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安琪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安琪文集]->[选择中国--兼评李鹏踏上法兰西自由土地]
安琪文集
·安琪简介和声明
·极权中国的良心符号――刘宾雁
·心灵自由与独立人格的追求--访巴黎自由撰稿人安琪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
·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
·“旧制度”裹挟下的新闻改革
·黄翔和“黄翔现象”
·独自拥有的辽阔/黄翔
·巴黎“自由谈”沙龙纪要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
·谢选骏:《中国民族站起来了?》前言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目录
·世纪末的喧嚣(代序)
第一编:“羡憎交织”的民族情绪
·民族主义与中国共产党-专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余英时
·原教旨马列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专访著名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苏绍智
·民族主义决非中国之福-中国政治学者陈小雅访谈录
第二编:制度危机
·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郭罗基
·经济全球化挑战中国旧制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程晓农透视中国制度危机
·亚洲价值体系与后学-专访原《思想家》主编、旅美学者陈奎德
第三编:文化认同与思潮
·没有民族主义,岂有民主政治-〔河殇〕作者、大陆旅美学者谢选骏访问记
·政治民族主义与文化民族主义--专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陈彦
·中国当代艺术与"第三世界"心态--与艺术评论家费大为探讨当代艺术的价值取向
·知识分子与民族主义--专访大陆旅德访问学者仲维光
第四编:民族主义与现代化
·民族主义与反西化的舆论导向---访致力于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科学史家许良英
·民族主义有理-中国旅美政治学者严家其访谈录
·要民主主义还是民族主义?-专访中国政论学者、台湾淡江大学客座教授阮铭
·畸形化的香港-政治评论家何频香港面面观
·中国:历史症结与出路--专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
第五编:“妖魔化”的民族问题
·西藏人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专访自由亚洲电台西藏部主任阿沛.晋美
·西藏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专访西藏流亡政府公务员达瓦才仁
·"妖魔化的"西藏问题-旅美自由撰稿人徐明旭驳斥“舆论偏见”
·警惕大国民族霸权主义-专访美国哥仑比亚大学民族问题研究学者巴赫
第六编:民运的陷阱
·爱国情结与文明标准--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杨建利
·中国民运与民族主义--上海人权活动家杨周强调民运的观念更新
附录
·朝圣者的里程碑--记百年华人首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

「痛苦的民主」(节选)
·痛苦的民主 目录
第三编:新闻与新闻自由
·香港新闻自由现状与前景--与老报人罗孚对话
·"不怕孤立,才有独立"--专访自由撰稿人曹长青
·失衡的天平--从密特朗私人医生大揭密风波说开去
第四编:真相报道
·呼吁良知,救救孩子--上海孤儿院流亡医生张淑云澄清真相
·魏京生入狱前后--"民主墙"的法国战友白天祥谈历史真相
第五编:观点与政见
·"九七"回国去?--专访著名工运领袖韩东方
·民主必须付出代价--中国著名民运领袖魏京生专访
·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专访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徐文立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转变?--专访中国正义民主党秘书长付申奇
·重要的是建立民运文化--专访〔中国人权〕主席刘青
第六编:流亡心历
·从秦城监狱到离国流放--专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吴学灿先生
·永远的人权布道者--访上海人权协会秘书长王辅臣
·斩不断的红卫兵情意结--专访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王希哲先生
·一个中共警官的心路历程--专访民联阵英国分部主席高沛其先生
·中共的克星、天生的反对派--专访〔北京之春〕经理薛伟
第七编:思考与实践
·永远的逃亡者--中国作家高行健为中国文学张目
·寻找事物的秘密--司徒立的绘画艺术
·黄翔和“黄翔现象”--接受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
·知识分子应该形成独立的社会群体--专访大陆政治学者陈小雅
·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也谈蒋彦永上书的思想内涵
·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专访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访问学者高新
·"天降大任于斯人"--专访大陆旅法学者张伦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兼论知识阶层依附性的恶果
第八编:人物与述评
·人类的恐慌--爱滋扩散洞开自由之狱
·西方的梦魇--巴黎恐怖事件的思考
·告别密特朗--一位中国"八九"流亡记者的悼念
·选择中国--兼评李鹏踏上法兰西自由土地
·邓后时代已然来临 "新共产党"占主流--析中国权力转型的初期阶段
·从"世纪婚礼"到"世纪葬礼"--戴安娜悲剧与现代社会的整体精神匮乏
·文明的冲突--法国总统竞选凸现社会危机
·堪回首,沧海桑田度有涯--从报界同人刘达文父亲的一生谈起
·来自日本民间的和平之旅――从「蓝.BLEU」到「奥斯维辛」
·要民主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殉难者的昭示――祭刘宾雁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
·中国“祸从口入”现状挑战“和谐社会”
·台湾选举文化与民主政治
·章诒和的力量
·最后的达赖喇嘛:一介僧侣对峙共产强权的神话与思考
·安琪:法国人不相信精英 ――向同性婚姻说不折射深层社会问题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选择中国--兼评李鹏踏上法兰西自由土地

