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蔡楚作品选编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博讯2005年12月10日)
   
   
   


作者:丁香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油画《人》
    
   
   
   
      过几天就是世界人权日了。几个文友准备开个小型座谈会,我和老朋友乐加翻开从前那些发黄的照片。忽然,一张《二月画展》的请柬将我们带回26年前的1979年。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的确,当我们回首往事,才蓦然发现,生命对于我们,已经有很大一部分悄然远去,再也不能回来了。
   
    乐加有非凡的记忆力。他说,成都的美术界,在1978年有:官办机构——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和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他们合法地、公开的经常举办美术展览,规定参展作品要粉饰太平,否则不会接纳展出。另一机构是群众艺术馆和市工会所辖的文化宫,每年也要办很多画展,其题材、方式与美协并无二致。除此之外就是由知名画家及其追随者形成的圈子,他们绝大多数是纯技巧的探索,其作品都是在圈子以内互相观摹。从画种上分无非两类:即国画和西画。国画有陈子庄、刘既明、周抡元、谭昌镕、赵蕴玉等。西画有顾达先、胡仁樵、万启仁等。  
   
    《二月画展》就是在民间圈子中剥离而聚合的又一圈子,他们是由一群经历曲折,在压抑和痛苦中从事绘画的青年画家组成。他们是:苟乐加、邱克、路万景、刘伦剑、谢山、刘正伟、陈卡琳(女)、熊北琴等。年龄最大者34岁最小者19岁。
      1979年,元旦过完,这群画家便聚集一块商量筹办画展。商量结果展览场地由草堂小学美术教师熊北琴负责;作品收集由苟乐加负责;人选作品由集体投票筛选。
      乐加回忆说,开始,找了许多地方,都没人敢承接这个活动。多次失败,我们没有退却,熊北琴老师终于说服了校长,由草堂小学在寒假期间为画展提供两个大教室(约80平方米)和一个40平方米的会议室供画家们研讨之用。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对校长冒着风险帮助我们充满敬意和感激之情。紧张的筹备工作结束,正是二月。"二月"是乍暖还寒的早春时节,它告诉人们,严寒快要结束,万物呈现生命活力的时刻就要莅临。画家们都希望通过绘画作品与观众对话,将那个历史时期广大无辜者的遭遇和情感渲泄在画面上。因此画家们一致赞同以"二月"为画展命名。
   
    1979 年2月7日,《二月画展》正式在成都市草堂小学展出,展出作品100余幅。有油画、水粉画、水彩画、色粉画、版画、速写、人物写生等。第一天观众就达300人次。展出期间总计有2000余人观看了画展,并留下了宝贵的意见,给予画家们热情关注和鼓励。展出时间长达13天,于2月20日结束。
   
    展出的主要作品有:油画《人》、油画《墓地上空》、水粉画《华表坍塌了》、油画《挡不住的阳光》、油画《梦幻》、油画《被扭曲者》、油画《华夏日月》、油画《沐浴》等。这些作品受到观众的极大关注,给人们留下很深的印象,作品展现了被那个时代扭曲的人性、在苦闷和痛苦中挣扎的痕迹。同时展出的速写和人像写生、真实地再现了那个年代人的精神面貌,直率地表达了人的痛苦和被痛苦挤压得麻木的表情。
   
    《二月画展》从筹备到展出,受到社会上众多友人的支持和帮助。其中《野草》文学社给予了很多实际支持和关注,特别在选材上提出了很好的建议。野草文学社大部份友人来观看了画展,给予很高的评价、对作品以意见簿的形式给予认真细致的评价和论述。
   
    2000年,中央戏剧学院教授杨建在他的《中国知青文学史》一书中有关于《二月画展》的记载,同时提到,这是中国大陆50年代以来第一次由民间举办的绘画展。
   
    因为这些画家差不多都是熟悉的朋友,笔者自然也参观了这个画展,当时就被这群忠于自己艺术良心的画家们感动。其中,《华表坍塌了》和《人》是最具震撼力的作品。“文革”以后,中国的艺术、包括美术作品,曾经以“伤痕文学”的方式,抚摩过华夏民族的痛处。但真正表现伤痕、尤其是深度伤痕的作品寥寥无几。似乎,时间的流水冲刷了一切罪恶,并多少镀上一层灰暗的金属色,让后人莫明所以。
   
