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蔡楚作品选编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中華民族創造了燦爛的文明史﹐中國的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中國曾經為人類貢獻過四大發明﹔早在兩千多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我國就產生出諸如老子﹑孔子﹑莊子﹑墨子﹑孫子等世界級的思想家﹑哲學家﹑軍事家﹔在人類科技發展史上﹐我國古代就有李冰父子﹑張衡﹑祖沖之﹑蔡倫﹑華陀﹑畢昇﹑李時珍等眾多精英脫穎而出。中國在人類的文明史中確有突出的地位﹐不僅因為中國在人類漫長的文明史中曾經在較長的歷史時期內走在世界的前列﹐還突出地表現出近一百多年來中華文明的衰落。這種現象出現的原因是什麼﹖除了“列強的蠶食﹑肢解和掠奪”外﹐還能否從產生中華文明的文化中反思出一點原因﹐分析出我國固有的“漢文化”的优點和缺憾﹖ 

   “五四”運動前興起的新文化運動﹐就是對我國固有的“漢文化”的反思和批判。但將近一個世紀以後﹐新文化運動倡導的尊重個人的自由﹑獨立與尊嚴的權利﹐反對“三綱五常”等專制的倫理道德律﹐提倡“兼容并包”的自由學風﹐以及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所提倡的“科學和自由民主”的精神都遠未實現。歐洲的文藝復興和工業革命奠定了歐洲和“發達國家”振興的基礎。而我國﹐在上個世紀末及本世紀初就不斷有仁人志士提出“革故鼎新”﹑“師夷長技”重振中華河山﹔也不乏人預言﹕睡獅將醒﹐“二十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更有“公車上書”﹑“戊戌變法”﹑“辛亥革命”﹑“社會主義救中國”等一系列社會實踐。到了本世紀末﹐中國的“改革開放”處於關鍵時刻﹐又有人提出﹕“中華巨龍要騰飛﹐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美國經濟即將崩潰﹐不出今年。”“中國已經在許多方面趕上了世界的先進國家﹐按照過去十年速度﹐下一世紀中國必將迅速富強。”『1』“文化發展的規律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二十世紀是西方文化的世紀﹐二十一世紀將是東方文化的世紀。”『2』“將來儒學要指導世界﹐將來漢字要統治全球。”等。『3』這種看似良好的願望究竟是要促使中華文明的復興﹐促使中華文明早日融入人類和睦大家庭﹐共享人類文明的成果﹐還是“漢文化”中的“天朝心態”和“大話文化”在作祟﹖ 

   “漢文化”的傳統之一就是國家﹑家族﹑家庭比個人更重要﹐而君主(皇帝)即是國家﹑天﹑神的唯一代表﹐因此﹐個人必須無條件奴從于君主。既然君主代表了國家﹐那么﹐“忠君”就是“愛國”也就名正言順。“漢文化”的精髓就是“孔孟之道”﹐而“三綱五常”既是“孔孟之道”的要旨﹐又是我國數千年專制史的道德凝聚力和理論基礎。在“三綱五常”中﹐“三綱”就是“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為綱”就是佔支配地位的意思﹐是專制史中三種主要的倫理道德關係。“五常”指仁﹑義﹑禮﹑智﹑信。至今雖有可借鑒之處﹐應賦予它現代的內涵﹐但在專制社會裡主要強調的還是支撐社會的兩大支柱﹐即對君主的奴從(忠)和對家族﹑家庭的奴從(孝)。<論語>中說﹕“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人之本歟﹖”﹐<大學>裡說﹕“欲制其國者﹐先制其家”﹐“所謂治國必先齊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於國﹕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所以事長也﹔慈者﹐所使眾也。”﹐表達了專制社會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傳統倫理觀念。