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笑谈叙旧于加州]
BURMA-缅甸风云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谈叙旧于加州

-喜会加州缅甸仰光南洋中学-

   作者:貌强 Maung Chan(缅甸华族)

   16/11/2004

   荷航飞过荷兰绿油油的田野、风车、牛群,再越过大西洋,载我到了美国洛山矶。国振嫂与其福州媳妇来接机。

   我让她们久等了--那海关黑妹见我在入关卡上没填写美国住处地址,也不满意我的回答,就黑着脸把我送交Secondary Inspection处理,让我上了一堂防恐课,不由分说。国振兄的福州媳妇说:她嫁过来时,在广州的美国领事馆也被黑妹修理过。黑妹呀黑妹,我们都是同命运的“阶级兄妹”呀,下次请手下留情。

   美国历来嘲笑共产党东德警察或红色中国海关老是摆著“包公黑脸”(共产党怕“自由世界”的冷战、围剿、破坏嘛!),但自9。11,那“可憎面目”却跑到一天25小时防恐防到草木皆兵的美国官员的黑脸上,而“自由世界的笑脸”,却不知甚么时候挂到中国人那边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非虚言也!

   国振兄5年来经过无数次的化疗、电疗、理疗,鼻咽癌细胞已不见,但正常细胞也深受其害:副作用使他骨脆肤薄、咽喉红肿、每天24小时头痛欲裂。他的贤妻与爱子一有空闲,就替他轻轻抚摩。

   我潜心观察一两天,就自动请缨,为他施行我中华指压:一。在头部取穴睛明、攒竹、太阳、神庭、风池,给予轻力擦、点、按。二。在督脉取穴百会、风府,大椎、筋缩、命门,给予重力掐、捻、点。三。搓、掐、楸,按他的肩井(两肩)、合谷、手三里(手部)、足三里(足部)、涌泉穴(脚底),四。以武林古方:乾梳头与乾洗脸,进行推宫活血,让其安然梦见周公去。

   有一个穴道我还在摸索,国振兄竟然拉我的一阳指,准确到位。原来他年轻时在缅甸自修针灸学,常替缅甸穷人免费针灸,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国振兄从小多才多艺,人见人赞。他不仅是我校(仰光21条街中华国民小学)模范生,也是中华民国童子军3676团付团长,是我们的好领导。他舍己为人,助人为乐,深受同学们的爱戴、老师们的赞赏。

   国振兄说:他小时家住中缅边区,时常见到饥寒交迫的中国难民逃来,所以从小就恨共反共。他一直认为毛泽东搞的反右、三面红旗、文化大革命等,是人为地制造社会仇恨、破坏生产、破坏传统文化,完全是祸国殃民。他痛恨那些吹捧毛泽东思想上天的资本家侨领,认为他们为获得中国银行的贷款,而不惜昧著良心说假话,助纣为虐。当年见我转读南中,若非情如手足,他真想打断我的腿。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他认为是引中国走上康庄大道。改革开放深入发展后,他才回国探视家乡与亲人。看到祖国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他总是热泪盈眶。“中国的文化、人民的智慧、祖国的繁荣富强,是海外华侨华人的骄傲”他常对人说。

   与国振儿子们闲聊,获悉美国还是有种族歧视。在中小学,黄皮肤亚裔时常受高个子的白小子欺负。为了反抗,他们举重、练哑铃,把身体练壮如牛,再学些武术与拳击,国振次子还留起长发,束起来。当白小子们挑衅时,他们扭转头,来个冷冷斜视:一幅美国电影见惯的打斗明星模样。次子对我说:“有时我们仰望著高大威猛的白小子,不亢不卑地说,你能打死我就打死我,不然我会报仇!”。

   缅甸人、红印地安人或欧洲人排外,还可理解:他们是原住民嘛。白人在美国也是外来人,只不过早登岸而已,凭甚么排外?

