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阿朵随笔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阿朵随笔]->[七星谷(剧本)—— 向阳]
阿朵随笔
·阿达故事——双城记
·小说:红蜻蜓—— 第一折 梧桐雨(节选)六四经历
·阿果故事:梧桐雨(续)
·阿达的故事
·大中国-- 实话实说:香港梦
·剧本:《七星谷〉(节选)
·七星谷(剧本)节选 ——吧委会召开
·七星谷(剧本)—— 向阳
·事实上,绝食时有很多学生搞欺骗。
·那个怀孕的敢死队队长究竟是谁?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星谷(剧本)—— 向阳

   (台上打做一团。影子突然号啕大哭。
   
   肖儿(警觉的,转为严肃)
   有人在哭?我们生活在如此和平、幸福的时代,怎么会有人哭?!
   

   阿朵(难堪)
   哎,告诉你吧,那是我的影子在哭。
   
   秃哥(嬉皮笑脸)
   喂,姐们儿,你什么时候成诗人了?
   
   (阿朵不再搭话。把图图扔到台下,乐队们继续演出。
   阿朵盯着屏幕,猛吸了口烟,漠然看着眼圈扩散。抬头望着天花板上虚构的天空。)
   
   影子自述:
   从我记事起,到处的天花板都是白色。难道多年以后,我还是记忆的罐子;难道过去与未来,还横亘着这块天花板?
   
   (屏幕暗下去。台上的灯光也转为微弱。)
   
   向阳冲上来,擦亮打火机,大叫:
   我是不犯法的打砸抢分子!校长,校长,快点来电,快点来电,不然我就要在这个广播站自焚!
   
   影子(惊喜地)
   啊,向阳,你出来了?听说他们把你四肢绑起来,一个多月都不能动,还判了你15年。
   
   向阳(不屑的口气)
   15年不是过去了吗?我还要继续战斗。游行去,游行去,要对话,要对话!(转向影子)同学,你去不去?
   
   影子(幽幽地)
   我的身子在美国呢,中国的事太遥远了。
   
   向阳(激愤地)
   借口!借口!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当年那个北京来的学生代表,对不对?你怎么也跑美国去了?
   
   影子
   也有不少同学又回国了,有的还帮政府搞出个什么软件,好在网上监视你们这些动乱分子。我呢,还是呆在美国好,起码有个地方去忏悔。
   
   向阳(神经质地)
   同学们,我们走,不要理这个北京的学生,她谁也代表不了!
   
   (向阳冲下。)
   
   背景屏幕上,多幅镜头重叠:
   A) 灰蒙蒙的雾中,杨柳青年画漂浮在水中,七彩的河水;
   B) 红旗展展,天安门广场上,红卫兵热泪盈眶,欢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C) 布告栏里的大字报,围观的人群;
   D) 北京火车站,阿朵从窗户钻进拥挤的车厢,“同学们,南下宣传去啊!”
   E) 黄梅雨季,芭蕉树掩藏的宿舍楼;
   F) 某条幅在楼面上显示:共产党比基尼,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向阳(学军)着一身解放军军装上。他似乎迷失在台上,突然,大叫一声,打出面红旗:井冈山公社红卫兵。转头,看见阿朵)
   啊,卫红,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越南吗?
   
   阿朵
   向阳,你怎么回来了?还参军了。
   
   学军
   卫红,我是学军啊,你忘了吗?卫红,你怎么还喝上酒了?做上了革命的逍遥派!
   
   阿朵
   你不是向阳?。。。这位大哥,你从哪里跑出来的?
   
   学军(抒情地)
   卫红,还记得吗,“我们曾饮马顿河岸,跨过乌克兰的草原,翻过乌拉尔的高峰,将克里姆林宫的红星再次点燃!”
   
   阿朵(疑惑)
   我真去过那些地方?相册里怎么看不到?
   
   学军(情绪突然爆发)
   冲啊!攻上白宫最后一层楼顶,占领最后一个制高点。
   
   阿朵(兴奋地站起来)
   难道美国人又炸我们大使馆了?不行,要上街,要上街!
   
   阿朵招呼哥几个:
    革命了,革命了,同去,同去!”
   
   秃哥(脑袋象筛子似的晃)
   不去,不去。咱是搞艺术的,不掺合政治。
   
   肖儿(双手向前伸开,渴望的目光)
   干吗不去?这一天我等了好久了!
   
   (肖儿说着就把个红布条扎在头上。)
   
   阿朵
   啊,你早有准备。
   
   肖儿
   告诉你,我要早生点儿,就会去巴黎公社打大旗。现在呢,只好凑合搞搞摇滚。啊,这次需不需要绝食?
   
   (猛听台下有人张罗:“游行去的同学快上车啰!校车等着呢!”)
   
   秃哥
   哈,这次居然有车坐。
   
   阿朵
   真是与时俱进,学校知道给大家备车了。
   
   (只听声音嘈杂,口号声不断。众人拉扯着下。)
   
   (影子缓缓走近学军。)
   
   学军(抒情朗诵)
   太阳啊/从来没有这样暖/天空啊/从来没有这样蓝/孩子们的笑容/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甜/毛泽东的教导/尹里奇的遗嘱/马克思的预见/就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实现
   
   (他停住,身子一颤,四下寻找,喃喃道)
   人都到哪儿去了?毛主席又有新指示了?卫红,你去哪儿呢?--- 也许她去八一湖了。如果是真的,那么建国肯定也在那里。啊,他(她)们一定在练习泅水呢,准备再去越南。我得去找他们。
   
   (学军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