早在1900年梁啟超給康有為的信中寫道﹕“中國數千年腐敗﹐其禍及于今日﹐推其大源﹐皆必自奴隸性而來﹐不除此性﹐中國萬不能立于世界萬國之間。”鄒容在<革命軍>中說﹕“掃除數千年之專制政體﹐收回我天賦之權利﹐換回我生來之自由。”署名“真”的人在<三綱革命>中說﹕“君亦人也﹐何彼獨享特權特利﹖曰其生而為君﹐是天子也﹐此乃迷信﹐有背科學。若因其有勢力固然﹐此乃強權﹐有背真理。”“真”又說﹕“父人也﹐子亦人也﹐故父子平等。”“真”還說﹕“夫人也﹐婦亦人也﹐人生于世間﹐各有自立之資格﹐非屬於甲﹐亦非屬於乙﹐婦不屬於夫﹐夫不屬於婦﹐此自由也。”『4』蔡元培說﹕“‘忠君’與共和政體不合﹐‘尊孔’與信仰自由相違。”胡適說﹕“我們也許不信靈魂的不滅了﹐我們卻信人格是神聖的﹐人權是神聖的。『5』”魯迅說﹕“一要生存﹐二要溫飽﹐三要發展。苟有阻礙這前途者﹐無論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墳><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圖﹑金人玉佛﹑祖傳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它。”陳獨秀說﹕“解放云者﹐脫離夫奴隸之羈絆﹐以完成其自由自主之人格之謂也。”『6』他又說﹕“中國人需要最後的覺悟﹐而最後的覺悟是倫理的覺悟。”這些至理名言清楚地表明了新文化運動的反奴性﹑反專制的性質。如果說在漫長的專制史中“忠君”即“愛國”曾經產生過凝聚力﹐激揚過中華文明﹔那么到了近代﹐由于人類文明的迅猛發展﹐它不僅逆流而動﹐而且扭曲了中華民族的民族性﹐壓抑了中國人的創造力和聰明才智﹔導致中國的科學技術長期落後﹔造成人口既超負荷又素質低下﹐生態環境日漸惡化﹐生存資源日漸枯竭﹐“大話文化”更加興隆。  

   什麼是中國的大話文化﹖所謂大話文化﹐就是在漫長的專制史中﹐由君權壓榨下伴生出的夸大的偽善不實的文化﹔到了近代和現代它又延展為唯領袖意志的官話﹑假大空文化。大話在古代謂之“大言”。宋玉著有<大言賦>﹐可惜沒有見到全文﹐只知有“方地為車﹐圓天為蓋﹐長劍耿耿倚天外。”句。話雖說得夠大﹐不過是文學上的修辭方法。其實﹐<禮記>中有一段話就把大話的根源﹑性質講得非常精當﹕“ 事君大言﹐入則望大利。<疏>﹕大言﹐謂之大事之言﹐進入于君﹐君所受納﹐如此乃望大祿。”『7』<史記 高祖本紀>中說﹕“劉季固多大言﹐少成事。”表明“大言”是夸大的不實的言辭。“大利”﹑“大祿”者﹐用現代的說法就是“昇官發財”。而“三綱五常”中君權是至高無上的﹐既然“君令臣死﹐臣不得不死。”既然“伴君如伴虎。”那么﹐只要人臣希望“昇官發財”﹐或者希望生存﹐就必然以大話事君。“事君”是個大前提﹐而明君既少﹐昏君居多。所以﹐在我國的專制史中﹐大話不絕如縷﹐歷久不衰。諸如趙括的紙上談兵﹔趙高的指鹿為馬﹔王莽的謙稱假帝﹔賈充的諂諛取容﹔鍾會的清潔王道﹔賈似道的詐言大勝﹔袁世凱的偽裝贊成維新運動﹐卻向清庭告密﹐取得慈禧的寵信等﹔真是不勝枚舉﹐形成了獨特的“大話文化”。反之﹐既然以言治罪﹐禍從口出﹐株連九族﹐那么﹐說真話說實話的必定難能可貴﹐少之又少。專制史中﹐“漢文化”的“三綱五常”等專制的倫理道德律扭曲了人性﹐必然伴生出“大話文化”。甚至可以說﹐文化的發展與君主的喜好相關﹔今天這個君主喜好儒家﹐儒學就昌盛﹔明天那個君主喜好道家﹐道教就興旺的例子是屢見不鮮的。自先秦之後﹐我國的文化領域在君權的壓搾下﹐大量存在的只是對“諸子百家”著述的註釋或翻新的繼承者﹐缺乏閃爍著創造力和科學性的新思想光芒的思想家和哲學家。  

