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安琪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安琪文集]->[要民主主义还是民族主义?-专访中国政论学者、台湾淡江大学客座教授阮铭]
安琪文集
·安琪简介和声明
·极权中国的良心符号――刘宾雁
·心灵自由与独立人格的追求--访巴黎自由撰稿人安琪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
·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
·“旧制度”裹挟下的新闻改革
·黄翔和“黄翔现象”
·独自拥有的辽阔/黄翔
·巴黎“自由谈”沙龙纪要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
·谢选骏:《中国民族站起来了?》前言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目录
·世纪末的喧嚣(代序)
第一编:“羡憎交织”的民族情绪
·民族主义与中国共产党-专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余英时
·原教旨马列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专访著名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苏绍智
·民族主义决非中国之福-中国政治学者陈小雅访谈录
第二编:制度危机
·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郭罗基
·经济全球化挑战中国旧制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程晓农透视中国制度危机
·亚洲价值体系与后学-专访原《思想家》主编、旅美学者陈奎德
第三编:文化认同与思潮
·没有民族主义,岂有民主政治-〔河殇〕作者、大陆旅美学者谢选骏访问记
·政治民族主义与文化民族主义--专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陈彦
·中国当代艺术与"第三世界"心态--与艺术评论家费大为探讨当代艺术的价值取向
·知识分子与民族主义--专访大陆旅德访问学者仲维光
第四编:民族主义与现代化
·民族主义与反西化的舆论导向---访致力于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科学史家许良英
·民族主义有理-中国旅美政治学者严家其访谈录
·要民主主义还是民族主义?-专访中国政论学者、台湾淡江大学客座教授阮铭
·畸形化的香港-政治评论家何频香港面面观
·中国:历史症结与出路--专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
第五编:“妖魔化”的民族问题
·西藏人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专访自由亚洲电台西藏部主任阿沛.晋美
·西藏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专访西藏流亡政府公务员达瓦才仁
·"妖魔化的"西藏问题-旅美自由撰稿人徐明旭驳斥“舆论偏见”
·警惕大国民族霸权主义-专访美国哥仑比亚大学民族问题研究学者巴赫
第六编:民运的陷阱
·爱国情结与文明标准--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杨建利
·中国民运与民族主义--上海人权活动家杨周强调民运的观念更新
附录
·朝圣者的里程碑--记百年华人首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

「痛苦的民主」(节选)
·痛苦的民主 目录
第三编:新闻与新闻自由
·香港新闻自由现状与前景--与老报人罗孚对话
·"不怕孤立,才有独立"--专访自由撰稿人曹长青
·失衡的天平--从密特朗私人医生大揭密风波说开去
第四编:真相报道
·呼吁良知,救救孩子--上海孤儿院流亡医生张淑云澄清真相
·魏京生入狱前后--"民主墙"的法国战友白天祥谈历史真相
第五编:观点与政见
·"九七"回国去?--专访著名工运领袖韩东方
·民主必须付出代价--中国著名民运领袖魏京生专访
·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专访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徐文立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转变?--专访中国正义民主党秘书长付申奇
·重要的是建立民运文化--专访〔中国人权〕主席刘青
第六编:流亡心历
·从秦城监狱到离国流放--专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吴学灿先生
·永远的人权布道者--访上海人权协会秘书长王辅臣
·斩不断的红卫兵情意结--专访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王希哲先生
·一个中共警官的心路历程--专访民联阵英国分部主席高沛其先生
·中共的克星、天生的反对派--专访〔北京之春〕经理薛伟
第七编:思考与实践
·永远的逃亡者--中国作家高行健为中国文学张目
·寻找事物的秘密--司徒立的绘画艺术
·黄翔和“黄翔现象”--接受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
·知识分子应该形成独立的社会群体--专访大陆政治学者陈小雅
·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也谈蒋彦永上书的思想内涵
·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专访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访问学者高新
·"天降大任于斯人"--专访大陆旅法学者张伦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兼论知识阶层依附性的恶果
第八编:人物与述评
·人类的恐慌--爱滋扩散洞开自由之狱
·西方的梦魇--巴黎恐怖事件的思考
·告别密特朗--一位中国"八九"流亡记者的悼念
·选择中国--兼评李鹏踏上法兰西自由土地
·邓后时代已然来临 "新共产党"占主流--析中国权力转型的初期阶段
·从"世纪婚礼"到"世纪葬礼"--戴安娜悲剧与现代社会的整体精神匮乏
·文明的冲突--法国总统竞选凸现社会危机
·堪回首,沧海桑田度有涯--从报界同人刘达文父亲的一生谈起
·来自日本民间的和平之旅――从「蓝.BLEU」到「奥斯维辛」
·要民主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殉难者的昭示――祭刘宾雁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
·中国“祸从口入”现状挑战“和谐社会”
·台湾选举文化与民主政治
·章诒和的力量
·最后的达赖喇嘛:一介僧侣对峙共产强权的神话与思考
·安琪:法国人不相信精英 ――向同性婚姻说不折射深层社会问题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民主主义还是民族主义?-专访中国政论学者、台湾淡江大学客座教授阮铭

