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ZT] 送交者: 胡温勝 于 北京时间 01时 10/17 2003(97 hits )

    主题: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博讯论坛]胡温勝 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胡锦涛上台才一年还不到,却已面临千夫所指的境地:

    潇湘浪人指着他说他软弱、没有魄力,要他言而有信。

    魏众生指出:胡锦涛最新讲话代表的中共反动走向, 值得世界人民严重关注!

    柳三禅说:毛泽东一个八、九点钟的太阳讲话,就完全描绘出青年的朝气。反观胡锦涛两个讲话,全是死板板的毫无生气。因此他指出:胡锦涛无新创意。

    毛朝遗老邓力群、魏巍、郑天翔、喻权域、孙永仁等左派理论家指示胡锦涛「向左转」,要求胡锦涛在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泽东诞辰日要发表重要讲话外,还要求做出把毛泽东冥诞「指定为全国性纪念日的决定」。

    无独有偶,满门英烈的曾庆红则帅着一帮人,在胡锦涛“不去北戴河”话音未落之际,就偏到北戴河去,“慰问老干部”,给人说成是在用实际行动指责胡锦涛“不尊老”。

    那个号召以真名上网闻名海内外的诗人MMM指着他大呼小叫“大儿胡锦涛小儿温家宝”,兴奋地宣称某某事已经打了他两记耳光。又号召大家开涮他,道理是“我多么羡慕西方国家的公民,可以随意拿总统、首相之类大人物作幽默、调侃乃至嘲笑、‘恶攻’的对象。”。诗人MMM他老人家还高举“孝敬”大旗,命令胡锦涛“速速跪下”。最绝的是,当网友规劝他:“对普通人都应尊重,不可轻佻,何况对民望不错的国家首脑 ?”的时侯,他居然反讥人家“不解风情”! 。。。

    。。。还有许多。

    之所以有这许多,相信是因为:胡锦涛身为党的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在军委里却屈居付主席这一诡异的现象,加上,胡锦涛有明显的改变现状的迹象,这两个事实综合而引起的。

    中国人的联想能力是全球第一的,他们不但能从白胳膊想到全裸体,想到杂交,想到私生子;他们也能从胡锦涛想到赵紫阳,想到胡耀邦,想到光绪皇帝,最后想到瀛台。

    于是乎,爱之者指其不争;恨之者咒其必倒。爱之者为其筹划、计谋、激励、鞭策、唯恐他不明白、恨不得把住他的手教他。。。恨之者阳奉阴违、设拌、串供、同盟、愁只愁三军权终将转移、但愿有袁世凯今世再生。。。

    他们都小看了胡锦涛。 他们以为胡锦涛只不过孤零零是一个个人。于是有人甚至于口舌轻薄。

    正象曾庆红不是一个人,而是打天下的老干部的子女们的代表一样;胡锦涛也不是一个人,而是广大平民和中共党员群众的代表。曾庆红要维护高干已经取得的权利,并传至后世,如维护已筑之巍巍高台;胡锦涛要平抑权势、舒缓怨愤,如冲决壅塞的滚滚洪流。这是时势使然,没有曾庆红,还会有周庆红吴庆红郑庆红;同理,没有胡锦涛,还会有赵锦涛钱锦涛孙锦涛.

    网上所传的“邓小平向胡锦涛、曾庆红及王瑞林交待他的‘政治遗瞩’”,你信吗?不论这是事实抑或政治寓言,这里涉及的实际上就是未来中国政治生活中的三种力量:广大平民和中共党员群众,豪门世家,以及科技经管军政幕僚。邓小平有意图让这公仆型、豪门型、与幕僚型的三种力量和谐平衡、长期共处,这种意图符合邓小平的身份。

    不但是这三种组成,而且这三种组成中必须以公仆型为首,我相信,这是邓小平很坚持的政治意图。随着胡耀邦、赵紫阳先后被攻倒,邓的意图受挫。然后,胡锦涛又被挑中,指定他,而不是与江同型的曾庆红,成为第四代掌门,就中可以见到邓小平对认定的政治意图的坚持.何也?

    别以为我又是一个邓小平的歌功颂德者,别以为我是受了邓小平恩赐的北京人深圳人--,作感恩戴德、没齿不忘状。四川屠夫之暴行,我永不忘记。现在,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在朝鲜,金日成把党政军大权传给爱子金正日,金正日目前又在为大权传给哪个爱子煞费苦心.金家父子这种传国予子的行为,明明是在行使封建帝皇才有的特权,是否因为金氏父子向来自诩为"伟大的共产主义指导者",我们就不得斥责其为封建帝王,而反须称许其为“共产主义革命壮举”呢?

    耍刀子,耍嘴子,夺了天下归老子,这种革命领袖真是臭不可闻!

