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赛万赛谈缅甸现状]
BURMA-缅甸风云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缅族需改唯我独尊心态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抛弃彬龙协议将激发缅甸各族自决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覆函缅甸联邦政府
·缅甸宗教自由吗?
·昂山素姬对中国缅甸伊江建坝的意见书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七讲
·缅甸掸邦众族关心狱中68岁领袖昆吞武
·缅甸要片面或全盘和解?
·昂山素姬BBC Reith 第八讲
·缅甸新政府似无意改革或和解
·缅甸乱世出英雄?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缅甸要真正联邦制或大缅族独裁制?
·缅甸克钦邦克钦族反对中国支持缅甸政府
·缅甸释放政治犯才能加速民主进程
·近代中国缅甸恩怨
·缅甸政府对昂山素姬与非缅族众原住民的策略
·勿忘缅甸半世纪内战难民与狱中仟捌政治犯
·昂山素姬与丹麦师生谈领袖谈民主运动
·钦族老革命谈昂山素姬与缅甸政府
·国际缅甸民族院奠基会反对民盟参加政府补选
·对昂山素姬与民盟参加政府补选面面观
·非缅族众原住民委员会ENC欢迎民盟NLD重新注册
·缅甸民主力量FDB对民盟注册与补选发表声明
·昂山素姬允诺兼顾民主与各族平等
·旅加缅甸9团体支持民盟注册与补选
·缅甸改革风吹草低见牛羊?
·缅共呼吁人民对中美勿一边倒
·美国回亚洲开辟新冷战
·美国回亚洲开辟新冷战
·缅甸左拥中国右抱美国
·缅甸左拥中国右抱美国
·非缅族众政党向美国国务卿请愿
·韩永贵与昂山素姬的杠杆作用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温家宝在世界未来能源峰会上的讲话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赛万赛谈缅甸2012年初局势
·温教授谈缅甸独立后与现在
·中国改革须走出“转型陷阱”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非缅族政党对第二彬龙会议的看法
·昂山素姬在克钦邦重提彬龙精神
·缅甸华族2012年生活守则
·缅甸联邦人民要各族平等、民主共和!
·缅甸彭家声的果敢军也愿和解
·缅甸学运领袖对登盛国会发言的反应
·缅甸联邦有望持久和平吗?
·2012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赛万赛点评登盛总统的和平三步走
·Khin Ohnmar 剥缅甸伪平民政府洋葱
·昂山素姬外泄的竞选录音
·缅甸人民大谈民主
·广州人物周刊拜访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竞选缅文原稿
·土司公主3月2日的神圣呼吁
·缅甸官方大谈为国为民反贪反橡皮图章
·缅甸补选点滴趣闻
·昂山素姬为何坚信登盛总统诚意改革
·昂山素姬民盟胜了不骄傲也不辱人
·少食+多菜少荤+快乐+早睡早起 =长寿
·未来吃什么?
·腦退化症
·缅甸国内外形势说变就变?
·缅甸掸族领袖如何看昂山素姬和登盛政府
·独裁者守望台对“新缅甸”的评价
·赛万赛对缅甸局势是否太乐观?
·掸公主 Sao Noan Oo 对英国有话说
·佤邦联合军保家卫邦不怕空袭
·匈牙利布达佩斯一日游
·捷克布拉格一日游
·缅军与克钦军交火不断 中国参与斡旋
·赠神州红尘众生的锵锵劝世良言
·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最美教师张丽莉与日日向善的中国人民
·最美司机48岁吴斌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谈白岩松与昂山素姬为民请命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温教授貌强谈若开宗教种族暴乱
·谈缅甸古今大小民族主义
·1962年缅甸学生七七惨案
·缅甸前国防总长谈罗兴迦人来龙去脉
·赛万赛谈登盛政府一年多政绩
·温教授点评大缅族主义/缅甸军队
·嚴家其谈中国民主法治轉型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昆吞武讲话
·缅甸众少数民族点评停战和谈
·罗兴迦悲剧迴光返照众生相
·给8888学生领袖哥哥基的公开信
·赛万赛盛赞登盛总统最近言行
·缅甸民主同盟DAB对和解停战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赛万赛谈缅甸现状