   阮铭先生称得上是一位具有现代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

   阮铭一九三七年出生于上海。他中学时就投入学生民主运动,一九四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四八年至五二年,于燕京大学攻读工科。自六十年代起,阮铭即在中共领导部门任职。六一年到六七年,他任职于中共中央宣传部。七七年调往中共中央党校,出任理论研究室副主任,并参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文件起草工作。八三年初,在反自由化运动中被开除党籍。

   阮铭先生一九八八年十月赴美访问,先后在哥伦比亚、密西根、普林斯顿、哈佛等大学做专题研究,发表多篇很有影响力的政论文章,并出版〔历史转折点上的胡耀邦〕、〔邓小平帝国〕等著作。阮铭著述论说,观点鲜明,分析透彻,言辞犀利。在一些关键问题的论战中,他常常脱离中国知识分子传统的"中庸之道",批判不留情面,令不少论战者"斯文"扫地,他也以"光荣的孤立"而自得。

   近年来,阮铭先生对台湾的政治及政治运作投入了较多的关注。通过近距离观察台湾总统竞选和地方选举,使他对台湾的民主进程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和研究。与此同时,他对李登辉的认同,对"一个中国"的解析,以及他对台湾政治的参与,也引起了较大的争议。有人甚至怀疑他"投靠台湾","站在台湾的立场上去了"。对这种指责,阮铭的回答是:我支持台湾的民主,支持台湾的人民,支持代表自由民主和人民的台湾政党。我就是这个态度。

   余英时先生曾在〔邓小平帝国〕序言中写道,阮铭"无论在思想上或知识上都采取了开放的态度"。我想,这应该是他的一惯态度。

   阮铭先生现为台湾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客座教授,并带研究生。他讲授的主要课程是中共党政专题研究和大陆、台湾、美国三方面互动关系的专题研究。

台湾的民主化与台独相随

   安琪:听说你正在研究台湾的民主化进程,请问,你为什么选择这个课题?

   阮铭:我想从台湾整个民主化的转型系统地研究。因为,第一,台湾民主化的进程,还没有为世界所认识,甚至还没有为台湾人所认识。有些台湾人,是身在庐山,不知庐山真面目。有些人指责台湾,说你们的民主化就是国会打架。

   我认为台湾民主化的进程,从世界历史的角度来看,是进行得很好的。台湾的政治转型,十年的过程,从国民党的白色恐怖达到今天这样一个成果,付出的代价是很小的。比较而言,这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例如法国大革命,美国南北战争,南韩也是充满着暴力,台湾顶多就是打架。我最近在台湾看到的游行,都是非常文明的,比立法委员还要文明。从历史整体来看,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各种力量都很理性,国民党,蒋经国的晚年开放党禁报禁,大陆有人说这是一种新权威,根本不是这样的。实际上是在一种压力下所采取的理性态度。如果邓小平当时采取蒋经国的做法的话,大陆照样可以很和平地转型。台湾的反对党也是很理性的,如民进党虽然有台独信仰,但只要民主化,他就可以在认同宪法的前提下参与选举。就是说,虽然有对抗的一面,但也有沟通的一面,妥协的一面。所以台湾这样一个过程,我觉得很有意义,对大陆民主化和其它国家都有参考作用。

   安琪:台湾民主运动的基点是什么?有没有独立因素?

