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缅甸掸邦掸族的心声]
BURMA-缅甸风云
·克伦族联盟KNU的目标、政策与纲领
·Appeal to UN Security Council
·呼吁联合国安理会保护缅甸人民
·悼念恩师林丽华
·缅甸事件已呈请联合国安理会干涉
·A CALL FOR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缅甸华族致函中国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代表团
·Burma's Chinese Appeal to PR China's Permanent Mission to UN Security
·缅甸克钦邦停战组织之内讧
·No More Peace for Burma's Peace Groups
·缅甸华族致函英国: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干预缅甸
·Burma's Chinese Call England for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SDU敦促安理会干涉威胁和平的缅甸
·SDU’ s STATEMENT On “Threat To The Peace: A Call For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安理会、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缅甸华族
·Burmese case at the UNSC: A Silver Lining
·来世不要这地狱!
·NEVER SUCH HELL IN NEXT LIFE!
·缅甸政党纷纷声援"报告书" (续)
·Endorsements from Burma's Democracy & Ethnic Forces (continue)
·欧盟的缅甸战略
·An EU strategy for Burma ?
·Annihilate Burma’s Poverty & Inequality
·消灭缅甸的贫穷与不平等
·美国国防专家看中缅关系
·Beckoning Burma
·缅甸搬迁军政总部与核能基地
·Burma Nuke Plant: Plains to Hills
·貌强:缅甸民主社团上书荷兰外交部
·貌强 :BDC-NL Appeals Dutch Government for Burma Issue
·寻找中国的同情与支持
·貌强: Seek China's Support
·缅甸国内外情势的阴阳转化
·貌强: Burma's Situation and Taiji's Yin & Yang
·布什会见缅甸掸族巾帼英雄蔷冬
·貌强:Bush met Charm Tong, The Shan Heroine of Burma
·貌强:A Burmese Confesses to Oppressed Ethnic People & My Comment
·貌强:一缅族向众原住民忏悔与我的答评
·Win教授、洋学者、貌强座谈缅甸问题
·貌强:Prof. Win's An Attempt on Jigsaw Puzzle
·貌强:缅甸将军们为保权而一意孤行
·貌强: SDU & USA Condemn Burmese Junta’s Sentence on 8 Shan Leaders
·缅甸迁都:惧美?内战?风水?禳灾?
·貌强:Capital Moves to Pyinmana, WHY?
·世界对缅甸的看法
·貌强:How The World Views Burma’s Junta ?
·貌强:Master In Civil War & Disintegrating
·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貌强:Discussion on Contemporary Situation in Shan State with Sai Wansai of SDU
·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貌强:Shan State Army Is Against Racial Hatred & Union Disintegration
·貌强: 众停战组织反对种族仇恨与联邦分裂
·貌强:Burmese Echos to UNSC Briefing On Burma
·貌强:安理会的缅甸简报与反响
·貌强:缅甸制宪国民大会又续开了!
·貌强:Burma Re-opens National Convention
·貌强:缅甸联邦宪法起草委员会FCGCC告人民书
·貌强:Press Release by Federal Constitution Drafting & Coordinating Committee-Union of Burma (FCDCC)
·貌强:缅甸新社会民主党DPNS与记者谈话
·貌强:Burmese DPNS ’s Press Conference
·Shan-EU: Time for ASEAN and UN to act in tandem
·赛万赛与貌强谈: 缅甸年终现状
·貌强:缅甸众土族委员会ENC欢迎东盟的呼吁
·貌强:ENC Statement 6/2005 =Welcome ASEAN’s EFFORD
·貌强:Sai Wansai & Maung Chan Talk about Burma’s Situation
·缅甸制宪大会与停战集团、和平集团、抗争力量
·貌强: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Junta and Its broad Opponents
·貌强:缅甸的“无声杀戮场”
·貌强:Burma's Silent Killing Fields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掸邦掸族的心声

--与掸族领袖赛万赛Sai Wansai的谈话 --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开车往德国汉堡,为的是要会见缅甸掸族民主同盟(Shan Democratic Union)秘书长赛万赛(Sai Wansai)。听听缅甸掸族的心声。

