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阿朵随笔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阿朵随笔]->[七星谷(剧本)节选 ——吧委会召开]
阿朵随笔
·阿达故事——双城记
·小说:红蜻蜓—— 第一折 梧桐雨(节选)六四经历
·阿果故事:梧桐雨(续)
·阿达的故事
·大中国-- 实话实说:香港梦
·剧本:《七星谷〉(节选)
·七星谷(剧本)节选 ——吧委会召开
·七星谷(剧本)—— 向阳
·事实上,绝食时有很多学生搞欺骗。
·那个怀孕的敢死队队长究竟是谁?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星谷(剧本)节选 ——吧委会召开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背景灯光起,屏幕亮起。
   王泽江在擦桌子,摆放酒具,看样子象是在布置会场。
   
   阿朵叙述:
   

   我们这条街上,共有七家酒吧。由于大家的生意都转淡,就捉摸着联合起来,树立整体形象,争取与使馆区的那条酒吧街齐名。
   吧委会的成立大会,是昨天傍晚召开的。“桑吧”的老板董小鸟最磨几,左请右请才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老婆说了,如果你们搞成个非法组织,我们就不参加。”
   来来来,还是看看会议录像吧,是王泽江给拍的。他学的蛮快的,就是镜头晃得不行。我还教了他几招如何拍会场,“先台上后台下,照完群众照讲话。”
   (冲四周、台下招呼)喂,请把灯关了,还有手机、BB机什么的。谢谢,谢谢。
   开始播放录像。听见人在发言,镜头上却是吸烟、喝酒、抠手指头、低头想心事的画面。镜头很晃,在每个人身上才停下,又摇开。阿朵一直是背影。
   
   以下是会议纪要。
   阿朵
   今天,魏公村酒吧一条街互惠委员会就要诞生了,这也是大家伙儿的意思,是不是?
   
   东子
   啊,好事啊。原先这条街上,就我们和七星谷两家,现在有七家了。大家是得商量下,如何把我们这条街“炒”出去。
   
   徐枫
   我没意见,大家怎么说,我就跟着。
   
   红中
   行,说说我们怎么办吧。
   
   (小鸟不吱声。)
   
   阿朵
   我在媒体有些关系,可以请哥们儿、姐们儿写写东西,替咱们吹吹。
   
   红中
   那得花多少钱啊?
   
   东子
   没听人家说是请哥们儿帮忙吗?还用花钱吗? 一顿饭不就结了?
   
   红中
   我怕的就是哥们儿。来我这这儿,从不给钱,还说是给我面子。有位还带一群人来给我面子,我第二天就跟丫掰了。我这可是做生意,每天一睁眼,就是怎么把每天三、四百块的房租给挣回来。
   
   徐枫
   房租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我旁边的烧烤店,同样的地面,却每年少交3万块钱。
   
   小鸟
   人家那是在街道有关系,咱们能比吗?
   
   徐枫
   大哥说的太对了。如果我有关系,会做这累人的买卖吗?干脆去倒房地产了。
   
   阿朵
   我去街道找他们谈过房租,可都让他们给我做工作了。
   
   东子
   房租是贵了些,不如我们可以联合去找街道谈谈,共进退。
   
   阿朵
   太好呢,明天就去怎么样?
   
   小鸟
   要去你们去,我可不参与,早知道你们要搞政治,我就不来了。是不是有人当年的瘾还没有过完?
   
   徐枫(打圆场)
   这个提案没通过。我们再回到做广告议题上。
   
   东子
   不是广告,是宣传。
   
   阿朵
   对,对,是宣传。我们选5家报纸,每家招待一个记者,再给200块钱的红包怎么样?
   
   红中
   招待招待不就成了?你不是说是朋友吗?
   
   阿朵
   越是朋友,越得这样,刚才的话白说了?不瞒你们,我500块钱的红包都拿过呢。这可是友情价。怎么着,同意的请举手。好,全部通过。
   
   徐枫
   下个议题是什么?
   
   红中
   我们要不要统一价格啊。别为了竞争,把价钱压得太低,那样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阿朵
   统一。起码扎啤的价格要保持5块钱不变。
   
   东子
   我找个哥们给设计个优惠卡,打出魏公村酒吧一条街的招牌,客人不管去哪家,都给9折优惠,怎么样?
   
   小鸟
   我不同意。我的酒吧是这条街装修最好的,扔进不少钱。我一向不打折,不怕没人来,客人是冲着我的风格来的。
   
   徐枫
   要不每家酒吧单独印,想好自己的广告词?
   
   阿朵
   怎么都行。那么,我们这个吧委会就算成立了?我建议,以后每周一下午大家都聚聚,过过组织生活?
   
   红中
   好啊。晚上尽陪人家了,也该我们自己耍耍了。每家酒吧轮流做东,怎么样?
   
   东子
   从徐枫开始吧,他年龄最大。
   
   徐枫
   怎么觉得咱们有点象开政治局会议似的。
   
   小鸟
   别臭美了。
   
   徐枫
   真的,真的。我们不是正好也是七个人吗?
   
   小鸟
   呸,北京的糖葫芦还七个一串儿呢。
   
   徐枫
   好吧,下周一下午6点以后,大家就去我那儿聚聚吧。酒随便喝。
   
   小鸟(不耐烦)
   就这样吧?我得走了,刚来的小工太笨了,还得再教教他。对了,咱们这个什么吧委会的可别搞大了啊,千万别去抗捐抗税什么的。
   
   东子
   我还没到退团的年龄呢。真闹大了,至多算个人民内部矛盾。
   
   阿朵
   不知道工青联是非法组织吗?从来就没注册过。
   
   小鸟
   去哪注册呢?工商?民政局? 谁敢管他们!
   
   阿朵
    啊,我是单位的工会代表,知道怎么靠正常渠道解决问题。
   
   红中
   说你是工贼还差不多。
   
   阿朵
   我倒想呢,可没这机会。工运学院倒是个出工贼的地方。
   
   徐枫
   瞧,越说越远—散会!
   
   (红中龇牙咧嘴冲着镜头。屏幕很快出现雪花。
   场景:漆黑一团。萤火虫般,点点星光,音乐渐起,锣鼓喧天)
   
   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反动派被打倒,
   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全国人民大团结,
   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高潮,
   建设高潮!
   
   
   (肖儿和秃哥上。)
   肖(激动地)
   懂吗,你懂吗,这就是摇滚!这就是摇滚!
   
   秃哥(起哄)
   岂止是摇滚?是革命!是音乐革命!!
   (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