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靈]
蔡楚作品选编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国政府秘密审判(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胡佳: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案律师意见书(图)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浙江自由撰稿人力虹被控煽动颠覆政权案将闭门审理 (图)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流沙河先生谈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图)
·走吧 / 南窗 (图)
·爱知行:关于立即恢复李喜阁和朱龙伟人身自由的呼吁(组图)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新西兰汉学会授予中国独立作家王力雄荣誉会员称号(图)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
·关注胡佳!关注中国的“非法拘禁”事件(图)
·丁子霖:寄语89一代的孩子们(图)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闪亮登场,流沙河先生解释是凤凰(图)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曾金燕当选时代杂志2007年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人物(图)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快乐的异乡人》-乔治·格鲁沙诗文选出版发行(图)
·宋永毅编辑《新编红卫兵资料》第三部在华盛顿DC出版(图)
·我们向谁控诉?权贵阶层瓜分了家当(图)
·袁伟静女士获得第五届“受难者家人奖”公告及答谢辞(图)
·杨茂东(郭飞雄)被控非法经营案的法庭自辩词和最后陈述(图)
·青年罗渊兰给网友、笔友、朋友们的求助信(图)
·胡佳母亲电话口述,友人记录(图)
·曾金燕: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图)
·唯色博客被攻击的声明(图)
·成都无名氏:歌曲《六月雪》
·包遵信先生治丧小组:包遵信先生生平(组图)
·廖亦武「底層社會訪談錄」英文版「趕屍人」出版(组图)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图)
·RFA张敏:布什总统7.29白宫会见参加者谈印象(图)
·蔡楚:著名律师李和平被警方监控 发生肢体冲突(图)
·沧海:打破沉默,奥运前夕为被囚中国作家发声”在纽约反响热烈(组图)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康正果:奥斯威辛的诗意栖居—序蔡楚诗集 (图)
·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图)
·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秦耕:永远的包遵信-包遵信先生逝世一周年祭献(图)
·“吆尸人”话语的中国-《中国底层访谈录》英文版在美畅销(图)
·中国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
·刘晓波博士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图)
·《零八宪章》签署者刘晓波获颁捷克人权奖(图)
·刘霞:美国笔会自由写作奖答谢辞(图)
·艾晓明:艾未未、志愿者和寻找遇难学生名单(图)
·81个当事人签名反软禁反监控 接力起诉开锣
·丁子霖 蒋培坤:呼吁各方,营救刘晓波
·强烈谴责北京警方非法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 呼吁公众关注刘霞的处境
·冯正虎:不移动--“维护回国权”的行动(图)
·零八宪章一周年,刘晓波面临重判(图)
·艾晓明:雪天里落下的五月花-我的获奖感言(图)
·天安门母亲:“天安门母亲”举行2 010年新春聚会(图)
·维权律师江天勇及家人再次遭警方跟踪骚扰(图)
·专访杨宽兴:高智晟“走失”背后的严重人权侵害(图)
·刘晓波:我的自辩和最后陈述(图)
·赵达功回到家中,刘晓波可能被遣送回辽宁服刑
·谭作人被判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图)
·冷锋:野花蔡楚及其野花--《别梦成灰》(图)
·艾晓明:四川好人谭作人(图)
·我们无法容忍——就刘贤斌被刑拘专访王丹(图)
·专访胡燕:公开抢劫的上海世博会动迁(图)
·陈奎德 王光泽: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图)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靈

   一九五八年﹐為修建成都長途汽車站﹐我家居住的臨江西路11號院落﹐被撤遷到離江邊稍遠的臨江路。院落建好後門牌編為65號﹐原來大門後的門房﹐被改建到門後左側﹐成為一間獨立的小屋。這時﹐搬來了院主謝媽媽的親戚吳爺爺。

   吳爺爺高瘦的身材﹐穿一件那時已少見的洗得發白的藍布長衫子﹔夏天﹐頭戴一頂灰色的線帽﹐冬天﹐在線帽上再纏一張藍布帕﹔一張絲瓜布似的臉上的高度近視眼鏡似乎已無濟于事﹐成了一種裝飾品﹐吳爺爺看人或看書時都貼得太近﹐被我戲稱為“聞人”或“聞書”。

   吳爺爺搬來後﹐我與小伙伴們逮貓或下江游泳的時間開始減少﹐因為復建的院落光禿禿的﹐失去了原有的綠蔭﹐因此需要重新種植。而于我來說﹐更重要的是失去了我們逮貓的躲藏點﹐和我們曾有過的偷摘青澀的蘋果或花紅果的樂趣﹐因此需要重新找回。

