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岳飞与赵昚]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岳飞与赵昚

[ZT] 岳飞与赵昚 -林裕民 送交者: 林裕民 于 北京时间 03时 07/30 2005(67 hits ) 主题:岳飞与赵昚 [博讯论坛]
    1.杀岳飞的是秦桧。 小的时候和弟弟妹妹一起听妈妈讲岳飞的故事。小小年纪,对岳爷爷敬慕得无以复加;对秦桧则恨得咬牙切齿的。 对“小康王”宋高宗是不是也恨?回想起来,颇为模糊。大概我妈讲的故事那是个“忠君爱国反奸臣”的版本。 这种认识在民间很流行,与《说岳全传》的流行很有关系:岳飞可爱、秦桧可恨、宋高宗则天高皇帝远,神圣得很。却不料明代文豪文徵明,否定了秦桧有杀岳飞的能耐:“笑區區,一檜亦何能”[1],尖锐地指出:秦桧不过是受命于赵构,“逢其欲”而已。直斥赵构才是杀我民族英雄的元凶。 文徵明的满江红词碑,我是在1961年夏,大学毕业,和弟弟一起瞻仰岳庙时,才始在碑林中看到的,真是孤陋寡闻!文徵明(1470-1559),这就是说:早在16世纪中,人们已经在非议赵构了。 万民积怨,申于一词,直斥赵构,快哉快哉! 我们今天很明显的问题,古代人未必很明白。文征明在明皇朝也不是一般的百姓,身为待诏,书香门第,儒家忠君思想熏陶得很透彻。居然仗义直言!
    2.杀岳飞的是赵构。 岳飞被害于南宋绍兴十一年,当年他年仅39岁,正是他抗金功勋盖世,前途如日中天之时。为什么宋高宗-秦桧必定要杀他? 也许是因为岳飞在淮西败绩以及朱仙镇班师时,都曾说过一些多馀的话?一次是对朝廷不满的牢骚话,一次是对胜利兴奋的快活话。 也许是因为岳飞多次启奏宋高宗,建议他尽早立嗣”?是不是这刺痛了因南渡倥愡,患了不育之症的赵构?才不久,因宫女碰翻铜鼎,吓死了他唯一的爱子赵雱,是不是岳飞一本正经的启奏正刺痛了他极度悲伤的心?是不是引起了他对重兵在握的大将干预皇位继承的疑惧? 也许是因为要文臣掌兵,要把军权从韩世忠、张俊、刘光世和岳飞手中夺下来,对岳飞这个功劳颇高却资历尚浅的枢密副使,正可以先下手? 但是,即便这些全部算上,也不能构成岳飞的死罪啊! 历史事实是:岳飞终究在秦桧主持下怨死!再说秦桧面对众人质疑岳飞何罪须死时,其态度又是如此的高傲嚣张:莫须有! 难怪千年以来,国人无不深恨秦桧,以致按秦桧夫妇形状铸成铸铁跪象,以供千载百世万民唾骂。

    3.岳飞违背了统治集团的利益。 后来接触了“南渡统治集团”之说。 追随赵构“泥马渡江”的宋朝皇族、达官贵人,在金人大肆南侵时,和老百姓一样,财产荡然无存,生命早不保夕。于是,他们也会慷慨激昂地高喊:爱国!爱国!抗金!抗金!一旦在南方站得住脚,官位复原,地产重圈,庄园重置,思维就跟着境遇变了。爱国是要爱的,抗金也要抗的,但是犠牲也是要恋惜的。 岳飞要抗金,就是要逼着整个“南渡统治集团”直面金国虎狼之师,要他们抛弃刚刚占稳的田地庄园、佃农奴婢,要他们从新再过南渡初期血腥撕杀的生活、东逃西避(赵构亲自经历过的转辗汴京、商丘、扬州、杭州、明州,甚至渡海温州。。。)的地狱生活。 即使侥幸战而得胜,却须面临与被俘北去的“北狩集团”利益重新分配的局面。这又何苦来? 在“南渡统治集团”首领们看来,维持半壁江山,“直把杭州当汴州”的稳定生活是压倒一切的基本原则。