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赛万赛谈缅甸现状]
BURMA-缅甸风云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赛万赛谈缅甸现状

-2005年6月4日-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最近Kanbawza Win教授发表了“组成无缅邦在内的缅甸联邦”一文,在缅甸国内外“一石激起了千重浪”,有的破口大骂,有的击节叹赏,有的褒贬参半。掸族民主联盟领导人赛万赛先生(Sai Wansai, 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熟悉缅族与非缅族政治圈内的恩恩怨怨,以及重重历史内幕,因而特访他一谈。

    貌强:有关Kanbawza Win教授的“组成无缅邦的缅甸联邦”一文,愿听听您的高见。

   赛万赛:首先该强调:Kanbawza Win教授享有个人自由,他有权发表个人看法,他也不必要与缅族或非缅族保持一致立场。老实说:在非缅人的众民族面前,很多缅族人士,或多或少都会不知不觉地流露出大缅族优越感或老大哥作风。像Kanbawza Win教授,愤怒、泄气多了就会退一步打算:“既然缅族放不下大缅族优越感,不重视民族平等,漠视民主与民族自决权,那就让我们先组建无缅族缅邦在内的联邦吧。以后他们想通了,欢迎随时加入”。我窃以为:他的愤怒与不满,主要是针对军政府内外的缅族极端份子,并非要真正排除缅族人士。

   貌强:“组建无缅族在内的联邦”一石,激起缅族“千重浪”。请问,还有哪些言论或看法,会刺激缅族?

   赛万赛笑:有“四石会激起四千重浪”:1。概念的分歧 2。宪法危机3。民族认同,4。多数民族-少数民族问题。

   貌强笑:愿闻其详。

   赛万赛:第一石 概念的分歧--

   历届军政府,包括今天的“国家安定与发展委员会”SPDC军政府,把缅甸Burma看成自1044年缅王阿努律陀统治以来,一直是统一的国家,把非缅族:掸族、克钦族、钦族、若开族、孟族、克伦族、克伦尼族等,视为少数民族,必须管制、镇压,否则国家会分裂。而非缅人的众民族却一贯认为:缅甸联邦是按照1947年彬龙协议而组建的 ,是由众民族众邦的领土拼合出来的。各邦各民族一律平等。彬龙协议是今日缅甸(Burma)的出生纸。

   缅甸军政府由他的“自古统一论”概念出发,不惜一切要维护“领土完整”与“国家统一”。但军政府无所不有其极地镇压结果--宪法变成废纸,普世人权被严重侵犯,同时,也使缅军更横行霸道,更不可一世、更惟我独尊。将军们膨胀到1990年普选虽然惨败,至今死都不交出政权给胜选方--全国民主联盟NLD、掸族联盟SNLD、众民族政党。将军们更一口拒绝胜选缅族与非缅族政党所赞同的联邦制。 貌强:第二石呢:

   赛万赛:宪法危机--

   缅甸当前的祸乱与苦痛,源于1947年不完善的联邦宪法--它制订得太 匆忙与疏忽,违背了 彬龙协议精神--造成众民族无权无势,所有权势都集中在缅族缅邦。现在,几乎所有非缅族与缅族反对党派都同意:民族纠纷必须从社会、政治、经济改革入手。民族纠纷的源头既然是1947年宪法。那么该宪法就必须按照彬龙协议加以修正与完善--使各邦拥有平等、自愿、自决权。

   貌强:第三石呢?

   赛万赛:国家民族的认同--

    历届缅甸政府,包括目前的国家安定发展委员会SPDC,从来是自我为中心,充满主观、偏见、谬见。他们一群人说要为联邦取名,却只知在自己的 Bamar, Burma与 Myanmar上打转。其实,Myanmar, Bamar, Burma,Burmese, Burman等,一般都是指缅族缅区,非缅人的众民族从来也不认为是大家庭通称,自己包括其内。 几年前,现届缅甸军政府改 Burma为Myanmar,说是要让缅甸联邦境内的各族人民产生国家民族共同感。但可笑可悲的是,Myanmar一向不代表众民族,所以他们的努力早就注定失败。更何况对这“大家庭通称”,缅甸军人从没征询过非缅人的众民族意见,好像跟大家无关。

