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蔡楚作品选编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国政府秘密审判(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胡佳: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案律师意见书(图)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浙江自由撰稿人力虹被控煽动颠覆政权案将闭门审理 (图)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流沙河先生谈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图)
·走吧 / 南窗 (图)
·爱知行:关于立即恢复李喜阁和朱龙伟人身自由的呼吁(组图)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新西兰汉学会授予中国独立作家王力雄荣誉会员称号(图)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
·关注胡佳!关注中国的“非法拘禁”事件(图)
·丁子霖:寄语89一代的孩子们(图)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闪亮登场,流沙河先生解释是凤凰(图)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曾金燕当选时代杂志2007年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人物(图)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快乐的异乡人》-乔治·格鲁沙诗文选出版发行(图)
·宋永毅编辑《新编红卫兵资料》第三部在华盛顿DC出版(图)
·我们向谁控诉?权贵阶层瓜分了家当(图)
·袁伟静女士获得第五届“受难者家人奖”公告及答谢辞(图)
·杨茂东(郭飞雄)被控非法经营案的法庭自辩词和最后陈述(图)
·青年罗渊兰给网友、笔友、朋友们的求助信(图)
·胡佳母亲电话口述,友人记录(图)
·曾金燕: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图)
·唯色博客被攻击的声明(图)
·成都无名氏:歌曲《六月雪》
·包遵信先生治丧小组:包遵信先生生平(组图)
·廖亦武「底層社會訪談錄」英文版「趕屍人」出版(组图)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图)
·RFA张敏:布什总统7.29白宫会见参加者谈印象(图)
·蔡楚:著名律师李和平被警方监控 发生肢体冲突(图)
·沧海:打破沉默,奥运前夕为被囚中国作家发声”在纽约反响热烈(组图)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康正果:奥斯威辛的诗意栖居—序蔡楚诗集 (图)
·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图)
·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秦耕:永远的包遵信-包遵信先生逝世一周年祭献(图)
·“吆尸人”话语的中国-《中国底层访谈录》英文版在美畅销(图)
·中国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
·刘晓波博士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图)
·《零八宪章》签署者刘晓波获颁捷克人权奖(图)
·刘霞:美国笔会自由写作奖答谢辞(图)
·艾晓明:艾未未、志愿者和寻找遇难学生名单(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博讯2005年8月20日)
   
   

lan

   
   

发信站: 燕南社区 (http://bbs.yannan.cn)

   
    “唧唧……唧唧……”江源县砟子镇竖井街的一户民宅里经常传出这样的声音,循声寻去,赫然入目的是一个被绑在窗户护栏上的男童。男童下身没穿衣服,双手握着窗户的横木,紧贴在钢筋上的小脸已经有些变形。
   
      邻居们说,这个孩子叫彬彬,5岁,不怎么会说话,被拴在铁窗上已经3年了,他的妈妈离家出走,父亲每天都去打零工赚钱,平时,好心的邻居常来照顾他。
   
      邻居们说——
   
      “孩子好像有些智障……虽然不会说话,但会哭、会笑、会生气、会高兴……偶尔获得‘自由’时,他会极度亢奋……孩子没有玩具,惟一的乐趣就是扒墙皮、撕地革……”   
   
      8月11日,记者来到了砟子镇竖井街的这户居民家。一进大门,在一片玉米秧后面,一个身上绑着粗绳的小男孩映入了记者的眼帘。这个男孩浑身脏兮兮的,散发着异味,身边聚着许多苍蝇。一条粗绳在窗户护栏的钢筋上打着个大死结,粗绳的另一头经过孩子的双肩牢牢系住他的胸部。小男孩正趴在铁窗上,脸颊紧紧贴着钢筋,眼睛紧盯着记者,不断发出“唧唧”的声音。
   
      房子的主人鞠先生说,这个孩子叫彬彬(化名),2002年秋天,他把房子租给了彬彬的父亲,是他的父亲把他绑在窗上的,每天早晚各喂他一顿饭。附近的一位邻居说,彬彬好像有些智障,他的父亲因在外打工,每天早出晚归,每天中午,邻居们谁家中午饭菜吃不了,便拿来些给彬彬,平时大家买水果也分给他一份。
   
      彬彬不怎么会说话,但是会笑、会哭、会生气、会高兴。在房东鞠先生看来,彬彬可能是因为一直被绳索绑着,接触的事物太少,因此现在连什么是吃的东西,什么是用的东西都分不清。
   
