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 劉湘勇:我曾経如此熱愛周總理]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湘勇:我曾経如此熱愛周總理


   ( 這是我在1996年給兒子J和媳婦H的一封信,從這封信,可以看到我曾經如此熱愛周總理。
   
    那時候,我以為毛和他的忠誠信徒是偏執的孤立的,周才代表著黨內正直善良的大多數。那時候,我以為周為了他的人民已經對身後作了周密的安排,我們國家一定會按照他的安排,一步一步走向政治民主、經濟騰飛。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關於封建意識的提法讓人們覺得開始觸及本質了;上世紀80年代:胡趙時代,正象《話說長江》主題歌那樣,令人意氣奮發、鬥志昂揚。我們的祖國的確在一步一步走向政治民主、經濟騰飛!
   

    但是,這一切,在1989年6月4日嘎然而止:周向全國人民親口推薦的、“比我幹得好”的同窗同志,指揮著周在“八一”創建的人民軍隊,用坦克和機槍,屠殺了曾經如此熱愛周的人民。
   
    這原本應讓我清醒:無所謂安排、無所謂黨內正直善良的大多數。但是那時我還苦苦撐著:“這位偉人,在他逝世時,已經蓋棺定論.此後,他的夫人,親眷,戰友,同學,部下,養子,秘書,......,任何人,在他逝世後的任何作為,都不能強加於他,都不能影響他的榮辱.講清這一點很重要!要死者為活人掮木梢,那是不仁不義的.”。在一切涉及周的場合,我都會跳出來,扮演一個衛道角色:保衛他、歌頌他。現在回想起來,我很累,也很難過。剩下的只有苦笑--感情的慣性。
   
    我內心深處一個叫我極度不安而又無可奈何的疑問,在歷史長河的沖刷下,正愈來愈冒出頭來:他,到底是人民的,還是毛的?
   
    為了避免不當的感情突變,最妥當的,莫過於凍結這份感情。但是要坦陳凍結了什麼。
   
    再讀此信,關於“御醫太監”MMM這一段,讓我內心歉咎。刪除此段文字?不符合此信的當時的實情。我誠摯地懇請MMM先生在泉下願諒我的偏窄與無知。
    )
   
    JH兒:你們好!
   
    今天是1月6日,是總理彌留的日子.想起他,總不免熱淚盈眶.我這個默默無聞的小民,與總理無親無故,非徒非從,但是卻如此深愛他,懷念他!從電視報導的"十裏長街送總理"可見,這樣的小民,全國還有許多許多.我不過是十幾億小民中的一個而已!
   
    儘管官方的哀樂是同一首,但並非任何領導人的去世都能得到人民相同深情的哀悼.有些領導,如象林彪,康生,柯慶施等等,他們的死,簡直使得人心大樂,又何哀悼之有?但是,他們居然都曾經當過我們的領導,十年,二十年,一輩子.不管人民多麼厭惡他們,憎恨他們,人民終究只得忍受他們.因此,當哀樂響起的時候,很難說中國人究竟是在悲哀什麼.
   
    中國的領導人不是人民評論挑選的,而是打敗了國民黨的勝利者----毛主席,共產黨評論挑選的.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告訴我們:能征服中國的人和集團,必定是要道德有道德,要智慧有智慧,要理論有理論,要武力有武力的,從而,就是人民選擇的.他們選擇的接班人,他們的接班人選擇的接班人,...,以至萬世,都是人民選擇的.鑒於:
   
    領袖:政黨=政黨:人民
   
    因此,中國共產黨必定選最會打仗的毛主席作為它的領袖,給他以無上的權力,榮耀,和歲數;從而,共產黨就相應地從人民這兒得到無上的權力,榮耀,和歲數.
   
    其他人,那就要按他對建立和鞏固党領導的新社稷的功績,從槍桿子和筆桿子這二杆子裏面論資排輩了.排的結果就是動輒公佈的党和國家領導人的名單.這一切是黨的專門機構非常慎重,非常辛勞,非常得意的成果.他們幾乎以為自己是在書寫歷史了!
   
    但是,抱歉,我們小民,並不一定按這個名單規定的次序看人.
   
    周恩來為啥要排在毛,劉,朱之後?
   
