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与掸邦独立领袖一席谈]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掸邦独立领袖一席谈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缅族德萨(Tayza)先生拜访宣布掸邦独立的掸族领袖召坎帕(Hso Khan Pha),讨论了掸邦独立问题。

   召坎帕是掸邦永贵区域(Yawnghwe)大土司苏瑞泰(Sao Shwe Thaik)之大王子,花名永贵虎(Tiger Yawnghwe)。其父苏瑞泰,是1947年彬龙会议主持人,是缅甸联邦的开国功臣,曾任1948-52年缅甸第一任总统,后任民族院主席,是众民族的精神领袖,1962年3月2日被政变夺权的奈温军政府逮捕入狱,不久死于狱中,其幼弟在逮捕当晚“因抗拒”而被缅军所杀,其两位弟弟Chao Tsang(已去世)与Harn Yawnghwe(现任Euro-Burma Office主任)都是掸族军与众民族领导人,为缅甸各族人民所敬仰。

   以下是召坎帕与德萨两人对谈内容:

   德萨:能认识缅甸联邦独立后缅甸第一任总统之子永贵虎,我感到很荣幸。

   召坎帕:1947年召开的彬龙会议,以及根据彬龙协议所成立的1948年缅甸联邦,家父是主要参与者。但奈温1962年的非法政变,却使联邦基础全毁。

   必须指出,缅族与众民族的争端,并不是“少数民族权”与“多数民族权”问题,问题在于各邦各族权利是否均等。1948年成立的缅甸联邦,我们众民族从来认为:是Federal联邦,各族各邦权利相同。1948年联邦宪法的方针,原本直指联邦制,但反法西斯自由同盟AFPFL当时匆促完成的宪法会议,却使联邦制面目全非。 1958-62年,联邦国会企图按照1947年的彬龙协议,把联邦制的缺陷加以修正,但奈温却发动政变夺了权,撕毁了联邦宪法。奈温军队与其后历届缅军,在我们掸邦强奸、屠杀、虐待、压迫、恐吓,进行了残酷镇压。

   德萨:我支持缅甸各族有权拥有自己的邦,类似美利坚合众国或加拿大式。魁北克省就是一个联邦内的自治邦。掸邦想要的,是这类吧?然而,我从来不认为:把缅甸联邦分崩离析为许多小国,是明智的决定。

   召坎帕:照理并无问题--您看南斯拉夫已分裂为各自部分,而缅甸联邦实际上也早已被军政府所分裂。现在所谓的缅甸联邦,只徒有其名罢了。掸邦在人口与土地面积上,都超过柬蒲寨、美国24州或欧盟的20多主权国。

   1948年联邦宪法保证掸邦与克伦尼邦有权离开缅甸联邦。我们可以照抄欧盟形式,比如组成没有缅邦在内的联邦--称为东南亚合众国或东南亚联邦。我们也可以:掸邦自己单独搞一个。

   掸(Shan)是缅族称呼我们的。泰国人叫我们泰大哥或傣兄(Thai-yai or Elder Thai)。从印度东北部、经过缅邦、克钦邦、掸邦、泰国、柬蒲寨、老挝、越南、一直到中国南部与西南部,都分布着讲傣语的人民。中国总理周恩来在1957年跟我父母说过:在中国,讲傣语的人千千万万。

   我主张有话直说,我族有些人不大敢对缅族人士开诚布公,因缅族偏激,常喊打喊杀。 德萨:虽然掸族也可以去和泰国人或中国人携手,但我还是希望继续与缅族在一起。您为何一定要与缅族闹翻呢?为何一定要离开缅族,去和泰国人、中国人共处呢?事情不是弄得更棘手吗? 我们应该正确处理我们之间的问题。

   召坎帕:在1947年,我们太过于奢望: 以为可以抛弃历史恩怨,避免1812-1819年那样的民族大屠杀:当时缅甸曼德勒(Mandalay)王朝征服了阿萨姆(Assam)的掸阿宏王国(Shan Ahom kingdom),缅族班都拉大将军(Maha Bandula)的野蛮军队,惨绝人寰地屠杀了掸阿宏王国人口的三分之二。全国三分之一的男性大人与小孩,被缅军掏出内脏,缅军吃他们的肉,或囚他们在木笼里活活烧死(参阅爱德华盖兹写的阿萨姆史 History of Assam by Sir Edward Gaits)。缅军的大屠杀,使阿萨姆掸阿宏王国元气大伤,在1839年终被英国轻易吞并。自1220年至1812年,该王国是独立自主的(属568-1604年Mong Mao 勐卯大傣王国,首都是新威Hsenwi,缅人称登尼Theinni)。

   在英国侵略之前,阿萨姆掸阿宏国一直抵抗莫固儿Mughals--当时莫固儿已征服了印度的大部分。

   我们现在处于21世纪,而不是200年前。二战后,我们希望避开昂山Aung San将军的缅甸独立军BIA之侵略。昂山的缅军是日本皇军训练出来的,有日本武器装备与支持。而我们没有军队,只有警察。当时英国告诉我父亲:昂山领导的缅军如果侵略掸邦,别期望英国的援助。英国当时忠告我父亲,掸邦必须好好跟昂山讨价还价--这就是1947年彬龙协议的产因。我必须补充说明:因为掸邦同意加入缅甸联邦,所以钦山区、克伦尼邦等也才加入。遗憾的是:我们只能推迟缅军的侵略14年,在1962年,缅军终于侵入与占据了我们掸邦。

