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争取真正缅甸联邦或掸邦独立?]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Capital Moves to Pyinmana, WHY?
·世界对缅甸的看法
·貌强:How The World Views Burma’s Junta ?
·貌强:Master In Civil War & Disintegrating
·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貌强:Discussion on Contemporary Situation in Shan State with Sai Wansai of SDU
·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貌强:Shan State Army Is Against Racial Hatred & Union Disintegration
·貌强: 众停战组织反对种族仇恨与联邦分裂
·貌强:Burmese Echos to UNSC Briefing On Burma
·貌强:安理会的缅甸简报与反响
·貌强:缅甸制宪国民大会又续开了!
·貌强:Burma Re-opens National Convention
·貌强:缅甸联邦宪法起草委员会FCGCC告人民书
·貌强:Press Release by Federal Constitution Drafting & Coordinating Committee-Union of Burma (FCDCC)
·貌强:缅甸新社会民主党DPNS与记者谈话
·貌强:Burmese DPNS ’s Press Conference
·Shan-EU: Time for ASEAN and UN to act in tandem
·赛万赛与貌强谈: 缅甸年终现状
·貌强:缅甸众土族委员会ENC欢迎东盟的呼吁
·貌强:ENC Statement 6/2005 =Welcome ASEAN’s EFFORD
·貌强:Sai Wansai & Maung Chan Talk about Burma’s Situation
·缅甸制宪大会与停战集团、和平集团、抗争力量
·貌强: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Junta and Its broad Opponents
·貌强:缅甸的“无声杀戮场”
·貌强:Burma's Silent Killing Fields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争取真正缅甸联邦或掸邦独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我曾在二月24日撰文“缅甸军政府向掸族反对党派开刀”,述说缅甸军政府以“叛国罪” 逮捕了掸族领袖昆吞乌( Hkun Htun Oo)与梭腾将军( Gen Hso Ten) 等10人。

   当时,掸族民主联盟秘书长赛万赛(Sai Wansai,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忿忿地告诉我:我们是不会被击败的。

   逃亡国外的掸族,在3月29日联合声明:事实证明军政府不想给众民族平等地位。事实证明昆吞乌、梭盛将军等掸族领袖的和平对话路线,并不会争取到 Federal 联邦制。现在只剩一条路--通过武装斗争,争取独立。

   至今与缅军在战斗的掸邦军(Shan State Army)女发言人楠珂笙(Nang Kher Seng)说:众民族1961年就开始和平谈判联邦制,争取民族平等,但却不断被逮捕入狱,众多同胞被杀。对军政府的武装镇压,我们若不武装反抗,岂不是任其宰割?内战完全是缅甸将军们一手制造的。

   掸族联盟(Shan Union)主席兼掸邦宪法草案组长昆佳努( Khun Kya Nu) 说:昆吞乌、梭腾将军两位领导人主张民主联邦,要求平等自治,结果以叛国罪被起诉。掸族人民因绝望而闹独立,联邦从此更动乱不安--主凶惟军政府是问。

   掸族先驱论坛S.H.A.N. 编辑昆盛( Khun Seng)说:和平既然无望,掸邦内外的所有掸族人民,逐渐趋向武装斗争道路。 71岁的召盛素(Sao Seng Suk, 现任掸族民主联盟副主席、掸邦宪法草案主席,其父昆佳布Hkun Kya Bu,也是彬龙协议签约者之一)呼吁东盟国家:应该力促缅甸将军们召开三方对话,使缅甸联邦和平走向真正民主的道路。

   驻布鲁塞尔的欧盟-缅甸办公室主任韩永贵(Harn Yawnghwe),是掸族与众民族联盟领袖,他在3月31日撰文:我感到非常愤怒。缅军一直在屠杀我们掸族父老兄弟,强奸我们的姐妹同胞。见到人民苦难深重,谁不会痛哭失声?!

   Harn韩主任的兄长Chao Tzang,是本文作者貌强上仰光大学时期的年轻英文助教,也是掸族革命导师,仰大学生多称他为“缅甸的西哈努克亲王”,去年死于癌症。为此,本文作者貌强写了“怀念Chao Tzang老师”。

   本文作者貌强追忆:Chao Tzang老师生前曾极力敦促缅甸军政府与国际社会,勇于承认缅甸现实乃三分鼎立--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老师极力主张:缅甸联邦问题,由三方对话进行和 平解决,并建立真正的 Federal 联邦制。

   本文作者貌强说:现在,一些掸族人士责怪Chao Tzang老师,说现实已证实他老先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掸邦、掸族若不丢掉幻想,脱离缅军独裁专制统治,头顶将永无一片天。 为此,Harn韩主任曾多次为其兄长说话:自奈温废除联邦宪法,独立老调我们掸族已弹唱几十年。谁不要自由独立?问题在于独立与联邦制,哪个对我们掸邦人民最有利?若联邦制能使我邦我民脱离苦海、和平幸福,我们就争取联邦制。相反,若独立能,我们就力争独立。联邦制也好,独立也罢,最终目的是为我掸族人民谋取和平幸福。

