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靈]
蔡楚作品选编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评《人民日报》“中国的人权进步”的社论
·唯色:那时康的事儿
·网爆北京猪肉八成不安全 网友:还让不让人活了?(图)
·康正果:破解毛共军事神话——读芦笛《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凤凰网“王立军专栏”设立四小时后被迫撤销
·东方月:中国民主转型的民间思考——推介王天成的《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
·关于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的呼吁声明
·金蔷薇:论革命者的素质
·赵常青:“南巡讲话”与《零八宪章》
·中国境内自焚藏人最新情况介绍(附图)
·朱家台:从春晚看胡还政于左
·魏强:《记茉莉花》
·中国“茉莉花”革命一周年 异议人士回忆经历
·张辉:努力走向公民政治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黎建军:反满与革命——戊戌前后的梁启超
·112位公民给中共两会及十八大的建言:习近平先生,您能率先垂范公布财产吗
·刘逸明: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杜光:警惕自己身上的专制主义影响
·凤凰台暗示“六四风波”有可能平反
·杜光批判吴邦国的15篇文章将结集出版
·铁流:迟到的声音-全国1428名各界人士再次要求加快新闻立法
·杨光:中国的革命传统与中外革命之比较
·湖北咸宁异议人士高纯练近况(图)
·铁流:从我的博客三次被封杀,看中国言论现状(图)
·朱健国:管窥中共“太一党”与“太二党”
·南方周末揭贺国强为薄熙来通风报信
·有关西藏境内藏人自焚须知概况(图)
·网络人士张健男公开揭露被捕期间遭遇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下台,高层权力斗争白热化
·重庆媒体人士高应朴因为质疑打黑被判刑3年
·就重庆薄王事件参与独家专访国内著名资深记者高瑜
·十二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今天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公开信(图)
·罗茜:弊端丛生的上访制度
·王丹:我們希望回國看看
·丁子霖:痛悼方励之先生
·達賴喇嘛尊者致信李淑嫻老師,悼念方勵之老師(图)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责胡专制催生谣言(图)
·艾未未税案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政变谣言?
·南都报抗议中南海放纵三聚氰胺变形毒明胶(图)
·国保扬言要逮捕古川、李昕艾并赶出北京(图)
·方励之先生追思会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大酒店举行(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事件发展扑朔迷离,中国政局混乱
·尊者達賴喇嘛参加第十二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高峰會議(图)
·中共以流氓手段让陈光诚“自行离开”美使馆
·古川:“茉莉花”飞来“黑头套”——被绑架失踪63天的日子里
·一周新闻聚焦:各种传闻网上疯传,十八大前权斗激烈?
·赵常青:“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王书瑶:驳斥救党派,揭开“维稳”迷雾
·潇湘军:民族主义不再是灵丹妙药
·丁锡奎律师就陈克贵案致函沂南县公安局
·黎建君:拒绝政改与制造政敌——满清从戊戌政变到宣告退位的灭亡之路
·黄闽:阿拉伯革命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启示
·美国人权报告提到128位中国维权人士名字(图)
·中国民主人士支持美国驱逐中共的孔子学院
·王天成:中国究竟有多“特殊”?——就《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
·昭通党员骨头硬,反薄倒周再加油
·藏人自焚人数升至41 中共当局下令禁止报道
·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死难者离世二十三周年
·维权人士纷纷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
·第十二屆青年中國人權獎頒給何培蓉(图)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零八宪章”第二十八批联署者名单(一百零四人)
·千名维权人士签名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
·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名单
·李旺阳签名突破九千 关注者黄丽红被失踪
·李旺阳签名超过一万二千 中共当局发出禁令
·何朝晖: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李旺阳先生祭
·一周新闻聚焦:李旺阳之死引发全球关注,真相可能永远是个谜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举行颁奖及文学研讨会系列活动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市民将以大规模抗议活动“迎接”胡锦涛“七一”访港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七一大游行,胡锦涛访港遭遇抗议浪潮
·网友热议“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图)
·陈永苗:“民国当归”作为八零后九零后的未来出路
·杨光:六四平反与政治改革
·余杰:推倒政治局,重建共和制——兼驳胡鞍钢《辉煌十年,中国成功之道在哪
·四川藏区马尔康再次发生僧人自焚事件(图)
·艾未未税案输了 将继续上诉
·李昕艾:去国前夜,泪洒唐山
·中国十位律师联名公开信,呼吁重新调查李旺阳死因
·陈光诚关于不接受陈克贵案指定律师的声明
·北京暴雨死亡人数“超出了想象” 可能数以万计
·陈永苗:民国在当下“当归”
·北京暴雨“头七”将到 网友祭奠遇难者(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靈

   一九五八年﹐為修建成都長途汽車站﹐我家居住的臨江西路11號院落﹐被撤遷到離江邊稍遠的臨江路。院落建好後門牌編為65號﹐原來大門後的門房﹐被改建到門後左側﹐成為一間獨立的小屋。這時﹐搬來了院主謝媽媽的親戚吳爺爺。

   吳爺爺高瘦的身材﹐穿一件那時已少見的洗得發白的藍布長衫子﹔夏天﹐頭戴一頂灰色的線帽﹐冬天﹐在線帽上再纏一張藍布帕﹔一張絲瓜布似的臉上的高度近視眼鏡似乎已無濟于事﹐成了一種裝飾品﹐吳爺爺看人或看書時都貼得太近﹐被我戲稱為“聞人”或“聞書”。