   到了近代﹐“大話文化”又有延展。四川民謠﹕“說大話﹐使小錢﹐賣勾子﹐過大年”。“ 媽屄幹部﹐顯屁兒白﹐梳光光頭。”就是指有的官僚“言心相離”﹐不說老實話﹐而是官﹑假﹑大﹑空話連篇﹐既禍國又殃民。如1957年毛澤東在莫斯科講了那段關於核戰爭死人的話﹕“極而言之﹐死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帝國主義打平了﹐全世界社會主義化了﹐再過多少年﹐又會有二十七億﹐一定還會多。”後﹐立即就有臣僚叫喊出﹕“要在地球的廢墟上建成共產主義社會。”等偉大的空話。再如見於當時官方報刊上的口號﹕“一天等於二十年”﹐“十五年超英趕美”﹐“苦戰三年﹐幸福萬年”﹐“水稻畝產十二萬斤”﹐“村村都有李有才﹐縣縣都有郭沫若”﹐“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要消滅帝修反﹐要解放三分之二未解放的人類”﹐“要使紅色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等等。都是在毛澤東大權獨攬﹐親自發動並親自指揮的大躍進﹑文化大革命運動中喊出的空話大話﹐並造成了餓殍遍野和“革文化的命”使社會倒退幾十年的惡劣後果。由於“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由於誰說真話就戴誰的“帽子”﹐誰說真話就割誰的喉管﹔由於民眾長期被奴役﹐受到專制的倫理道德律和極權的“思想改造”的兩面夾攻﹐所以造成“大話文化”侵襲了心靈﹔加之總體上受教育的程度很低﹔使中國人或者喪失了獨立思考和理性思考的能力﹐或者忍氣吞聲少說為佳﹐或者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因此﹐社會生活中可以見到形形色色的“大話文化”的現象。在大躍進運動中﹐不僅官僚們浮誇成風﹐睜着眼睛說瞎話﹔還出現了整體性的急功近利背離科學的怪現象。在工業上用土高爐大煉鋼鐵﹐煉出大量的廢鐵疙瘩﹔肆無忌憚地砍伐森林作燃料﹐遺害至今。在農業上大種“試驗田”﹑大放“衛星”﹐虛假成風達到十分荒謬的程度﹔吃了大半年不要錢的大鍋飯﹐馬上墮入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的大飢荒的歲月﹐餓死民眾上千萬。1960年前後﹐在農村大批餓死人的情況下﹐“中央終于決定實行幹部實物補貼”。『8』“補貼辦法是十七級以上的每人每月糖一斤﹑豆一斤﹐十三級以上的每人每月肉二斤﹑蛋二斤﹐九級以上的每人每月肉四斤﹑蛋二斤。”『9』那時筆者是中學生﹐每人每月肉半斤﹑古巴糖二兩。聯想到那句“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和“除了人民的利益﹐我們沒有自己的一絲一毫的私利”的大話﹐難怪至今仍有作家慨嘆道﹕“我們這個社會名實不副﹐言行不一﹐已經到了毫無羞恥毫無覺察﹑無行不有無處不在的地步﹐縱然天大的名不副實卻人人習慣成自然﹐無人以為非。『10』為了證明“反右”運動的正確﹐毛澤東還發動了文藝領域的全民大躍進。1958年9月﹐毛澤東的“文友”﹐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的郭沫若在<人民日報>上呼喚﹕“文藝也有試驗田﹐衛星何時飛上天﹖”﹐由此發起了自上而下的文藝大躍進。不僅質量上有<紅旗歌謠>的出版﹐吼出了﹕“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獄開道﹐我來了﹗”的時代大話﹔還在數量上放出了“衛星”﹐僅作家的數量就從1957年的不足1000人﹐猛然上昇到1958年的200000人。『11』毛澤東還在成都會議上指示﹕“中國詩的出路﹐第一條民歌﹐第二條古典﹐在這個基礎上產生出新詩來。”封閉式地切斷了新文化運動以來新詩借助白話和世界資源以探索發展的道路。至於後來的毫無缺陷的螺絲釘雷鋒和文革中的“換頭術”等﹐都是“大話文化”的杰作。還是毛的副統帥林彪直言不諱地說﹕“不說假話辦不了大事”﹐道出了其中的“天機”。筆者記得毛澤東詩詞中有大言﹕“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在他個人的威權下﹐難怪“大話文化”又有延展。“大話文化”是向君權的爭寵﹐“大話文化”代表了社會正義的衰亡﹐是專制獨裁社會對人的異化和掠奪的結果。在中國的歷史上﹐從聖明的君主到偉大的領袖﹐不過是換了件現代的外套而已﹐其內涵並無改變﹔因為社會結構依然是金字塔式的權力自上而下層層制約的結構﹐缺乏分權制衡的民主內核﹐中國始終沒有擺脫傳統的專制制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