   美国正面临总统选举。国振儿子们坚决不投票给BUSH。理由:1。他主要为大资本家大财团效劳。2。他口口声声“上帝上帝”,手捧圣经到处骗人,而那些乡下农夫与中产阶级竟然相信他,投票给他,真的蠢到不能再蠢!3。石油、食品、住房、保健、教育、劳保。。。甚么都涨价,工厂外移,产业空洞化,失业者、半失业者、穷人越来越多,派兵到外国打仗,人民负担重税与死伤,而军火商却赚大钱。。。。。难道这些都是自由民主的代价吗?难道这些都是生产过剩的代价吗?

   我暗想:按照马克思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理论,会不会一穷二白的中国,必须回头走资本主义,而富裕、生产过剩的美国,却必须迈向社会主义?

   国振兄安排周末去Sandiego渡假屋渡假。渡假屋面对蓝海白云,安祥宁静,一望无际。我们夜听海浪拍岸,日看白帆点点。国振对我娓娓谈起童年旧事,恍若昨天:我们童子军晨运操练,路上有狗粪,我们往往大步跨过去,踢著前面同学的脚,老师吹着军笛大叫:“一、二、一,大便小便踏下去”。每年十月一日,懂武术的大同学们,都去打祸国殃民的共匪,“反共义士们”高唱着反共抗俄歌曲:“打杀共匪莫留情。不杀共匪国家亡,国家灭亡人人苦”。国术老师张中飞艺高胆大,打共匪师生时,以一对十、勇不可挡。。。。。

   第三天清晨,闻尹利胜要来探访。这名字我好熟好熟。国振嫂说:在尹利胜脑里,貌强是医生。我们终于见面了,原来在南中初中部我们一同教过书。但我只挚教鞭半年多,不像她教龄长、贡献大。她只知1964年我以第二名高分考入医学院,但她不知的是:因我的父亲拿着中国籍,不久我就被军政府赶出医学校门。

   我印象中的尹利胜:赏罚分明、教学有方、唱歌跳舞都很出色。据“包打听”老蒋(猛进班)当时透露:她的男朋友是缅甸数一数二的飞机师。

   由尹利胜忆及国振嫂。国振嫂功课、文艺、体育、烹饪、家务样样都行,她做的包子、锅贴,比唐人街卖的好吃。记得在南中,她们一群“仙女”跳孔雀舞,那弯弓射箭的傣族王子,被她们的美色迷住了,跳舞跳到银丝长裤滑落到地上。。。。。今日想起,还是会哑然失笑。

   国振嫂劳累过度,身体差了。我有意把我张三丰祖师爷(宋末)的太极拳,传授给国振嫂(姓程),无意中在她的相簿上,瞥见她手舞双刀,活灵活现是一个武功高强的程咬金(隋唐)后代,吓得我再也不敢正眼看她。文荣笑道:“别怕,我姐姐只会在舞台上耍耍而已”。

   文荣在他家举行欢迎校友会。他的漂亮爱妻,一手包办了20-30人的集餐:缅甸小吃、中国小点、印度咖哩饭菜,还有缅、华、洋各式甜点,样样既精美又可口。她与国振嫂(即文荣姐)不去开餐馆,真是埋没了缅华上好烹饪大师,也让那么多好饮好食者没有了口福。

   享完美食佳肴,云南王(思敬)代表我们致谢。他不愧是南中的优秀生:口才好,头脑清晰,见识多广,工作能力强。难怪文荣和他英雄惜英雄。云南王60年代初回国升学,大学毕业后,他一心一意、勤勤恳恳地为人民服务,被人民群众高度赏识,因而层层选拔至县长与统战部,写下了缅甸侨生对祖国光辉贡献的一页。

   轮到我讲话时,我说:“缅甸军政府排华,迫使我们各散四方,经几十年的艰苦奋斗,我们终于在祖国、港澳、欧美、澳洲等地生根发芽。华人华侨像野草,杀不尽、斩不绝,不怕大石压,春风吹又生”。

   我话锋一转:“缅甸土生土长的华人,本是缅甸少数民族,却一直被当作FRC外国人,受不公平对待。在荷兰,入籍华人是荷兰少数民族,华文是其民族语言而受尊重,荷兰华人还享受少数民族优待呢。不入籍的华侨,只要有居留证(即缅甸的FRC),其子女上学、就业、迁居、申请社会福利。。。。。并不受任何差别对待。华人风俗习惯也受保护与尊重。。。。。”。

