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安琪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安琪文集]->[民族主义与反西化的舆论导向---访致力于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科学史家许良英]
安琪文集
·安琪简介和声明
·极权中国的良心符号――刘宾雁
·心灵自由与独立人格的追求--访巴黎自由撰稿人安琪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
·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
·“旧制度”裹挟下的新闻改革
·黄翔和“黄翔现象”
·独自拥有的辽阔/黄翔
·巴黎“自由谈”沙龙纪要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
·谢选骏:《中国民族站起来了?》前言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目录
·世纪末的喧嚣(代序)
第一编:“羡憎交织”的民族情绪
·民族主义与中国共产党-专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余英时
·原教旨马列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专访著名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苏绍智
·民族主义决非中国之福-中国政治学者陈小雅访谈录
第二编:制度危机
·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郭罗基
·经济全球化挑战中国旧制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程晓农透视中国制度危机
·亚洲价值体系与后学-专访原《思想家》主编、旅美学者陈奎德
第三编:文化认同与思潮
·没有民族主义,岂有民主政治-〔河殇〕作者、大陆旅美学者谢选骏访问记
·政治民族主义与文化民族主义--专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陈彦
·中国当代艺术与"第三世界"心态--与艺术评论家费大为探讨当代艺术的价值取向
·知识分子与民族主义--专访大陆旅德访问学者仲维光
第四编:民族主义与现代化
·民族主义与反西化的舆论导向---访致力于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科学史家许良英
·民族主义有理-中国旅美政治学者严家其访谈录
·要民主主义还是民族主义?-专访中国政论学者、台湾淡江大学客座教授阮铭
·畸形化的香港-政治评论家何频香港面面观
·中国:历史症结与出路--专访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
第五编:“妖魔化”的民族问题
·西藏人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专访自由亚洲电台西藏部主任阿沛.晋美
·西藏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专访西藏流亡政府公务员达瓦才仁
·"妖魔化的"西藏问题-旅美自由撰稿人徐明旭驳斥“舆论偏见”
·警惕大国民族霸权主义-专访美国哥仑比亚大学民族问题研究学者巴赫
第六编:民运的陷阱
·爱国情结与文明标准--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杨建利
·中国民运与民族主义--上海人权活动家杨周强调民运的观念更新
附录
·朝圣者的里程碑--记百年华人首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

「痛苦的民主」(节选)
·痛苦的民主 目录
第三编:新闻与新闻自由
·香港新闻自由现状与前景--与老报人罗孚对话
·"不怕孤立,才有独立"--专访自由撰稿人曹长青
·失衡的天平--从密特朗私人医生大揭密风波说开去
第四编:真相报道
·呼吁良知,救救孩子--上海孤儿院流亡医生张淑云澄清真相
·魏京生入狱前后--"民主墙"的法国战友白天祥谈历史真相
第五编:观点与政见
·"九七"回国去?--专访著名工运领袖韩东方
·民主必须付出代价--中国著名民运领袖魏京生专访
·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专访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徐文立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转变?--专访中国正义民主党秘书长付申奇
·重要的是建立民运文化--专访〔中国人权〕主席刘青
第六编:流亡心历
·从秦城监狱到离国流放--专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吴学灿先生
·永远的人权布道者--访上海人权协会秘书长王辅臣
·斩不断的红卫兵情意结--专访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王希哲先生
·一个中共警官的心路历程--专访民联阵英国分部主席高沛其先生
·中共的克星、天生的反对派--专访〔北京之春〕经理薛伟
第七编:思考与实践
·永远的逃亡者--中国作家高行健为中国文学张目
·寻找事物的秘密--司徒立的绘画艺术
·黄翔和“黄翔现象”--接受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
·知识分子应该形成独立的社会群体--专访大陆政治学者陈小雅
·冲破思想牢笼,走出“六四”悲情--也谈蒋彦永上书的思想内涵
·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专访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访问学者高新
·"天降大任于斯人"--专访大陆旅法学者张伦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兼论知识阶层依附性的恶果
第八编:人物与述评
·人类的恐慌--爱滋扩散洞开自由之狱
·西方的梦魇--巴黎恐怖事件的思考
·告别密特朗--一位中国"八九"流亡记者的悼念
·选择中国--兼评李鹏踏上法兰西自由土地
·邓后时代已然来临 "新共产党"占主流--析中国权力转型的初期阶段
·从"世纪婚礼"到"世纪葬礼"--戴安娜悲剧与现代社会的整体精神匮乏
·文明的冲突--法国总统竞选凸现社会危机
·堪回首,沧海桑田度有涯--从报界同人刘达文父亲的一生谈起
·来自日本民间的和平之旅――从「蓝.BLEU」到「奥斯维辛」
·要民主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殉难者的昭示――祭刘宾雁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
·中国“祸从口入”现状挑战“和谐社会”
·台湾选举文化与民主政治
·章诒和的力量
·最后的达赖喇嘛:一介僧侣对峙共产强权的神话与思考
·安琪:法国人不相信精英 ――向同性婚姻说不折射深层社会问题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主义与反西化的舆论导向---访致力于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科学史家许良英

   在中国老一辈高级知识分子中,许良英先生是敢于公开向专制挑战并且说不的人!