   想一想﹐白天沒有知了的鳴叫﹐夜晚聽不到叫咕咕的吟唱﹐該有多枯燥。因此﹐放學後我自覺地成了吳爺爺的幫手。開始栽萬年青形成通道﹐然後在幾塊空地上分別植上了蘋果﹑橘子﹑枇杷﹑桃及桑樹的幼苗。記得一個星期天﹐吳爺爺叫上我﹐拉起板板車到東郊的果園裡拖回了一棵碗口粗的柑子樹﹐種在謝媽媽住的正房前﹐寂靜的院落裡便漸漸地增添了許多生命的喧鬧。

   偶爾﹐我也竄進吳爺爺的小屋﹐聽他講那重複得發黃的故事。總是在他的老家資陽縣鄉下﹐他曾種過多麼大的果園﹐又曾業余醫好過多少病人。他會從枕頭下翻出幾本破舊的線裝書給我看﹐然後摸著我的手說﹕“娃娃﹐你手掌上的脈象很旺﹐將來你會發達的。”那時﹐我一定會好奇地問﹕“吳爺爺﹐你咋個會算命呢﹖”

   五九年下半年﹐城市裡開始供應“高級點心”。同樣的質量﹐不用糧票買﹐每個人民幣0﹑50元﹐而用一兩糧票買﹐每個人民幣0﹑05元。天真無邪的我不理解這現象﹐因為我相信政府﹐而政府發的糧票背面印有說明﹕“糧票系無價證券﹐嚴禁買賣云云。”少年的好奇心驅使我在中學的政治課堂上向老師提出了我的疑問﹐老師沒有回答我﹐但期末我的成績單上政治品行這門是三分。評語是﹕“對黨的糧食政策有懷疑。”那時代﹐這已經足以決定我一生多舛的命運。吳爺爺喲﹗你怎麼沒有算到﹖

   城市裡的公共食堂也散伙了﹐人們重新購回大煉鋼鐵時獻出的鐵鍋鐵鏟﹐吳爺爺的小屋內也冒出了炊煙。但當時城鎮居民的糧食定量不高﹐記得起初是每人每月27斤﹐後來最低降到19斤﹐這才真正決定了吳爺爺的命運。

   六零年起﹐我與吳爺爺見面很少﹐因為我就讀的師範學校規定住校﹐每週只返家一次﹐但有時卻能遇見他的侄孫九九來叼擾他。記得最清楚的一次是他煮了兩斤米的乾飯﹐自己吃不飽還叫上我。我倆一陣風捲殘雲似的把它吃個乾淨利落。吳爺爺還未盡興﹐於是抓出一隻他捉到的活耗子﹐血淋淋地烤在爐火上﹐我看着有點惡心﹐趕快逃出了他的小屋。

   六一年下半年﹐我從下鄉勞動的龍泉驛回到成都﹐再見到吳爺爺時﹐吳爺爺已經脫形。我去小屋內看他﹐吳爺爺蜷縮在床上﹐完全不理會我﹐母親說吳爺爺餓瘋癲了。

   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我被母親的驚叫聲驚醒。衝出門一看﹐吳爺爺正用右手伸進我家熬稀飯的沙鍋裡面﹐抓滾燙的稀飯吃。我家沒有廚房﹐蜂窩煤爐就擺在門口的屋檐下。驚惶中﹐我用手推了吳爺爺一把﹐吳爺爺向側摔倒在我家的大口水缸上。雖然缸破水瀉滿地﹐吳爺爺幸而沒有摔傷﹐只是右手掌和手腕上滿是血泡。我趕緊扶他起來﹐吳爺爺卻突然驚恐地呼叫﹕“蔡天一萬歲﹗蔡天一萬萬歲﹗”﹐惹得全院老小都圍過來觀看。我即扶他回到小屋﹐吳爺爺仍不停地呼叫﹕“蔡天一萬歲﹗蔡天一萬萬歲﹗”。淒厲的呼叫聲迴宕在他那黑暗的小屋內。

   吳爺爺的女兒住在青石橋正街﹐離臨江路不遠。當天傍晚﹐謝媽媽就把她請來﹐接走了吳爺爺。不久﹐她還特地來陪了我家一口水缸﹐並說吳爺爺已經去世。

   八三年﹐65號院落又被撤遷。建成樓房後﹐我家搬上了五樓。雖然樓房已接通了自來水﹐但我還是把吳家的水缸抬上了五樓。每當看見它﹐吳爺爺淒厲的呼叫聲又迴宕在我的腦海裡﹐鞭笞我﹖警醒我﹖我那驚惶中的一推推倒了吳爺爺對我的關愛﹐使我愧疚一生。直到九七年我移居美國前﹐還特地請來九九﹐在那棵於世事的變遷中幸存下來的柑子樹下面﹐我倆拍了一張照片﹐作為對吳爺爺的懷念﹐也留下一張綠色無言的見證。

   安息吧﹗吳爺爺﹐請接受我遲到的愧疚。

   

   2003年2月28日夜於LAKE TAHOE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