掸族知识分子

    赛万赛(Sai Wansai)生于北掸邦,年轻时代迁居南掸邦,他从小参加掸民族运动,毕业于缅甸曼德勒大学(文科学士),后赴德国汉堡大学专攻政治学。 寒暄过后,他献上一杯掸茶。青茶叶大而紧壮,茶色绿,味甘苦,气芬芳,饮后齿颊留香。

    他说:傣族--在我们这边、云南那边、以及泰国那边--都爱自称傣人,意即自由人。而缅人称我们为掸人,克钦族即景颇族叫我们阿昌,汉人叫我们白夷。

    云南与掸邦,还包括泰国与老挝的一部分,在中国唐宋时代梵语称为“妙香国”。元明清时我们与云南分家,但无边界,你来我往,还是亲如一家人。英国统治时期称我们为众掸邦(Shan States)。中国那边,自清末以来既遭列强欺凌,又百年内乱,互相残杀,新中国成立初期欣欣向荣,但后来阶级斗争不断升级,斗到人人自危,而生活却降级到饥寒交迫。掸人是乐天民族,崇尚自由,信奉上座部佛教,慈悲为怀,所以那边的亲戚不断搬家过来,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与云南划清国界,终于与中国一边一国。

    掸茶与云南普洱茶是同种。掸茶普洱茶类是傣族祖先爱种爱喝的。其实云南普洱县并不产茶。近代主要是云南那边的傣族与其他民族兄弟生产,由普洱县转销到全中国、全世界去的。他们也通过边贸,来我们掸邦收购。

    此健康茶最受港澳青睐,深信不寒不燥,消食去脂,轻身益寿,德国人几年前发现它最能降低胆固醇,经媒体一传扬,声名大噪,供不应求。

    赛万赛说:

    不过,现在中国成了世界工厂,很多地方被工业废气、废水、废料以及农药等严重污染了,德国查出云南普洱茶的农药残留量时常超标。

    我们掸茶来自原始植被地带的山腰绿野、青山绿水、秀峰俊岭,那里气候宜人,云雾缭绕,雨露滋润茶芽壮。工业太落后的小乘佛教国家,由于现代化脚步还未踏入,反而保留了大自然界的真、善、美。坏事变好事。

    你们知道云南与掸邦一带的茶树,是世界所有茶树的老祖宗吗?中国南方所有名茶都要来这里寻根拜祖,而印度、斯里兰卡、印尼、非洲等的茶叶,无一不是中国南方茶树的 “近代海外华侨”,那主要是英国带去的。要来云南拜老祖宗,他们排在最后面。

    我上曼德勒大学时,不只天天掸茶不离口,还爱吃腌制鲜茶叶,拌之以油、盐、芝麻、花生、姜丝、炸葱片、蒜片。

    赛万赛用手做混拌状,然后五指在唇上一飞,拉长声音说:“美。。味。。无。。穷。。呀!”。接着他歉然说:有朋友送我十几包,可惜都吃光了。

    我们唯有眼巴巴地望着这位掸人,跟他一同猛吞口水下肚。

茶过三巡

    我连饮掸茶三杯,半闭双眼连赞:好茶!好茶!好茶!

    接着,我言归正传:九十年代我在海牙拜访了两个掸人知识分子,从英国来参加非联合国成员组织UNPO。

    赛万赛笑答:那智者型长老,现住澳洲,那较年轻力壮的好汉,还在英国。我们时常有联系,最近为欧盟-东盟-缅甸吵闹事件,我们几乎天天交换看法。

    那时,他赛万赛负责掸邦人民代表委员会的海外新闻工作,1996-2000期间,他任掸族民主联盟SDU副主席, 现被推举为掸族民主联盟秘书长,兼任驻海牙非联合国成员国组织的众掸邦代表。