    儘管曹魏稱霸三國,但是,百姓依然稱頌劉皇叔,罵阿瞞奸雄竊國.中國民間觀察問題的角度,歷來與正史迥異.正史----幫助皇帝統治的工具,所謂"資治"是也!
   
    党安排的這個最高領袖,固然有武力,然而是否有正確的理論?有現代的智慧?有高尚的道德呢?為什麼他這麼喜愛線裝古籍呢?為什麼他老是用"水滸","紅樓","西遊"等等來指導革命呢?為何他一遍又一遍地翻閱"資治通鑒",而不是"資本論"呢?為何他老是欺負曾留學外國的同事,而自負地堅信山溝子裏一定能出真理呢?他的"四人幫"喉舌大肆宣揚"法後王",但是,相比於線裝古籍帝皇將相,他對資本主義政治家知道多少?對他們的理論與實踐知道多少?他的一生的志趣似乎更像是在和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比試風流.江青以呂後武則天自居,這一位歷來對"文人以小說反黨"敏感到無中生有的先生,對此倒居然不敏了,好象做劉邦,李治很體面似的.
   
    山溝裏可能出陳勝吳廣,劉邦項羽,...,朱元璋陳友諒,張獻忠李自成,洪秀全楊秀清,但決出不了真理!
   
    從1949年到1976年,近30年期間.每當大搞運動,大肆整人的時候,是誰意氣風發,神采奕奕,風頭最健?;而每當運動搞得百業凋敝,民不聊生的時候,又是誰象大禹一樣,領著一幫苦於實幹的人,為重新恢復國計民生而奔忙呢?是誰擔心中國糧食多得沒處放?;又是誰因為反冒進而被殘酷打擊呢?是誰以得了天下的小知識份子的陰暗心理,終生仇恨知識份子,迫害知識份子?;又是誰早在50年代就說:"知識份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是誰搞兩湖宗派?;又是誰象大海般地接納五湖百川?是誰以為"馬上得之,必能馬上治之","能破壞舊世界,必定能建設新世界",而其實只會用人海戰術,求雨賽神般地亂搞建設,一塌糊塗後,又狠抓階級敵人來為自己遮羞呢?;又是誰尊重知識,延攬專家,以後勤自居,成了知識份子的知己呢?............
   
    我對周總理的崇敬感情是十幾年來,在無數個憂國憂民的不眠清晨的淚水中形成的.
   
    無知無能的小民,只有“比較政治”的淺薄本領:把政人比政人、政黨比政黨、政國比政國。
   
    1976年初,全國自發哀悼總理的日子裏,我帶著八歲的J,左臂佩黑,在上海的南京路,淮海路上到處亂走.這是因心中的悲憤無法表達而作的無奈宣洩吧.也許是為了讓我的兒子記住什麼?以便將來說些什麼,對比些什麼?"呶!我早給你們說過吧!"等等.因為很明顯,情況是必定會變的.哪能老象現在1976年這樣?
   
    遠處,黃浦江中的大小輪船,汽笛長鳴,在悼念總理;近處,商店裏的喇叭卻在播送"重上井崗山","鳥兒問答"等詞;以及"大辯論帶來大變化"等四人幫的"大批判文章",咒駡總理,侮辱總理.
   
    這是天人共悲的時候,這也是天人共怒的時候.四人幫及其主子,哪里是總理的什麼共產主義同志呢?哪里是總理的什麼政治局同事啊?這種"同志"簡直比豺狼還狠;比蛇蠍還毒!總理何乃與此輩為伍呵! 悲憤逼迫人們要求解釋.
   
    ......
   
    "中國革命"其實是救國心切的中國愛國知識份子發動和組織的曾多次導致中國改朝換代的農民暴動.是在反封建,反軍閥,反帝的"民主革命"時期暴發;在民族命運危亡的抗日戰爭時期壯大;在"反蔣獨裁"的"新民主主義"的口號下獲勝的一次農民戰爭.
   
    在當時,產業工人才三十幾萬.說"中國革命"是無產階級如何如何的,這是為了拉上馬列主義,以便與之接軌;這就象洪秀全說自己是天主第二子,以便與聖經接榫一樣.用中國小民的眼光看:上下千年,書生,大王以及小民自己而已.設若秀全澤東交換生辰.那麼,被假稱"天兄附身"的楊秀清,棒打屁股的,應是澤東;而1976年中國偉大的馬列主義者,舍秀全其誰?
   
