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安魂曲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安魂曲文集]->[关于六四广场不撤的责任问题,我的意见是无人应当对此负责]
安魂曲文集
·关于马悲鸣必须立即停止攻击杨建利先生的绝对理由
·扶贫地区同美女欢歌,责任在谁?
·中国反美宣传何以大幅降温?! (11/28/2001)
·911事件打击了中共的战略:上海合作组织名存实亡(9/22/2001)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不審勢則寬嚴皆誤”(谈中美撞机事件)
·论萨达姆铜像的倒下
·美国打伊拉克,从战略上考虑十分必要,所以非打不可
·中东局势恶化是911后美国政府对恐怖主义绥靖政策种下的恶果
·狗急了才会跳墙---吴征杨澜通过律师威胁多维等的真正原因
·对贺梅抚养权官司我们完全不应当用种族的观点来看待
·关于同胞曹显庆被枪杀事件,我的一点个人看法
《政论类》
·中国的棋局我们如何才能下好?
·为什么本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反对大陆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大汉族民族主义和我为什么不支持疆独
·为什么“民主”的海盗分金居然会留下一个不光彩的结局?(3/21/2002)
·从民主概念的两面性看否定民主
· 关于民主的必要性,回应何志勇先生的一个极端假设(3/26/2002)
·为什么说对今日中共而言,法轮功甚至比民运还“不足虑”?
·法轮功不仅是反理性,而且明目张胆地裹挟中国民运一同反理性
·驳胡平先生“法轮功成员在世俗政治中将会有不同的政治倾向”之怪论
·逐段点评伪劣民运奇文《究竟是谁伪劣民运》
·关于“九评”和“退党”告法轮功及全体法轮功人士书
·我們曾那樣地愛過這個祖國
·爱祖国人民,也相信自己的祖国人民(答汗青先生)
·简论中共为什么能够战胜国民党政权
·中国需要独立于民运和共党之外的“第三势力”
·美好的期望真的实现得了吗?----答洪哲胜
·“中国的演变只有2条路”之分析是真正大智慧的体现
·杨支柱不要错怪了王怡---关于中国民间民主运动战略的再思考
·救人才是硬道理---关于中国民间关注刘荻活动的战略性思考
·安魂曲答云生:有关刘荻一案的第三回合商榷
·关注刘荻签名活动第一阶段结束宣传行动策划案(征求意见稿)
·接受假名、网名签名有一个政治和法理上的强大理由
·民运更新换代刻不容缓,目前“老人当政”局面极不正常
·我们凭什么可以集体嘲弄民运而心安理得?
·“先启蒙后民主”的理论是根本行不通的(答公民大联盟)
·民运进行民意投机是不可能的
·理直气壮地批评王丹
·为什么说“民运刊物可以理直气壮地封杀反民运言论”?
·請問丁凱文究竟有什麼充分的理由指控“民運支持台獨”?
·论胡“协调人”的倒掉
·荒诞政治小说:胡曾劝人
·不顾基本事实为茉莉“一股暖流”百般辩解,是一种正确的态度么
·冼岩先生:究竟是您的良心还是理性让您写出这样荒唐的文章?
·请马悲鸣证明江泽民治下“各方面发展最快”
·是共产主义的邪恶,还是“救民于水火”之“道德感”的错误?(同舞萼网友商榷)
·被庸俗化地利用,不等于他们就不是英雄
·殺害平民與“正義”扯不上關系
·满足如下条件,本人才可能支持台湾独立(12/16/2001)
·从美国大选看俄罗斯选举制度的好处,顺弹选举团以及戈尔阵营等
·虚拟政治分析: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分歧、矛盾和底线
·阴谋和政变才是他们的本能---再评马克思主义信徒们的真正信条
·中国人不应当以“汉奸”这样的称呼为荣(12/19/2001)
· “独立知识分子”真的有必要以“独立”做标榜吗?(3/22/2002)
·惊人发现:鲁迅评芦笛!
·笑看“版主论坛”
·英雄非文人(虚构,纯属幽默)
《六四类》
·我的八九并不完整(为纪念六四运动13周年作)
·试解六四最大谜团:邓小平一定要血腥镇压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再谈六四屠杀最大动因“收买人大常委不成功”及相关资料补遗
·三谈六四屠杀: 杨家兄弟与六四开枪杀人的关系(兼答范似栋先生)
·四谈六四屠杀:坦克,杨家将和武力违宪(兼答范似栋,芦迪先生)
·六四失败结局现在看来主要原因还在于:学生市民改革派缺乏意志力、无人敢担待
·六四后硬顶下去,中共会不会自己起变化?
·关于六四的最后机会(答“向大家学习”网友)
·我们应当首先反思六四绝食的错误
·关于六四广场不撤的责任问题,我的意见是无人应当对此负责
·关于六四的经验教训,逐条简答封从德先生的提问
·我是怎么知道“北高联”的及其它(答封从德)
·关于空校运动和广场开支,回应封从德两个问题
·关于广场领导层和一般高校学生间的缺乏沟通,与封从德探讨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
·新版伊索寓言---狼与小羊
·立马横刀单挑马悲鸣
·请为六四中共军队开枪辩护的D先生直接回答我这八个问题(2/13/2002)
《史谈类》
·文革中欠下人民血债最多的从来不是造反派(以此支持重写文革史的努力)
·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假抗日真叛国的历史铁证
·同情华国锋
·张学良一生虚伪,并不仗义
·对孙中山的指责实质就是要彻底否定人民采取强硬手段对抗违宪政府的权利
·李鸿章在甲午战争中的重大备战失误责任不容推卸
·关于甲午战争中的袁世凯李鸿章责任问题(答曝光网友)
·说来说去,北洋舰队还是纸上谈兵、食古不化,犯了严重的战术错误(答萨苏先生)
·驳萨苏先生对海战阵型的评价和对甲午海战中双方舰队实力对比的有关论断
·徐仰药的最新阵型分析不仅片面,而且同丁汝昌的实际战术布置并不一致
·简单谈谈我对太平洋战争的最新认识
·關於千島群島、蘇聯對日宣戰、“西伯利亞軍團”……
·黑火药的发明比黄火药重要得多
·林肯发动战争是为了维护联邦,但开战动机却根本不是为了解放黑奴
《杂感类》
·关于“环境证据”和撒谎者的破绽(7/12/2003)
·在人性和艺术的本能面前---评电影《英雄》
·《快乐时光》是一部充满人道主义关怀、针砭时弊的好电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六四广场不撤的责任问题,我的意见是无人应当对此负责