   安琪

   七年前的今天,北京天安门广场血与火的民主运动,引起了国际舆论的极大关注。李鹏政府的倒行逆施和"六四"屠杀,遭到国际世界对中国政府的经济制裁。那时,恐怕连中国共产党自己也没有想到,七年后李鹏会以贵宾身份款款踏上法兰西自由土地,用大宗的经济合同占领了象征着法兰西民族精神的凯旋门。

不同理念,不同声音

   在各新闻媒体的热点中,大篇幅报道了法国各人权组织抗议李鹏访法的游行示威活动,以及法国在野党和知识界对李鹏和法国政府的谴责。遗憾的是,对大多数中国人、特别是"八九"流亡者来说,由政党及工会等三十多个组织联合发起的抗议游行,并没能准确地表达自己的初衷,而是不同理念,不同声音混在一起,模糊了包括民运组织在内的独立性与纯洁性,成为各路人马宣泄情绪的媒体大赛。

   一流亡学生因不满有的法国社团标语中支持藏独的倾向,以及某台湾学生组织打出的"台湾不是中 国的一部分"和"中国人从台湾滚出去"的标语而发生争执,并中途退场。

   有的人,或者不愿认同其它理念,或者不愿与那些当年支持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永远有理"的"毛派"为伍,而放弃参加游行示威。

   一位法国教授问他的中国研究生:你会去欢迎或者抗议李鹏吗?

   研究生答:为了中国,我不会去欢迎李鹏。为了法国,我不会去抗议示威。

   骄傲而激情的法兰西民族的芸芸精英,在传统价值观抗争消费政治的挣扎中,再次陷入自身文明的矛盾冲突中。富有寓意的是,当西方社会终于意识到必须以平等的眼光看中国时,历史却恶作剧地让一个对他的人民犯下血债的罪人充当使者。法国人是愤怒的,愤怒中的人是缺少理性的,他们甚至没有人去思考在政治理念不同的情况下,发展与中国的平等关系的战略意义,而是感性地诠释浮在意识表层上的问题,赞成和反对者双方都带有很强的介入感,因此,政治立场的表述远远超过了价值理念的判断,在这里,法国极右组织民族阵线的道德理念奇迹般地与左翼社会党雷同--政治多么虚伪!各政党间实用政治的逻辑思维更使其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困境。

西方与中国合作能否拒绝李鹏?

   四月十日,李鹏抵法正式访问的第一天,记者收到一位陌生的法国同行的采访电话,在肯定了记者的流亡身份和被"六四"困扰的李鹏前程并不看好之后,对方问道:"那么你认为法国政府不应该邀请李 鹏?"记者回答:"这要看在什么层面,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来说,法国与中国发展关系,很难避免与李鹏打交道,因为李鹏不仅仅是"六四"责任者之一,他也是现任中国总理。"

   对方的扫兴与记者的无奈几乎成正比。但是,困扰记者的,还有那种提问方式中所包含的不无功利色彩的语言逻辑。

   记者认为,这不仅仅是法国的问题,也是西方社会所面临的共同问题。近年来,由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冲破了"六四"后西方对中国在意识形态和经济上的全面封锁,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各国纷纷与中国建立经贸关系,迅速开拓在中国的经贸市场,中国趁此发展国际关系,扩大自己的国际空间。江泽民、李鹏等国家高层领导人,先后访问了美国、法国、德国,以及加拿大等西方大国,并以经济为盾牌,抵挡来自西方社会对中国政治、特别是人权方面的指责,试图走出"六四"阴影。

