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明文集
[主页]->[大家]->[北明文集]->[你是我的见证人(上)---- 记美国二战大屠杀记念博物馆]
北明文集
·还原历史真相、找回人间正义——大陆抗战真相巨制长卷首展台湾
·求仁得仁——廖亦武出國無門有感 
·中国冥路(上)——中国每年非常死亡480 万(更新三版)(图文)
·中国冥路(下)——中国每年非常死亡480 万(更新三版)(图文)
·王康赴美签证经历纪实
·盛世谵语 ——致友人的一封信(注)
·波蘭的卡廷森林悲劇——紀念波蘭4•10空難
·布衣孤筆說老康
·《尋找共同點》•全球漢藏討論會——達賴喇嘛在中文記者招待會問答 實錄(修訂版)
·故里探親,立此存照
·零八憲章——中國又一次叩響人類大門
·紅樓里的林姑娘(圖文)——紀念林昭蒙難四十周年
·致信四川安縣桑棗中學校長葉志平
·未完成的涅槃——痛忆包遵信
·新年好,新的悲伤好!(圖文)
·中国“驼峰天使”的故事(图文)——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上)
·沉重的光荣——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下)
·你走之前----寫在美國陣亡將士日
·女囚們( 五 “秦大姐”)
·女囚们(四 “假小子”)
·女囚们(三 “胖胖”)
·女囚们(二 “川姑”)
·女囚们(一 “孙女”)
·母难日的对话
·弥留之际的刘宾雁
·哈维尔关注极权国家的民主进程—— 哈维尔5•24华盛顿答各国异议人士及美国听众问现场记述(图)
·捷克前总统、作家哈维尔印象
·伊拉克民主进程艰难,阵亡军人母亲反战引发争议
·风的色彩
·自由的现状――境外通信节选
·中国西北民歌漫谈
·中国记者谈中国新闻禁区
·中国新闻禁区一览
·不成句的话――《证词》读后给廖亦武的信
·《病隙碎笔》碎感
·尸骨的记忆(上)
·尸骨的记忆 (下)
·美国媒体如何“侦破”萨斯疫情------专访美国“时代周刊”驻京记者苏珊 杰克斯
·一个美国人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感受---访前CCTV英语频道外籍专家琼 玛尔提丝
·断代中国
·沉默的海洋----伊拉克战后随想
·先生的情人---郑义“中国之毁灭”代后记
·北明日记:不明荣耻的年代
·北明日记:政治绿野中的两党“动物”——美国总统竞选有感
·北明日记:赵品潞
·北明日记:“黑色星期二”
·北明日记:纽约废墟上的美国精神
·北明日记:爱国的理由
·北明日记:“共产党应站好最后一斑岗”
·北明日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中国专家SARS辩词随感
·北明日记:中国中央电视台伊拉克战况分析有感
·旧年礼物
·一个中国自由诗人的故事
·生命的尊嚴----黃翔《夢巢隨筆》 讀前讀后
·我的书房
·上帝的弃地
·流浪人
·公安姐特写
·遭遇警察
·纪念金色冒险号难民被囚禁三周年
·你是我的见证人(上)---- 记美国二战大屠杀记念博物馆
·你是我的见证人(下)---- 黑账:中国当代非正常死亡人数总调查
·音乐不是什么
·运动
·一歲的故事(圖)
【解讀美國】
·解讀美國 一:無規則與法制的獨立乃是一盤散沙
·解讀美國 二:制定憲法的暗箱作業原則
·解讀美國 三:偉大的妥協挽救危機
·解讀美國 四:美國憲法的通過
·解讀美國 五: 美國的公民權利法案
【评论】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追求自由与崇高----读北明的《告别阳光---八九囚禁纪实》
·路標——劉賓雁的遺産(註)
【音响与视频】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译文】
·“皇帝没穿衣服”―哈维尔2005年5月24日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演讲
·捷前總統哈維爾與美前國務卿奧爾布萊特對談
·美国梦,自由梦――施瓦辛格在美国共和党大会上的演讲
·大谎言(上)---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大谎言(下)---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正当的理由正义的战争
·布莱尔:伊拉克战争醒世录
·实行专政
----澄清历史真相----
【冷战柏林墙】
【美国外交行为回顾系列】
【八国联军中的美国】
【庚子赔款中的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是我的见证人(上)---- 记美国二战大屠杀记念博物馆

