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明文集
[主页]->[大家]->[北明文集]->[北明日记:爱国的理由]
北明文集
·中国冥路(下)——中国每年非常死亡480 万(更新三版)(图文)
·王康赴美签证经历纪实
·盛世谵语 ——致友人的一封信(注)
·波蘭的卡廷森林悲劇——紀念波蘭4•10空難
·布衣孤筆說老康
·《尋找共同點》•全球漢藏討論會——達賴喇嘛在中文記者招待會問答 實錄(修訂版)
·故里探親,立此存照
·零八憲章——中國又一次叩響人類大門
·紅樓里的林姑娘(圖文)——紀念林昭蒙難四十周年
·致信四川安縣桑棗中學校長葉志平
·未完成的涅槃——痛忆包遵信
·新年好,新的悲伤好!(圖文)
·中国“驼峰天使”的故事(图文)——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上)
·沉重的光荣——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下)
·你走之前----寫在美國陣亡將士日
·女囚們( 五 “秦大姐”)
·女囚们(四 “假小子”)
·女囚们(三 “胖胖”)
·女囚们(二 “川姑”)
·女囚们(一 “孙女”)
·母难日的对话
·弥留之际的刘宾雁
·哈维尔关注极权国家的民主进程—— 哈维尔5•24华盛顿答各国异议人士及美国听众问现场记述(图)
·捷克前总统、作家哈维尔印象
·伊拉克民主进程艰难,阵亡军人母亲反战引发争议
·风的色彩
·自由的现状――境外通信节选
·中国西北民歌漫谈
·中国记者谈中国新闻禁区
·中国新闻禁区一览
·不成句的话――《证词》读后给廖亦武的信
·《病隙碎笔》碎感
·尸骨的记忆(上)
·尸骨的记忆 (下)
·美国媒体如何“侦破”萨斯疫情------专访美国“时代周刊”驻京记者苏珊 杰克斯
·一个美国人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感受---访前CCTV英语频道外籍专家琼 玛尔提丝
·断代中国
·沉默的海洋----伊拉克战后随想
·先生的情人---郑义“中国之毁灭”代后记
·北明日记:不明荣耻的年代
·北明日记:政治绿野中的两党“动物”——美国总统竞选有感
·北明日记:赵品潞
·北明日记:“黑色星期二”
·北明日记:纽约废墟上的美国精神
·北明日记:爱国的理由
·北明日记:“共产党应站好最后一斑岗”
·北明日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中国专家SARS辩词随感
·北明日记:中国中央电视台伊拉克战况分析有感
·旧年礼物
·一个中国自由诗人的故事
·生命的尊嚴----黃翔《夢巢隨筆》 讀前讀后
·我的书房
·上帝的弃地
·流浪人
·公安姐特写
·遭遇警察
·纪念金色冒险号难民被囚禁三周年
·你是我的见证人(上)---- 记美国二战大屠杀记念博物馆
·你是我的见证人(下)---- 黑账:中国当代非正常死亡人数总调查
·音乐不是什么
·运动
·一歲的故事(圖)
【解讀美國】
·解讀美國 一:無規則與法制的獨立乃是一盤散沙
·解讀美國 二:制定憲法的暗箱作業原則
·解讀美國 三:偉大的妥協挽救危機
·解讀美國 四:美國憲法的通過
·解讀美國 五: 美國的公民權利法案
【评论】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追求自由与崇高----读北明的《告别阳光---八九囚禁纪实》
·路標——劉賓雁的遺産(註)
【音响与视频】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译文】
·“皇帝没穿衣服”―哈维尔2005年5月24日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演讲
·捷前總統哈維爾與美前國務卿奧爾布萊特對談
·美国梦,自由梦――施瓦辛格在美国共和党大会上的演讲
·大谎言(上)---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大谎言(下)---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正当的理由正义的战争
·布莱尔:伊拉克战争醒世录
·实行专政
----澄清历史真相----
【冷战柏林墙】
【美国外交行为回顾系列】
【八国联军中的美国】
【庚子赔款中的美国】
【重评义和团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明日记:爱国的理由

   今天(2002年9月28日)的小参考上登了两条消息。头条是转发大纪元记者的报道:一名解放军士兵因为在新疆执行屠杀维族人任务时,对一个血泊中、死人堆里、不会走路却要他抱的天真婴孩不忍开枪射杀。这个士兵因而被记大过处分,清除出野战部队,发配新疆军区农场种了三年地。临了,复员时被告诫永远不要透露他所经历的“军事秘密”。此兵复员之后好不容易找到清洁工的工作,却在一次清扫撒水工作中,因为拒绝向法论功修练人群喷洒带农药毒液的水,而被以莫须有的“抢劫罪”逮捕,遭严重体罚并面临判刑。他终于趁在医院看病期间逃离恐怖世界。