    乐加说,一年以后,在四川省展览馆展出了青年画家高小华的《为什么》,画面上二个“红卫兵”仿照罗丹雕塑《思想者》作沉思状,两人之间有一挺吊盘机关枪,满地子弹壳;程丛林的《某月某日。雪》,将画面置于学校门前,刚刚结束武斗的两派学生,胜利者耀武扬威的正在接受失败者垂头丧气的投降。两副油画表现的主题基本上是武斗造成的结果和产生的困惑,提出了“反思”的需要。客观地说,上述两位画家所表现对文革的反思是极其可贵的。可惜,这样的反思在中国文艺界实在是凤毛麟角。
   
    乐加个人经历非同寻常,年仅十四岁就糊里糊涂当了“反革命”,锒铛入狱。在狱中,跟著名漫画家汪子美、油画家邱成久学习绘画。他不仅因此练就了深厚的素描功底,更从两位老画家以及自己的人生际遇当中学会了思考。在这个基础上,乐加对以绘画艺术表现沉重的历史究竟有多大的可能,进行了更深的探索。油画《人》就是这种深度探索的产物。
   
    1968年,武斗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人民南路贴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人被开膛挖心、抽脚筋、点天灯、令人毛骨悚然惨不忍睹,照片下面用毛笔大字写着:“看!造反派某某某的下场”。落款是红卫兵成都部队某中学分部。
   
    此前,照片上的这个人曾经是“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街道分团”的“团长”,也是一个武斗司令。据说是在医院看病时,被对立一派的“红卫兵成都部队”抓住。小将们将其开膛破肚抽筋点天灯后,游街示众曾轰动全城。乐加不由开始思索了。这是为什么?这些十几岁的中学生,怎能干出如此令人发指的兽行?历史上异族统治者为了征服,对我们民族曾经实行的血腥屠杀,激起亿万同胞同仇敌忾的民族情结。而现在对同是“紧跟领袖”、不过观点之争的对手竟然施行如此残忍的暴行!惊悸之余,萌生了偷走照片的念头。于是,等到深夜,悄悄取走了照片并私下收藏起来。直到1977年底“文革”结束一年后,才将照片找出来,精心的进行了艺术处理,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油画《人》。
   
    如果高小华、程丛林的反思,还只是局限在对同学们为什么会卷入武斗,成为政治斗争牺牲品的层面上。那么,乐加的《人》则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人的生命,难道可以在什么主义的幌子下予取予夺,难道可以随意践踏?是什么怪异的土壤生发出这样的“恶”?
   
    这里我不想讨论画家的技巧或派别,只想说,衡量一个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心,并不困难。我的朋友乐加即使在那个阴暗的时候,也没有泯灭作为画家的良知,没有丧失自己的思考能力。这不仅需要胆识,更需要智慧。要知道,那是1968年,流行的时尚是: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任何对“革命”、 “牺牲”和“斗争”的怀疑都可能招致难以抵挡的祸患。
   
    时间才走过不到三十年,可那段每时每刻都令人心惊肉跳的历史,仿佛已经蒙上一层厚厚的尘埃,看不见了。在尘埃之上,自得其乐的各色人等,都歌咏着、舞蹈着, “忽悠”在有意识造成的“比傻”语境中。说不定,当初沾满鲜血的“红卫兵小将”,现在正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指责美英联军的虐囚丑行;或者换了另一副面孔,以笃信基督或皈依佛门掩盖自己不可告人的阴暗历史。也许有人指责我不够宽容,中国历来有“各人打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传统,更有中庸、宽恕的所谓美德在先。
   
    但是,我不想中庸,我崇敬那位犹太“纳粹猎人”清算罪恶的不懈与执着。他不仅清算策划者、指使者也追究刽子手,一个也不放过。他说,我进入天国的时候,可以对几百万死难者说,我没有忘记你们。
   
    我认为,无论是一个民族或者任何个人,不能正视自己的历史,就不该获得宽恕。
   
    2005/11/28
   
   
    原载《民主中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