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安琪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安琪文集]->[畸形化的香港-政治评论家何频香港面面观]
安琪文集
·安琪简介和声明
·极权中国的良心符号――刘宾雁
·心灵自由与独立人格的追求--访巴黎自由撰稿人安琪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
·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
·“旧制度”裹挟下的新闻改革
·黄翔和“黄翔现象”
·独自拥有的辽阔/黄翔
·巴黎“自由谈”沙龙纪要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
·谢选骏:《中国民族站起来了?》前言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目录
·世纪末的喧嚣(代序)
第一编:“羡憎交织”的民族情绪
·民族主义与中国共产党-专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余英时
·原教旨马列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专访著名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苏绍智
·民族主义决非中国之福-中国政治学者陈小雅访谈录
第二编:制度危机
·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郭罗基
·经济全球化挑战中国旧制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程晓农透视中国制度危机
·亚洲价值体系与后学-专访原《思想家》主编、旅美学者陈奎德
第三编:文化认同与思潮
·没有民族主义,岂有民主政治-〔河殇〕作者、大陆旅美学者谢选骏访问记
·政治民族主义与文化民族主义--专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陈彦
·中国当代艺术与"第三世界"心态--与艺术评论家费大为探讨当代艺术的价值取向
·知识分子与民族主义--专访大陆旅德访问学者仲维光
第四编:民族主义与现代化
·民族主义与反西化的舆论导向---访致力于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科学史家许良英
·民族主义有理-中国旅美政治学者严家其访谈录
·要民主主义还是民族主义?-专访中国政论学者、台湾淡江大学客座教授阮铭
·畸形化的香港-政治评论家何频香港面面观
·中国:历史症结与出路--专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
第五编:“妖魔化”的民族问题
·西藏人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专访自由亚洲电台西藏部主任阿沛.晋美
·西藏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专访西藏流亡政府公务员达瓦才仁
·"妖魔化的"西藏问题-旅美自由撰稿人徐明旭驳斥“舆论偏见”
·警惕大国民族霸权主义-专访美国哥仑比亚大学民族问题研究学者巴赫
第六编:民运的陷阱
·爱国情结与文明标准--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杨建利
·中国民运与民族主义--上海人权活动家杨周强调民运的观念更新
附录
·朝圣者的里程碑--记百年华人首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

「痛苦的民主」(节选)
·痛苦的民主 目录
第三编:新闻与新闻自由
·香港新闻自由现状与前景--与老报人罗孚对话
·"不怕孤立,才有独立"--专访自由撰稿人曹长青
·失衡的天平--从密特朗私人医生大揭密风波说开去
第四编:真相报道
·呼吁良知,救救孩子--上海孤儿院流亡医生张淑云澄清真相
·魏京生入狱前后--"民主墙"的法国战友白天祥谈历史真相
第五编:观点与政见
·"九七"回国去?--专访著名工运领袖韩东方
·民主必须付出代价--中国著名民运领袖魏京生专访
·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专访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徐文立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转变?--专访中国正义民主党秘书长付申奇
·重要的是建立民运文化--专访〔中国人权〕主席刘青
第六编:流亡心历
·从秦城监狱到离国流放--专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吴学灿先生
·永远的人权布道者--访上海人权协会秘书长王辅臣
·斩不断的红卫兵情意结--专访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王希哲先生
·一个中共警官的心路历程--专访民联阵英国分部主席高沛其先生
·中共的克星、天生的反对派--专访〔北京之春〕经理薛伟
第七编:思考与实践
·永远的逃亡者--中国作家高行健为中国文学张目
·寻找事物的秘密--司徒立的绘画艺术
·黄翔和“黄翔现象”--接受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
·知识分子应该形成独立的社会群体--专访大陆政治学者陈小雅
·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也谈蒋彦永上书的思想内涵
·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专访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访问学者高新
·"天降大任于斯人"--专访大陆旅法学者张伦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兼论知识阶层依附性的恶果
第八编:人物与述评
·人类的恐慌--爱滋扩散洞开自由之狱
·西方的梦魇--巴黎恐怖事件的思考
·告别密特朗--一位中国"八九"流亡记者的悼念
·选择中国--兼评李鹏踏上法兰西自由土地
·邓后时代已然来临 "新共产党"占主流--析中国权力转型的初期阶段
·从"世纪婚礼"到"世纪葬礼"--戴安娜悲剧与现代社会的整体精神匮乏
·文明的冲突--法国总统竞选凸现社会危机
·堪回首,沧海桑田度有涯--从报界同人刘达文父亲的一生谈起
·来自日本民间的和平之旅――从「蓝.BLEU」到「奥斯维辛」
·要民主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殉难者的昭示――祭刘宾雁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
·中国“祸从口入”现状挑战“和谐社会”
·台湾选举文化与民主政治
·章诒和的力量
·最后的达赖喇嘛:一介僧侣对峙共产强权的神话与思考
·安琪:法国人不相信精英 ――向同性婚姻说不折射深层社会问题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畸形化的香港-政治评论家何频香港面面观

