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蔡楚作品选编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请看博讯热点:陕北石油事件
   (博讯2005年10月02日)
   
   

   十二、小公务员之死
   
    2002年7月17日,原靖边县财税大检查办公室职员王英奎在自己家中的暖气管上上吊自杀。此后《工人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法制与社会》等媒体来采访此案,都被地方政府或逼或诱,压住不发。王英奎为什么自杀?地方政府又为什么千方百计掩盖此事?
    王英奎的死和一位名叫马芳的油农向他举报靖新36#油井涉嫌偷漏税费有关。今天,我们见到了马芳及王英奎的妻子纪玉琴。他们向我们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马芳是靖边县人,也是王英奎的亲戚。1998年6月,他与银川人张云良合伙,承包了杨家沟的靖新36#油井,约定承包期为四年半,每年承包费四万元。二人签订了《关于靖新36#的承包合同》,并注册“靖边富田石油开发公司”,法人代表是张云良。
    经过技术改造,99年36#井日产达到十吨。01年3月12日,张云良与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三采油厂委托代理人王沛甫瞒着马芳签订了价值289万元的油井收购协议。01年5月,张云良与王沛甫告诉马芳长庆油田要依据国家经贸委1239号文件收回该井(1239号文件并未提及收井),并说这口井已经卖了80万元。马芳信以为真,便向张索要16万元的股份。张说没有现金,在扣除马芳原来欠的5万多元后,给马芳打了10万元的欠条。
    张云良拿到长庆油田收购油井的第一笔款项200万元后,当晚逃离靖边。马芳与未收回扶贫费的杨家沟村民迅速找到周河镇政府。镇政府将此事汇报给县领导,陈副县长指示村民挡井,阻止油井生产。僵持约十个月,杨家沟村委会与长庆油田三采厂达成协议,三采厂付给杨家沟村委补偿费、看井工资共计54760元。马芳应得的股份与村民应得的扶贫费依然未付。这一期间,马芳不断向政府申诉。
    2001年10月,靖边县成立财税大检查办公室,公安、工商、国地税等部门组成调查组对富田公司进行了24天的调查。调查结束后,调查组认为富田公司存在着严重的偷税、偷费问题,向靖边县委呈报了《关于靖新36#油井偷漏税费及非法卖井案的调查报告》。该报告第一条指出,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三采油厂与张云良以1239号文件为名签订的收购协议无效,因为1239号文件并未提及收回油井问题,且靖边县政府1996年24号文件规定“钻采单位的生产井未经县政府批准,一律不得转让、出售、承包”。调查组认为张云良与长三采签订的收购协议为非法转让。
    值得一提的是,调查组认为张云良偷漏税费严重。调查组发现,张云良通过与油气办勾结,瞒报产量,从而达到偷漏税费的目的。下面是油气办(现为靖边县石油化学工业局)与调查组对36#井分别测产得出的数字。
   
    时间 98.10-99.12 2000.1-2000.9 2000.10-01.4
    油气办测得产量 未测产 3.76T 1.8T
    时间 98.10—99.4 99.5—99.12 2000年全年 01.1—01.4
    调查组调查产量 1T 10T 7T 5T
   
    国税(万元) 地税(万元) 财政杂项(万元) 合计(万元)
    应征 96.88 47.47 59.31 203.66
    已征 6.14 11.31 9.49 26.94
    偷漏缴 90.74 36.16 49.82 176.72
   
    该报告最后提出三点县政府应解决的问题:
    1、 解决36#井的产权问题;
    2、 采取强制措施,解缴富田公司偷漏的一百七十余万元税费,挽回国家损失;
    3、 迅速恢复36#的生产。
    而在王英奎生前写的一份申诉材料中,我们发现了如下字句:
    “今年五月上旬在群众多次举报下,县财税大检办派出了以史银贵书记带队的四人工作组,前往当地就张、马两年来的完税情况及油井交易进行检查,结果发现张云良等不仅有以上犯罪事实,而且有以下不可思议的问题:
    (一)、张云良九九年四月十二日开始每天好几个汽车拉的卖黑油(四月十五日六个车为张云良拉的卖黑油途中被新城派出所查住罚了三千元了之)一直卖至十二月才办理了营业执照,真可谓神通广大。
    (二)、张云良为了偷税漏费在日产量上大做文章,竟能将含水1%至2%的油质测成是46%。这固然要一定的手脚才能得到目的。
    (三)、今年(指2001年)四月日产仍然在五吨以上(有王沛甫接井后的日产记录,五月二日5.8方,五月三日5.4方,五月四日5.94方……)竟能在2000年元月开始就按1.8吨的日产缴纳各种税费。
    (四)、张云良早在四月三日(指2001年)就不交一分税款,只打一支89301元的欠税条子就能在王渠则地税所开出二百八十九万元的建井发票(用的陕西榆林地区建筑业统一发货票)……”
    王英奎在这份申诉材料中提到,他曾多次向马乐斌书记、孙存军副书记、陈俊儒副县长、张林森副书记等领导送去书面举报材料,如石沉大海,数月无讯。
    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位清廉的老共产党员在扭曲的体制中,为揭露腐败,竟不得已地采用行贿的手段,求领导尽快处理此案。他与马芳在2001年8月18日写的一份协议中这样写道:
    “由于甲方(马芳)受骗,形成官司,当今社会需要活动资金,给县有关领导,乙方(王英奎)暂拿甲方5万元人民币,如果官司败,乙方给甲方退还5万元。”
    纪玉琴说有关领导收下钱后,也曾将此案推动一步,后来又不动了。王英奎很无奈,就给马芳写了上访材料,叫马芳到法院起诉。
    2001年,马芳请罗有录律师代理,在靖边县人民法院起诉张云良。张云良请宁夏银川市律师常君宝来靖边找罗律师,宣称张云良准备拿出一二百万摆平靖边的事情。
    8月20多号后,常君宝提出管辖异议,认为此事应由银川管辖。罗有录律师则认为此案属选择管辖,因为合伙合同签于靖边,应由靖边管辖;后法官找到马芳,要马芳撤诉,说马芳不撤诉就会损失全部诉讼费,马芳无奈,只好撤诉。
    后来马芳带着王英奎写的材料到北京,机缘巧合遇到在中信办工作的榆林老乡,这位老乡将马芳介绍到中纪委。马芳还不放心,先后去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税务总局等。
    很快,王英奎给马芳写上访材料的消息在靖边县委县政府中传开。在遭到“个别领导”“批评”后,王英奎承受不住压力,终于上吊自杀。
    而在一年前,也就是2004年的国庆节,马芳也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中写的是:
    “马芳:你还行,胆子不小,以后放尊重点,你好好想一想跟我们闹事,看自己是谁,哪有你立足之地,如果你不省事,小心的狗命,这颗子弹就……如果你把这封信公开,小心你全家性命……”
    信里夹着的,赫然是一颗子弹。
    马芳说:“我不怕他们,你们把我的事情全部写出去。我要对得起死去的老王。”
   
   
   
    附: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马芳接到的匿名信(翻拍)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