   许良英先生生于一九二零年,自小受爱因斯坦思想影响,崇尚科学理性,追求自由、民主的理想。一九四二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师从著名科学家王淦昌,具有严谨科学的治学精神。许良英参与政治是由于他为社会和正义而献身的精神。

   许良英一九四一年开始投身于革命,一九四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后半生,由于敢于直言和独立的批判精神,长期处于逆境之中。

   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中,许良英由于公开反对反右斗争,被定为极右分子,回老家浙江临海县当了二十年农民。六十年代开始,与他人合作,编译了一百四十万字的三卷〔爱因斯坦文集〕,撰写了〔试论爱因斯坦的哲学思想〕等论文。

   一九七八年,许良英先生回中国科学院工作,在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世界现代科学史。但这时的他,已经从一个共产主义的忠实信徒转变成了一个自由民主主义者。他通过各种学术活动和文章,介绍民主理念,阐述科学和民主是现代国家的立国之本,在思想界产生很大影响。针对"知识精英"中对民主的模糊观念,他提出和强调民主思想的启蒙,并身体力行,把传播民主思想当作自己的终生事业。

   一九八九年初,许良英起草并发起了科学教育界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要求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和言论自由,呼吁释放政治犯。有四十二名知名科学家和作家签名,打破了共产党政权下知识分子群体沉默的"传统"。接着,他撰写了诸如〔五四和中国的民主启蒙〕等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的文章。"六四"后他并没有退缩。一九九二年,他针对邓小平南巡讲话,发表〔没有政治民主,改革不可能成功〕。一九九四年,他联合六名知识分子发表〔为改善我国人权状况呼吁〕。一九九五年,他再一次发起和起草了题为〔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吁实现国内宽容〕的呼吁书,有四十五名知名知识分子签名,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去年,王丹被当局判重刑以后,他不顾个人安危,发表了〔为王丹辩护〕一文,抨击专制政权,伸张正义。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许良英先生真诚追求人权、民主,反对极权专制的实践,使他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具有批判精神的独立知识分子代表。在各种"思潮"风行的今天,他的思考和分析尤其振聋发聩。

杨振宁等人冒充"中国人"的代表

   问:你对中国当前的民族主义思潮有什么感受?

   答:我是四年前第一次感受到民族主义思潮的严重性的。那年夏天,一位在美国名牌大学当助理教授的中国学者来访,我谈起不久前从"美国之音"听到作家郑义关于"文革"时广西人吃人的采访报道,不禁毛骨悚然。想不到这位客人破口大骂郑义,说他败坏了中国人的形象,在美华人都恨他!我觉得十分荒唐,立即予以严词驳斥。

   一年后,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出版了一本回忆录,大家都认为此书为了解毛泽东的人品和研究中国现代史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可是不久出现了海外几十个华人攻击李志绥的公开信,说他伤害了中国人的民族感情(大意如此,原文已记不清)。听说策划此信的还是我八十年代初的一个谙于世故的研究生。自己昔日的学生竟沦为戈培尔式的小丑,实在感到痛心。

   两年前又出现了一件直接与我有关的事。那时我起草了一个宽容呼吁书,题为〔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请王淦昌先生领衔,当局一再迫使他撤回签名,都遭到拒绝。身为美国公民而反对中国民主化的扬振宁趁机主动为中国权贵效劳,于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三日交官方人员转给王先生一封信,说什么“先生的签名被利用来制造不利中国十二亿人民的事也许不是先生当初所料到的。这是严重的事,是我认为极不幸的事。"这种大言不惭地以十二亿中国人民利益代表者口吻的精神威慑,居然 震住了王先生,而扬振宁却讨来了天下骂名。

   这三件事的发难者打的是"中国人"、"中华民族"、"十二亿人民"的旗号,他们维护的是黑暗、愚昧和暴戾,而要求摆脱黑暗、愚昧和暴戾状况的人,似乎就不是中国人!这些都是那些自命"爱国"的美籍华人或准美籍华人的表演。

   至于在国内,从一九九一年以〔中国青年报〕思想理论部名义发表的代表某一集团利益的纲领〔苏联剧变之后中国的现实应对与战略选择〕,到最近的〔中国可以说不〕和〔妖魔化中国的背后〕,更是张牙舞爪,凶相毕露了。

人权问题被转换成主权问题和意识形态问题

   问:这种思潮是怎样产生的?