   以理性而透彻的批判精神独树一帜的何频先生,在多年的流亡生涯中,以文论政,继筹组〔中国局势分析中心〕,出版了一系列政论著作之后,于香港回归之际,不失时机地将由他策划筹办的〔明镜出版社www.morrorbooks.com〕的重心从加拿大转移到香港,获得突飞猛进地发展,还将创刊一年之久的月刊〔中国时代〕,扩大为全球版,以罕有的"左右兼容"的独立形象引起海内外媒体的瞩目。

   如果说,回归中的香港,正在"全方位"地"自律",以适合香港人理解中的"共产党领导"的需要的话,那么,何频在这种时刻"驻守"香港,以独立的声音和独立的运作尽享香港的自由空间,对香港人来说,不能没有某种启迪意义。

   香港的社会现实也在激发着何频。突发的丧母之痛,使他多了一种对生命的感悟,对人性的思考与宽容。他曾因批评海外民运而颇受争议。今天他对香港和香港人的善意批评,会不会又成为大合唱中的另一种 "声音"而引起众议呢?

"香港明天会更好!"

   安琪:怎样看被经济和殖民意识束缚下的香港人?

   何频:"你不了解香港!"这是香港人拒绝外界批评最有力的武器。没有几个香港人、包括香港自己的作家公开对香港的畸形作出深刻的反省。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对香港充满溢美之辞。即算是被指"唱衰"香港的李柱铭,对香港的批评只是出于他的政治理念,而不是对香港的整体掌握。董建华的确可以代表香港的民意,因为他最常用的词是什么"好!",江泽民也跟着说:"香港明天会更好!"

   你能不说香港好吗?它被殖民统治,但中国人一边说是百年之耻,一边千方百计前往香港。英国本身衰落了,香港却比伦敦还灿烂。台北自吹自擂所谓"台湾经验",但台北市的现代化程度、摩登程度根本无法与香港相比。我从台北去香港,真是象从郊区到了市区。我去年从香港到新加坡,就象从夜总会到了私人花园。新加坡太宁静了,或者说刻板。我在纽约住了几年,这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城市吧,也没见得比香港繁荣多少。

   这样说来,香港太好了!如果站在北京、台北、纽约,我会赞美香港,这些地方都值得向香港学习。甚至我劝鼓吹"文明冲突论"的亨廷顿〔哈佛大学教授〕去香港看一看,这是一个东西方文明交流、合作的经典。

   但是我不再是象以往一样是香港的一个匆匆过客。今年二月我到了香港,现在已呆了半年多,应该说比以往更了解香港。更重要的是,如果说香港是现代化的一个典范,我们一味地只能对它赞美就显得太浅薄、太廉价、太流行了。而且使我们可能连香港的"错误"也学过去。事实上,除了大家已经知道香港的一些"优点"外,香港畸形的一面大家视而不见,或者见了也不置批判。

香港是畸形的产物

   安琪:具体表现是什么?