民众要抗金,要还我故土;“南渡集团”要议和,要维持稳定,彼此对立纷争无已。这时候岳飞坚持抗金的态度,就是自己阵营里跳出来的“叛徒”、“分裂者”了。“叛”了啥?他违背了“南渡集团”的意志和利益! 直面对抗皇帝是“逆”,站在痛失家园的民众一边是“心怀叵测”,终于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了。 这事做得实在太绝太怨,不但当时人哀怨愤慨,百年千年都会有人哀怨愤慨;不但百姓哀怨愤慨,官僚和皇族也有人哀怨愤慨,在皇族里有一个名叫赵眘的就是如此。这固然是对岳飞个人忠义怨死的同情,也是对和金国策的愤慨与反对。
    4.统治集团又出了个分裂者。 宋孝宗赵眘(shen)(1127-1194)[2],是宋太祖赵匡胤之子秦康惠王赵德芳的六世孙,北宋进士嘉兴赵子偁之子。因此是宋太宗赵匡义嫡系子孙高宗赵构的远房堂侄儿。高宗不得已而立赵眘为储,是因为:唯一亲子赵雱已死,自己生育功能因战事倥偬而喪失,太宗嫡系近枝皇族皆在靖康二年被金军俘虏北去。绍兴二年五月,还没到五岁的赵眘被抱入宫内,由张媫妤抚育。。。直到绍兴三十二年六月登基,成为宋朝国皇帝。 这个赵眘,他的表现与乃叔竟有很大的不同:他甫一上台就立即为岳飞父子平反昭雪。 岳飞死于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即公历1142。01。28。当时赵眘十五岁,在皇宫里,正在按照接班人应具备的标准接受赵构的精心培育。十五岁,是一个人良知如日中天之际,岳飞之死无疑使他受了很大的震动,但是,这却是要扶他登上皇位的“父皇”之所为啊!所以他只能隐忍:为君父讳。从绍兴十一年(1142)到绍兴三十二年(1162),整整二十年!他郁积于心的不平久矣。故一上台就立即为岳飞父子平反昭雪,不亦宜乎? 如若仅止于此,还可以说:他是对岳飞个人有感情,他是新君伊始,收买人心。。。然而不止于此,他更多的作为说明:在“主和?主战?”这个南宋最根本的问题上,他的立场是站在人民一边的。他与岳飞,虽属君臣,且亦同志。他的立场决定了他势必是南宋的一个有为的君主。 在用人方面,孝宗重用了张浚、虞允文、胡铨等抗战派代表人物;而对他“父皇”重用的主和派、秦桧党徒,他顾及政局稳定而不得不隐忍之,但伺机时时罢绌之。 面对抗战派心腹,孝宗慷慨激昂,多次宣示与金狗不共戴天之心,以激励群臣锐意抗金。他的决心也体现在多次主动出击金军,以及打击金人的长远谋划战略上。 隆兴元年四月孝宗派遣大将李忠显、邵宏渊出师北伐;年底命张浚为右相,都督江淮军马,欲与金军再决雌雄;乾道八年,与主战派旗手、右相兼枢密使虞允文筹划由江南及四川两路出师北伐的战略步骤。为此而罢虞允文右相之位,专任四川宣抚使,全权负责四川基地的军事准备;。。。 为了北伐的成功,孝宗也重视整军理财。他建立“封桩南库”以积累军费;他设立“恢复局”以规划北伐有关事宜,。。。 孝宗抗金的决心,必然地在对金关系上表达出强硬的态度来。隆兴二年,因汤思退等人阴谋通敌而致军事失败的形势下,不得已而与金朝签订“隆兴和约”,即便如此,和约里的一些条款,明显地可以看出是宋朝强硬态度的结果。如:南宋皇帝不再对金称臣,改称侄,宋金为叔侄之国;“岁贡”改称“岁币”,并减少银五万两、绢五万匹,。。。固然,“隆兴和约”仍然是一个屈辱的和约,但与高宗的“绍兴和约”相比,与金抗争的态度是鲜明的。乾道六年,孝宗在虞允文的支持下罢免了坚持对金卑躬屈膝,以献媚为能事的左相陈俊卿,派遣抗金派范成大使金。提出要金朝归还宋朝在河南的陵寝之地;并要求改变以往宋朝接受金皇帝诏书时,宋皇帝须离席起立恭接金帝诏书这种受书仪式;。。。