    在中国,有一些最高领导人,虽不敢把党国最高权力直接传给自己的儿子,但他们坚持实行着把权力传给他们的儿子和干儿子们构成的集团,人称太子党,明火执仗堂而皇之,美其名曰:“要把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红色江山交给我们信得过的接班人”.换而言之,不搞父传子,但是要搞“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们”传给“太子党”,集体授受。

    这是一种强盗的逻辑.难道江山一红,就不归百姓了?就由得你们在党内私相传授了?既然你们变着法儿私相传授,这就坐实了你们投机革命不过是为了封妻荫子图谋私利,这就自我否定了你们所谓的“革命性”,既然没有革命性,何得自诩什么“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1989年六四事件以血证明了中国人对这种封妻荫子图谋私利的极端鄙薄与反对。

    邓小平是中共强人中的老谋深算者,他是了悟“君子之泽,三世而竭”的哲理的。正象“一国两制”,人人以为是为了羁縻台湾而下的怀柔政策,殊不知,邓小平“一国两制”真正的妙用乃是对台湾以民主理念反攻大陆时的牢固防守政策。邓小平深信“太子党”不宜长久主政,因之,“太子”之政,至江而绝。江后,必得安排民众型的领袖,方可长治久安。 有人以为,选胡锦涛,犹如树叶之落其身,是偶然的,因此而不以为然。其实,历史走到这一步就是必然的了:“太子党”不宜长久主政是必然的,胡锦涛在中共平民出身的青年干部中品位第一也是经过了几十年挑剔的审察的必然。树叶就在他身上,不要不服气。所谓:势在必行,众望所归.

    网上有人说:在江胡背后,还有一个实际操纵中国政局的“元老集团”云云。。。这么复杂?我不相信。但是胡锦涛被挑选,指定他,而不是与江同型的曾庆红,成为第四代掌门,这个做法以及理由却显然不是邓小平拍拍脑袋的冲动而是邓小平与党内大老反复研究权衡的结果。事实证明,它正被按部就班地执行着.

    胡温看来颤颤危危,江曾似乎跃跃欲试,其实会不会都是你的猜度,你的臆测,你的想当然,以及你的幻觉?今天是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闭幕后的神五回归日,这几天由于信息紧缩,网上也随之而又发了疟疾。这个疟疾真是顽症:去年十六大发起,发到现在。喜称胡温已把握主动时热热热,哀叹江曾仍操纵大局又冷冷冷。

    我们认为,情势必然趋好。当然,这是以数正而言。当然可能有奇,但概率不大。问题终可解套。例如,即使反贪反到周正毅还要深入下去,也是有办法化解:交易、赎卖、折衷、妥协,如果订立普京叶里钦式条约能够解决问题,为何非得火併?中国政治智慧宝库之浩瀚,你我都是赞叹不已的。

    因此,胡锦涛代表的是一种趋势:政权由军政豪门向平民大众回归的趋势.推动这一趋势的动力:有浩荡的国际民主人权大势;有大陆人把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比较之后大呼上当的怨恨情绪(化了二十五年战争二千万条生命的代价,大陆比台湾好在那儿?);有美国“一个中国,和平统一”这根杠杆在台湾这个西方民主化了的中国支点上的撬动;有豪门世家为了保持利益久长因而见好就收的精明打算;...这个趋势恰与大陆民众的要求在方向上是一致的,于是,一时间显得政通人和似的.

    虽然大家在这一点上有相同的方向,接下去各人想走的路线可太不相同了。邓小平有邓小平的想法,江泽民有江泽民的想法,胡锦涛有胡锦涛的想法。有的想走走过场,有的想“全盘西化”,。。。,当然,还有千百万种想法。

    官报财,惩贪污,稳经济,扶贫困,振东北,开西部,。。。,这是不必说的。国家主席必得统帅三军,这也是不必说的。。。。。。我们想说点儿别的。

    我们期望胡温从理论法律体制等方面根本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1。 永远结束“打平天下坐江山,传给子孙万世昌”这种中国特色。

    胡锦涛的「三民」之说——「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被有些人称之为「新三民主义」的。这是中国大陆的一大进步,人们之欢迎,自不待言。好则好矣,但是它似乎没有回答一个问题:江山竟为谁人所有?国家竟为谁人所有?说得绝一点,皇帝老子和黄带子们的宗社党人虽然他们是铁板一块地“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的,但是,他们也可以标榜奉行“新三民主义”的,因为“新三民主义”并不涉及江山社稷竟为谁人所有。如此,比之民有之美国,大陆固不可同日而语;比之一海之隔的台湾,同为炎黄子孙,政治境遇亦相差太过悬殊。

    2。 永远结束“天道天命与放诸四海皆准的真理压倒民意”这种苏联+中国特色的意识形态。

    我们不讨论马列主义毛思想是否是真理。我们以为:任何人、任何集团有权信奉或不信奉某种思想为真理 ,但无权强制其他人、其他集团信奉或不信奉某种思想为真理;政教分离、政权与信仰分离,政权不得以信仰为由奖惩某人、某集团。民意必须获得尊重,民意应有民主与法制的渠道获得表达,民意对政权的作用力应不小于世界上大部分先进国家

    3。 永远结束“万般皆下品,唯有政权高””这种苏联+中国特色的价值观念。

    在形成政权和巩固政权过程中有贡献的人与集团,应由民众通过民意机构评价其对国家与社会所作贡献;

    不允许这些人与集团将自我评估的价值强制他人认同;不允许他们以有贡献为由而占据政权;

    不允许他们以占据的权力为手段,对各种生产活动社会活动的价值评定进行垄断。生产活动社会活动的价值评定应与民主观念、与市场经济相适应。

    我们深知:要解决这些个问题,势必要从理论法律体制等方面作确切的重新定位。我们理解这应该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但我们坚信这也是务必要走的过程。我们期望深悉民情、洞察时弊的胡锦涛、温家宝两先生,与民众一起共商国是,议论臧否、规划任务、带领我们走完这既定的艰难旅程。

    胡锦涛、温家宝两先生,适逢其时,天降大任于斯人矣!对于双肩重荷民众期望的政治家,我们理所当然,对他们充满着敬意。这就是我们决不能苟同于实名上网鼻祖MMM口舌轻薄的源由。

   [全文完]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