   何频:我曾在一个电视节目中说道,英国人没有道德资格说香港是他的功劳,再怎么说,你是一个强奸犯!哪怕有的被强奸者最后还想嫁给你,有点恋恋不舍。何况,为什么你英国本身却衰落下去了呢?为什么你英国的新闻多是皇室的下流丑闻呢?至于有些人说香港的成功是祖国的支持,也是恬不知耻!这是穷得自己光着屁股,把裤子脱下来给香港遮盖。为什么不让香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证明你社会主义真是一条金光大道?说是香港人民的功劳,也不全面。我不会认为陕北的农民就比香港人懒,也不会认为上海市民没有香港人精明,或者北京"侃爷"没有香港知识分子有文化。

   香港是畸形的产物,是因为大家并不是在一种正常情况下共同建设的一个香港。首先是英国人不正常,不但你的祖先强奸了这个地方,而且长期在香港实行的是非民主统治,到了最后几天还好意思搞"政制方案",只有彭定康这样的伪君子才做得出来!香港所得税较低,大家都知道,但是比高税要罪恶得多。不可思议的房地产,可以耗掉老百姓一生的心血。为什么?政府收高地税,地产商得高利。好,变相吸了老百姓的血,还可以说:我们是低税呀!于是,你不能想社会福利!

   没有良好的社会福利,又这么高的房地价,香港人不温钱怎么办?你到香港去,几个人会请你到他家去?太小了!有许多老人家,连起码的生活器具都缺乏,例如没有电饭煲。这样一种两极分化的经济环境,不让人变态才怪呢。

   大陆为什么支持香港?是香港人比北京人、上海人、武汉人可爱,才要把全国最好的产品,包括山东的活牛,湖南的肥猪,浙江的大闸蟹,广东的海鲜日夜兼程送到香港?如果你心疼被殖民统治的香港人民,不要一个小时解放军就可以开进来!原因大家都知道,香港成了中共的战略基地、统战基地、外交基地,特别是外贸转口地。在"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时代,香港几乎是唯一对外呼气的地方。在邓小平"胆子大一点,步子快一点"的时代,香港又是"太子党"、各路权贵洗钱、挥霍的基地。如此一来,即算是生活在殖民统治之下,香港人还是觉得比大陆人风光!

   香港人压力大,香港人最忙。有调查说香港人性生活的频率是很低的,但不少人跑到大陆都神气得很,"包二奶"是城中热门话题!能不畸形?

   再说香港人,就整体文化素质而言,似乎比北京、上海、台北好不了哪里去,或者要差。许多是近二三十年来自广东、福建的农民,求生存,温好的生活,是他们本质或全部要求。在一个现代城市结构中,香港人口来源背景是独特的。这就决定了这个城市的整体品质。

主流文化="卡拉OK"

   安琪:你所理解的香港文化是什么?

   何频:香港的经济实力使它的文化也成为华人社会的流行文化。但这不是香港一个地方的问题,这个世界开始都一样。香港的文化只不过更显得功利、世俗罢了。

   你可以用"卡拉OK"形容香港文化。大家都可以唱,管你七腔八调,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出来,电视画面还是美女卖弄风姿,配着那些似诗非诗,似词非词的歌词,娱人娱己,愚己愚人,鼓掌、笑、喝啤酒、吃花生米,唱出心中的忧郁、高兴、秘密、愿望等等,弄得精疲力竭,倒头就睡。

   欧美似乎还没有流行"卡拉OK"。一位美国朋友到香港,坚持不去"卡拉OK"。说如是一首好歌,不 能容忍烂唱。但香港是一个绝对容忍烂唱的地方,还有胆量封什么"四大天王"!

   真正的恶果还不是烂唱,而是这种文化使城市人缺乏交流、缺乏思想、缺乏人情,内在世界更见空洞。

   香港书展,有人通宵排队。但先别为文明高兴,他们是为卡通漫画而来的!真正的书摊是很冷清的。十四五岁、十八二十岁的人还捧着一本卡通,他不会感到害羞,因为大家如此。〔明镜出版社〕的书在香港很畅销,读者主要是大陆人、台湾人、海外学人。到香港书店去看看,象样的书几乎都是台湾出版的。

   香港的电影,不是乱打乱杀,就是傻笑傻哭,一场又一场闹剧拍得很起劲。媒体也公开说,电影界被黑道控制了。

   当然,香港文化是多元的,有包容性,但互相难得碰撞,从而没有沉淀,不知厚薄。

   安琪:大陆人和香港人相比,文化方面的不同在哪里?可不可以互补?