   吳爺爺搬來後﹐我與小伙伴們逮貓或下江游泳的時間開始減少﹐因為復建的院落光禿禿的﹐失去了原有的綠蔭﹐因此需要重新種植。而于我來說﹐更重要的是失去了我們逮貓的躲藏點﹐和我們曾有過的偷摘青澀的蘋果或花紅果的樂趣﹐因此需要重新找回。

   想一想﹐白天沒有知了的鳴叫﹐夜晚聽不到叫咕咕的吟唱﹐該有多枯燥。因此﹐放學後我自覺地成了吳爺爺的幫手。開始栽萬年青形成通道﹐然後在幾塊空地上分別植上了蘋果﹑橘子﹑枇杷﹑桃及桑樹的幼苗。記得一個星期天﹐吳爺爺叫上我﹐拉起板板車到東郊的果園裡拖回了一棵碗口粗的柑子樹﹐種在謝媽媽住的正房前﹐寂靜的院落裡便漸漸地增添了許多生命的喧鬧。

   偶爾﹐我也竄進吳爺爺的小屋﹐聽他講那重複得發黃的故事。總是在他的老家資陽縣鄉下﹐他曾種過多麼大的果園﹐又曾業余醫好過多少病人。他會從枕頭下翻出幾本破舊的線裝書給我看﹐然後摸著我的手說﹕“娃娃﹐你手掌上的脈象很旺﹐將來你會發達的。”那時﹐我一定會好奇地問﹕“吳爺爺﹐你咋個會算命呢﹖”

   五九年下半年﹐城市裡開始供應“高級點心”。同樣的質量﹐不用糧票買﹐每個人民幣0﹑50元﹐而用一兩糧票買﹐每個人民幣0﹑05元。天真無邪的我不理解這現象﹐因為我相信政府﹐而政府發的糧票背面印有說明﹕“糧票系無價證券﹐嚴禁買賣云云。”少年的好奇心驅使我在中學的政治課堂上向老師提出了我的疑問﹐老師沒有回答我﹐但期末我的成績單上政治品行這門是三分。評語是﹕“對黨的糧食政策有懷疑。”那時代﹐這已經足以決定我一生多舛的命運。吳爺爺喲﹗你怎麼沒有算到﹖

   城市裡的公共食堂也散伙了﹐人們重新購回大煉鋼鐵時獻出的鐵鍋鐵鏟﹐吳爺爺的小屋內也冒出了炊煙。但當時城鎮居民的糧食定量不高﹐記得起初是每人每月27斤﹐後來最低降到19斤﹐這才真正決定了吳爺爺的命運。

   六零年起﹐我與吳爺爺見面很少﹐因為我就讀的師範學校規定住校﹐每週只返家一次﹐但有時卻能遇見他的侄孫九九來叼擾他。記得最清楚的一次是他煮了兩斤米的乾飯﹐自己吃不飽還叫上我。我倆一陣風捲殘雲似的把它吃個乾淨利落。吳爺爺還未盡興﹐於是抓出一隻他捉到的活耗子﹐血淋淋地烤在爐火上﹐我看着有點惡心﹐趕快逃出了他的小屋。

   六一年下半年﹐我從下鄉勞動的龍泉驛回到成都﹐再見到吳爺爺時﹐吳爺爺已經脫形。我去小屋內看他﹐吳爺爺蜷縮在床上﹐完全不理會我﹐母親說吳爺爺餓瘋癲了。

   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我被母親的驚叫聲驚醒。衝出門一看﹐吳爺爺正用右手伸進我家熬稀飯的沙鍋裡面﹐抓滾燙的稀飯吃。我家沒有廚房﹐蜂窩煤爐就擺在門口的屋檐下。驚惶中﹐我用手推了吳爺爺一把﹐吳爺爺向側摔倒在我家的大口水缸上。雖然缸破水瀉滿地﹐吳爺爺幸而沒有摔傷﹐只是右手掌和手腕上滿是血泡。我趕緊扶他起來﹐吳爺爺卻突然驚恐地呼叫﹕“蔡天一萬歲﹗蔡天一萬萬歲﹗”﹐惹得全院老小都圍過來觀看。我即扶他回到小屋﹐吳爺爺仍不停地呼叫﹕“蔡天一萬歲﹗蔡天一萬萬歲﹗”。淒厲的呼叫聲迴宕在他那黑暗的小屋內。

   吳爺爺的女兒住在青石橋正街﹐離臨江路不遠。當天傍晚﹐謝媽媽就把她請來﹐接走了吳爺爺。不久﹐她還特地來陪了我家一口水缸﹐並說吳爺爺已經去世。

   八三年﹐65號院落又被撤遷。建成樓房後﹐我家搬上了五樓。雖然樓房已接通了自來水﹐但我還是把吳家的水缸抬上了五樓。每當看見它﹐吳爺爺淒厲的呼叫聲又迴宕在我的腦海裡﹐鞭笞我﹖警醒我﹖我那驚惶中的一推推倒了吳爺爺對我的關愛﹐使我愧疚一生。直到九七年我移居美國前﹐還特地請來九九﹐在那棵於世事的變遷中幸存下來的柑子樹下面﹐我倆拍了一張照片﹐作為對吳爺爺的懷念﹐也留下一張綠色無言的見證。

   安息吧﹗吳爺爺﹐請接受我遲到的愧疚。

   

   2003年2月28日夜於LAKE TAHOE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