    5.赵眘受到了主和派、秦桧党徒的牵制干扰蒙蔽对抗。 虽然他是皇帝、“一国之主”,虽然他很努力,但南宋当时主和投降的政治格局其实是北宋长久以来因循屈服所形成的,根深柢固,岂是一人一时所能变更的?因此,孝宗的努力,时时受到主和派、秦桧党徒的牵制、干扰、蒙蔽、对抗。 使孝宗有刻骨铭心之痛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他刚即位,便受到以参知政事史浩为代表的主和派的蒙蔽,下诏让吴璘从德顺撤军,放弃新近收复的陇西州郡,退守四川,结果导致川陕战场宋军的惨败。 攻击排挤主战派大臣,这无疑是主和派的重要手段。孝宗命张浚为右相,都督江淮军马,其本意是加强主战派在军政两方面的权势,以利于北伐。但却遭到以汤思退为首的秦桧党徒的攻击。他们利用张浚战事的失利,用阴谋手段将张浚排挤出朝;更有甚者,他们还裁撤海州、泗州等处的戍卫,暗通金朝,示意其出兵逼和。结果是金兵大举渡淮南侵,攻陷楚、濠、滁多州,宋朝在军事一时无法逆转情况下,只得与金签定“隆兴和约”,以主和派得逞而告终。 挑拨主战派不和,尤其是主战派战将的不和,这也是主和派的重要手段。隆兴元年江淮战场符离之潰就是主和派挑拨大将李忠显、邵宏渊内訌所致。 主和派、秦桧党徒的牵制、干扰、蒙蔽、对抗,使孝宗萌发了铁腕政治的意念,并对现有官僚机构权势及孝宗心腹权势分别予以抑升。然而,他在刘世祖论科场取士之道的答策后的批语:“国朝以来,过于忠厚,宰相而误国大将而败军,未尝诛戮,。。。”立即受到满朝文武的反对。他所提拔重用的心腹-龙大渊、曾‘賣見’、张说等人也都被攻讦为佞幸
    6.赵眘可怜的晚年。 孝宗所受的打击中,最重的,无疑是他“父皇”所给的打击了。宋高宗是当时主和派、秦桧党徒的总后台,而这些人是高宗在位时重用形成的,现在明里暗里、自觉不自觉地对太上皇战略意图进行配合与贯彻,那可是轻车熟路,顺理成章。 何况太上皇还常常亲自出马,不吝指导。 一次孝宗在太上皇驾前慷慨激昂,痛陈恢复大计,太上皇却答之以:“大哥,等老者百岁之后,你再提这件事吧!”,讥讽专横之意,跃然面上。这当头一盆凉水,泼得孝宗以后再也不敢在太上皇驾前提北伐的事。 与孝宗君臣相得的虞允文同志操劳过度而死在四川任上,使他失去了重要的支持力量。 淳熙元年三月,在太上皇的压力之下,孝宗终于按照旧的受书仪式,离席起立,从金使梁肃手中恭接金帝诏书。此后,孝宗尽管意愤难平,总归无可奈何。大举北伐,已成梦想。面对金寇,只能被动地采取防守的态势。 这个好人:这个急民众所急、恨民众所恨,而又务须成为全国忠孝仁爱楷模的人;这个努力在统治集团与民众之间找利益平衡点的人,其晚年很孤独。 孝宗传位于光宗赵惇,这个儿子可不敦厚:智障且惧内,违逆、顶撞,拒不拜见,样样都干。孝宗传位后大失所望,心境格外凄凉。光宗绍熙五年(1194)六月,孝宗忧郁而死,终年六十八岁。
