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id=boyi&art_num=10>发表评论] [>&id=boyi&art_num=10>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ZT]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送交于: 北京时间 03时 05/09 2002(34 hits )

    [博讯论坛]

   

    电影<<鸦片战争>>票房收入如此丰硕,真令人羡慕.这里,固然有文教系统上级领导的关照培养;也有各企事业单位领导的真心支持。各单位纷纷掏现钱包场,说是要对职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说明了各单位领导发自肺腑,对该片的教育意义特别认可,这也是此电影成功的实际背景.

    怎么样的教育意义呢?

    此片压轴一场,乃是片中林则徐拿到了广州鸦片巨商何某的儿子呈交的何某行贿记录.何某历年经销鸦片,靠的是贿赂官府,获取包庇.何某贿赂广州官吏之余,竟居心叵测地记下了细节,形成账册!何少爷满以为交出这个账册,便可以因此而邀功,从而救出其父.不料,反而被片中林大人严厉遣责,曰:"你这是要乱我天朝啊!"

    居然,在片中林大人眼里,揭露腐败,不惟无功,甚至有罪,何罪?"乱我天朝"!破坏天朝安定团结的局面,罪莫大焉!

    厚厚一本行贿记录,连邓大人!两广总督邓廷桢,也赫然册上.反腐创廉,谈何容易呵!一反就会伤害我天朝栋梁,一反就会动摇我天朝根基.那些刁民,奢言反腐肃贪,无非是要假借当政者之手,做出使大清的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来!于是乎,片中林大人在银幕上说的这句话:"你这是要乱我天朝啊!",就格外沉痛,格外悲愤,格外语重心长.显然不是单对何少爷讲的,而好象这是电影<鸦片战争>对我们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子孙讲的,对世世代代都要有许多"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深刻意味.教育意义,无比深重.

    按照该片的逻辑:正因为"片中林大人"在洋人压境之际,狠抓了安定团结这一个压倒一切的关键,于是乎,贪吏们纷纷成为奋勇杀敌的爱国英雄.片中,邓廷桢大人成了林则徐大人的亲密战友,运筹帏幄,临战指挥,无不配合密切,忠心不二.片中那个贪到无耻之尤的广州水师副指挥韩肇庆,冒着炮火,提刀奋战,壮烈牺牲在虎门炮台.影片为他:切进,特写,定格,化出,...,无所不用其极!整个儿一派革命烈士的待遇.

    在片中贪官污吏灵魂升华之时,片外许多单位领导无不感触弥深,心有灵犀,大彻大晤,豁然开朗.影片<鸦片战争>的艺术良心随之而化成了巨大的物质效益----票房滚滚.

    有两种功罪观.一种认为功可抵罪,功可赎罪.这是封建社会的功罪观.所谓:"免死铁券","免死七次",...,就是当时实际执行功罪相抵的真实写照.另一种认为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功不抵罪,功不掩罪.这是民主主义社会的功罪观.在雨果的"悲惨世界"里那一位克尽职守的探长身上,直到近来美国总统克林顿因"绯闻"而面对大陪审团的种种报道里,人们都可生动地领教民主主义的功罪观.

    在清朝以及描写清朝的影片<鸦片战争>里实行的是功罪相抵论.影片的教育意义里是否还含有"功罪相抵历来是我们中国的特色"这个意思呢?这一节尚待考证.

    按"片中林大人"的逻辑,强敌压境之时,是不办污吏的.一办污吏,我方必乱,还怎么抗敌?进而,还要允许污吏们敌前效力,戴罪立功.于是使人受到这样的教益:原来"爱国"就是打外国人;就是对内要和,对外要狠.贪官污吏是本国人,也能打外国人,所以,贪官污吏也能爱国.他们的贪污盗窃并不等于不爱国。不但如此,贪官污吏还能成为英烈.皇上总是圣明的,天朝总是辉煌的.有没有腐败?好象不得不说是有.能不能惩治腐败?这个问题不那么简单.但是,外敌压境之时,肯定不得奢言惩贪,以免乱我天朝.似乎这个天朝,基本上就是靠那些污吏撑着的.所以一惩贪就会乱.

