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槟郎文集]->[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
槟郎文集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

    实行政治体制改革,促进中国的民主宪政建设,几乎是中国民间知识界的共同梦想。但显然,这点共识并不能抹去各派的分歧。左右阵营现在的斗争,人们都已经看到其中的宽容与狭隘,正直与偏私。那么,在中国实现了民主宪政制度之后,各派联系的政党的斗争情形如何?这样的漫想非常有意思。
     民主宪政建设是一个很难有止境的过程,正如人间事没有完美到无法再发展的。对民主宪政建设应如是观,不过,我们还是要确立一个有一定确定性的起点。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宪政的构想的具体化,主要是自由宪政派的学者在做。据我了解,大致有三派。一派的构想是“一党宪政”,只允许一个党有执政权,这个党决定宪法和国家根本大政方针,但它对社会的管理权通过其党员在各种制度机构中的先进性和优态势来保持。第二派的构想是,执政党改变为类似皇室一样的家族,其党魁可以成为国家名誉元首,但国家的实质权力在首相这里,要通过多党竞选产生。这就相当于将一个超级党作为英国或日本的皇室一样,享受皇家在社会中的各种权益。这个超级党的党魁便是皇室的“天皇”。各党派竞选议会和首相职务,像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可以叫“超党立宪”。第三派的构想是多党宪政,不存在一党宪政或超党立宪的,所有党派一律平等,竞选议会和国家元首。
      当今的中国自由宪政派人士们,已经高兴地看到,第一派的一党宪政已经在逐步实行,不少人已经公开叫好了。第一派的设想既然已经启动,第二派的方案可行性就不大了。不过,很可能,有着自由理想的各个派中,肯定有人不满意,他们更向往第三派设想的多党宪政。作为一个自由左派小知识分子,我当然也希望中国最终走上这样的民主宪政。我漫想的“中国实现民主宪政”,正是对这个方案来说的。
     这样的民主宪政制度在中国实现以后,便不会一下子就完美的,还要发展和逐步完善,这是肯定的。期间也会有某个政党执政以后,实行修正主义,做到一党独裁,如纳粹党之在德国,或者为执政党的阶级独占或谋取更大的社会利益。这种可能当然要尽量避免,我尽可能漫想理想的状况。这样的民主宪政的实现,当然是社会各派势力一致和解,宪法和军队具有超党派性质,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各党派在民主宪法和超党派的司法框架内活动。民主宪政实现以后,宪政派的学者可以成为超党的司法机构的法官、独立国会议员,但这一派成为一个竞选的政党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除了宪政理想,他们没有别的设想。
     这样的民主宪政实现以后,在宪法和独立司法框架下,国家权力的分配通过各政党的竞选来进行。我只是做一点漫想,我想成立和参加竞选国家权力分配的政党不会是少数,但大小有别,各党派也有内部分化或多派联合等情况。估计有这么几大政党:民族资产阶级的政党,代表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国外买办势力在中国的代理人,或者姑且可称为大资产阶级的政党。当然,也有代表农工阶级的政党。这三大党外,还有一些知识分子的党,黑社会的党,民族主义的党等等。有些党则尽量宣称自己是全民党,从其他阶级选民那儿捞选票。

     多党竞选是个相当残酷的国家权力分配过程,充满着光明正大与阴谋诡计,正义与邪恶,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目的与手段,诚实与谎言的多色调的斗争。目的就是一个,捞选票,在国家权力分配中得到更多的好处。选民手里的选票投给谁?当然看谁能代表自己的阶级利益。但是,当多个党派都宣称代表他们的利益的时候,看哪个党更会宣传,打动他们了。这样,能助捞选票的一切社会资源都预先被各党派争抢。这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金钱,参加竞选必须有相当的金钱基础,这样,最有金钱的社会阶级往往受到各个党派的欢迎,大都希望从有钱的阶级那儿得到竞选资金赞助。二是舆论媒体,各竞选党派也纷纷尽可能多控制。三是,内政受外交影响,哪个党派能得到国际强权国家的青睐,其在竞选中获胜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这里当然排除某个政党借国外势力发动政变上台的情况。
     显然的,在上面设想的几个大党,大资产阶级党、民族资产阶级党、农工党,各有优势。大资产阶级党有国际资本支持,民族资产阶级党有民族主义力量支持。现在争论得激烈的知识界左右派,到时候,右派会站在两个资产阶级政党一边,而左派会站在农工阶级的党一边。农工阶级的人数占大多数,如果选票分配公平,这个阶级手里的选票最多,但他们最穷,没有金钱基础,也容易受各党派的舆论宣传鼓动,内部分化可能性很大。这个占国民大多数的人群并不一定把选票投给自称代表他们的农工党。其他两个阶级党也会宣称兼代表他们利益,并通过金钱和舆论宣传使他们投自己选票。
     在我的漫想中,中国在实现民主宪政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里,是大资产阶级党和民族资产阶级党轮流执政,主要看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的变化。外交决定内政,国际强国势力对中国有很大影响的情况下,与国际资本有联系的大资产阶级党会执政。当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内政决定外交的情况下,民族资产阶级的党会上台执政。
     我是自由左派,一贯强调在建立现代民主社会结构的基础上维护广大下层劳动人民的利益。对现代民主宪政在中国的实现当然是欢迎的,支持的,并且作为当下的社会理想奋斗目标之一。民主宪政实现后,面对大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两个资产阶级党的轮流执政情况,尽可能促进真正代表农工阶级利益的农工党壮大力量,尽可能在国会中多占几个议席。在农工阶级利益受到大资产阶级或民族资产阶级及其执政的国家权力危害的时候,农工党要毅然决然站出来维护他们的利益。我想,农工党比两个资产阶级政党的力量要小,但其存在对维护广大社会下层劳动人民的利益是非常必要的。当两个资产阶级的党都腐败无能,或趋于反动的时候,国民会唾弃他们,农工阶级的党便有了执政的机会。
     我虽是热心为广大劳动人民的权益奋斗的人,最好感农工阶级的党,但我更会选择做无党派。我是一介书生,不谙政治,爱自由和散漫的天性也不适合搞政治。我将仍是以教书和写文章为职业。当然,在必要的时候,为了表示我对农工阶级的实质支持,我可以在农会或工会中兼任一个委员职务。
     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如此。我的文章收尾了,我的梦也醒了。
     2003-6-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