美国建立的一座种族大屠杀祭奠博物馆

   在 华 盛 顿 市 区 中 心 有 一 做 座 红 墙 灰 顶 的 高 层 建 筑 。 北 眺 华 盛 顿 记 念 碑 , 南 倚 杰 斐 逊 记 念 堂 , 点 缀 着 喷 水 池 , 环 绕 着 绿 草 坪 , 这 座 1993年 正 式 向 游 人 开 放 的 建 筑 , 叫 作 “ 美 国 二 战 大 屠 杀 记 念 博 物 馆 ” (American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这 座 建 筑 里 所 陈 列 的 那 段 被 浓 缩 的 历 史 , 是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前 和 期 间 , 纳 粹 德 国 及 其 同 伙 所 施 行 的 , 有 组 织 、 有 计 划 地 迫 害 和 灭 绝 欧 洲 犹 太 人 的 历 史 。

   1993年 4月 , 一 个 阴 雨 连 绵 的 日 子 , 美 国 总 统 克 林 顿 、 美 国 国 家 大 屠 杀 记 念 理 事 会 主 席 哈 维 . 迈 耶 霍 夫 (Harvey M.Meyerthoff)和 纳 粹 奥 斯 维 新集 中 营 生 还 者 、 诺 贝 尔 奖 得 主 埃 利 . 维 索(Elie Wiesel) 、 三 人 一 起 点 燃 了 博 物 馆 的 六 角 型 祭 奠 大 厅 内 那 束 将 永 不 熄 灭 的 火 。丛 那 时 起 , 这 个 博 物 馆 开 始 接 纳 来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参 观 者 , 每 天 平 均 5千 人 。

   在一个桌上地下堆满 文 件的办公室里,博物馆新闻媒体中心负责人沙娜 . 佩 恩(Shana Penn)女士 ,对我介绍这个博物馆的特 点 说 :“ 这 是 一 个 的 博 物 馆 。 不 仅 只 是 陈 列 橱 窗 里 的 模 型 , 我 们 还 陈 述 一 段 物 态 化 的 历 史 。 和 “ 史 密 森 学 会 ” 不 同 , 我 们 不 仅 展 出 过 去 得 实 物 , 我 们 把 历 史 事 件 视 觉 化 。 你 不 是坐 在 教 师 里 阅 读 一 本 书 , 而 是 要 穿 过 一 段 历 史 的 陈 列 。 ”

   与纽约的展览不同,华盛顿市区的所有展览全部费,您要付出的只是自己的时间。而在这个展览馆,除了准备好自己的时间,还有一项您得准备好:配合门口 穿着制服、面容严峻的保安人员,让他们用扫描仪检查您自己和您的全部随身携带物品。然后,取了票,按票上标示的时间,进入博物馆的“永久展区”,参观它的 主要展览项目了 。

   身临其境的特别旅行

   据 历 史 记 载 , 二 战 大 屠 杀 的 牺 牲 者 , 除 了 六 百 万 犹 太 人 , 还 有 吉 普 赛 人 和 至 少 二 百 五 十 万 身 心 残 障 人 以 及 将 近 两 百 万 波 兰 人 。 死 于 纳 粹 统 治 的 还 有 三 百 多 万 前 苏 联 战 俘 、 政 治 异 议 人 士 、 宗 教 异 己 分 子 、 同 性 恋 者 等 。 “ 集 中 营 ” , 被 认 为 是 二 战 种 族 屠 杀 的 工 具 和 纳 粹 统 治 的 象 征 。 1933年 希 特 勒 掌 权 后 不 久 , 就 建 立 了 世 界 上 第 一 座 这 样 的 集 中 营 。 此 后 , 集 中 营所关押的人数 目 成 几 何级 数 , 不 断 翻 倍 增 长 : 1941年 , 十 万 人 ; 1943年 , 二 十 二 万 四 千人个 ; 1944年 , 五 十 二 万 四 千 人 。 直 到 1945年 世 界 反 法 西 斯 战 争 胜 利 时 ,欧 洲 各 地 集 中 营关押的人数已 达 七 十 一 万 四 千 人 。

   我 和 一 组 其 他 的 参 观 者 是 这 样 被 送 到 展 区 的 : 在 一 个 高 大 沉 重 的 铁 门 旁 , 形 同 警 卫 的 服 务 人 员 , 关 照 我 们 来 到 靠 墙 的 一 个 小 木 桌 前 , 每 人 分 别 按 照 自 己 的 性 别 , 丛 左 右 两 边 标 有 “ 男 ” 、 “ 女 ” 字 样 的 两 堆 小 本 子 当 中 ,取 出 一 个 。 我 被 告 知 , 这 个 小 本 子 , 是 我 进 入 展 区 的 身份证 。 人 手 一 本 自 己 的 身 份 证 , 走 入 已 经 敞 开 的 大 铁 门 , 一 个 “ 警 卫 ” 随 后 进 来, 无 表 情 地 宣 布 一 通 不 许 这 不 许 那 一 类 的 戒 令 。 然 后 他 退 出 , 铁 门 自 动 关 闭 ,封 闭 的 狭 小 空 间 快 速 上 升 。 片刻之间 忽 悠 一 下 身 体 重 心 回 落 , 大 铁 门 再 一 开 , 人 再 一 迈 步 之 际 , 我 想 , 我 已 经 被 送 到 了 我 从 未 去 过 的 那 段 历 史 的 开 头 : 1933 年 。