   文荣插话:“我们不久前返缅,本想重游出生地与故居,与同饮一江水的缅甸朋友叙旧言欢,没想到却被当地官员无耻敲诈。这些贪官污吏本性难改,最爱欺负华人”。王友才说:“土生土长的华人后代,身份证上都被特别注明pyu,沦为缅甸二等三等公民,缅甸华人只懂得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粟福祥老师举出众多实例,很具体地比较了同在佛国的泰国华人与缅甸华人。他认为两者虽然同样勤俭朴素、刻苦耐劳,但泰国华人很早就融入与认同当地社会,与当地人民同甘共苦,财富取之于斯,用之于斯,照顾当地穷人,使当地人民不感到华人是外族、外人。他的结论:融入与回馈当地社会,是第一重要。

   经一番讨论,大家认为:我们有必要关怀一下还在缅甸受苦受难的兄弟姐妹。缅甸土生土长华人与入缅籍华人,是缅甸人民的一部份,应拥有民族平等与基本人权。同时,缅甸华人必须在民族平等的基础上,融入与回馈缅甸社会,与缅甸各族人民同舟共济,互助互利,共建美好的明天。也多为中缅两国友好贡献力量。

   大家同时希望:中国政府能仗义执言,运用中缅友好关系与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影响力,敦请缅甸军政府遵守联合国宪章与国际法,勿歧视、勿欺压缅甸华侨华人。大家也希望:中国使馆能探访、关心一下被关在冤狱里的华侨华人,适当地帮他们说说话。穷华侨因无钱“孝敬”,又无人代说情,坐穿牢房至今而无人理会--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沦落海外的中华民族子孙呀。

   电话铃响,有黄莺歌唱似的女声找我。我问是谁。她只是格格笑,要我猜。我说:像这样黄莺歌声的同班女生,在下认识的好像都在缅甸。她还是格格笑而不答,要我先回答:如何由缅甸到欧洲风车小国荷兰去的?然后她才说她是谁。于是我说:在下仰光大学毕业后,考留学试而获德国进修奖学金,由东德莱比锡大学、德累斯登大学化学系,步步进入西柏林大学食品科学研究所。后来工作由柏林食品检验局转到不莱梅市中国食品总代理处。这家德国总代理选派在下往返于中国德国,协助食品科学与食品法规的学术交流,帮中国大量出口各类食品到德国。几年后在下又被派往荷兰,帮中国开拓食品市场。在下四海为家,正如那首印度歌:到处流浪。。。到处流浪。。。。(我沙哑著声音唱)。“貌强,这首歌我唱得比你好”,她边笑边唱起来。

   “你的黄莺歌声好像18岁姑娘!”我赞叹.。

   “我是钟娟蓉,爱唱歌。原本在曼德勒华侨中学教书(程文荣姐弟就读的学校),来南中缅文一班与你们一起攻读时,我已订婚。现在我是祖母级的人了!”。

   文荣请了三天假,驾车带我们探访旧金山的曾宝宝、李晶莹、李清莹、邱月警,以及San Jose的陈汉神、朱瑞年。

   曾宝宝因80多岁的母亲行动不便,由美东搬来旧金山照顾母亲。她母女俩修炼法轮功多年,身体康健、面色红润、皮肤光滑,最突出的是:心平气和,脸上永远挂著笑容。还有:母女好像是姐妹,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我的甥辈因工作与精神压力大,两口子常吵架,体弱多病,因而非常向往和谐、美容、青春。于是就向她母女请教修炼法轮功的窍门。

   母女俩说:“法轮功有5式。第一式是打通全身经脉与毛孔,让周身内气与能量迅速灌入,毒气废物快捷排出。第二至第四式能强力吸收宇宙能量。第五式是静坐、修心、养性。她俩强调:想使功力不断精进,就必须提高心性--1。要说真话,2。诸恶莫做,诸善奉行。3。多为他人著想,宽恕待人,慈悲为怀,与世无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