   阮铭:台湾自由民主运动的一个特点,就是它确实是跟台独结合在一起的。它的所谓台独,根本不是象有些人所说的,向共产党闹独立。共产党从来没有统治过台湾,它的所谓台独,就是驱逐国民党这个外来政权。如果查阅共产党过去的文件,就会知道共产党过去赞成台湾独立,而且有一部分台独就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了。九六年的总统选举,不管民进党还是什么党,都是在中华民国的宪法之下进行选举,民进党过去反对外来政权,现在外来政权已经终结了,因此,现在民进党已经不再把台独作为一个现实的政治诉求了。有一部分人认为民进党背叛了自己的理念,民进党自己解释说,现代台湾已经独立了,不是外来政权了,因为国民党已经台湾化了,共同参与台湾人的选举。过去国民党这个外来政权,号称要反攻大陆,收复大陆,不仅要统治台湾,还要统治大陆,甚至还有外蒙。现在,国民党也承认已经放弃反攻大陆,同时承认中华民国的中央政府只是管理这个两千一百万人,这一点和民进党是一致的。

   安琪:从这个方面看,台湾的民主化模式是否有其特殊性?

   阮铭:台湾民主有很多特点。宪政民主有一些基本的要求,比如多党政治,权力制衡,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当然它也有自己的独特形式。这也是历史决定的,它不能抛弃自己的中华民国宪法。宪政民主都是要在原有的基础上一步一步发展的,搞一种彻底革命,全部推翻的话,反而不能够成功。台湾的民主化有很多传统因素,比如说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现在台湾还不能抛弃这个东西,它本身当然有很多矛盾,但是它不拒绝西方的东西,当然也不是照抄西方的。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也许会创造出一种既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过去的国民党的新的模式。现在台湾的很多条件跟过去国民党在大陆的条件也很不一样,蒋经国就说,他是中国人,但也是台湾人。台湾要生存,就要靠台湾本土人的努力。现在的台湾不是一个独立的问题,而是要在本土发展,如果发展的好,将来对大陆民主的发展,会产生积极意义,对将来的统一也会是积极意义的。我认为大陆民主化不会走东欧苏联的路,比较可能走台湾的路。

台湾不存在独立问题

   安琪:现在的所谓台独是什么?

   阮铭:我认为现在台湾不存在独立问题,因为台湾现在没有外来统治,他跟西藏和香港都不一样,但是他现在确实存在统一问题。因为中国现在是分裂的。一个是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是台湾的中华民国,这两个政府要统一起来。我认为,用一种不承认来达到统一是不可能的,互相承认才能达到统一。这次到滑铁卢,给我的最大启发就是这个。拿破仑即使想拿自由、平等、博爱来统一欧洲,他也统一不了,希特勒用法西斯主义统一,也统一不了。而波兰特用互相承认来达到统一,他承认两个德国,才可能最后统一成一个德国。现在欧洲也是这样,你用强制的方式,不管你用什么口号,都是统一不了,你只有从各个国家的需要出发,才能逐渐达到统一。香港现在一国两制,据大陆来的人讲,比过去还糟糕。过去大陆内地人去不了香港,但深圳还是去得了。香港收回以后,连深圳都不容易去了。这到底是真统一还是假统一?

   所以说,必须要互相承认各自的独立、自治和平等,对方的尊严,这样才能愈来愈近,展开有效的谈判。如果你一定要坚持一个中国,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你台湾就是一个地方政府,你要不听,我就是文攻武吓,就是飞弹演习,那台湾当然越来越害怕了。这样李登辉就戒急用忍,王永庆要投资,李登辉也不让,这样双方就都有责任了。这个问题我认为李登辉也不必要干涉,应该让企业家自己去判断,他们的判断往往比政治家更准确。真是要统一的话,应该自由交流,等到台湾跟大陆三通以后,互相建立了感情,双方都有统一的愿望,那个时候统一,才叫真正的统一。

   安琪:台湾民间对统独问题敏感吗?