   小参考2002年9月28日的最后一条,是《南方周末》在发稿最后一分钟枪毙的一篇文章:多名记者努力合作,冲破封锁,调查914南京汤山食物中毒情况的真相报道。报道是我所见到的写的最扎实,调查最详尽,陈述最清晰的一篇。可以看出,记者为此走访了能够走访的各个地方,包括那天的街景,医院情况,学校情况,食店情况,医生情况,火葬厂情况,以及死难者家属的情况。我想象记者为这篇报道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相互沟通消息的场面,心中十分感动。然而这篇最为翔实的报道,最后没有在国内登出却是在海外登出来的。这篇报道没有署名。最后一句括号里的说明文字,比报道本身更加令人感慨万千。文字说:“上海与南京多名记者对本文亦有贡献,因为正当的原因,无法具名”。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六。美国今日秋高气爽。在马里兰州的某政府机构的地下餐厅里,一个来自大陆的书展,上午十点钟开始,尚未结束。很多闻讯而来的中国同胞,以人民币折成美元之后的半价,交付现金,将从大陆书市弄来的书,买为己有。全美各地中国人办的中文学校今日继续开课,无数中国移民的后代,被父母送到那里学习自己父母的母语。据说,在美国西岸,一个海外华人作家会议不久将召开,各地华人作家将聚在那里,畅谈创作感想,介绍自己的作品。而我回到家中,在看见小参考上述头、末条消息时,先看了看今天来的信件。其中有三封是要求捐款的。一封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the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ound)发出的,要求为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非洲农民捐款;一封来自美国“喂养孩童”组织(Feed the Children),要求在感恩节紧急提供个人捐款,给那些在饥饿线上挣扎的贫穷孩子;再有一封来自美国“老年早期痴呆症及相应紊乱”机构(Alzheimer’s Disease and Related Disorders, Inc.),要求为这项病症的研究工作捐款,随信寄来了五张空白节日贺卡。联合国的征款信也附了一张16各供平时写信用的地址纸贴。

   这是在远离祖国的太平洋彼岸。生活时空的割裂经常让人举步为艰。这边,我见过各路汽车为满载孩子们的校车停驶,而在交通路口排起长队;也见过司机们也常常为一个步履蹒跚、正在过街老人,远远就排队停驶等候,生怕在近处等候会吓着老人。为了抢“负面新闻”写“阴暗面报道“,报纸电台电视所有媒体争先恐后,记者乐于小题大做,甚至虚张声势。而那边,我来自的地方,还有多少人要为泄露“军事机密”“国家机密”“历史秘密”“现实秘密”而付出沉重代价甚至于做牢受难牺牲?还将有多少血腥故事将变成各种机密?还有多少记者将奋力抢救“事实”,呕心沥血,最后却只能抹煞去署名,把稿子发表在远隔重洋的彼岸?

   每个周末,下班走到华盛顿市区杜邦街心公园地铁站,都要路过一个美国人。那个美国人,手里伸着一个一次性饮用纸杯。低着头,万分歉疚似地,向一切路过的行人征钱。每次走过他,我一毛不拔。但是心里却对自己的理由越来越感到陌生和难过。这个理由曾经让我到了美国以后,面对这里的穷人一毛不拔而且理直气壮;这个理由,曾经让我目不斜视地走过不少美国穷人伸出的手却视若无赌无动于衷。这个理由一点也不夸张,但是非常有理:我不给他们钱。若给,我给自己的同胞,给那些还在大陆受苦受难的中国同胞。美国的“贫穷”“阴暗”都暴露在阳光之下,而他们的自留地却在绿荫遮盖之下生机盎然呢。就这样从容地关起了在这个“公共世界”中,对外部荒野的同情心,以便给自己留下些大陆的自留地。虽然大部分时间拒绝捐助,却曾经保留过到美国以后收到过的许多捐款信。它们印制精美,说词动人,往往施以小惠,却要钱不多。还很方便,连给钱的数目都为你写好了:7块,10块,15,20,最多至30块。这些征款部门大都是民间组织:癌症中心,消防队,911紧急救护中心、儿童慈善机构,医院研究部门,生态环保机构,退伍军人机构,老年人机构,等等。对其中那些不曾享受过服务的机构,我咬着牙不认捐,认定自己不是美国人。而且不是富人。不具备对一切请求都给予积极反应的物质条件。但是保留这些到了门坎儿就石沉大海没有回应的捐款信,好象要提请自己注意自己的冷漠和自私。或者好象企盼一朝介绍给故国民间,希望那里也能够有这样辽阔的非官方空间,这些空间也能如此活跃,运作得如此有效力,也能为了国是兴衰,家事长短,有如此的说词和表现。

   然而,这个祖国凭籍什么就可以改变铁血的民间生活?如何才能够不再以各类对自己人民惨无人道的官方行动、军队行动、警察行动、公安行动、狱警行动作为国家机密,向世界隐瞒?何时能够将中国被铁幕笼罩的、严重荒芜干旱盐碱沙化荒漠化的自留地,让人民自己看见,让全世界知道?我每个周末看见那个美国穷人,手都握住口袋里的零钱;经过那个伸出来的纸杯子,心都告诉自己不要扔进去;远离那个地方,手和心都出汗:我终于没有背叛。不过回到家之前,脑袋瓜子还要出一次汗:背叛什么?意义何在?谁要你的几个臭钱?谁在乎你的自留地?你的捐助十有八九被豺狼拦截。助纣为虐固然在所难免,还要自做多情就十分可笑了!

   今天看见那位听从良心招呼而不肯做恶的解放军大兵,知道有人帮助这个大兵申请了政治庇护;今天还看见了那些四处奔走,充满责任感,一定要报道事实真相的记者们。一个拒绝伤害无辜而遭国家迫害的大兵和一篇在当地人命关天却不能发表的真实报道,字里行间,读后何止令人扼腕叹息?!但文内文外另有一种坚韧的表达:遭迫害而不悔,禁止报道仍要坚持调查真相撰稿成文,说明那里仍有人心和公正在。于是今天又一次告诉自己,自留地还得留着,爱国还有正当理由。 2002年9月28日华盛顿

   (原载《大纪元》“纪元专栏”2002年9月3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