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蔡楚作品选编
·信义德:如何应对邪恶专制政权突然在一夜之间垮台
·全国老人声讨教育界败类韩德强
·富士康员工爆料暴乱的真相(图)
·辽宁盘锦警察枪击案最新消息(多图)
·网爆太原市民将在9月28日游行 反对市委书记陈川平(图)
·18大前赴京访民寻找阳光(多图)
·严家伟:蒙古的“顺产”与中国的“难产”——兼评中共十八大前的某些“舆论
·冯正虎囚禁216日:1大于27的司法行为艺术(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玩完,中共累加危机深重
·【採訪通知】《王丹回憶錄》新書媒體茶敘(图)
·张耀杰:习近平应该怎么办
·抵挡煽颠罪的1,059个名字
·巩胜利 :中国的“二婚”航母只有象征意义
·福建奸杀9岁幼童案 公检法仅以强奸罪论处 残疾母亲誓为爱女讨公道!(多图
·向参与“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网络联署的全体网友致敬!(图)
·1,060个名字飞赴兰州,解救陈平福!今日晓明推文(多图)
·冷杰甫:致胡锦涛公开信之后我写的遗嘱
·巩胜利:胡锦涛、温家宝“幸福”吗?——CCTV正在进行的全民“幸福观”大扫
·昝爱宗:莫言获诺贝尔奖,能否呼吁释放刘晓波勿“莫言”
·吕耿松: 朱虞夫狱中近况:精神折磨
·网友在刘霞楼下献花(图)
·十八大前泸州万人抗暴 中国转型时刻即将到来
·尊者达赖喇嘛在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与中国学生对话(多图)
·夏业良:走向政治文明 迎接历史性变革
·北京朱福祥因写字被劳教(多图)
·一周新闻聚焦:权斗激烈,传闻十八大中央常委争夺
·军方拥毛泽东侄子向十八大施压(图)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孙文广: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
·范燕琼声声呼唤自由!(组图)
·温家宝欲自证清白应从财产公开始—评《纽约时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对
·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旅美大陆诗人贝岭在《二十世纪中国的地下文学》一文里说:“在四川成都地区,六○年代文革时期产生了一个重要的地下文学团体野草诗社,其中的诗人有邓垦、蔡楚、杜九森、陈墨、冯里、乐加等。他们相识于文革中成都的地下书市,他们的作品也流传于当时的四川地区”。看上去这么小的一段文字却包含了野草诗社每一位诗人在当时惊心动魄的写作历程。比如蔡楚先生,他本名蔡天一,在1961年他16岁的时候就开始了“地下”创作,19岁时已编有自己的地下诗集《洄水集》和《徘徊集》,21岁时因诗作《乞丐》等被人检举揭发,受到大字报围攻和批判,25岁时因参加地下文学活动,被关押、批斗100余天,次年被文革当局缺席判决,实施內控,直到1979年经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才撤消原判,宣告无罪。此后继续写作,主编了10 期民刊《野草》,和陈墨出版了合著诗集《雞鸣集》,1997年,蔡楚先生移居到了美國。
     读诗歌首先要了解诗人创作那作品的时代背景才可最大凸现出诗人的精神和人生追求,比如蔡楚先生写于1968年8月的这首《依据》:“花开花落潮涨潮退/星际运行人死人生/我们只是一朵浪花/一片浮云/ 或者是/一个分子式,一顆小/小的 小小的机器/制造出的螺丝钉//但纵然是死无轮回/我也要直问到──/那绞刑架上的/久已失去的/──依 据”。这分明是诗人在抗议当时那种无法无天的荒谬现实,坚持为真理写作的呐喊。当时环境的恶劣和大众被洗脑后的盲目狂热,并不是我们今天通过想象就体会到的,而经年之后我们再看《依据》这首诗(因《依据》较短小,所以就没有引用诗人此一时期写的更长更有艺术水准的诗歌,如《等待》、《自己的歌》等等)却正显示出了诗人蔡楚那卓尔不群的清醒和伟大。而这种伟大正是不为现实潮流所挟裹的独立精神的坚守,这真的声音为诗歌赢得了尊严,也肯定为后来诗人主体的觉醒起了作用,与那些为讨现实好处专门鹦鹉学舌唱赞歌的奴才诗人有天壤的分别。由此,我越来越相信时间的力量,它能让一切都水落石出。由此,我相信诗人的精神独立是诗歌写作的支点。
     我又读了那首蔡楚先生写于1961年12月被人检举揭发而遭受围攻和批判的《乞 丐》:“ 为什麽他喉咙里伸出了手来?/ 是这样一个可怜的乞丐,/ 彻夜裸露着、在街沿边,/ 蜷伏着,他在等待?/ 褴褛的衣襟遮不住小小的过失,/ 人们骂他、揍他却不知道他的悲哀,/ 自从田园荒芜后……//这双手原可以创造世界!/ 从此后他便乞讨在市街,/ 不住颤抖的手,/人们瞥见便躲开,/没奈何,抢几个小小的饼子…… /到结果还是骨瘦如柴。//冬夜里朔风怒吼,/可怜的乞丐下身挂着几片遮羞布。/ 这双手原可以创造世界…… /长夜漫漫,他在等待!”觉得这是一首很有同情心,很现实的,充满着诗人悲悯情怀的诗歌。关注弱势群体,揭示客观现实历来就是艺术创作的重要责任,又有何错之有? 对一个政府而言,尊重每位作家诗人的创作自由和个性才可更好养成一个民族的创造力,而打压和欺凌跟自己不同的声音正显出了一个政府的虚妄和愚蠢。须知,美国的强大就源于他的包容。
     诗歌是灵魂漫游的城,是暗夜里,万籁俱寂后,心灵播洒的月光,是一个人的心音,柔柔的,如水如烟,如梦幻,悄然奏响。这是初读蔡楚先生这首写于1980年3月的诗歌《我的忧伤》后感受到的。“象月光,静静的/泻入酣熟的池塘。/呵!我的忧伤/最爱在夜晚打扰我,/把我的梦/钉在墙上,/框进一个远古的向往。//象喇叭花,攀缘着/竹篱的幻想。/呵!我的忧伤/总是用明天来吹奏我,/把我的今天/——塞进旋律,/顿在一个休止符上。//象古战场,血流漂杵/红到我碧绿的小窗。/呵!我的忧伤/常常用刀尖来点染我,/把我的色彩/——刺成单调,/只余下死尸般的蜡黄。//象荒寺里的蛛网/捕捉着无血的蠓虻。/我的忧伤呵--/既然存在一个呜咽的月亮,/就会在时空的伤痕上滋长;/既然没有一个新鲜的太阳,/就让我到太空中去寻访。”再仔细读后,诗意里就漫出一种昂扬的理想主义情怀,并有一种连接中国自己文化的底蕴和大气。不似现在国内某些诗歌,缺少写作信仰,精神和语言在很无根的漂泊。所以蔡楚先生的诗歌告诉我们,诗人的理想主义和尊重汉语自身规律来创作是诗歌写作的支点。其实理想主义本身就包含着批判精神和先锋精神,是对现实的不满足和升华。我宁愿相信理想主义就是每个人天性与自由地尽力伸展和归于真理的攀缘。而这亦应是诗歌写作的支点。
     再看蔡楚先生写于2003年2月的《偎依》:“我思想﹐化一只彩蝶/在空荡荡的/竹篱上挂成叹息/虽说﹐相思的藤蔓早已枯萎/而透明的溫暖仍爬满心壁//终于﹐我被网捕去/制成一具干尸/让后人无意间提及/一个标本的偎依”。我以为这首《偎依》意境雄阔凄美,化境为心,为神,是内心柔软的坚韧之作,与自然的一切明净相依偎,是那样温暖和意味深长,而又包涵了人生历练后的豁达情怀,有着境界的力量,可以说深入到了生命的最深处。由蔡楚先生的这首诗歌可以看出具有艺术性的作品都是诗人自己向自己的彻底抵达。