   答:这种思潮由来已久。中国自古就以天下中心自居,虽然上个世纪受到打击和挫折,但"文 革"时为毛泽东蛊惑起来的夜郎自大的自我膨胀心态,对一些年轻人的影响依然未消。一九九三年北京申办奥运会失败,不深究底细的人把这归咎于美国和西方国家的阻扰,美国留学人员中间普遍出现了反美、反西方情绪,尽管他们曾谴责过"六四"屠杀,并由此拿到了绿卡,而且也不想放弃美国的生活方式。在国内,这种反美、反西方的民族主义情绪显然是"六四"后官方的舆论导向所引发的。"六四"后,美国和所有西方国家对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不时进行谴责,当局主要采取了如下对策:

   一、用主权来对抗人权,认为国际上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是侵犯国家主权,干涉中国内政。--可是,一九四六年十二月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国家权利义务宣言〕规定:"各国对其管辖下之所有人民 ,有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尊重其人权及基本自由之义务。"可见尊重人权是国际义务,与主 权无关。

   二、用中国传统文化的特殊性来对抗人权的普遍性,并与意识形态上气味相投的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政府结成联盟。--可是,一九四八年十二月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中明白昭示:"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于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

   三、用生存权来对抗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这是把会说话、有理性、有思想的人降格为只满足于吃喝玩乐的动物,是对人的尊严的严重挑战。

   四、开展以经济利益换取人权争论上附和的外交活动。--这一招果然灵验,尤其是对亚、非、拉那些穷困国家,现在连一向以"人权祖国"自命的法国右派政府也见利忘义,热衷于这种肮脏的交易。

   国内反美反西方的舆论导向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目的是把人权问题转换成主权问题和意识形态问题,转换成价值观和文化传统问题。一九九六年发表的关于精神文明的文件中,还公然提出反对"西化"的口号。

反对西化就是反对现代化

   问:反对"西化"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口号?

   答:反对"西化"是一个逻辑上不通、自相矛盾的口号。因为自一九七八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直至今日,中共向全国人民宣传的中心口号是:为根本改变我国的落后面貌,把我国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全国人民也早已形成共识: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实现"现代化"。什么叫"现代化"?"现代化"实质上就是"西化",就是学习和引进西方的现代文明!即使是"社会主义",也是来自西方,并 不是中国所固有的。因此,反对西化,岂不就是反对现代化,反对社会主义?

   问:长期来官方所提的"四个现代化"是否得当?

   答:"四个现代化"指的是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是周恩来于一九六三年最早提出来的,一九六四年和一九七五年他又一再提出来。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提出这个口号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而且只作为国民经济发展的目标,在逻辑上无可非议。可是以后官方文件把"现代化"等同于"四个现代化"或"四化",这就有问题了。我自己过去也曾承袭了这一错误,在多了解一些当今世界的现实和人类文明发展史以后,发现把国家建设限于经济建设,把"现代化"说成是"四化",实际上是重蹈了一个多世纪前洋务运动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覆辙。几百年来世界各国走向现代化的无数成功和失败的历史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要实现现代化,首先要使人成为现代的人,具有现代意识,即具有现代的价值观。所谓现代人,就是经过十四-十六世纪文艺复兴运动的人文主义启迪而觉醒了的,并且经过十七-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用科学思想和民主思想武装起来的人。现代意识的核心是科学意识和民主意识。民主意识主要内容有:(1)公民意识。包括人格独立,人的尊严,人格平等,人权和公民基本权利的不可侵犯和转让,与等级观念、特权思想和人身依附关系的封建"臣民"意识相对立。(2)民主原则。包括主权在民,多数决定,宽容(即保护少数),权力制衡,与历史上任何个人或寡头的专制统治原则相对立。(3)法治意识。包括人人受法律保护,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容许任何不受法律约束的权力存在,与个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治"和个人可以随心所欲的无政府主义相对立。一九七九年,我认识到:科学和民主是现代社会赖以发展、现代国家赖以生存的内在动力;要实现现代化,科学和民主是根本,是关键。

西方中心论"破产"了吗?

   问:你对西方中心论如何评价?

   答:从人类的全部文明发展史来看,西方中心论当然是荒唐的。从古代到中世纪,全世界出现过好几个文明中心,如埃及、巴比伦、中国、印度、希腊-罗马等。在中世纪,欧洲文明还落后于阿拉伯。十五世纪以后,欧洲经历了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工业化,逐步实现了现代化,欧洲(主要是西欧),以及独立后的美国成为世界现代文明的中心,这是不争的事实,谁也否认不了。这使我回忆起与金观涛的一次谈话。金观涛于一九八八年秋冬发表了两个耸人听闻的论点。一是:民主是"朦胧的理想",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只知道它不是什么。二是:二十世纪有两大遗产,其一是"西方中心论"的破产。一九八九年元旦,他来看我,我向他指出这两个论点都是错误的。我告诉他,民主概念长期以来都是很清楚的,大概是你自己没有花功夫读过这方面的书,所以觉得朦胧。他倒坦率承认了。至于西方中心论,我指出当前世界上多数国家都在奋力实现现代化,而现代化就是西化,因此,现代文明的西方中心论不仅没有"破产",而是影响日益扩大。他辩解说,他说的不是文化方面,而是指政治方面。我不客气地指出,这是诡辩。因为在政治上,自古至今,世界上都有很多个政治中心,根本不存在西方中心论。所谓西方中心论,指的就是文化领域。

对民族主义和陈寅恪的评价

   问:民族主义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很多人对这个问题认识模糊。请你谈谈民族主义在历史上的作用及其变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