   在 这 个 面 积 共 达 三 万 六 千 平 方 英 尺 的 展 览 中 , 建 筑 师 、 历 史 学 家 、 室 内 雕 塑 家 们用 史 实、 文 献、 数 字、 模 型、 实 物、 胶 片、 音 响、 光 线、 空 间 形 式 乃 至 气 味 , 以 有 形 的 、 可 触 摸 的 、 可 以 进 入 的 、 可 听、 可 读 的 一 切 物 质 手 段 , 全 面 调 动 了 人 的 几 乎 所 有 知 觉 , 让 你 在 离 开 地 面 一 瞬 间 , 就 恍 若 隔 世 , 回 到 历 史 。 我 的 身 份 证 封 面 引 这 一 句 英 文 :“ 为 了 死 去 的 和 活 着 的 , 我 们 必 须忍受见证 。”

   打 开 我 的 灰 色 的 护 照 大 小 的 身份 证 , 扉 页 上 写 着 : 这 个 卡 上 讲 述 的 是 一 个 生 活 在 大 屠 杀 时 期 的 人 的 真 实故 事 。

   在 一 个 青 年 女 人 的 黑 白 照 片 下 , 印 有 下 列 文 字 :

   姓名:路希. 库 伯弗. 蒙采尔;

   出生日:1899年5月11号;

   出生地: 德 国 , 格 拉 。

   路 希 出 生 于 格 拉 的 一 个 犹 太 人 家 庭 。 格 拉 是 图 林 根 森 林 中 埃 尔 斯 特 河 旁 的 一 个 中 世 纪 风 格 的 城 市 。 格 拉 以 其 莱 卡 照 相 机 、 出 版 社 和 它 的 一 个 博 物 馆 中 的 戈 伯 阑 褂 毯 收 藏 而 著 称 。

   最 下 面 一 行 小 字 注 明 :

   请 在 四 楼 展 览 结 束 后 翻 到 下 一 页 。 照 片 上 , 1899年 出 生 的 “ 我 ” 看 上 去 象 三 十 多 岁 , 剪 短 发 , 面 带 微 笑, 梗 着 脖 子 , 睁 着 大 眼 , 透 着 几 分 好 奇 , 几 分 固 执 。 每 三 个 犹 太 人 就 有 两 个 注 定 要 死 于 集 中 营 和 大 屠 杀 。 如 果 如 果 生 命 真 能 替 换 , 时 间 真 的 倒 流 , 在 二 战 期 间 那 个 遥 远 的 中 世 纪 风 格 的 小 城 , “我” 将 拥 有 什 么 样 的命 运 ? 忍 住不 翻 页 , 我步 入 铺 天 盖 地劈 头 盖 脑 而 来 的 历 史 中 。