    時至今日,在中共隊伍裏,不仍然觸目皆是這兩類人嗎?以天下為己任的書生;以魚肉百姓為終生之業的農民領袖?這是一個人民崇敬者迭出的隊伍,也是一個人民厭惡者迭出的隊伍.
   
    人民不能影響這個隊伍的日子不能太久了.
   
    中國的農民領袖總是要背叛其本階級利益的,大領袖大背叛,小領袖小背叛,概莫能外!
   
    中國歷次農民暴動,命運不外乎三:投降;滅亡;建立新皇朝.這次,由現代知識份子發動和組織的農民暴動,沒有投降,沒有滅亡.是否能按現代知識份子的願望,(自然,這也是人民的願望):轉而建立民主富強的新中國,而不墮入封建皇朝的深淵呢?
   
    懸念,至今仍是懸念.
   
    總理是中國愛國知識份子的傑出代表,這是毋庸置疑的.
   
    我們的同胞,歷來有欺軟怕硬的嗜好.對劉邦,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之流,敬畏之心,油然而生,大氣都不敢出;對知識份子,喝墨水的,卻氣不打一處來,有氣得很!在這種背景下,人們嘟嘟囔囔地抱怨總理"軟弱",這有什麼奇怪的呢?在總理背後有絕大多數中國人民,有絕大多數解放軍.連這樣的總理都"軟弱"了,如是,則這只能是中國人本身的"軟弱"!
   
    歷史告訴我們:依靠農民,農民領袖,農民暴動得來勝利的人,不得不軟弱;不可能不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償付代價.現代,何嘗不如此?反右:對知識份子的政治大殺戳;三面紅旗:對經濟的大破壞;人民公社:餓死了農民領袖最自信能夠對付的農民千千萬萬;乃至:反右傾;四清;文化大革命;...;無一不是代價!無一不是農民領袖企圖以農民階級的意識形態改造世界而由我們中國人民付出賠償的沉重代價.周總理是累死的,是氣死的,這也是償付給農民領袖的代價.
   
    人們忍受這樣慘重的代價,盼望的是:總有一天,總理代表的愛國知識份子會占上風,一清農民領袖的腐朽酷政.總理身體健朗,道德高尚.不象農民領袖那樣,搞革命化的三宮六院,淫穢全國,淫穢中南海.人們以為,總理一定長壽,人民的願望總有一天會實現的.誰知,癌症會過早奪走總理他老人家的生命呢?這正是1976年1月8日全體中國人民悲痛欲絕時共同的思路之一吧!
   
    總理的"弱點",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弱點":仁至義盡;從一而終;寧教天下人負我,我終不負天下人;無愧於死者之複生;怕有人上井崗山,怕老百姓重陷戰亂;中國出個民族大英雄不易,要維護其形象,委曲求全;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們的民族太古老,我們的民族太敦厚.為了領導的顏面,這個民族即使自己餓死,也不聲張.這樣的民族是最得獨裁者的歡心的,好象是為他們準備的魚肉.難怪他們由衷讚賞道:"中國人民是好的!".要捧就捧,要吃就吃,要殺就殺!如何不好呐!
   
    這樣的民族,對獨裁者的暴政是好的;對老百姓自己,對他們的子子孫孫有什麼好?即使從馬列主義的觀點來看,我們民族也是落後民族:西方資產階級社會發展了100年之後,我們民族仍然在封建泥潭裏掙扎.我們比西方足足落後了100多年.有誰能否定這一點呢?
   
    總理是人,他就是從這個古老敦厚的中華民族中產生的人,一位立志奉獻畢生造福同胞的人.但是,總理又是超乎人群之上的神:偉大的普羅米修士,偷火給人的慈悲之神.正因如此,他既深知民,又深知神.他知道:縱使有雷霆萬鈞之力,亦難奪民眾迷信偶象之心,這是千年的沉積.想以霹靂手段擊毀千年封建枷鎖,傷了的只能是云云眾生.他知道:"上井崗山"不是說說而已.被造神運動寵壞了的眾神之神,象梁武帝一樣:"自我得之,自我失之"的心態極為嚴重.為了他個人(不幸的是,他以為自己就是無產階級)的權威,即使把中國搞個天翻地覆,白骨萬里,也是在所不惜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