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上座部佛教与傣族广大地区]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上座部佛教与傣族广大地区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下文是作者参加2005年云南省中缅边区傣族文化论坛的讲稿(循交流互动与听众提问记录而稍作补充)。
   作者出生于缅甸伊江三角洲,一生热爱中国缅甸传统文化;青年时期深受缅甸与中国僧伽教化;1961-66年任教于仰光南洋中学与其补习班;1966年仰光大学理科毕业后,在缅甸工业发展局工作;1967-73年先后留学深造于德国德累斯登科技大学、柏林科技大学、柏林食品管制与研究院,同时尽力协助旅德缅甸留学生

   “战斗的孔雀”年刊的编译与佛学的推广工作。作者退休前是欧盟注册食品科技专家以及中国粮油进出口总公司、浙江省茶叶进出口公司、中国进出口商品检验技术院名誉顾问。
   
   讲稿全文如下(附交流现场问答):
   
   原始佛教
   
   所谓原始佛教,是指公元前6-5世纪释迦牟尼与其弟子相继传承的最早期的佛教。
   释迦牟尼(Sakyamuni)是佛教徒对出家寻道的王子乔答摩.悉达多(姓Gaotama 名Siddhartha)的尊称 。释迦Sakya是种族名,“能”的意思,牟尼(Muni)是“仁、儒、忍、寂默的意思”,释迦牟尼意即释迦族圣人。
   
   释迦牟尼教导出家众与在家众:
   *万物无常,生命轮回,人生苦海。
   *人生是苦、无常、无我。
   *“苦”是三惑与三业造成的。
   *三惑——贪、嗔、痴。
   *三业——身、口、意的活动。
   *三惑与三业——造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而生死轮回,没完没了。
   *要脱离苦海,跳出轮回,就要依三藏,识四谛、修三学、走八正道,才能到达解脱涅槃彼岸。
   *三藏(三全集)(Tri-pitaka)——经藏(Sutra-pitaka)、律藏(Viyana-pitaka)、论藏(Abhidharma-pitaka)。
   *四谛(四真理)——苦谛(Dukkha)、集谛(Samudaya)、灭谛(Ridhora)、道谛(Magga)。
   *三学(Trisiksa)——戒(Sila)、定(Samadhi)、慧(Panjna)。
   戒即守身、口、意三业;定即修禅入定,观悟佛理;慧是获得解脱智慧。
   修行由戒入定,由定入慧——断除所有烦恼、大彻大悟而得解脱。
   *走向涅磐的八正道——正语、正业、正命(戒)、正修、正定、正见、正慧。
   
   释迦牟尼建立僧团(僧伽sangha)——和尚叫比丘bikkhu,尼姑叫比丘尼bikkuni,到处传教,其教义在世俗与寺院代代相传至今。
   释迦牟尼入灭后不久(约公元前480年),500高僧对释迦牟尼45年的传教进行了第一次结集。长期随释迦牟尼左右、记忆力惊人的阿难陀(释迦牟尼堂弟),背颂出他所听而牢记着的经藏(所以佛经开头都是“如是我闻”),由大家共同审查、证实、补充、记录。
   释迦牟尼灭后200年,佛学传遍印度。但由于对佛陀的一些学说发生了歧见,佛教僧伽分裂为18门。其中大众部,经过不断改革与发展,最后成为大乘佛教(北传佛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
   在非大乘佛教的原始佛教中,上座部(即长老高僧派)佛教一支独秀,茁壮成长,至今欣欣向荣——释迦牟尼最早期的精华教导、僧伽修行戒律、佛学哲理与心理分析等,通过上座部得以保留、实践、发扬光大至今。
   上座部偏重个人修行,注重禅定内观,追求罗汉果位以脱离轮回,到达彼岸。
   公元前275-232年,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Asoka Maharaza)带头信奉上座部佛教,并全力在国内外推广。
   公元前274年,阿育王派其子摩恒陀(Mahinda)去狮子国(泰语勐兰卡,缅语斯里兰卡)传上座部佛教,狮子国王赐其御苑并尽力协助。御苑后被改建为大寺(Mahavihara),
   后来摩恒陀之妹僧伽蜜多(Sanghamitta)携带大菩提树枝(在此树下佛陀得道),也莅临大寺助教。大寺(Mahavihara)因而远近闻名。
   当时上座部佛教是用狮子国文字(Singhala僧伽罗文)传教的。
   公元前250年,释迦牟尼学说已系统地结集为三大部分即三藏(Tri-pitaka):
   1。律藏(Viyana-pitaka):僧伽的修行戒律。
   2。经藏(Sutra-pitaka):佛陀之讲述以及与弟子座谈之记录。
   3。论藏(Abhidharma-pitaka):佛法哲理、心理分析。
   