   本文作者貌强想起傣族(或掸族Shan、暹族Siam)大家庭,目前分居在中国云南、越南、缅甸、泰国、老挝、印度(马尼布尔与阿萨姆)等国家。貌强说:傣族热爱自由,所以爱自称傣族,傣的意思就是自由。作者貌强叹息:缅甸是傣族唯一无自由、被不平等对待、不能安居乐业的国家。

   据作者貌强的历史研究:傣族祖先可能生活在长江一带(属百越族?),傣族最拿手的活儿,就是兴修水利种植水稻,这早就打造出长江以南成为中国鱼米之乡。由于其他强族的进逼,傣族不断被迫西移。后再被迫沿云南四江(丽江、怒江、澜沧江、红河)流域安居乐业。南北朝、隋唐时期,他们在云南团结了众少数民族,逐步建立起六诏-南诏-大理国,在缅甸、泰国、老挝一带,也建立了不少傣族城邦政权。他们(当时称妙香国)曾联合土番(古音读TUBO,英译Tibet,即西藏)对抗大唐帝国。1287年忽必烈蒙古大军铁蹄南踏云南时,他们不敌,于是,再一波的大迁移浪潮,涌向缅甸、老挝、泰国一带,与先前抵达的傣族汇合,一起开天辟地:在 13-16世纪创立了辉煌的掸(暹)族世纪。经大家努力,到19-20世纪时期,越南、泰国(暹罗)、缅甸三国,终于成为世界三大米仓,扬名环球。 Harn韩主任认为:历史条件与世界政治,决定了各地傣族的命运--只有泰国、老挝能发展为独立国家。 Harn韩主任说:我们缅甸掸族,不能说因为我们掸族国王在13至16世纪统治过全缅甸,后来又一直独立至1886年沦为英帝国保护邦,不隶属缅甸本部。。。。。以此为由,确定今天必须独立。

   据作者貌强的历史研究:英国1824年发动战争,割走了缅甸最南部边区(包括现在的 Karen克伦族邦、Mon 孟族邦大部分)与西部边区(现在的 Yakhine若开邦),1852年再发动战争,占领了缅王管辖的南部(王都曼德勒以南,有人笼统称它为下缅甸 Lower Burma),1885年底,英帝国挥军北上,占领了缅甸王都与其管辖的上缅甸(Upper Burma),活捉了缅王,1886年置缅王管辖的缅甸地区为英属印度直接统治的一省,称为缅甸本部(Burma Proper),并置众掸邦(Shan States)、北部克钦(Kachin)邦、西北部钦(Chin)邦等众边区,为英帝国的保护边区(Frontier Area)。众掸邦(Federated Shan States)仍然由掸族土司们统治。与克钦邦、钦邦等相同,众掸邦也不隶属缅甸本部。

   二战后的世界政治形势,直逼众掸邦加入缅甸联邦。

   让我们看Harn韩主任的分析:

   § 1931-45年,中国对日抗战,中国人民被日本法西斯侵略军杀害了3千多万人,1945-49年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在苏联与美国的帮助下,忙于内战,自相残杀,生灵涂碳。

   § 泰国在二战时期与日本站在一起,反法西斯同盟国不信任它。

   § 昂山等30志士,1940-41年为推翻英国统治而秘密接受日军训练,1941年带日本法西 斯军由泰国进入缅甸本部。当时日军在缅甸四处袭击、围攻反法西斯力量与亲英人士。

   § 1945年昂山将军暗通英国同盟军,领导缅军对日军反戈一击,因而成为同盟军的反 法西斯盟友,并荣任英属缅甸本部政府的高官。

   二战后的世界政治形势,就这样直逼我们众掸邦,不得不加入缅甸联邦,以共同争取独立,丝毫不容我掸族领导人选择。

   Harn韩主任透露:昂山将军当年代表英属缅甸本部特使,前来主持彬龙(Panglong,在掸邦)会议。统治众掸邦的土司们自知无法独立自主而必须与缅甸本部联合,在极不得已的坏情况下,只好采取最佳选择:与缅甸本部签订了彬龙协议,争取缅甸本部与众民族边区共同独立。当时我父亲坚持在1947年的缅甸联邦宪法中,明确注明10年后有分离权,以保护众民族利益--他不惜为此与昂山将军差点翻脸。

   据作者貌强的历史研究:Harn 韩主任之父苏瑞泰Saw Shwe Thaike,1896年生,幼年就读于掸邦首府东枝(Taung-Gyi)土司学校,曾在英军服役。1929年Harn韩主任的祖父土司去世,苏瑞泰继任永贵 (Yawnghwe)土司职。1947年2月,苏瑞泰签署彬龙协议,与缅甸本部联合,并以即将立法的联邦宪法为基础,共同建立缅甸联邦。苏瑞泰同年7月就任缅甸制宪会议长。1948年1月4日缅甸宣布独立时,苏瑞泰任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1952年3月任期届满,苏瑞泰当选为缅甸议会民族院议长。1962年3月2日,奈温将军发动政变,废除联邦协议,苏瑞泰与所有民选政府内阁官员都被投入监狱。