-2005年6月4日-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最近Kanbawza Win教授发表了“组成无缅邦在内的缅甸联邦”一文,在缅甸国内外“一石激起了千重浪”,有的破口大骂,有的击节叹赏,有的褒贬参半。掸族民主联盟领导人赛万赛先生(Sai Wansai, 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熟悉缅族与非缅族政治圈内的恩恩怨怨,以及重重历史内幕,因而特访他一谈。

    貌强:有关Kanbawza Win教授的“组成无缅邦的缅甸联邦”一文,愿听听您的高见。

   赛万赛:首先该强调:Kanbawza Win教授享有个人自由,他有权发表个人看法,他也不必要与缅族或非缅族保持一致立场。老实说:在非缅人的众民族面前,很多缅族人士,或多或少都会不知不觉地流露出大缅族优越感或老大哥作风。像Kanbawza Win教授,愤怒、泄气多了就会退一步打算:“既然缅族放不下大缅族优越感,不重视民族平等,漠视民主与民族自决权,那就让我们先组建无缅族缅邦在内的联邦吧。以后他们想通了,欢迎随时加入”。我窃以为:他的愤怒与不满,主要是针对军政府内外的缅族极端份子,并非要真正排除缅族人士。

   貌强:“组建无缅族在内的联邦”一石,激起缅族“千重浪”。请问,还有哪些言论或看法,会刺激缅族?

   赛万赛笑:有“四石会激起四千重浪”:1。概念的分歧 2。宪法危机3。民族认同,4。多数民族-少数民族问题。

   貌强笑:愿闻其详。

   赛万赛:第一石 概念的分歧--

   历届军政府,包括今天的“国家安定与发展委员会”SPDC军政府,把缅甸Burma看成自1044年缅王阿努律陀统治以来,一直是统一的国家,把非缅族:掸族、克钦族、钦族、若开族、孟族、克伦族、克伦尼族等,视为少数民族,必须管制、镇压,否则国家会分裂。而非缅人的众民族却一贯认为:缅甸联邦是按照1947年彬龙协议而组建的 ,是由众民族众邦的领土拼合出来的。各邦各民族一律平等。彬龙协议是今日缅甸(Burma)的出生纸。

   缅甸军政府由他的“自古统一论”概念出发,不惜一切要维护“领土完整”与“国家统一”。但军政府无所不有其极地镇压结果--宪法变成废纸,普世人权被严重侵犯,同时,也使缅军更横行霸道,更不可一世、更惟我独尊。将军们膨胀到1990年普选虽然惨败,至今死都不交出政权给胜选方--全国民主联盟NLD、掸族联盟SNLD、众民族政党。将军们更一口拒绝胜选缅族与非缅族政党所赞同的联邦制。 貌强:第二石呢:

   赛万赛:宪法危机--

   缅甸当前的祸乱与苦痛,源于1947年不完善的联邦宪法--它制订得太 匆忙与疏忽,违背了 彬龙协议精神--造成众民族无权无势,所有权势都集中在缅族缅邦。现在,几乎所有非缅族与缅族反对党派都同意:民族纠纷必须从社会、政治、经济改革入手。民族纠纷的源头既然是1947年宪法。那么该宪法就必须按照彬龙协议加以修正与完善--使各邦拥有平等、自愿、自决权。

   貌强:第三石呢?

   赛万赛:国家民族的认同--

    历届缅甸政府,包括目前的国家安定发展委员会SPDC,从来是自我为中心,充满主观、偏见、谬见。他们一群人说要为联邦取名,却只知在自己的 Bamar, Burma与 Myanmar上打转。其实,Myanmar, Bamar, Burma,Burmese, Burman等,一般都是指缅族缅区,非缅人的众民族从来也不认为是大家庭通称,自己包括其内。 几年前,现届缅甸军政府改 Burma为Myanmar,说是要让缅甸联邦境内的各族人民产生国家民族共同感。但可笑可悲的是,Myanmar一向不代表众民族,所以他们的努力早就注定失败。更何况对这“大家庭通称”,缅甸军人从没征询过非缅人的众民族意见,好像跟大家无关。