   从价值判断上说,这种情况自然是有悖于西方价值理念的。但在今天重经济、轻政治的国际大环境下,西方各国又无法不把经济利益放在首位。争先恐后地竞争中国市场的结果,就是取消价值判断。

   这就是说,西方或者永远地拒绝中国,或者选择中国。前者已被事实证明是不可能的,那么选择了中国,就意味着同时也选择了中国政府。在这个基础上拒绝中国总理李鹏,非但不可能,而且毫无意义。

   以八九民运为例,谁都清楚,"六四"屠杀,是中国政府这个一党专制的集团所为,其中每一个人都脱不了干系,无论台前的或是幕后的,除了赵紫阳被迫辞职外,中央决策层的其他领导人中,并没有一人为了反对开枪而挂冠而去。今天国家主席江泽民就是"六四"既得利益者。对西方世界来说,逻辑很简单,既然你要同中国交往,你就不能避开中国政府;既然你同中国政府交往,你就不能避开李鹏。退一步讲,即使李鹏不露面,而由中国的财神娘娘吴仪将厚礼送上门来〔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呢?〕,在本质上,你已经选择并接受了包括李鹏在内的中国执政共产党及其政府。何况,在国际关系层面上的任何一个政府的后面,都含有不容忽视的这个政府所代表的国家与民族的尊严。更不用说,中国政府向西方让利,图的就是平衡国际关系中的政治利益。在这里,外交与交易是同义词,都是赤裸裸的。

法国的战略与困境

   从这个前提分析法国与中国的外交政策,就不难理解法国所面临的困境与矛盾。

   法国由于前总统密特朗任期内因接纳中国"八九"流亡者和军售台湾,而与中国关系僵化,以致九四年右派政府巴拉杜总理访华,意欲中国改善关系时,在经贸合作上,已经远远落后于其伙伴国。据统计,至一九九四年底,法国仅占中国大陆市场的1。9%,而日本为16。2%,美国为8%,德国为5。5%,意大利为2%。

   今天,希哈克从长远战略考虑,与中国建立较为密切的外交往来,并邀请中国总理李鹏到访,以求在国际上联中抗美,削弱美国的霸权地位,形成以欧洲盟主自居的法、中、美三足鼎立的国际新格局;在国内,通过与中国的贸易往来,发展经济,以纾解三百万失业大军的就业难题。从运作机制来说,希哈克并没有超乎寻常,特别是当价值观在西方许多政治家手中已不过是一块反诘对手的牌坊以后,过分苛求法国,难免有失公允。

   坦白地说,在价值理念和实用政治上,法国并不比美国更虚伪。于前者,法国已经坚持了自己的原则,并为此付出了代价。于后者,法国对中国的外交政策较之美国更趋于平等和理解,有较多的文化认同,对历史也有一定的反思,当美国一些政治学者大谈围堵中国之时,以法国为首的欧洲则讲融合政策,希望通过与中国的合作交流,使中国尽快与国际社会接轨,缩小东西方之间的距离。这一战略不仅明确了法国自身的角色定位,承认中国作为亚洲大国的存在,而且符合法中人民的长远利益,显示出法国优秀的文化精神和睿智的历史眼光。而这,不能不说是美国精神中难以弥补的文化缺陷。

   尽管如此,法国政府对李鹏的访问,仍然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这种自相矛盾,突出表现在接待上的高规格与宣传上的冷处理。一方面是机场红地毯、国家卫队军号欢迎,总统级的贵宾馆,以及总统午宴和国会礼遇。另一方面是各媒体包括国家电视台对李鹏访问的正面〔指迎接场面和会谈内容〕淡化,负面〔指抗议示威的社团和人群〕渲染的报道。