   上座部佛教南传孟-高棉(Mon-Khmer)
   
   世纪初,三藏经典及其注释,就以僧伽罗文写于贝叶上,初步南传至东南亚黄金地(Suwannabumi)——即泰国堕罗钵底(Dvaravadi)与缅甸孟国达通(Thaton)。
   公元403-432年狮子国摩哈那摩(Mahanama)时代,婆罗门高徒瞿沙(Ghosa)使佛教脱胎换骨,并发扬光大。瞿沙出身婆罗门家庭,后改信佛教,取名为佛陀瞿沙(Buddha
   Ghosa = 佛音,觉音)。他跟随高僧僧伽波罗(Sanghapala)与佛陀密多(Buddha Mita),在大寺攻读三藏与其注释。
   公元430年,佛陀瞿沙把大寺所传的三藏与其注释,由僧伽罗文翻译为巴利文。该巴利文三藏佛经,不久被写于贝叶上,经水路南传到缅甸孟国达通(Mon
   Thaton),遂使孟国达通成为大寺的正统上座部佛教圣地——当时上缅甸与东南亚各国都来孟国达通取经。
   孟-高棉(Mon-Khmer)国力强盛时期,地跨缅甸、泰国、高棉(今柬蒲寨),人才辈出。当代高棉高僧Sanghapala,曾到中国南朝齐梁(公元506-518年)帮译佛经共11部48卷,梁武帝礼待其为家僧。
   由古印度梵文与巴利文,创造出了孟-高棉文——公元600年就出现孟文碑铭,公元609年出现古高棉文(古柬蒲寨文)碑铭。
   
   上座部佛教南传缅甸
   
   公元1044年,缅甸蒲甘王朝阿努律陀(Anawrahtar)即位,当时蒲甘一带阿利(Ari)教派盛行。阿利教派是大乘佛教+婆罗门教+当地教的三结合,似乎是密教(Tantrism)分支,与南诏的阿槎梨教渊源极深。
   为了压制与取代分庭抗礼的阿利派佛教,阿努律陀王首先礼聘孟国高僧阿罗汉(Arahan)为国师,宣扬“正宗佛教”,接着以“孟王马奴哈(Manuhar)拒借巴利文的三藏经典”大逆不道为由,1057年派兵灭了孟国,带着劫持到的巴利文三藏佛经与俘虏孟王,浩浩荡荡班师回朝。
   1057-59年,阿努律陀王率军赴云南南诏大理国求取佛牙,归途中接受了缅北各掸族土司的归顺,并娶了孟拱(Mokaung)土司之女素孟拉(Saw
   Munhla)为妻,和掸族拉近关系。
   阿努律陀王在他所到之处,总是强力推广上座部佛教。
   1071年,阿努律陀王又直接由狮子国引进了完备的巴利文三藏经典,力促上座部佛教中心由孟国移至蒲甘。
   当时,不只广大傣族区(缅甸掸族、泰国泰族、老挝寮族、云南傣族等),连远在印度的佛教徒(当时佛教在印度几近消亡)也来蒲甘学习上座部佛教。
   阿努律陀对佛教的功劳—— 他引进南传上座部佛教前宗,并在其统治区与势力范围内发扬光大。
   1192年,蒲甘王朝国王那罗波帝悉都(Narapatisihtu),又由狮子国引入经已改革了的上座部佛教后宗(Singhalasanghanikaya)——种下了与阿努律陀引进并发扬的上座部前宗的历久纷争。
   13世纪下半叶,蒙古大军侵缅,蒲甘王朝衰微,掸族乘势兴起,建立了邦牙(彬牙 Bin-ya 1312年-1364年)与阿瓦(Ava
   1364年-1555年)等掸族王朝,掸族最津津乐道的是勐卯掸国(Mao Shans) 与创建者Sao Hso At Hkam Hpa和Sao Hsam Long Hpa两兄弟的丰功伟绩。勐卯掸国当年地跨马尼布尔与阿萨姆(Manipur & Assam 现属印度)与下缅甸。
   当时掸族地区还是兴盛阿利派佛教。但经小阿罗汉与天眼两位高僧积极传教,上座部佛教才在掸族区逐渐占领了统治地位。
   另一支掸族在缅甸南部孟族区建立了勃固伐丽流(Wareru天降之王)王朝,其佛经、佛塔建筑、伐丽流法典、巴利文法书等造诣,备受当时锡兰高僧的高度赞赏。伐丽流王朝达摩悉帝(Damazedi)1472年即位,1475年派高僧到狮子国求取上座部佛教正法,回来后大力整顿了僧伽,净化了佛教。
   仿孟文与巴利文,缅甸的两大族——缅族(Burmans)创造了缅文,掸族(Shans)创造了掸文。
   