   还有:把英国殖民者划下的边界,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邦界国界。再经过缅甸军人的愚弄与挑拨,更催生出没完没了的民族纷争,一直影响着国际与区域的稳定。历届缅甸军政府的“国家民族建设”,都是假话、大话、空话与演戏。其“国家民族通称”问题,更是闭门造车。 等将来真正 Federal联邦诞生时,让各族人民(包括缅人)一起探讨崭新的国家民族通称,才是实事求是。

   貌强:第四石大概就是“多数民族”缅族一直叫您“少数民族”吧?

   赛万赛:对,多数民族-少数民族的误用滥用,首先已使媒体与学术界感到最困扰,极需澄清。在数量上,缅人在缅邦(缅甸大平原)占多数,但在掸邦、若开邦、钦邦、克钦邦、克伦尼邦、克伦邦、孟邦等,缅人却占少数,当地民族是多数。按照彬龙协议,缅甸联邦就是各族各邦献上其固有领土,共同合并而成,各族都是缅甸联邦土地上的同伙,大家都是主人,大家平等,与多数民族-少数民族无关。缅族沙文主义叫我们少数民族,其明显用意是:你们人少,又是历代臣民,不要翘尾巴。

   貌强笑:像中国毛泽东时代的“地、富、反、坏、右”--要夹着尾巴做人,不准乱说乱动。 赛万赛:在缅甸政治舞台上,两个大主角贯穿全剧--1。民族斗争 2。民主与独裁斗争 。民族斗争,是众民族反对缅族缅军沙文主义与独裁统治的斗争,而民主与独裁斗争,则是全国各族人民反对历届军政府独裁统治的斗争

   貌强:民族自决权是否一定走向独立与分裂?

   赛万赛:众民族要实践的民族自决权,有强势与弱势之分。强势目标是独立或分离为一个主权国家,弱势目标是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内,争取民族自治区。

   从理论上讲,强势目标与弱势目标,可归纳六类如下:

   1。完全独立或分离

   2。缅甸联邦

   3。缅甸合众国

   4。无缅邦的联邦

   5。无缅邦的合众国

   6。各族与同族邻国合并

   貌强:真是五花八门,眼花缭乱,您能逐一解说吗?

   赛万赛:“完全独立或分离”式--

   掸邦与克伦尼邦在缅甸联邦独立前,就是有清晰国界的两个独立国家,他俩倾向于完全独立。按照1947年的缅甸联邦宪法,他俩如果呆在联邦内而不满意,10年后有权以任何理由脱离联邦。1962年3月2日,军政府撕毁了彬龙协议与联邦宪法,等于解除了缅邦与众民族邦之间的各项合同义务,无论在宪法或法理上,各邦都已被解散,互不相干。当今所谓的 “缅甸联邦”,空壳而已--仅仅靠缅甸军政府驻军的镇压与维持,它已不是1947年自愿合成的实质联邦。

   貌强:嗯!国际或国内都不愿见到联邦分裂。团结才是力量嘛!何况世界都在走向地球村。第二式呢?

   赛万赛:真正“缅甸联邦”式--

   这是最受欢迎的政治体制,各族人民大多数称心满意,连联合国也点头称道。正如您所说:“团结才是力量嘛!何况世界都在走向地球村”。您知道谁不同意?唯一反对的就是军政府。因为:众民族平等的话,他就失去了惟我独尊,不再可能他一人说了就算,不再能够为所欲为了。貌强:真正缅甸联邦就是您常提的Federal不是吗?那么,第三个呢?

   赛万赛:“合众国”--

   貌强:哦!“合众国”就是您常说的:所有主权国家根据合约实行同居吧?

   赛万赛:对。合众国就是制订了共同条约,每个来遵守。彬龙协议,实际上就是条约,是缅甸联邦宪法的前身。缅甸军政府对“合众国”不感兴趣,甚至多数缅族反对派也不大喜欢它,因他们深恐会因此而失去对非缅人众民族邦的统治地位。

   貌强:第四个是否就是Canbawza Win 大声疾呼的“无缅邦在内的联邦”?