    7.感想几则。(1)。中国民间曾经有过忠孝仁义的家庭教育,那是父母口授的,虽肤浅,却刻骨铭心。经过历次运动,尤其是文革,荡涤一番,现在还有吗?不得而知。现在有权的官、有钱的大款,比要死要活的英雄要行悄得多;爹妈也开始实惠起来。何必再苦口婆心?你拧得过以吏为师吗?“百姓总不外是政府希望他们成为的那个样子的。”(2)。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这些吏,以文教卫生部门为执行机构,把昔日最为崇高的学林与杏林逐步变成了当代的暴利产业。教育腐败、医药腐败,日有所闻,屡见不鲜。到了一定火候,他们就在教材大纲上投石问路,开始试探否定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的可能。同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对满清列朝列代皇帝的歌颂,到了虽八旗孝子贤孙亦无以复加的地步。社会清宫化教育到了无日无有、无远勿届、无微不至、无中生有的地步。他们口口声声尊重什么什么思想什么什么延安文艺座谈会精神,这原本应当使他们在帝皇将相的歌功颂德方面有所节制收敛,但是,同构政治所达到的历史高度让他们由衷的赞叹、奴化教育所带来的顺民顺治的诱惑又使他们忍禁不住无法自制犹如寡妇失节。(3)。这不是在挑拨中华各族的不和吗?这正是在挑拨中华各族的不和!一方面,羞辱汉族的民族英雄、污秽汉族自古以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的母教、吓阻汉族保卫先进文化反对落后文化的意志与毅力;另一方面,赞扬白起坑殺四十万赵军、赞扬元军屠城灭国、赞扬满清入侵中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这是各族融合进入中华民族吗?这分明是惰民余孽八旗子弟为了重新圈地重新封建重新成为统治民族而造的舆论么!网上亦可见到这些蒙古子弟八旗子弟如蛆如痴般的钻营:曹长青和他的格格老婆,“小恭亲王”,。。。成吉斯汗的子孙唯恐中华民族分享了他们祖宗的光辉,郑重其事地宣称成吉斯汗是蒙古人专有的祖宗,非蒙族不得尝此禁脔!他们忘却了他们的祖宗曾经何等残暴嗜杀、多么善于破坏生产文化、。。。现在他们,满怀着对中华各族的鄙视与仇恨,满怀着对中华民国的夺国之恨,又要给祖宗摆阔了。。。这就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这些吏,以文教卫生部门为执行机构,孜孜不倦所欲达到的目的和已有的成就。(4)。忠孝仁爱信义和平是中华民族的道德传统与规范。民国肇始,全民即君!忠于全民乃中华民族高尚的新操守。或曰,台湾犹可,大陆奈何?此言差矣!大陆仍然时时刻刻在产生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不但在民间,而且在官间。在宋代,不但有岳飞,也有赵眘;在现代,不但有千千万万忠君爱国的民众,也有胡耀邦、赵紫阳那样的官中的民族英雄,他们是努力在统治集团与民众之间找利益平衡点的人们的代表。他们忠于他们所在的组织,他们更忠于中华民族全民。这原本是一致的,他们却因如此而得罪了他们的组织中的图谋以党为君者,于是,遭政治贬斥:彼弃若敝屣,但是他们众望所归,民众自发地怀念他们:吾奉为瑰宝。(5)。古话云:“时势造英雄”。中国现今的形势宜于众多英雄的产生。稳定不足持,道义定胜天!