   可以说,这是法国外交史上罕见的一次最不和谐的外事活动。以重礼仪著称的法国,在四月十日法国总理于贝邀请李鹏的晚宴上,因得知于贝的祝酒辞中涉及到法国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李鹏有意迟到一个半小时,以示抗议。在双方总理僵持了一个半小时的谈判后,只好取消了晚宴祝辞,打破了法国传统的外交礼仪。

   在当日的晚宴上,因法国总理于贝夫人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出现在于贝接待李鹏夫妇的宾主名单上,于是李鹏夫人朱琳联合陪同李鹏访问的其他官员夫人一起拒绝出席宴会,以示不满。

   这一磨擦使第二天法国政府对李鹏的接待有所升级。希哈克总统和李鹏于次日上午十时同时出现在爱丽舍宫,参加中国许诺由法国和欧洲多国联合组成的欧洲空中巴士集团承造百人座新飞机的签约仪式。在原来的议程安排中,李鹏将参加由希哈克总统举行的欢迎午宴,上午的签约活动,显然是新增加的项目。

   与此同时,希哈克夫人推迟了原定的英国之行,特邀李鹏夫人朱琳共进午餐,并参观座落在法国南部的唯一一所中文学校,算是补足了面子。

   在此后的访问中,李鹏一直笑容满面。主宾双方尽管在人权方面未能达成共识,但并没有影响法国在经贸领域向中国进军,李鹏手中高达120亿法郎的多项巨额合同,使法国联合亚洲的经济战略得以初 步实现。

李鹏经济牌吃西方人权牌--一箭三雕

   无庸讳言,颇有争议的李鹏的法国之行是成功的。

   第一,李鹏访法,正值中、美较劲的台海风云渐息,中国申请加入世界经贸组织的要求因为美国在中国人权和知识产权等问题上的干预而受阻,中美关系处于低潮之际。因此,中国总理李鹏携大宗经济合同访问法国,并且推迟了吴仪访美的日程,本身就是对美国的挑战。中国不仅向美国明确表示了联欧抗美的政治立场,同时也显示了联欧抗美的经济实力,而这二者,恰恰是美国所最不愿意看到的。李鹏与法国总理于贝之间的"外交事件",又何尝不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呢?据悉,在当晚已经散发的于贝讲话中指出:"法中的伙伴关系导致双方的政治对话,这一政治对话可以涉及双方都关心的一切重大 问题,没有对话的禁区或限制"。"所有的经济和社会的持久发展都要伴随民主和人权的同样进步"。这 样一种比较中性和官样话语,竟然引起李鹏违背常理的强烈反应,可谓个中自有奥妙。正如李鹏自己在讲话中所表示的那样,决不接受西方国家"利用人权干涉内政"云云。言外之意,不言自明。既是做给法国看的,更是做给美国看的。

   不出中国所料,李鹏与法国签署的巨额合同、特别与欧洲空中巴士集团签署的百座客机意向合约,使美国深感不安。法国飞机制造商根据中国市场状况估计,今后二十年间,中国将需要1200到1300架客机,总值可达1000亿美元。欧洲空中巴士集团希冀占有世界和中国市场的50%,以结束美国波音飞机在中国市场长达二十多年的垄断。

   其次,李鹏经济牌吃西方人权牌--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天赋人权--作为一种永恒的理念,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是,当人权被涂上强烈的政治色彩时,便被政治本身的不洁亵渎了。也就是说,当西方社会将人权作为外交筹码来向中国讨价还价的时候,人权就被讨价者双方所庸俗化了。

   那么,西方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到底起不起作用?回答是模棱两可的。从道义上说,是有正面意义的。但从操作上说,则很难实现。一位大陆学者甚至说,从以往的经验看,西方的介入只能起相反作用。中共采取的办法是,你跟我讲人权,我就跟你玩捉密藏,政治犯成了人质,不想抓人时抓人,不想判人时判人,然后再跟你搞交易。而且国外的干预,往往无形中给大陆民运人士设了圈套,使中共竖起耳朵,暴露地下组织。更重要的是,人权在这种交易中,逐渐失去了本来的价值,而被扭曲成为一种 "明星人权",抹杀了天赋人权的终极性与普遍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