   何频:大陆人往往自大得多,某些人看不起香港人,甚至说香港人没文化,我可能就是其中一个。我担心对香港的评价可能有偏颇。但大陆香港不能作比较,你大陆多少人?发展了多少年?香港是弹丸之地。

   香港的自由环境、包容性,使许多在大陆仍受禁锢的文化事业,可以在香港得到生存、发展。香港政府本身也要扶持起一批文化人,多赞助一些文化事业。香港在物质上完全有这个条件,一方面是培养本地人才,另一方面用某种特别政策吸收内地、海外人才,共同塑造香港的文化形象。

   香港是东西方文明交融的典范,但内涵不要只是经济上的成就,也要有文化上的品格,定是很可为的,就看香港人为不为。这样不仅仅对内地、对香港本身、对亚洲、甚至对世界各种文明的互补都有深刻的意义。

   我希望董建华先生有这样的眼光!董具有这种潜质。

香港人实际上没有选择

   安琪:你对回归前后的香港现状作何分析?

   何频:香港被殖民统治,人民不可以有完整的国家人格。

   安琪:所谓国家人格是什么?

   何频:他不是真正的英国公民,也不是真正的中国公民,属于没有国家的人。当殖民统治结束之后,他们又没有能力、资格要求独立或者选择香港的存在形式,"一国两制"并不是香港和北京谈判的结果,完全是北京所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香港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留下来,要么移民。

   移民的多是中产阶级,对主权回归中国之后没有信心。但是不移民的除了一部分有信心外,便是缺乏移民能力者。在中英联合声明和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后一段时间,是香港人心震荡的最高潮,不过到一九九七年七月前后,香港人的信心回升很高,许多移民者亦回流。一是北京对香港政策呈宽松趋势,二是中国社会基本稳定、经济繁荣,三是香港经济比较活跃,四是移民不容易进入西方主流社会。

   至目前为止,香港的情况比原先人们的悲观估计要好得多。我问过各个阶层的香港人,多数人认为,大陆自己都在发展经济,不可能不让香港发展。即使中共想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统治香港,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达到目的。香港有一支稳定的、专业的公务员队伍。

   安琪:香港回归本身对香港人的民族情绪有没有直接影响?

   何频:香港人对中国是爱憎交加。香港回归使他们不得不更多地了解这个祖国。不过,有些"忽然 爱国者"的表现,令人感到肉麻。有些人是真爱国,很可爱,很有牺牲精神,为保卫钓鱼岛牺牲的陈毓 祥便是个 典范。我十分钦佩他。但是我并不希望爱国表现得太矫情。

谁改变谁?

   安琪:你对"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前景是否乐观?港人有能力"治港"吗?

   何频:以前香港与内地的铁丝网由英国守卫,使大陆的政治、社会震荡不会对香港产生毁灭性冲击。而现在一旦大陆震荡,香港受到的冲击度就完全不同了。我们现在讨论"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前景,是常态下的。

   如果目前中国大陆的政局不产生根本性的逆转,我对"一国两制"还是抱有希望。但并不是我基于对中共的信任,而是两点:首先,"一国两制"是北京实事求是的选择,承认自己不如香港。二是更关键的,是战略利益对北京的牵制,收回主权之后,一个继续自由繁荣的香港对中国的国际形象、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对台湾的示范作用、与西方的关系、对中国现代化都具有良性的作用。反之,在这些方面都是负面的,得不偿失。

   很显然,北京对此认识很清楚。北京对香港要有信心,才会放手。现在它明白,不管香港是最好的管!要有点象大老板,具体事务让董建华去处理好了。

   香港十八万名素质还不错的公务员,正在成熟的民主派,作为谨慎的董建华政府,使我对香港人治港还是有信心的。波折免不了,各方都沉得住气,彼此多一些制约,但又多一些良性合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