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五姨妈(图)]
蔡楚作品选编
·巩胜利:胡锦涛、温家宝“幸福”吗?——CCTV正在进行的全民“幸福观”大扫
·昝爱宗:莫言获诺贝尔奖,能否呼吁释放刘晓波勿“莫言”
·吕耿松: 朱虞夫狱中近况:精神折磨
·网友在刘霞楼下献花(图)
·十八大前泸州万人抗暴 中国转型时刻即将到来
·尊者达赖喇嘛在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与中国学生对话(多图)
·夏业良:走向政治文明 迎接历史性变革
·北京朱福祥因写字被劳教(多图)
·一周新闻聚焦:权斗激烈,传闻十八大中央常委争夺
·军方拥毛泽东侄子向十八大施压(图)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孙文广: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
·范燕琼声声呼唤自由!(组图)
·温家宝欲自证清白应从财产公开始—评《纽约时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对
·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姨妈(图)

   
   五姨妈(图)


   
   五姨妈(图)


   

   五姨妈(图)


   
   五姨妈(图)


   
   五姨妈,瘦削而哮喘。七十多岁了仍然满头青丝,讲起话来细声细气十分吃力,但从她身上轻易看不出岁月的磨痕。
   
   八七年春节时,我们兄妹因父母去世多年,全仰仗五姨妈及老辈们的照料,所以,照例到五姨妈家团年。在一派祥和的气氛中,大表哥提议合影留念,五姨妈却突然说:“快来照唷,不然二天照不到囉。”当时我们并未在意,不想没过几天,五姨妈即发作“肺脑病”。我到医院去照料她时,五姨妈已不省人事,但是口中不断有节奏地数著数字。任你怎样呼唤她,五姨妈始终用1、2、3、4、5、6、7……来回答你。仿佛在诉说她象数字一般有序的一生经历,又象在翻阅著一本又一本她酷爱的书籍的书页,令人在单调重复的数字声中,听出许多悲怆。
   
   大表哥告诉我,前几天五姨妈曾说:“不想活了。”
   
   一个人正值儿孙满堂,可享天伦之乐时,虽有哮喘病的折磨,却断然“不想活了。”这话中难道就没有难言的隐痛?
   
   五姨妈出身于书香门第。我外祖父邱光第老先生系前清举人,曾任过民国时期成都市长黄隐的文学顾问,和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的训导主任。他曾同时应聘于成都石室中学、树德中学等八所著名学校,是著名作家巴金的老师,也是蜚声于当时四川的学者和书法家。
   
   五姨妈毕业于益州女子中学。在上个世纪的初期,这已算受过良好的教育。1932年,五姨妈与王新培结婚,从此,更与文化结下了不解的因缘。
   
   王家自清道光28年(1848年)即在成都学道街首建书坊-----志古堂。其时,由于志古堂刻印的书选题对路,校勘与制板精美,从而深受当时文化学术界的好评。原四川总督张之洞、吴棠都曾先后捐资志古堂刻印出《许氏说文解字》、《望三并斋》、《韩诗外传》、《杜诗镜铨》等精美刻本。志古堂不愧为晚清四川首屈一指的书坊。
   
   1945年,姨父王新培去世后,五姨妈即与王家婆婆一道艰难维持住志古堂的开业,在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状况下面,五姨妈与志古堂员工一道担负起文化传承的苦苦生计。
   
   大陆易帜后,开始一系列的运动。前朝的高官及亲属早已逃往海外,而人微言轻的小老百姓开始还以为民主、富强、平等、自由的新中国已经从天而降。待运动一一展开,就感到自己变成了一叶颠簸在大海的风浪中的孤舟,只能听凭风暴的安排。除了死亡可以自行选择外,自身已经别无选择。
   
   在我的亲属中,最早选择死亡的是我的外祖父和二叔父。土改时,外祖父因祖上传承下二十多亩田地,被划为“职员兼地主”。他认为土地被没收,有辱于祖宗,遂吊死在汪家拐街的家中。我二叔父是个游手好闲的川剧滚龙,虽说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但在戒大烟运动中,吊死在小淖坝家中门板后的挂钩上。在激烈的社会兴替中,生命于当权者是微不足道的,好在我祖上还算积了德,家族中还没有被枪毙镇压的。
   
   其余的人虽然活下来,但大都活得提心吊胆。五姨妈就因为是志古堂的业主,加之家中有几亩薄田,被划为“地主份子”。所幸只戴帽管制两年,没有象其他的“地主份子”,帽子戴到死,还要由子女继承。究其原因,怕是大表哥在福建前线保卫祖国,作为现役军人的“光荣军属”,五姨妈戴一顶“地主份子”帽子,于当局的脸面也不光彩吧?
   
   志古堂自然只能关门大吉。抗美援朝时期,五姨妈又将志古堂的书板全部捐献给成都市人民政府,由政府派员运走,存于成都文殊院内。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不幸在文革中被作为“四旧”焚毁,而志古堂的匾牌,这块文化见证物,却可怜惜惜地被五姨妈送到乡间亲戚家。
   
   不无辛酸的是,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这块文化的见证物在乡间亲戚家也是秽物,亲戚只好把它反转扣在猪圈前面,作为粪坑的踏足板,反而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幸存下来。
   
   从此,五姨妈被管得服服贴贴。织毛钱、打临工,好不容易才混入卫生部门,充当一名挂号、划价、收费的勤杂人员。家中的书籍、字画全部荡然无存,剩下破裂的墨砚被垫在破柜足下作为平衡的支点。直到改革开放初期,五姨妈婆家的亲戚从香港来信寻找他们时,五姨妈还不敢回信,悄悄地把来信烧了,怕又来个“秋后算帐”。
   
   五姨妈啊,你三十一岁守寡,含辛茹苦守著一爿文化家园。可是1979年时,成都市某些人要自诩为中华文化的传人,异想天开地要为一已之利,修成都市的出版志。他们千方百计出重金要收购志古堂的匾牌,这时你从罗家碾的粪坑上找回了这块文化见证物,你的勇气和文化秉性却突然闪现出来。你同大表哥俨然拒绝了他们,你的形像在我心中陡然高大起来。五姨妈啊,你不愧为志古堂的传人。你的一句“不想活了”,流溢出多少中华文化曾经遭受过的痛苦!浸透了你在那个无奈的社会里的悲哀!
   
   1、2、3、4、5、6、7……这数字透著中华文化的宁静和书香,将永存于成都的文化史中,让后代更加警醒,给当代诸公数落著他们的斑斑劣迹。
   
   安息吧!五姨妈。
   
   2003年3月1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