      附近邻居纷纷反映,这个孩子可能因长期被拴在铁窗上,只要他父亲一解开绳索,“自由”了的彬彬就会找机会溜出家门,极度亢奋。“这孩子四处乱跑,把院子里的大白菜全给拔了,又抓狗又抓鸡的,邻居追撵他,他就跑到大道上,对飞驰而来的汽车也不知道躲闪。”
   
      记者走进彬彬家中,只见屋内非常简陋,没有一件家具,土炕上只有一床脏破的被褥。由于被绑着,彬彬的活动空间十分有限。
   
      记者看到,屋内靠窗的白墙已经露出了红砖,一大块墙皮都没有了,炕上的地革也都成了条状。“这些墙皮都是彬彬扒掉的,地革也是他撕碎的,孩子没有玩具,没事的时候就扒墙皮、抠窗台、撕地革,没办法,我只好把窗台抹上水泥。”鞠先生说。
   
      孩子的父亲说——
   
      “孩子他妈没扔下一句话就走了,再没消息……我也爱孩子,可也必须得出去赚钱……孩子去年过春节时叫了3天‘爸爸’,自那以后再没说过话,可能有些智障吧……”
   
      12日19时许,记者终于在彬彬家等到了他的父亲伍庚林。这个在煤矿井口找了份临时工作的30多岁的汉子,胡子邋遢,穿着脏兮兮的衣服。他说,2002年秋,他和妻子带着彬彬从四川来到砟子镇,当时彬彬一直由妻子照顾。彬彬刚满两周岁时,妻子便离开了,从此杳无音信。“我如果知道她要离开我,我一定会把她留住,努力赚钱养活他们娘俩,但是孩子他妈只是在临走的头一晚说要去南方打工,我没同意,不想第二天一早,她没给我和孩子扔下一句话便离开了。”伍庚林说。
   
      “把孩子整日绑在铁窗上,我也于心不忍,但孩子的母亲走了,我得去挣钱来养活他。”谈到为何拴绑彬彬,伍庚林的脸上露出了无奈。“这孩子不会说话,大小便经常失禁,而且乱跑乱动,街里的车很多,房子后面又有一米多深的洗煤池,我真怕孩子出意外,我也爱孩子,但我也必须去挣钱啊。矿上的工作又危险又紧张,我不可能每天背着孩子下井。我曾花450元雇了个人照看彬彬,可人家干了不到20天,就把钱全都还我了,说什么也不干了。没办法,我只好把彬彬绑在家中,每天早晚各喂他一顿饭。”
   
      对于彬彬不怎么会说话的原因,伍庚林一时也说不清楚,“这孩子只在去年过春节的时候叫了3天‘爸爸’,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说过话,可能有一些智障吧。”不过伍庚林称,他从没有为彬彬做过检查。
   
      妇联说——
   
      “孩子的父亲这样做虽然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但同时是生活所迫,主观上不是有意虐待孩子。几个同意接受孩子的幼儿园和个人,在看到孩子后都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11日,当记者把5岁的彬彬被绑铁窗近3年的问题反映到白山市妇联后,立即引起妇联部门的高度重视,妇联主席当日便赶往江源县了解情况。因为伍庚林是流动人口,其户口并不在砟子镇,按照规定,民政部门对伍家不能实施救助。伍庚林将彬彬绑在铁窗上近3年,确实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但伍同时又是因生活所迫,主观上并不是有意虐待孩子。
   
      经过商讨,砟子镇政府拿出了两套方案:一是给彬彬找一个长托幼儿园,二是找一个专门负责看护彬彬的人。13日一早,经过妇联和街道方面的努力,终于找到了一家幼儿园和一名有心看护彬彬的赵大娘,但了解到彬彬智力照常人低下,且淘气好动的情况,幼儿园和赵大娘最终都放弃了自己的想法。17日,记者再次联系到砟子镇妇联,妇联孙主任说,妇联和街道已经连续找了七八个幼儿园和个人,可看到彬彬后,这些人都明确表示不愿接收。
   
      17日,记者再次赶到彬彬家,彬彬仍然被绑在铁窗上,父亲仍旧早出晚归,彬彬仍旧不会说话,每天仅有的“娱乐活动”仍是扒墙皮、撕地革……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