   看了楼下封从德反驳芦X为柴玲辩解的帖子,我觉得还是过于就事论事,却没有从更高的高度来看待这个“责任”问题。

   其实根据我自己的经验和判断,在绝食开始后,广场学生已经很难被动员全部(!)撤出了,理由如下:

   第一、没有任何一个运动组织和运动领袖具备这样的威信:可以说服全体学生同意撤出广场。

   第二、当时外地高校学生已经占了广场学生的一大部分,他们中的很多人是不愿离开北京的。

   第三、当时信息谣言混杂,情况瞬息万变,大部分组织者自己的想法也很难具备计划性和一贯性,很可能今天想坚守、明天又有所动摇,后天因为得到某种消息又立志留下。。。

   第四、即使大部分学生撤出了,假如一小部分学生执意不走,那么只需要几天,对这部分学生的同情和支持又会占上风,广场气氛反而可能再度火爆。这也就是吾尔开希所谓“1%服从99%”的道理和无奈。

---因此,正如我批评封从德推崇的“空校计划”所持的基本理由一样,对“拒绝撤出广场”之类指责的最好反驳就是:你以为他(她)支持撤出广场,这广场学生就真的能自愿全部撤出么?

   总的来说,我认为绝食一旦开始,占据广场一旦成为现实,撤出就只能停留在计划和空想上,不撤不是某些具体个人的责任,而是广场学生全体在当时情况下的自然(虽然现在看来不够理性)选择。

   ----这就牵涉到我以前提到过的:群众运动在什么情况下容易控制什么情况下又很容易失控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在反思六四时,真正应该接受的教训还是应该集中在那些组织者本来完全可以控制得很好的关键选择方面。

   比如开始绝食这件大事,我认为当时学运的某些组织者(我并不100%确知具体是谁,但肯定有这么些积极鼓吹者和极力劝阻者)在当时是完全可以避免其发生的----毕竟要自动取消一个少数学生过激行动,要比劝说一大批学生承认失败撤出根据地要容易得多。所以绝食积极策划鼓吹者的责任相比“拒绝撤出广场”的责任就要大得多,因为前者如果当时知错,历史肯定可以在这里拐弯;而后者即使当时采取不同立场,也未必能对历史的进程发生什么决定性的影响。

   最后谈谈我为什么最近对总结开始绝食这一六四关键教训特别感兴趣的问题了----我认为“绝食还是不绝食”,这个问题牵涉到我们过去和将来在类似情况下该如何同中共党内开明势力良性互动、或至少不要给他们拆台的关键问题,更牵涉到我们民主人士究竟该怎么看待评估一场难得民主运动的重要价值取向----好像时至今日,还有一些六四参与者坚持认为:没有绝食运动,六四运动本身绝不可能象后来一样波澜壮阔。。。这话本身绝对不错,但我们过了这么多年,应该好好在心里认真反思一下:“我们究竟是需要一个波澜壮阔,但最终注定失败的六四呢?还是需要一场也许不空前声势浩大,但却实实在在可以得到一些政治本钱的民主运动呢?”

   六四过后,“苏东波”红旗落地,这个时候,我父亲的一位同事来我家时和我打了一个发人深省的比喻:“六四就象一个炮仗”---炮仗的声音无疑是要多响有多响的,但难道我们中国的民主事业自己,就活该做这样震天响的炮仗,去牺牲自己,造福“苏东波”么?----尤其要命的是,六四这个“炮仗”,反而在中国的土地上把很多人的脑子给震木了,从此民主思想陷入低潮凡十余年!

   大陆最成功的企业之一----联想集团老总柳传志总结他的企业战略思维中有一条最关键的就是:“撒一层土、夯实;再撒一层土、再夯实。。。”我觉得这种“夯实精神”也应该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重要战略思路之一。今后在每每遇到“绝食?还是不绝食?This is a question”的关键时刻,我们都能先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我们撒了多少土?是不是该先夯实夯实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