   赛万赛笑:您料事如神!哈哈!可以做算命先生。您看:假如缅邦不在内,联邦就像马蹄形,若开邦在缅邦西部,临海,克伦邦与孟邦在缅邦东南,也靠海。大家围绕着外国--缅邦。其实,在缅邦不仅缅族,也混居着克伦族、孟族、掸族等。缅邦有些村庄,克伦族还占多数呢。所以,如果缅邦要分出去,克伦族可能不情愿呢。所以,说哪个区域是哪个民族的,问题很大,困难很多,因不论缅邦或众民族邦,都是众民族杂居。

    第五个“无缅族在内的合众国”--问题与第四个“无缅族在内的联邦”相同。 第六是“各族与邻国同族合并”--

   例如钦邦,它可与印度米梭染(Mizoram)合并,因米梭族在民族血缘上与钦族同宗,合并后更自由,更好自治。同样,纳加族(Naga)也可与印度的同族兄弟合并。而克钦族,也可考虑与中国云南的景颇族同宗合并。掸族可选择中国、老挝、泰国同族兄弟合并。中国的傣族兄弟,虽在共产制度下,但却享有更多的民族文化权与其他自治权。缅甸掸族与非共产制度的老挝或泰国合并,也总比生活在缅甸军政府独裁霸道统治下好得多。克伦尼族、克伦族、孟族等,可选择泰国,因这些民族都生活在泰缅两边--但泰国那边的同胞兄弟,不像缅甸这边被迫害,那边享有比缅甸这边更多的个人权利与民主。

   如果缅甸军政府不顾众民族的前途与幸福,不顾地区的安定与和平共处,坚持一意孤行,继续祸国殃民,在联邦民穷财尽,沉沦为“无可救药的国家”之前,大家不得不慎重考虑。当然,希望这些忧虑是多余的--何况这些都关系到所有缅甸民族与国际风云。

   貌强:您们离家出走,妻离子散,缅族孤零零一人看门。念在半世纪夫妻与子女份上,还是和解吧。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赛万赛笑:非缅人的众民族为了获得民族自决权,展开了完全独立或分离斗争几乎已半个世 纪,但离不了婚。现在国际局势与政治都变了,周围国家都在不断中介与劝解。于是众民族的立场也软化了。不是她们想分居,而是丈夫太大男人主义,动不动就打骂全家大小,六亲不认。经过长期磨合,众民族已同意退一步接受联邦制,大家为共存共荣而共同奋斗。非缅人众民族所建立的民族民主阵线NDF(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缅甸民主同盟DAB(Democratic Alliance of Burma,)、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National Council of the Union of Burma),众民族委员会ENC(Ethnic Nationalities Council)等,其目标是恢复民主,争取缅甸各族人民的平等与自决权。

   貌强:中国人说:和为贵,家和万事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求和嘛!何况国际大气候对独立或分离都不利,有的国家也只不过口头同意您们独立罢了。您们进行了半世纪的武装斗争,军政府还是屹立不倒,近来您们也已由攻势退到守势。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却不见得光明呀!

   赛万赛:要打倒万恶的军政府,非缅人众民族惟有联合缅族民主力量,采取“存同去异”、联合一切可联合的力量,共同对敌。

   貌强:您认为军政府在不久的将来,会被迫还政予民吗?还民主予各族人民吗?

   赛万赛:经过长时间的磨合,非缅人众民族与缅族民主阵营,在争取民主、平等、自决权的共同基础上,都已愿为联邦制而共同奋斗。不仅联合国与国际社会,现在最重要的是:缅甸全体人民都支持联邦制。军政府不可能永远违背人民的意志一意孤行。军政府内部在变化、在分解。钦纽将军被逮捕投狱、其情报局被清洗、最近仰光发生爆炸案等事件,在在表明:军政府的内部斗争,越来越尖锐。谁能说:菲律宾、印尼那样--军队派系与人民联手起义的戏剧,不会在缅甸上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