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包遵信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包遵信文选]->[中共的处理扩大社会矛盾 ]
包遵信文选
·包遵信简历
·包遵信1989年六四事件档案照片
·胡楠:性情中人包遵信
·步履艰难的中国民主运动——读《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
·评《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
·包遵信、刘晓波等中国知识份子: 致布什总统和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包遵信、刘晓波、余杰等知识分子致北京市人民法院、检察院和国安局公开信
·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发展的谱系
·包遵信评潘岳政改报告:明明是个催辈儿
·包遵信评潘岳政改报告:中国宪政脉络之梳理
·中共的“恐宪”病
·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余杰《拒绝谎言》序
·中共的处理扩大社会矛盾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处理扩大社会矛盾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1月29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新华社简要报导了赵紫阳的生平,只字未提赵曾担任国务院总理、党总书记、以及他在改革开放中的重大贡献,却特别指出赵在89年“犯了严重错误”。大纪元记者辛菲北京时间2月5日采访了现居北京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包遵信先生。

   
    包遵信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曾任《走向未来》丛书、《中国哲学》等杂志主编、顾问,在《人民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中国思想史方面论文约百万字。参与八九运动,被指控为“黑手”,是“六四”后中共最早通缉的学者之一,89年6月被捕,被控“反革命宣传罪”,91年1月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刑 5年,92年11月获假释。出狱后,除了从事研究、写作之外,一直参与人权活动。曾出版过《民主与启蒙》、《六四的内情》等书籍。
   
    记者:海内外对赵紫阳先生的事情非常关注,我们大纪元也一直在持续做采访,希望把民众的声音反应出来。您在“六四”过后是被通辑的七位知识分子之首,对“六四”的体会应该很深。不知您有什么想跟大家谈的吗?
   
    包遵信先生:对赵紫阳的评价肯定是错误观点。说他在89年犯严重错误,这就是从89年以来官方最错误的观点,实际上根本站不住脚的。他并不是犯错误,而是表现了一个中国领导人的英雄气概。所以这个正好要颠倒过来。将来这个一定要翻过来的。
   
    记者:您以前与赵紫阳先生有过接触?
   
    包遵信先生:我和他没有任何私人关系。赵紫阳极为坚持自己的信念,要跟上世界民主潮流,对社会矛盾不是动不动就说什么“动乱”,应该坐下来谈判,通过对话,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很了不起!他能坚持他的信念,反对镇压,连总书记的位置也不要了,这很了不起!他宁可不要自己的权位,也要坚持自己的理念。在现代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中,需要很多人做出牺牲的,赵紫阳就是其中一位。
   
    记者:为什么赵紫阳先生被囚禁了16年,现在还这么受人关注和敬重?
   
    包遵信先生:这说明中国还有希望,老百姓还关心这个事情,人性还没有完全泯灭。
   
    记者:您觉得共产党为什么要违背民心民愿这么来处理这个问题呢?
   
    包遵信先生:这是一个利益问题了。我觉得中央这帮人是代表既得利益者集团。什么都没有,就是利益。一代一代传下来,他们认为就不能翻案。
   
    记者:这个事情会有什么影响呢?
   
    包遵信先生:肯定扩大社会矛盾,你就看看吧。现在的社会矛盾大着呢。
   
    记者:有很多人表示对共产党放弃幻想了,不知您怎么看?
   
    包遵信先生:是的。我也被抓了。我是紫阳同志去世这段时间,从18号到27号晚上,我都被软禁在家里,不让我动,门外就有几个警察看管。
   
    记者:在海内外一直都有人退党?您以前曾经是共产党员?
   
    包遵信先生:对,我曾经是。后来在“六四”后被开除了。它开除我很好,我非常高兴。
   
    记者:为什么呢?
   
    包遵信先生:你说做这个党有什么意思?
   
    记者:您认为中国的出路和希望在哪儿?
   
    包遵信先生:要政治改革,要迈向民主化。
   
    记者:您觉得现政权能走向民主吗?
   
    包遵信先生:不可能,至少目前看不出这种迹象。
   
    记者:您觉得政治改革具体如何操作?
   
    包遵信先生:逐步改革,一下子来对国家、民族也没好处。逐步地开放言论。大家心理有气、有话,要说出来。怎么走向民主化,大家有什么建议,都能说出来。这点都做不到,怎么行呢?
   
    记者:有人说,历任中共总书记都没有好下场,从陈独秀开始,到最后的赵紫阳,您觉得原因何在呢?
   
    包遵信先生:党内也不民主啊。所谓民主集中制,就是老大说了算。但是老大谁能坐得稳,历史上只有一个人坐稳了,就是毛。毛以后,谁也坐不稳的,都是儿皇帝。
   
    记者:有人也提出,赵紫阳这件事情也反应出,党内无论是普通党员还是领导人,只要他有良知、有人性,共产党都不能容忍。
   
    包遵信先生:对,就是党性泯灭了人性。
   
    记者:这是否也是由共产党的本性所决定的呢?它不能接受好、正的东西?
   
    包遵信先生:是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