    赛万赛说:掸族民主联盟是流亡国外的掸人组织,它与所有掸族政治团体--掸族民主联盟SNLD、掸邦重建委员会RCSS、掸邦组织SSO等,保持密切合作。

我是掸国人

    我问:“缅甸(Myanmar)近况如何?”。

    他说:“我不是来自Myanmar 或 Burma,我是掸邦(Shan State)人。

    我笑答:我貌强来自缅甸伊江三角洲鱼米之乡,华族。

    对缅族来说,他的说法够“刺激”甚至“火爆”,大缅族主义者会铁青着脸扣上“分裂主义”帽子,缅甸独裁军头则会凶相毕露,枪炮上膛,要得而诛之,要赶尽杀绝。

    那些缅甸种族主义者怎么对待我们这些土生华人呢?60-70年代借鉴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做法:父亲经商?--出生不好!是剥削阶级、吸血鬼、黑五类! 一定要批倒、批臭到神憎、鬼厌、人恨!永远必须夹着尾巴做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论退出历史舞台后,独裁军头奈温的“缅甸社会主义”也烟消云散。然而各路思想纷陈,亲英美的“黄祸论”份子,还是依然仇视华族。他们一口咬定华侨华人都是云南那边来的外国人,把他们敲诈勒索精光后,最好赶他们回老家去“接受再教育”--可笑这些缅甸种族主义者,根本不知道华族祖籍国的社会与教育制度,都已天翻地覆,面目全非了 。

    其实,我们缅甸华族的成长、学习、工作、生活,与任何缅甸公民没两样。由于大环境小环境皆相同,大家喜怒哀乐也都相差不多。唯一差别:我们是华族,多学了一科中文,接受了中华文化。冷战时代中国正受列强合力制裁与死命围剿,在反华仇华的需要下,东南亚华侨华人都成了当地种族主义者嫁祸出气的最好对象。可悲的是,几乎没人敢出来为这些炎黄的海外孤儿打抱不平。

Burma简史

    谈话就进入了缅甸历史的时光隧道。

    且听赛万赛掸人娓娓道来:

    现在称之为缅甸(Burma)的地区,公元1886年之前,是孟(Mon)族、缅族(Burmese或Burmans)、掸(Shan)族你争我夺,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地方,大家轮流坐庄。13世纪忽必烈蒙古铁骑压境并横扫时,大家无不面东北称臣,年年进贡。

    英国1824年发动第一次战争,攻占了缅甸南部的“孔雀尾巴”丹那沙林(Tenasserim)--那是克伦族、孟族的居住地,再占领了西部狭长地带若开(Arakan)--那是若开族世代生活的地方,接着永远割去了阿萨姆(Assam)、曼尼普尔(Manipur)--那是掸族、钦族(Chin)、克钦族(Kachin,中国那边称景颇族)与当地人混居之地。阿萨姆与曼尼普尔自那时起进入印度版图。

    1852年英国发动了第二次战争, 由仰光(孟族渔港)经勃固(Pegu,孟族旧都)平原,长驱直入缅甸中部卑谬(Pyi Myo)上方。

    我插嘴:中国史籍记载,唐朝时卑谬是骠国(Pyu Kingdom)的首都。骠国领土辽阔,土地肥沃,当时是东南亚一霸。公元802年,云南南诏国令骠国派文化代表团访问中国,促使其后中国的乐器、乐曲、音乐领域,发展得更多姿多彩。诗人白居易长诗“骠国乐”就是赞颂他们,在敦煌壁画中至今还可见到骠国倩影。唐宋时期称骠国为朱江。

    赛万赛略带歉意地说:公元832年,妙香国--云南南诏国与我们掸人--消灭了骠国。但骠族后来融入缅族,在11世纪、16世纪、18世纪,大缅族主义者共三次又征服了我们众民族,他们还一直打杀到我们的泰国、老挝、阿萨姆、曼尼普尔、云南德宏景宏等傣族兄弟那边去。我们在13-15世纪,16-18世纪,也分别联合孟族、若开族、泰国等,伺机再回击、围攻他们。大家轮流坐庄嘛!