   上座部佛教传入泰国
   
   当时国力强大、疆土辽阔的孟高棉王朝,迄12世纪统治着现今泰国的部分地区。12-13世纪蒙古入侵这一带后,掸族(Siam,Shan)乘势兴起,他们在清迈(1296-1775)、素可泰(1238-1438)、阿瑜陀耶(1350-1767)先后建国。
   泰国兰那泰(Lanna Tai)王国(前身是8世纪的庸那迦Yonok古国)的孟莱(Mengrai)王,在1296年兴建清迈城为国都(中国称八百大甸,即Chiangmai清迈王国)。孟莱王是上座部佛教徒,所以想方设法大兴上座部佛教。1367年哥那(Kue-Na)王即位,礼聘狮子国高僧Vdumbanmahasvami来传播上座部佛教。1441年三界王(Trilokaraja)即位,建大菩提寺(Mahabodharama)。1477年在该大菩提寺举行了泰国佛教史上的第一次三藏集结。
   泰国素可泰王朝的Thmmaraja Luthai立泰王,在1354-1376年大兴上座部佛教,他礼聘狮子国高僧到来传播上座部佛教。1362年及其后,国王本身屡次出家修行——开了泰国史上国王出家之先河。
   达莱洛迦王(Boroma Trailokanatha 1448-1488年)与拉玛铁波底二世(RamadhipatiII,1491-1529年)又进一步巩固与发展了上座部佛教。
   菠萝玛可斯时期(Boromakos 1733-1758年),受狮子国之邀,泰国派高僧到狮子国传授上座部佛教暹罗宗(Siam Nikaya),力促奄奄一息的狮子国上座部佛教获得复兴。
   仿孟-高棉文、占婆文、狮子国文、巴利文,泰国泰族在1283年创造了泰文。
   
   上座部佛教传入老挝
   
   公元7-8世纪,大乘佛教由云南南诏国传入老挝,但它竞争不过当地原始宗教与印度婆罗门教。
   当时南传上座部佛教经缅甸、泰国、柬蒲寨三方,乘虚向老挝长驱直入。
   1353年,老挝川东王的孙子——法昂(Fa Ngoun),在柬蒲寨王的帮助下,击败祖父川东王,建立了澜沧王国(Lang Chong)。法昂是佛教徒。在王后娘娇乐(Nang Keolot柬蒲寨国王之女)的大力帮助下,法昂由柬蒲寨引来了上座部佛教,并强订其为国教。
   1501-1520年,维苏纳腊王朝的维素(Visoun)王,下令将三藏佛教由梵文、巴利文翻译为老挝文。其子波提萨拉纳(Phothisarath)王,严禁其他宗教而独尊佛教。到悉达提腊王(Sethathirath)时,还加强供奉清迈的佛像佛经。
   经积极努力,到17世纪时,老挝已成为东南亚另一上座部佛教中心,当时泰国、柬蒲寨都来老挝取经。
   抄写佛经的老挝文(Tham坦文),是由孟高棉文与巴利文演化而来,和西双版纳古傣文Totam相同。
   
   上座部佛教传入云南
   
   众所周知,西双版纳(云南)、老挝、清迈(泰国)、景栋(缅甸掸邦)等,不只地区相连,文化相同,语言也相通。1367-1444年间,清迈佛教就经景栋传入云南南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