     蔡楚先生写于2003年4月10日的《我想她是舒卷的云》:“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象含化的甜在指间复苏/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她的裙裾飘逸已多年/活脱脱恰如水灵灵的露珠/在草叶间悄然翻滚 /又于目灼灼时被晨曦淡出”。
     觉得诗人这首《我想她是舒卷的云》有极高的艺术性和现代性,每一个语词的意象皆是多层次地摇曳在具体与模糊之间,应叫中国印象派诗歌。读的时候极大地调动了读者的想象力,体会到了暖意融融和诗意的纯正丰美,在厚重的人文气息之中溢出的是飘逸和美好,并充分牵动了读者的诸个感官,可谓动静结合,虚实相生的经典之作。
     记得诗评论家邹建军先生研究当代诗歌史时认为国内文革十年没有真正的诗歌,只讲台湾那十年的诗歌进程,在读了蔡楚先生的诗歌后,我想国内文革十年的地下诗歌应该予以关注,否则后来朦胧诗歌的勃兴只能就是空穴来风。很显然,朦胧诗歌就是得到了文革十年地下诗歌的血脉和精神承传,浩荡赶来的。而对一个诗人创作自身来讲,蔡楚先生的创作告诉我们诗歌写作是由外而内,抵达心灵,静化万物,以达自修的,正应了蔡楚先生的话:“我的文学创作起于寻求自我安慰﹐归于追寻心灵自由”。而诗歌写作的现代性和艺术性仍是我们今后所要注意把握和拓展的。
     诗人会用一生的静默来撼动和唤醒一个民族。这就是诗人蔡楚存在的意义,也是诗歌写作的最大支点。
     
     2005年2月1日
   
   
   .·°°.☆  .·°°
   .° .·。∴°☆ .·°°★.☆° .·°
   
   
   
   本贴由邹洪复于2005年2月01日16:26:24在〖转折诗歌论坛〗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