   还有:把英国殖民者划下的边界,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邦界国界。再经过缅甸军人的愚弄与挑拨,更催生出没完没了的民族纷争,一直影响着国际与区域的稳定。历届缅甸军政府的“国家民族建设”,都是假话、大话、空话与演戏。其“国家民族通称”问题,更是闭门造车。 等将来真正 Federal联邦诞生时,让各族人民(包括缅人)一起探讨崭新的国家民族通称,才是实事求是。

   貌强:第四石大概就是“多数民族”缅族一直叫您“少数民族”吧?

   赛万赛:对,多数民族-少数民族的误用滥用,首先已使媒体与学术界感到最困扰,极需澄清。在数量上,缅人在缅邦(缅甸大平原)占多数,但在掸邦、若开邦、钦邦、克钦邦、克伦尼邦、克伦邦、孟邦等,缅人却占少数,当地民族是多数。按照彬龙协议,缅甸联邦就是各族各邦献上其固有领土,共同合并而成,各族都是缅甸联邦土地上的同伙,大家都是主人,大家平等,与多数民族-少数民族无关。缅族沙文主义叫我们少数民族,其明显用意是:你们人少,又是历代臣民,不要翘尾巴。

   貌强笑:像中国毛泽东时代的“地、富、反、坏、右”--要夹着尾巴做人,不准乱说乱动。 赛万赛:在缅甸政治舞台上,两个大主角贯穿全剧--1。民族斗争 2。民主与独裁斗争 。民族斗争,是众民族反对缅族缅军沙文主义与独裁统治的斗争,而民主与独裁斗争,则是全国各族人民反对历届军政府独裁统治的斗争

   貌强:民族自决权是否一定走向独立与分裂?

   赛万赛:众民族要实践的民族自决权,有强势与弱势之分。强势目标是独立或分离为一个主权国家,弱势目标是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内,争取民族自治区。

   从理论上讲,强势目标与弱势目标,可归纳六类如下:

   1。完全独立或分离

   2。缅甸联邦

   3。缅甸合众国

   4。无缅邦的联邦

   5。无缅邦的合众国

   6。各族与同族邻国合并

   貌强:真是五花八门,眼花缭乱,您能逐一解说吗?

   赛万赛:“完全独立或分离”式--

   掸邦与克伦尼邦在缅甸联邦独立前,就是有清晰国界的两个独立国家,他俩倾向于完全独立。按照1947年的缅甸联邦宪法,他俩如果呆在联邦内而不满意,10年后有权以任何理由脱离联邦。1962年3月2日,军政府撕毁了彬龙协议与联邦宪法,等于解除了缅邦与众民族邦之间的各项合同义务,无论在宪法或法理上,各邦都已被解散,互不相干。当今所谓的 “缅甸联邦”,空壳而已--仅仅靠缅甸军政府驻军的镇压与维持,它已不是1947年自愿合成的实质联邦。

   貌强:嗯!国际或国内都不愿见到联邦分裂。团结才是力量嘛!何况世界都在走向地球村。第二式呢?

   赛万赛:真正“缅甸联邦”式--

   这是最受欢迎的政治体制,各族人民大多数称心满意,连联合国也点头称道。正如您所说:“团结才是力量嘛!何况世界都在走向地球村”。您知道谁不同意?唯一反对的就是军政府。因为:众民族平等的话,他就失去了惟我独尊,不再可能他一人说了就算,不再能够为所欲为了。貌强:真正缅甸联邦就是您常提的Federal不是吗?那么,第三个呢?

   赛万赛:“合众国”--

   貌强:哦!“合众国”就是您常说的:所有主权国家根据合约实行同居吧?

   赛万赛:对。合众国就是制订了共同条约,每个来遵守。彬龙协议,实际上就是条约,是缅甸联邦宪法的前身。缅甸军政府对“合众国”不感兴趣,甚至多数缅族反对派也不大喜欢它,因他们深恐会因此而失去对非缅人众民族邦的统治地位。

   貌强:第四个是否就是Canbawza Win 大声疾呼的“无缅邦在内的联邦”?