   阮铭:一般媒体渲染得很厉害的统独政论,民间并不关心。台湾的媒体是很特别的,过去是国民党高压下的一言堂,开放以后,每一个报刊的老板都有他的政治背景和政治信念,同样一件事,在台湾买三份报纸,三份报纸讲的都不一样。台湾的民意调查,也是不可靠的,他都是根据自己的立场去调查,而且过分地渲染统独等意识形态方面的东西。台湾的统独问题,经过民主化的进程,基本上淡化了。

   安琪:香港回归对台湾的影响是否波及到民心?

   阮铭:不能说没有,但也不是象舆论所说的那么大。什么现在香港回归了,九九年澳门回归,二零一零年台湾也必须要统一,不然就要打仗,这种东西我觉得是一种民族主义的宣传,我不相信这一点。靠打来统一,统一了也没有什么好的结果,他把台湾吃掉,也不见得能消化得了。

   安琪:台独是不是可以看作一种民族主义情绪?

   阮铭:我不这么看。比如说四五年国民党刚到台湾时,台湾老百姓是非常欢迎的,台湾人对国民党的反感是二二八开始,我认为这样一种反对外来政权的所谓台独运动,打的是台独的旗子,实际上是争取自己的权利。台湾的民主化,就可以消解统独矛盾。讲台湾民族主义,我认为大陆讲的比较多,台湾老百姓根本不谈统独问题,也不谈民族主义问题,谈的比较多的是台湾的一些党派,特别是两个极端的党派,一个建国党,一个新党,也可能是这两个主张极端台独的和主张极端统一的在海外的影响比较大,而主张维持现状的在台湾本土影响大。所以说从外部看起来,好象台湾统独矛盾很严重,比如在纽约,你就会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台湾联合报在全世界都有其系列报纸,那些报纸是非常极端的,一种所谓大中国,很难说是民族主义,是一种大一统中国的主义,这种东西在台湾没什么市场,可是在纽约很有市场。

民主是不会鞭尸的

   安琪:据很多人对台湾的观察,认为台湾的民主还是很表面化和浅层次的。

   阮铭:台湾民主转型只有十年历史。就民主作为一种政治文化、一种生活方式来说,是不够成熟。但作为全球第三波民主化国家的东方范例,比周围国家毫不逊色。

   安琪:你说李登辉代表台湾老百姓,是本土人还是一般来讲?

   阮铭:在代表台湾利益优先这一点上,我看不但本土人,大多数外省人也认同。

   安琪:在大陆的宣传中,李登辉是非常日本化的,加上以美国作后台,在大陆民众心目中有一种隔膜感。

   阮铭:李登辉个人的文化背景,是接受日本、美国文化影响比较深。但他的政策代表台湾两千一百万人的利益。美国对李登辉又讨厌又怕,我看说美国是江泽民的后台更准确。

   安琪:传说要把蒋介石的棺木运往大陆,这反应了一种什么文化心态?

   阮铭:蒋孝勇说宁让共产党鞭尸,也不让在台湾鞭尸。民主是不会鞭尸的。蒋经国跟共产党的来源是一样的,都是苏联那一套。蒋经国受过苏联的训练,象克格勃的那一套,在国民党内都是搞得很厉害的,比共产党还厉害,因为毛泽东反对克格勃而强调党的领导。但蒋经国晚年变得很好。过去他可以靠美国,美国跟台湾一断交,反而使它站起来了。以前台湾从没站起来过。在中共还没有强大起来的时候,美国跟台湾断交,使得台湾有时间推行它的民主化。蒋孝勇虽然是蒋经国的儿子,但思想跟不上父亲,留恋旧时代,是代表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旧文化,因为厌恶甚至恐惧民主文化,宁可把父亲、祖父的棺木运到一党专政的大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