   这 一 层 展 览 用 了 26个 部 分 的 文 字 、 图 片 , 影 片 、 实 物 , 呈 现 了 从 1933年 到 1939年 期 间 , 纳 粹如何 运 用 宣 传 和 恐 怖 手 段 , 在 德 国 社 会 传 播 、实 践 其 种 族 主 义 、 反 犹 太 人 主 义 和 民 族 扩 张 主 义 理 念 。 下 列 这 些 文 字 仅 仅 是部 分 实 物 和 介 绍 性 文 字 的 标 题 :恐 怖 开 始 ; 禁 令 ; 焚 书 ;人 种 研 究 ; 强 迫 绝 育 ; 技 术 与 迫 害 ; 国 家 的 敌 人 ; 警 察 国 家 ; 搜 查 难 民 ; 文 化 人 的 逃 亡 ; 灭 绝 残 疾 人等等 。 在 下 地 狱 般 下 到 第 三 层 展 区 前 , 我 在 两 面 拔 地 而 起 , 从 钢 架 结 构 中 直 上 云 霄 的 大 墙 中 间 默 默 矗 立 。这 是 通 往 集 中 营 和 屠 杀 地 的 必 经 之 途,路 途 方 向 箭 头 上 写 着 :“ 最 后 解 决” 。周 围 墙 壁 上 , 远 远 近 近 、大 大 小 小、 层 层 叠 叠 全 部 是 受 难 着 的 照 片 。 他 们 来 自 波 兰 一 个 叫 做 维 尔 纳 的 小 城 里 的 一 百 个 家 庭 。 在 这 些 已 经 死 去 的 面 孔 的 注视下 , 我 打 开 我 的 身 份 证 的 第 二 页 : “ 一 个 礼 拜 以 前 , 我 在 这 儿 , 巴 黎 , 和 汉 斯 .蒙 采 尔 结 了 婚。 汉 斯 去 年 逃 离 了 德 国 。 由于纳 粹 已 经 开 始 集 中 和 监 禁 社 会 民 主 党 成 员 , 而 作 为 社 会 民 主 党 在 一 个 地 区 的 领 袖 , 汉 斯 上 了 黑 名 单 。 他 逃 亡 之 后 , 我 也 离 开 了 柏 林 , 来 到 了 他 身 边 。 我 们 现 在 住 在 巴 黎 第 15大 道 附 近 , 一 个 远 离 巴 黎 市 区 的 郊 外 。 我 帮 他 经 营 一 个 租 赁 图 书 馆 。 ”   最 后 一 行 注 释 是 :请 在 三 层 展 览 结 束 后 翻 到 下 一 页 。 我 忍 不 住 重 新 阅 读 那 张 照 片 , 除 了 发 现 那 张 面 孔 的 背 景 隐 约 是 排 满 书 的 书 架 外 , 还 从 那 张 面 孔 上 辨 认 出 一 些 善 良 , 几 许 坚 贞 。 被 赋 予 这 样 的 经 历 和 身 份 , 我 沿 着 规 定 的 路 线 , 别 无 选 择 地 来 到 最 后 解 决 区 。 这 里 运 用 两 万 三 千 件 实 物 , 呈 现 了 从 建 立 第 一 座 犹 太 人 居 住 区 到 驱 使 数 百 万 人 到 死 亡 营 , 从 奴 役 劳 动 到 处 决 的 全 过 程 。 这 些 实 物 , 大 到 成 批 运 送 犹 太 人 赴 死 亡 营 的 火 车 车 厢 , 集 中 营 上 下 床 铺 , 以 “淋 浴”、“ 清 洁” 名 义 骗 人 自 动 进 入 而 后 处 死 的 毒 气 室, 小 到 被 害 者 的 剃 须 刀 眼 睛 牙 刷 等 。 进 入 这 个 展 区 , 人 有 一 种 被 胁 迫 感 。 你 必 须 随 着 密 集 的 人流 , 经 过 犹 太 人 居 住 区 , 经 过 火 车 车 厢 、 走 到 奥 斯 维 新集 中 营 、 走 到 医 药 实 验 室 、 走 到 屠 杀 中 心 的 毒 气 室 。 然 后 , 我来 到了 层 层 摞 叠 起 来 得 四 千 只 死 难 者 的 鞋 前 。鞋们 静 压 压 地 张 着 恐 怖 的大 嘴 , 歪 斜 咧 趄 地 拥 挤 着 。 望 见 这 黑 黢 黢 的 一 片 ,你会重新理解 “ 触 目 惊 心 ”的含义 。屏 住 呼 吸 ,转 过 头 去 ,对 面 墙 上引有一 位 犹 太 诗 人 的 诗 。 这 首 诗 为 那 些 支 撑 过 犹 太 人 沉 重 生 命 的 数 千 只 沉 默 的 鞋 , 诉 说见 证 : 我 们 是 鞋/我 们 是 最 后 的 见 证/我 们 来 自 儿 孙 父 辈/我 们 来 自 布 拉 格 、 巴 黎 和 阿 姆 斯 特 丹/因 为 我 们 是 由 纺 织 品 和 皮 革 构 成/ 因 为 我 们 不 是 血 肉 之 躯/我 们 才 逃 脱 了 地 狱 之 火

    行 进 在 这 样 的 历 史 中 , 活 着 的 血 肉 之 躯 会 做 何 感 想 ? 我 将 这 话轻 轻 说 给身 边一 位面 无 表 情 的 白 发老 人 。她 竟 在回应 我 的 一 瞬 间 就 哽 咽 了 :

    “ 啊 , 回 首 往 事 对 我 来 说 十 分 艰 难 .. .. ..。” 她 强 忍 着 抽 泣 , 不 再 敢 出 声 , 转 头 四 处 找人 , 象 是 在 求 援 。 然 后 , 她 抽 咽 着 说:“ 我 是 一 个 犹 太 人 。 我 在 美 国 经 历 了 这 一 切 。 我 知 道 当 时 发 生 了 什 么, 至 少我 想 我 知 道 。 那 是 非 常 可 怕 的 。 永 远 不 要 发 生 这 样 的 事 了 , 永 远 , 不 要。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