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阿钟文集]->[木的上午]
阿钟文集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雨流淌着我……(詩歌)
·一些清洁的安慰已经出发(詩歌)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阳光在午后移到桌上(詩歌)
·婴儿在海水中(詩歌)
·宁静的手指(詩歌)
·词的对岸(詩歌)
·水中的楼群被阳光淹没(詩歌)
·文化馆的阳台上(詩歌)
·芬芳的毒素(詩歌)
·在嘴里点火(詩歌)
·那次黑夜被我滚动(詩歌)
·激情像玻璃一样被打碎(詩歌)
·往事的花瓣落到地上(詩歌)
·生活的暗礁又一次触怒我(詩歌)
·这黑夜语言的闪光(詩歌)
·水中波动的栏杆像一条鱼(詩歌)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关于诗歌的几个问题:
·关于海子之死以及人人争说海子想到几句话(隨筆)
人物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诗歌老战士孟浪
·天才俞心焦
·马骅,怎么可能?
·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上帝召回去了——悼陈蔚
散文隨筆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谁是鱼?谁是水?》
·什么叫内化?
·正能量
·关于赤化教育和左倾犯禁的思维片段
·八十年代 星期文学茶座 八面来风
·“廣場上我聽見人民在哭泣……”
·散漫的記憶與思緒
·我這十年的主導性記憶(隨筆)
·读庞德的《地铁车站》
·鹌鹑……鹌鹑……
·从前有一个偶像
·写作也是悟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羡慕
·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散文)
·又临六四(散文)
·祝贺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周末断想(隨筆)
小說
·六十九弄:樹幹(小說)
·六十九弄:戇大貼反動標語(小說)
·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六十九弄:大姑娘(小說)
·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六十九弄:泔脚钵斗洪大皮(小說)
·六十九弄:小裁缝(小說)
·六十九弄: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大流氓(小說)
·六十九弄:初解男女事(小說)
·并非常人的异思(短篇小说)
·水月镜花
·木的上午
《拷問灵魂》序跋和附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木的上午

   木醒来,往厅里走去。经过草的房间,房间门开着,里面没有人,厅里也没人。木以为草一家都出去了。其实草和妻子共和他们的儿子伞都在工作间。伞从洗手间出来,眼睛也没朝木抬一下,又进工作间去了。
   木进了洗手间,感到晕晕乎乎。木自从来到这里以后,吃饭没有时间,经常饿得前胸贴后背,然后又狂吃一顿。木感到体内某些部分正在互相作出一些古怪的对抗,使木感到极其混乱。木经常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老年人,集中思想于某一件事情,往往不要几个小时,就使木的头脑变得闪闪烁烁,昏昏欲睡。木觉得自己这么快便已老了。
   不久,草、共和伞从工作间出来,回他们自己的房间去了。
   木进了工作间。木悉悉索索地打开电脑,屏幕上现出一篇文章,是耳写的。耳说:
    “我之糊里糊涂曰天之大小不等于什么都会发生只好重重打他耳光也就只好去地狱看看奇景但我和妻子都不正乎光明正大的事情我只有把上帝当儿子与人类操蛋真他妈的糊里糊涂……”

   简直不知耳要说什么。
   暑假快完了,伞要回家去,下午的飞机。草皱着眉头,正为伞的离去而高兴。但共的脸就象是被太阳烘烤着的一枚茶叶蛋,说不上来的一种哀哀切切。有一天夜里,木在幻觉中摸了共一把。共很高兴,脸象刚被雨水洗过一般,湿乎乎犹如一朵欲雨未滴的云,呼啸而来。木大吃一惊,赶紧缩手。木最怕雨水,木感到雨水是一种令人忧郁的物质;木总是被雨水那不期而至的热情搞得神情沮丧。木觉得自己已经是够倒霉蛋了,雨水更使他觉得自己十足是一匹令人讨厌的巨大的精虫。
   木在电脑前坐着,等着那一声草一家子出门时门的碰击声。但碰击声始终没有响起来。
   草走进工作间。
   草在另一台电脑前坐下,开始观察起电脑里出现的奇奇怪怪的图像。草是一个滑稽的父亲,居然有一个象伞那样的小子管他叫父亲!
   木觉得活着干吗?木老这么想。人人都在探究活着的意义,但活着就是活着,有什么意义,滑稽!木感到活了那么多年,并不是因为有了一个意义来支撑的。木活着,也就是活着而已。寻找意义有什么意义呢?木越来越觉得耳才是他人生的楷模。耳只是一堆废物在那儿活动着,耳以他所谓的能写性从事着他的写作。每当写完,他的眼前只是多了一堆废纸而已,耳真混蛋!真要活得像个混蛋,有多不容易啊!木这样想。
    “……”木一惊,转头看见草正对着电脑的屏幕,脸上还是那种只有遭到拒绝时才会有的表情。这时木才听清草的话:“……这个傻逼。”
   
   1999年3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