    他续道:伊江三角洲与其上部广大平原,是世界米仓之一,主要由缅族(Burmese 或 Burmans)居住,其东西南北四方,则由非缅人(Non-Burmans)的众民族休养生息。

    英国把第一次与第二次占领的缅族地区,合并为缅甸省(Burma),称为英属缅甸本部(British Burma Proper),由1852年直接或间接统治到1948年。Burma 里头不含东西南北四方的众掸邦(Shan States)、克伦尼邦(Karenni State)以及众民族山区。

    当年英国深恐法国染指他这块生金蛋地带(法国从其越南三邦殖民地一直虎视眈眈),1885年底就再发动第三次战争,轻取缅甸王都曼德勒(Mandalay),1886年初完成了全缅甸东西南北中五部的全盘吞并,并干脆把缅王监禁在印度,直至死亡。

    英国把缅甸本部(Burma) 四周的众民族地区,如掸邦高原、克伦尼邦, 克钦族山区、钦族山区等,一概称为边区(Frontier Areas), 进行分别统治。边区内有两个邦国:1。众掸邦国有33土司邦,与中国、泰国、老挝相望,2。东部克伦尼邦国,与泰国为邻。

缅族与非缅族

    缅甸本部与边区,缅族与非缅族的真正政治交合,迟至二战结束才开始。

    赛万赛顿了一顿,继续说:

    非缅族(Non-Burmans)是指除了缅族之外的众民族,即孟族、掸族、克钦族、克伦族、克伦尼族、若开族、钦族。。。。等等,现缅甸军政府扩而大之,说总共135族群。

    1947年,众掸邦召集克钦山区、 钦族山区等,在掸邦彬龙(Panglong) 镇与缅甸(Burma)签订了历史性的彬龙协议,为了取得自决权,再与克伦尼邦一起,以两个邦国(States) 独立体,联合缅甸本部,共同争取联合独立。

    通过众民族的联合争取,大家终于在1948年1月4日从英国手中获得了联合独立。

    很清楚:现在世界所知道的缅甸(Burma 或 Myanmar) ,是一个崭新的政治联合体或联邦,它里面至少有三个国家:即缅甸本部、克伦尼邦、众掸邦 。而若开、钦、克钦、克伦、孟等地区,在获得联合独立的那时,还未被法定为邦。不过,他们从远古时代就各自以小邦小国形式,一直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居乐业。 大家知道奈温 Ne Win 将军吧?

    赛万赛说:奈温就是那个时常暗示自己是骠国王族(Pyu)后裔,口口声声说要维护国家统一的卑谬人--骠国旧都人。

    我插嘴:“他有时也自称贡保王族(Kongbaung Royal Family)后代,说因当年宫廷政变,其母系祖上逃亡卑谬,躲在乡下。我上仰光大学时,领导大学生运动的卑谬女同学(后被开除学籍而投入武装革命)告诉我,奈温父亲是客家人。我推理说不应该是。因我们知道:杀华排华最厉害的是奈温年代--华人被当外国人与剥削阶级,受严重歧视与不平等对待,华文当外文,禁止学习。犹如台湾客家人李登辉,受日本教育,自认是日本人,心里变态,歧视华人,不公平地对待华人。奈温完全可能与李登辉一样:人性严重扭曲”。

    赛万赛啜了一口掸茶,续道:

    就是他奈温跟昂山素姬的爸爸昂山,共30人,1941年赴日(台湾岛与海南岛)受训,1941年底把日本皇军由泰国领入缅甸,并引日本皇军屠杀了很多克伦人、克伦尼人、掸人--那时只有他们“30同志”,才最死心塌地与日本法西斯合作反英,其他进步政党与民主人士,包括缅共,都联英美中等盟国联合抗日。其实日本皇军从来只是哄骗他们。日军统治缅甸时期并不给他们实权,还把当时分治的部分掸邦,送给傣族大泰国。1945年抗日胜利前夕,他们才联英抗日,领缅军反戈一击。1946年,昂山代表缅甸本部临时政府,与众民族达成彬龙协议,引众民族以联邦名义,向英国要求独立。1947年,昂山被自己缅族同路人杀死。1948年,缅甸各族获得联合独立,但缅军的大缅族沙文主义头头随即翻脸,开始屠杀众民族兄弟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