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阿钟文集]->[水月镜花]
阿钟文集
短詩
·圖像裡的陽光(早期詩作五首-1987)
·国家之囚(詩歌)
·诗九首(2008)
·2008-2010年的十三首詩
·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断章(20)
·疼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
·嚎叫金斯堡
·2009岁暮的政治阅读
·牙签
·早春
·死亡
·梦诗
·七古村纪事
·继续给枯死的桃树浇水
·呆了
·
·乡夏
·热火
·坛里谁在吐口水
·苍蝇
·小狗明明
·
·4岁的多多
·需要洗一洗
·
·“田野里一片茂盛”
·狗猫
·对春天不满
·信纸
·
·困惑从何而来?
·在窒息中醒来
·操蛋歌
·一个老年人的咳嗽使我昏眩
·我自由了……
·這個有錢而蠻橫的政府,請你溫柔些吧!
雷電(早期詩作十五首)
·雷電(詩歌)
·静坐(詩歌)
·黄昏写意(詩歌)
·太阳的起落(詩歌)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詩歌)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詩歌)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詩歌)
·舞鞋托起的城塔(詩歌)
·雨的戏谑(詩歌)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詩歌)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詩歌)
·时针顺风而逃(詩歌)
·滑爽的一声呐喊(詩歌)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詩歌)
·精致的权仗对峙(詩歌)
寫於1988年的二十四首詩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雨流淌着我……(詩歌)
·一些清洁的安慰已经出发(詩歌)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阳光在午后移到桌上(詩歌)
·婴儿在海水中(詩歌)
·宁静的手指(詩歌)
·词的对岸(詩歌)
·水中的楼群被阳光淹没(詩歌)
·文化馆的阳台上(詩歌)
·芬芳的毒素(詩歌)
·在嘴里点火(詩歌)
·那次黑夜被我滚动(詩歌)
·激情像玻璃一样被打碎(詩歌)
·往事的花瓣落到地上(詩歌)
·生活的暗礁又一次触怒我(詩歌)
·这黑夜语言的闪光(詩歌)
·水中波动的栏杆像一条鱼(詩歌)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水月镜花

   举起酒杯的时候我没有想到我已经死了。
   我坐在花园的长条椅上,漫不经心地看着游人的晃动,花花绿绿的草坪上闪动的许多美丽的面影。你要知道这时候阳光极好,我有许多年没有见到了。
   在阴雨绵绵的日子里,我就会想念这时候有一个人轻轻走到我的身边,轻轻对我说,你过来,我要你靠近我。但不知是什么在支配着我,我已习惯了忐忑不安的心跳。望着她,我只说,要是天气再明朗一点就好了。
   向着天空升高的白桦树不时地倾泻她的温情,可是我的眼睛不敢与她对视。她那华丽而高贵的姿态,把我逼得如此萎琐。我要躲避。要是你没有召唤我,我只能低垂着头在心里默诵着:对不起,对不起……
   现在我总在想,想着这天气,这样的阳光;想起今天会有一个月色溶溶的夜晚。要在晚上走路,你就不用担心迷路。面对家门前延伸遥远的幽径你就凝目沉思。枝头上呢喃低语的两朵小花,哪里会知道头上的一轮明月正趣味浓厚地看着她们亲昵。月亮总是这样很有耐心地驻足天边,它脚下的灵界正在静静地、热烈地涌动着广大的春情。

   但是我仍然要喝酒,猛抽烟。我没有远方,但我仍不停地走着。其实没有任何人能看见我,他们知道我要做什么呀?想想一个早上突然发生的故事,她向我走近了。她说,你来。我有一种惊讶,踉跄着来到她面前。她的面容很亲近,柔和地看着我,用手抚顺我的头发。我笑了,我发现我的心不再颤动。天空这样明净,大地好象刚刚洗刷过,世界上的一切都洋溢着勃勃的生机。我想伸出手,但我的手满是泥泞,我怕弄脏她颈前那一条美丽的丝巾。她头上的发卡是怎样地闪现出一种神奇的光彩来啊!我想用我的胸脯去贴紧她,然而我不能这样做,我怕她受到伤害,我不能……,她是一株圣洁但却弱小的花。她是来自天上的使者,我不能以自己的凡俗之气玷污了她。
   就这样我看着她,充满了温存的感情。渐渐地,她的光芒越来越大,宇宙天地之间,唯有这日益伟大的光辉,掩盖了世间万物,我感到自己越来越渺小,失去了存在。当我再睁开眼来,眼前仍复是这样的阴雨绵绵,偶尔有几声“哑哑”的声响传入耳中。
   我被追逐着,我摆脱不了向我扑来的四面的噪杂。这世界好象整天都沉迷于无休的吵闹中,他们忘记了我,他们在吵闹中显示出无穷的乐趣。在这个世界上,就我一个人,才感受到生不如死的妙谛。经过了久远的年代,现在我是不是已经死得有滋有味了?
   眼前的一把小镜子,照出了我,我不敢看我自己。一把梳子上粘着一只发卡, 静默地注视着我,我还是不敢看。但它们仍然顽强地拖住我的目光,使我无法摆脱。这就是我的悲哀么?为什么当我想摆脱一种引诱时,我却无法使自己断然地回过头去?当万花飘谢之时,你会不会这样断言:你已死期临近。
   我已死了,但我没有死。
   午夜的钟声响了,晨曦出来之前,你还愿意在这夜色沉沉的长条椅上体验一下它的寒冷吗?
   
   1986年2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