我们对民间英杰风起云涌倍受鼓舞;同时,我们的眼光和希望也很自然地落到了官间的胡温身上:他们来自民间,并非世家子弟;他们记录相对良好;他们对世情民意有深切的了解、他们对中国官场也有深切的了解。我们对他们究竟抱有什么希望?一言以蔽之:希望他们,把大陆带离专政沼泽、带进现代文明社会。我们不能苟同苏三小姐那种“洪洞县里没一个好人”的观点,之所以有本文《岳飞与赵昚》,就是想说明这一主题:“大陆仍然时时刻刻在产生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不但在古代,而且在现代;不但在民间,而且在官间。”但是,对接应这些英雄,吾等是否准备就绪了?抑或吾等向有咬吕洞宾之好?我们对胡耀邦、赵紫阳之擦肩而过是否有过一丝惆怅?对胡温之可能变革丝毫不抱期望?那末你断定胡温必定信守毛邓江成规的依据何在?断定胡温必定无能更动毛邓江成规的依据何在?或有人反问曰:那么,你对胡温抱有期望的依据又何在?答:在民间。在于民间的悲苦呼号;在于民间英杰的风起云涌、在于应顺民意的先辈胡耀邦、赵紫阳榜样的力量;在于民间的虽古犹新的中华道义的伟力。尽管为文者对人心不古啧有烦言,但是其实对中华道义的信心是根深蒂固的。(6)。言及“把大陆带离专政沼泽、。。。”有人就联想到苏联之摆脱专政,这很自然。但有人进而联想到中国也会有个戈尔巴乔夫,这就不必了!中国的高尔基、中国的罗蒙诺索夫、中国的赫鲁晓夫、。。。这种思维早已休矣,却仍然被七老八老用作恫吓后生的棒棍。戈尔巴乔夫又怎么样?他是俄罗斯的伟大子孙、为民族谋民主、为世界谋和平的伟大英雄。比之于,以天下为公替天行道发家;以咸与小康封妻荫子终老的,聚义厅角色,不知要崇高多少倍!尽管戈尔巴乔夫伟大,但他是俄罗斯的,在梁山聚义厅里混不开。在我们中国有中国自己的伟大英雄。在中国,凡图改革而不用手段心计者,必定出师未捷身先死。以专制谋民主,事或成;以民主谋民主,事必殆。赵昚萌发了铁腕政治的意念,并对现有官僚机构权臣及志同道合的心腹分别予以抑升。这一切都是必然的,原因就在,无论古今,我们都是在专制沼泽开始迈步。对接应这些英雄,吾等是否对承受一段时期的专制准备就绪了?(7)。在台湾,存在着中国二十世纪以来硕果仅存的民主美玉。但愿她不会因台独老鼠而玉石俱焚,周知,借口灭鼠,意在毁玉者,大有人在。这一美玉是孫總理中山先生、蔣總裁中正先生、蔣主席經國先生三代领导,统帅中国国民党以及民国信徒,辗转奋斗才始保有的硕果。自孫總理中山先生始,中国民主斗士非常清醒、非常科学地预见到“军政、训政、宪政”是一条能将積弱落后的中国,从封建社会引到文明社会的唯一正确的政治路线;这一路线的忠诚执行者蔣總裁中正先生及其后继者,忍辱负重、矢志不渝,不啻是现代的周公。尔今台独老鼠欲贪民主之功为己有,竟要冒充台湾民主之父!于是恶意讳避“军政、训政、宪政”这一路线的必要性与必然性,恶意攻击这一复杂艰巨的系统工程其历史过程中的无可避免的若干阶段个别人的某些作法,犹如在民主大厦行将竣工之际,跑到大厦前指手画脚要冒充将作大匠的小丑,甚可笑。台湾前车之鉴,大陆当然不应照搬,但对大陆的变革的实际意义自不待言。台湾经验的一个重要之点就是:明确保证最终效益:宪政;明确宣布全民负担:军政、训政。勿谓言之不预也![全文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