   掸邦掸族被缅军强奸、虐待、屠杀了近半个世纪,我们至今还解决不了缅军的侵略与占领问题。请说实话:一个虐待家人,对配偶喊打喊杀的恶霸暴徒,能变天使或守护神吗? 离开他,不是海阔天空、吉祥如意、风景那边独好吗?我们不能再一厢情愿,不能再存幻想 ,我们必须思前想后,好的坏的都必须考虑周到。

   德萨:如果我们是一家人,那么,被迫害被虐待的缅族孩子,应该与被喊打喊杀的掸族母亲联合起来,共同反抗家中的军政府恶霸暴徒,我不要我的母亲离家出走,去和中国外人或泰国邻居结婚。 谢谢您耐心地解释掸族斗争的历史背景 ,让我听到这些我们还未出生、也没参与,但却很重要的的历史事件。

   召坎帕:这是值得鼓励大家去参与、去讨论的共同课题。只有通过这样坦诚讨论, 才会产生相互了解与相互尊重。我宣布掸邦独立,是基于多数掸族人民的意志与愿望--56个掸邦城镇(Se-Viengs)中的48个城镇代表秘密投票通过的。半世纪前的宪法自决权,经过5年的程序与47年的束之高阁,现在才得以实行。既不轻率,也不匆忙。

   在1947年的彬龙会议上,经过激烈辩论,最后以非常少的多数票决议,大家组合了缅甸联邦。少数服从多数是议会民主原则--这是缅甸将军们即厌恶也不做的。

   就因为掸族同意加入联邦,所以钦族、克钦族、克伦尼族等兄弟民族也跟着同意了。他们是惟掸兄弟马首是瞻。

   我们有以下选择:

   1。我们独立。

   2。与若开邦、钦邦、克钦邦、克伦尼邦、孟邦、克伦邦等,共同组织东南亚合众国USSA。

   3。与若开邦、钦邦、克钦邦、克伦尼邦、孟邦、克伦邦等,共同组织东南亚盟国SEAU。

   4。在有效的防范下,让缅邦参与,大家以权利均等的同伙身份,共同协商,组织新的Federal联邦,并使用新的联邦名称。最最紧要的是:防范与杜绝奈温与历届军政府那类独裁制度之产生。

   5。与泰国兄弟联合。

   6。与老挝兄弟联合。

   7。与泰国、老挝、傣语区等组成傣民联盟。

   8。与中国合作。

   缅甸将军们对我们近半世纪的惨无人道的镇压,是血泪斑斑、记忆犹新--这不是学术或学识力量所能挥之即去的。当然我们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淡忘。

    德萨:虽然已过时了,但我还是要为两位掸族领导人:2003年仙逝的令堂大人马哈德威(Maha Davi)与去年逝世的令兄长Chao Tsang追悼致敬。

   我同时敬请您注意一下:您的祖父召貌亲王(Saopha Sao Maung )一次有难,是缅王大力帮他一把的,对吧?

   召坎帕:我的曾祖父 Sao Suu Deva是永贵区域(Yawnghwe)王储,被堂兄弟所杀害。该堂兄弟是支持其缅王姐夫蒲甘王(Pagan)的。曾祖父被杀害后,1853年废黜蒲甘王而登基的缅王曼东王(Mindon,蒲甘王的异母兄弟),扶助照顾我曾祖母与我祖父(缅人称他召貌,掸族称他召孟Sao Moung)。我也记得我祖父一直支持缅王(即恩人曼东王),反对所有谋取其位的仇敌,并在缅王锡袍(Thibaw,曼东王之子)1886年亡国,被英国囚禁于印度时,尽可能照顾亡国缅王的功臣与遗臣,让他们在自己统治地区做官。也就是这些关系,使我父亲觉得可以与缅族携手,可以与昂山将军合作。打击我父亲最大的是1962年3月2日国殇日--奈温政变夺权,废除联邦宪法,当夜杀死我17岁的幼弟于屋前台阶,逮捕并非法囚禁我父亲于仰光茵盛监狱,到该年11月,我父亲不明不白地死于冤狱。我母亲拥有国会发言权,因当时在英国治病而免受蒙难。她11月回国办理父亲丧事,因要逮捕她,她带着我两个妹妹与一个弟弟,在克伦抵抗军的帮助下,于1963年元月逃往泰国。承蒙泰国国王派亲信特使等,保护我母亲与我弟妹。

    德萨:我知道您母亲当时成立与领导掸邦军进行反抗。她退休后,您兄长继续领导反抗。对吧?但目前有两支掸族军:掸邦军SSA与北掸邦军SSNA。该两支军最近都说他们支持联邦制,而不是您宣布的独立。这不是颇难理解吗?

   召坎帕:南掸邦军SSAS与北掸邦军的合并与共同宣言,并不难理解-- 另类为掸邦掸族服务,符合掸族人民的意志与利益。

   (作者 貌强是S.H.A.N. &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 Chinese 的主要负责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