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槟郎文集]->[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
槟郎文集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

    实行政治体制改革,促进中国的民主宪政建设,几乎是中国民间知识界的共同梦想。但显然,这点共识并不能抹去各派的分歧。左右阵营现在的斗争,人们都已经看到其中的宽容与狭隘,正直与偏私。那么,在中国实现了民主宪政制度之后,各派联系的政党的斗争情形如何?这样的漫想非常有意思。
     民主宪政建设是一个很难有止境的过程,正如人间事没有完美到无法再发展的。对民主宪政建设应如是观,不过,我们还是要确立一个有一定确定性的起点。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宪政的构想的具体化,主要是自由宪政派的学者在做。据我了解,大致有三派。一派的构想是“一党宪政”,只允许一个党有执政权,这个党决定宪法和国家根本大政方针,但它对社会的管理权通过其党员在各种制度机构中的先进性和优态势来保持。第二派的构想是,执政党改变为类似皇室一样的家族,其党魁可以成为国家名誉元首,但国家的实质权力在首相这里,要通过多党竞选产生。这就相当于将一个超级党作为英国或日本的皇室一样,享受皇家在社会中的各种权益。这个超级党的党魁便是皇室的“天皇”。各党派竞选议会和首相职务,像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可以叫“超党立宪”。第三派的构想是多党宪政,不存在一党宪政或超党立宪的,所有党派一律平等,竞选议会和国家元首。
      当今的中国自由宪政派人士们,已经高兴地看到,第一派的一党宪政已经在逐步实行,不少人已经公开叫好了。第一派的设想既然已经启动,第二派的方案可行性就不大了。不过,很可能,有着自由理想的各个派中,肯定有人不满意,他们更向往第三派设想的多党宪政。作为一个自由左派小知识分子,我当然也希望中国最终走上这样的民主宪政。我漫想的“中国实现民主宪政”,正是对这个方案来说的。
     这样的民主宪政制度在中国实现以后,便不会一下子就完美的,还要发展和逐步完善,这是肯定的。期间也会有某个政党执政以后,实行修正主义,做到一党独裁,如纳粹党之在德国,或者为执政党的阶级独占或谋取更大的社会利益。这种可能当然要尽量避免,我尽可能漫想理想的状况。这样的民主宪政的实现,当然是社会各派势力一致和解,宪法和军队具有超党派性质,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各党派在民主宪法和超党派的司法框架内活动。民主宪政实现以后,宪政派的学者可以成为超党的司法机构的法官、独立国会议员,但这一派成为一个竞选的政党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除了宪政理想,他们没有别的设想。
     这样的民主宪政实现以后,在宪法和独立司法框架下,国家权力的分配通过各政党的竞选来进行。我只是做一点漫想,我想成立和参加竞选国家权力分配的政党不会是少数,但大小有别,各党派也有内部分化或多派联合等情况。估计有这么几大政党:民族资产阶级的政党,代表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国外买办势力在中国的代理人,或者姑且可称为大资产阶级的政党。当然,也有代表农工阶级的政党。这三大党外,还有一些知识分子的党,黑社会的党,民族主义的党等等。有些党则尽量宣称自己是全民党,从其他阶级选民那儿捞选票。

     多党竞选是个相当残酷的国家权力分配过程,充满着光明正大与阴谋诡计,正义与邪恶,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目的与手段,诚实与谎言的多色调的斗争。目的就是一个,捞选票,在国家权力分配中得到更多的好处。选民手里的选票投给谁?当然看谁能代表自己的阶级利益。但是,当多个党派都宣称代表他们的利益的时候,看哪个党更会宣传,打动他们了。这样,能助捞选票的一切社会资源都预先被各党派争抢。这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金钱,参加竞选必须有相当的金钱基础,这样,最有金钱的社会阶级往往受到各个党派的欢迎,大都希望从有钱的阶级那儿得到竞选资金赞助。二是舆论媒体,各竞选党派也纷纷尽可能多控制。三是,内政受外交影响,哪个党派能得到国际强权国家的青睐,其在竞选中获胜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这里当然排除某个政党借国外势力发动政变上台的情况。
     显然的,在上面设想的几个大党,大资产阶级党、民族资产阶级党、农工党,各有优势。大资产阶级党有国际资本支持,民族资产阶级党有民族主义力量支持。现在争论得激烈的知识界左右派,到时候,右派会站在两个资产阶级政党一边,而左派会站在农工阶级的党一边。农工阶级的人数占大多数,如果选票分配公平,这个阶级手里的选票最多,但他们最穷,没有金钱基础,也容易受各党派的舆论宣传鼓动,内部分化可能性很大。这个占国民大多数的人群并不一定把选票投给自称代表他们的农工党。其他两个阶级党也会宣称兼代表他们利益,并通过金钱和舆论宣传使他们投自己选票。
     在我的漫想中,中国在实现民主宪政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里,是大资产阶级党和民族资产阶级党轮流执政,主要看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的变化。外交决定内政,国际强国势力对中国有很大影响的情况下,与国际资本有联系的大资产阶级党会执政。当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内政决定外交的情况下,民族资产阶级的党会上台执政。
     我是自由左派,一贯强调在建立现代民主社会结构的基础上维护广大下层劳动人民的利益。对现代民主宪政在中国的实现当然是欢迎的,支持的,并且作为当下的社会理想奋斗目标之一。民主宪政实现后,面对大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两个资产阶级党的轮流执政情况,尽可能促进真正代表农工阶级利益的农工党壮大力量,尽可能在国会中多占几个议席。在农工阶级利益受到大资产阶级或民族资产阶级及其执政的国家权力危害的时候,农工党要毅然决然站出来维护他们的利益。我想,农工党比两个资产阶级政党的力量要小,但其存在对维护广大社会下层劳动人民的利益是非常必要的。当两个资产阶级的党都腐败无能,或趋于反动的时候,国民会唾弃他们,农工阶级的党便有了执政的机会。
     我虽是热心为广大劳动人民的权益奋斗的人,最好感农工阶级的党,但我更会选择做无党派。我是一介书生,不谙政治,爱自由和散漫的天性也不适合搞政治。我将仍是以教书和写文章为职业。当然,在必要的时候,为了表示我对农工阶级的实质支持,我可以在农会或工会中兼任一个委员职务。
     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如此。我的文章收尾了,我的梦也醒了。
     2003-6-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