    根据这个逻辑,当前我国众多贪污盗窃犯,最盼望的是什么事?可以推断,最盼望的莫过于:宣称"有外敌犯我",至少说,"企图犯我"也行,或者说"亡我之心不死"也行!美帝亡我之心可以随手拈来;苏修没了,还有他的继承者俄帝,占我一百万平方公里领土;日本军国主义最惹中国人痛恨,非但不痛悔前非,反而变本加厉,矢口抵赖侵华罪行;印度反动派占我九万二千平方公里领土,有三个台湾那么大,岂不可恨?还有各国反动派;......;总有哪一个在蠢蠢欲动吧?

    电影<林则徐>描写清皇朝的昏庸腐败,还着实化了一番功夫笔墨.似乎还书呆子气地努力在把握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的哲学原理:清末国耻,源于满清皇朝的封建落后,政治腐败,遂使西方强虏,依仗炮利船坚而得逞;而在电影<鸦片战争>里,剥离淡化了对清皇朝腐败这一内因的分辨遣责,而代之以渲染英国的武器精良,"船坚炮利".目的是要引申出一个所谓的“爱国主题”:“落后就要挨打”,推理是“要不挨打就不能落后”----“要不落后就得发展经济”----“要发展经济就得有个安定的环境”----“要安定就不要奢言反腐肃贪”......

    由这样形象生动、说理到位的电影来说出片外许多单位领导的心理话,他们当然是欣赏的。影片<鸦片战争>首先是有干部基础,有了干部基础,经过财务部门,就有了群众基础。

    比较电影<林则徐>与电影<鸦片战争>,我们可以明确地感受到后者对于反贪与稳定的把握:宁可贪墨横行也不能乱了天朝;感受到后者把社会军事先进落后与政治先进落后的剥离:大清要是炮利船坚也就可以不挨打。

    炮利船坚就不挨打麽?纳粹德国,军国日本又如何?

    封建专制也能先进不落后麽?封建皇朝,每朝都有一二百年的安定.哪个皇朝不是在这安定的一二百年里逐渐衰微,终至灭亡的?有哪个皇朝能在安定中,发展经济,最终达成炮利船坚的?

    专制就是罪恶.在专制下奢言安定,没有道义的安定,何异于狗屎?这种安定,除了能让专制者独断专行,让污吏们安心贪蠹,除了能煽起康熙乾隆朝那种短促畸形的繁荣之外,在更多更长的时间里,只能是内忧外患,丧权辱国的道光咸丰同治光绪朝,对老百姓是有害无益的.老百姓苟安自娱恣润麻木,迷信封建崇拜皇上,不知分辩皇权民权;念念不忘:"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以为这就是爱国;讨厌憎恶说了"皇帝其实没穿衣服"的孩子,以为他们不安分,违背祖宗的规矩;对人血馒头情有独钟,思想和行为愧对变法诸君;对洋人仇恨莫名,甚致于"扶清灭洋";而无胆无能去发现并纠正封建陋政的日渐腐朽,那么,西方国家中那些道德低下者就此乘机而入,大施掳略,到头来,苦的还是老百姓自己.在政治上是没有利益可以坐享的.事实上,不待西方国家的入侵,贪官污吏已经在大施掳略,大清国民想做稳奴隶而不能,又何尝有过安定?

    国耻,国耻,遭帝国主义侵略固然可耻;遭封建专制奴役何尝不可耻?遭封建专制奴役何尝不是国耻?

    这是电影<鸦片战争>所不言者,恐怕这才是鸦片战争真正的教训.

    片中林大人或者片外那个林大人?他的作为是为君,还是为民?他吟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言志诗里,"国家"是指大清皇朝贵族官吏集团,还是中国万民?我看,他是为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