那是价值观不可能千篇一律。而作家若有责任感,应当关注人的生存状态吧!?
   高汤君的经历我不了解,因此不敢妄言。但是台湾的进程总体比大陆好,你是在宁静中图进展,而大陆诗友们是在困境中求生存。但是,有一点是一致的,文学追寻心灵的自由,条件不一致不要紧,我们的心灵是相通的。
   蔡楚写诗始于大陆文革前,那个年代对人权的剥夺,在中国历史是空前绝后的。不仅物质极度匮乏,生存权朝不保夕。而在精神上也逼迫你-----“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把毛主席的话融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明确提出要做党
   的驯服工具,把一生交给党安排。
   那年头,人人“斗私批修”,个个互相监视,动辄检举揭发达到人人自危的地步。不仅大兴“文字狱”,还在百姓中以言治罪,施行所谓的“群众专政”。即使你是工人阶级,是贫下中农,是革命的依靠对象。只要你偶然说“错”一句话,或喊“错”一句口号,就会被“上纲上线”打成现行反革命份子。真是一场红色恐怖运动。
   蔡楚就因为说了一句:“毛主席的身材不是全世界最高的,他只有1、83M。”即被检举揭发,遭到批斗。被定为污蔑毛主席。
   当然,你心灵中有一座圣殿,或者有一种坚持,你也可以不说假话。但是你最好保持沉默--保持良心的最基本底线。因为谁说真话就戴谁的“帽子”,谁说真话就割谁的喉管的事例层出不穷。从这里可以看出,大多数人在强权面前是多么脆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