   Harn 韩主任的幼弟在父亲被逮捕时反抗,因而当场被奈温的缅军击毙。Harn 韩主任的父亲苏瑞泰,不久死于奈温狱中。Harn 韩主任的母亲与兄长Chao Tzang 老师,起先领导掸族反抗缅军,后逃亡国外。在异国他乡,母亲死于前年,兄长死于去年。

   我们可以见到一些掸人这样批击彬龙协议:土司们想维护他们的特权,Harn韩主任的父亲想当总统。 Harn韩主任据理反驳:这指责没有事实根据。当时议程上并没有谁当总统这一项。我父亲因坚持要众民族权利,使当时代表缅甸本部的昂山差点要愤然走出彬龙会议。 Harn韩主任指出:总的来说,土司们并不是自私自利的封建主。他们绝对没有在彬龙会议维护自己的特权。1930年代开始,老土司们就积极培养崇尚民主的掸族年轻领袖接班。在1959年,新一代土司们就把统治权全盘交给掸邦政府。 对于一些掸族领袖指责Harn韩兄弟俩背离父亲与掸族人民的独立自主的意志,Harn韩主任说:不论在彬龙会议时期或今天,关键问题还是:对掸邦人民最有利的是什么?我兄弟俩对争取掸邦独立者并无敌意。谁爱被独裁专横的缅军压迫呢?谁愿意自己的女同胞被缅军集体强奸?谁愿意父母孩子被缅军欺压,在非常恶劣环境下无偿劳动?谁愿意父母孩子仅仅因为不服从缅军命令而被逮捕与枪杀?问问缅族兄弟姐妹,他们也是不愿意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国人逃离缅甸的原因。既知人民周围都是拿枪杀人的缅军,想冒然独立,行吗?为制度的改变,人民既然拥有和平奋斗的可能性,为何不呢?

   Harn韩主任认为:民族解放事业,要靠多种因素--人民的凝聚力、国家的经济力量、武装力量、领袖的远见,尤其重要的是:历史条件。 Harn韩主任向寻求掸邦独立者提问题:寻求独立,我们会有多大机会?哪些国家会承认独立的掸邦?我们的政府靠什么养活自己?新生的掸邦有能力赶走缅军出境吗?如果这些都不成问题,我举双手赞成。还有,一些人说可以不流血地把缅军打败,我极欲知道该如何进行?将军们现在已空前地提高了摧毁国家、恐吓人民的军事技术。自1989年开始,他们已倾尽国库(本文作者貌强按:40%以上的缅甸国家预算,是军事支出,人民健康则不超0。3%!)购置新武器追杀反抗力量。所以缅军并不担忧对付不了我们的独立战争。他们在等待最佳时机、寻找最佳借口,以最新武器赶尽杀绝所有反对力量。另一面,缅甸将军们能以“根除毒品与恐怖主义”的诱人口号,骗取世界的掌声。

   Harn韩主任指出:将军们最怕政治解决,最怕人民自由言论。请看1990年大选吧--他们滑铁卢惨败。所以他们死不承认选举结果,死不移交政权,死也要禁止所有反对党派的言论与活动。将军们也最怕人民团结,他们的一贯对策是“分而治之”。大家看看克伦族、克伦尼族、孟族等各组织近况:KNU,DKPA,KNPP,KNPLA,不是被将军们挑拨离间而分裂了吗?再看看克钦族组织KIO,最近不也分裂出一个KSC组织吗? 昆吞乌与梭腾将军的“滔天罪行”在于:他们不仅团结掸族,还去联合其他所有民族,他们不仅团结非缅族的所有政党,还去串联所有反对党派,包括缅族党派和停战集团--这些是将军们最顾忌、最不能容忍的--这也说明我们做得对,我们击中将军们的死穴。 另一值得重视的是,经过我们50多年斗争,1994年联合国终于决议:呼吁缅甸三方对话--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1994年以前,众民族力量叫叛乱份子,不被承认是合法力量。现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合法力量。军政府“漏夜从家中邀请叛国犯问话”,恰恰向国际社会显示:我们众民族力量是理智的、合法的、愿意进行和平对话的。缅甸问题得不到解决,罪在军政府。 同志们!遇到一些挫折,难道我们就因此而放弃了我们已获得的成果吗?请不要忘记:我们也使缅军分裂了--他们不是互相打起来了吗?钦纽将军不是被逮捕,其国家情报局不是被解散了吗?一号军头丹隋将军与二号军头貌埃将军,不是在互相猜忌吗?缅军各级官兵的思想行动,不是越来越混乱吗?。。。。这些在缅甸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 所以你说,我们是失败还是成功? 将军们拥有军事优势,而我们拥有政治优势。请问哪个比较好:我们用我们的劣势,在战场上和他们的优势去拼斗,或用我们的优势,与他们在政治上去较量?我们掸族单独去和缅军拼命,还是联合其他民族合力抗击缅军? Harn韩主任语重心长地说:我邦、我族人民的未来命运是何等重要,我们千万不要让情绪蒙蔽了理智。我们需要三思而后行:脚踏实地,采取最佳选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