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槟郎文集]->[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曾经是一个大陆上的急统者,为此赞同过对台湾尽快使用武力来解决统一问题。现在国民党主席连战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相继率领代表团访问大陆,表明心迹,发表思想和政见,使我改变了过去的看法,我被他们统战过去了。
   
     台湾是祖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美丽的阿里山和日月潭与大陆的万水千山一样是属于每一个中国人的母土。尽管台湾的历史遭遇坎坷,中国人保护这片祖国土地的热血和努力一直没有停止过。荷兰人侵占了这一片母土,我们有优秀的民族英雄郑成功收复失地;腐败卖国的晚清政府丧权辱国,迫于日本淫威和维护小朝廷私利,割让台湾,中华民族浴血奋斗、焦土抗战,终于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收复了台湾,台湾又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从此,已经进入了现代文明的中国人民再也不会丢失祖国的一寸土地了,正像一首我喜欢的《我的祖国》歌所唱的:“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 迎接它的有猎枪。”

   
     祖国的儿女从近代以来的民族屈辱和苦难中奋起,救亡图存,也促进中国由传统文明向现代文明的转变,这两者是为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祖国的富强和美好,中华民族从此走向繁荣富强,中华儿女从此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的家园。但在这民族的奋斗中,中化民族的创伤注定它的二十世纪历程是艰难的,曲折的。为反对帝国主义,向现代文明的转变,“师夷长技”,中国人师了不同的“夷”,救国力量发生了分歧。至今祖国尚未统一,台海分治,正与民族的救国力量发生这种分歧有关。
   
     国民党政权是在国民革命推翻满清封建王朝和封建军阀势力中逐渐建立起来的,本可争取沿着西方资本主义道路统治下去,但蒋介石政权既背叛了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政策,又以法西斯专制独裁堵塞了西式的自由民主制度的生机,失去了统治的合法性,这是失败的根本原因。国民党政权失败于共产党政权之手,诚然有着意识形态的对立,但与共产党政权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立的不是具有充足现代性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而是带有浓厚的封建专制色彩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政权意识形态。共产党政权与苏联为代表的国际社会主义势力有联系,国民党政权则与帝国主义和殖民势力在第三世界落后国家的代理人有着联系。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的失败和社会主义在东方中国的建立都有其历史的必然性。国民党政权统治下的台湾和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大陆便发生了分治的局面,但华夏子孙为祖国再次统一的努力也一直在进行。
   
     偏安于台湾的国民党政权逐步进行了民主化变革,并且一直没有放弃“一个中国”的政策;大陆也在邓小平时代搞改革开放,倡议用一种新的方式建立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政治构想。祖国分治而没有分裂的局面一直维持着,祖国和平统一有待历史最终完成,但毕竟充满了希望。我一直期待祖国和平统一的梦想,随着台独势力在台湾的冒头和猖獗而受挫,我成了支持武力统一的急统者。李登辉在台湾上台以后,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不但要永久分裂台海两岸,而且鼓吹“七国论”,妄想将祖国陷入更大的分裂。他又自称是日本人,积极迎合日本和国际反华势力。民进党上台,顽固坚持台独党纲,实行“去中国化”,否认九二共识,穷兵黩武,充当国际反华势力的走狗,充当他们封锁大陆的第一岛链上的“不成的航空母舰”。我感到了和平统一无望,台湾与祖国渐行渐远,两岸现状也是对大陆的一个威胁。那么长痛不如短痛,尽快武力统一算了。
   
     现在连战和宋楚瑜相继率代表团访问大陆,表明对祖国认同的心迹,由此台湾的主流民意越来越反对台独,祖国分裂和台湾充当国际反华势力的桥头堡的情形有所改变,支持武力统一的急统不再需要了。连战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够以善意为出发点、以信任为基础、以两岸人民的福祉为依归,为民族的长远的利益为考虑呢?以人民为主、幸福优先,我想这是包括我们所有的台湾2300万、大陆13亿的人,我们所有的人民,大家会共同支持的一个方向。”这一个方向不正是我所需要的吗?宋楚瑜说“我们亲民党从来认为‘台独’不是我们台湾的选项。我们这个坚定不移的立场比任何其他政党来得更坚持,因为大家只要看过台湾过去政党发展史上面,只有亲民党不但反对‘台独’,反对‘两个中国’,反对‘一中一台’,更反对‘两国论’,所有这些立场,亲民党创党以来坚持的目标、政策、立场是非常确定的。”相比于连战,宋楚瑜的话更能激动我心。如果他们两个说出了台湾大多数人的心声,两岸为什么还要刀兵相刃呢?
   
     我出生在祖国大陆,接受了社会主义。后来,我正视了传统社会主义的不完善性,批判继承第二国际以来的苏式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这一母两胎的社会主义思潮,并结合中国大陆的实际,放眼未来,确立起鲁迅左派的民主社会主义信仰。祖国的统一是我关注的,尽管台海两岸的统治意识形态不一样,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可以在一个共同的现代民主社会结构上和平竞赛,共存共荣,并且大陆民间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潮,台湾民间也有左翼社会主义思潮。我不再赞同武力统一,我仍期待着祖国能够早日和平统一。
   
     连战和宋楚瑜来大陆访问是一场为台湾而向大陆人民搞统战的话,他们的统战是成功的,起码使我逐渐改变了过去的看法,我不再是一个武力急统者,我被他们统战过去了。
   
     2005年5月7日于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