   赛万赛笑:您料事如神!哈哈!可以做算命先生。您看:假如缅邦不在内,联邦就像马蹄形,若开邦在缅邦西部,临海,克伦邦与孟邦在缅邦东南,也靠海。大家围绕着外国--缅邦。其实,在缅邦不仅缅族,也混居着克伦族、孟族、掸族等。缅邦有些村庄,克伦族还占多数呢。所以,如果缅邦要分出去,克伦族可能不情愿呢。所以,说哪个区域是哪个民族的,问题很大,困难很多,因不论缅邦或众民族邦,都是众民族杂居。

    第五个“无缅族在内的合众国”--问题与第四个“无缅族在内的联邦”相同。 第六是“各族与邻国同族合并”--

   例如钦邦,它可与印度米梭染(Mizoram)合并,因米梭族在民族血缘上与钦族同宗,合并后更自由,更好自治。同样,纳加族(Naga)也可与印度的同族兄弟合并。而克钦族,也可考虑与中国云南的景颇族同宗合并。掸族可选择中国、老挝、泰国同族兄弟合并。中国的傣族兄弟,虽在共产制度下,但却享有更多的民族文化权与其他自治权。缅甸掸族与非共产制度的老挝或泰国合并,也总比生活在缅甸军政府独裁霸道统治下好得多。克伦尼族、克伦族、孟族等,可选择泰国,因这些民族都生活在泰缅两边--但泰国那边的同胞兄弟,不像缅甸这边被迫害,那边享有比缅甸这边更多的个人权利与民主。

   如果缅甸军政府不顾众民族的前途与幸福,不顾地区的安定与和平共处,坚持一意孤行,继续祸国殃民,在联邦民穷财尽,沉沦为“无可救药的国家”之前,大家不得不慎重考虑。当然,希望这些忧虑是多余的--何况这些都关系到所有缅甸民族与国际风云。

   貌强:您们离家出走,妻离子散,缅族孤零零一人看门。念在半世纪夫妻与子女份上,还是和解吧。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赛万赛笑:非缅人的众民族为了获得民族自决权,展开了完全独立或分离斗争几乎已半个世 纪,但离不了婚。现在国际局势与政治都变了,周围国家都在不断中介与劝解。于是众民族的立场也软化了。不是她们想分居,而是丈夫太大男人主义,动不动就打骂全家大小,六亲不认。经过长期磨合,众民族已同意退一步接受联邦制,大家为共存共荣而共同奋斗。非缅人众民族所建立的民族民主阵线NDF(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缅甸民主同盟DAB(Democratic Alliance of Burma,)、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National Council of the Union of Burma),众民族委员会ENC(Ethnic Nationalities Council)等,其目标是恢复民主,争取缅甸各族人民的平等与自决权。

   貌强:中国人说:和为贵,家和万事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求和嘛!何况国际大气候对独立或分离都不利,有的国家也只不过口头同意您们独立罢了。您们进行了半世纪的武装斗争,军政府还是屹立不倒,近来您们也已由攻势退到守势。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却不见得光明呀!

   赛万赛:要打倒万恶的军政府,非缅人众民族惟有联合缅族民主力量,采取“存同去异”、联合一切可联合的力量,共同对敌。

   貌强:您认为军政府在不久的将来,会被迫还政予民吗?还民主予各族人民吗?

   赛万赛:经过长时间的磨合,非缅人众民族与缅族民主阵营,在争取民主、平等、自决权的共同基础上,都已愿为联邦制而共同奋斗。不仅联合国与国际社会,现在最重要的是:缅甸全体人民都支持联邦制。军政府不可能永远违背人民的意志一意孤行。军政府内部在变化、在分解。钦纽将军被逮捕投狱、其情报局被清洗、最近仰光发生爆炸案等事件,在在表明:军政府的内部斗争,越来越尖锐。谁能说:菲律宾、印尼那样--军队派系与人民联手起义的戏剧,不会在缅甸上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