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争取真正缅甸联邦或掸邦独立?]
BURMA-缅甸风云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缅甸联邦缅族与非缅族历史恩怨宿仇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缅甸种族冲突能政治解决吗?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的和平曙光
·93岁缅甸作家达贡达雅呼吁国内和平
·何谓和平?何谓停火?如何和谈?
·昂山素姬 Reith 第一讲:自由
·昂山素姬道高一尺,将军们魔高一丈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缅族需改唯我独尊心态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抛弃彬龙协议将激发缅甸各族自决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覆函缅甸联邦政府
·缅甸宗教自由吗?
·昂山素姬对中国缅甸伊江建坝的意见书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七讲
·缅甸掸邦众族关心狱中68岁领袖昆吞武
·缅甸要片面或全盘和解?
·昂山素姬BBC Reith 第八讲
·缅甸新政府似无意改革或和解
·缅甸乱世出英雄?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缅甸要真正联邦制或大缅族独裁制?
·缅甸克钦邦克钦族反对中国支持缅甸政府
·缅甸释放政治犯才能加速民主进程
·近代中国缅甸恩怨
·缅甸政府对昂山素姬与非缅族众原住民的策略
·勿忘缅甸半世纪内战难民与狱中仟捌政治犯
·昂山素姬与丹麦师生谈领袖谈民主运动
·钦族老革命谈昂山素姬与缅甸政府
·国际缅甸民族院奠基会反对民盟参加政府补选
·对昂山素姬与民盟参加政府补选面面观
·非缅族众原住民委员会ENC欢迎民盟NLD重新注册
·缅甸民主力量FDB对民盟注册与补选发表声明
·昂山素姬允诺兼顾民主与各族平等
·旅加缅甸9团体支持民盟注册与补选
·缅甸改革风吹草低见牛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争取真正缅甸联邦或掸邦独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我曾在二月24日撰文“缅甸军政府向掸族反对党派开刀”,述说缅甸军政府以“叛国罪” 逮捕了掸族领袖昆吞乌( Hkun Htun Oo)与梭腾将军( Gen Hso Ten) 等10人。

   当时,掸族民主联盟秘书长赛万赛(Sai Wansai,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忿忿地告诉我:我们是不会被击败的。

   逃亡国外的掸族,在3月29日联合声明:事实证明军政府不想给众民族平等地位。事实证明昆吞乌、梭盛将军等掸族领袖的和平对话路线,并不会争取到 Federal 联邦制。现在只剩一条路--通过武装斗争,争取独立。

   至今与缅军在战斗的掸邦军(Shan State Army)女发言人楠珂笙(Nang Kher Seng)说:众民族1961年就开始和平谈判联邦制,争取民族平等,但却不断被逮捕入狱,众多同胞被杀。对军政府的武装镇压,我们若不武装反抗,岂不是任其宰割?内战完全是缅甸将军们一手制造的。

   掸族联盟(Shan Union)主席兼掸邦宪法草案组长昆佳努( Khun Kya Nu) 说:昆吞乌、梭腾将军两位领导人主张民主联邦,要求平等自治,结果以叛国罪被起诉。掸族人民因绝望而闹独立,联邦从此更动乱不安--主凶惟军政府是问。

   掸族先驱论坛S.H.A.N. 编辑昆盛( Khun Seng)说:和平既然无望,掸邦内外的所有掸族人民,逐渐趋向武装斗争道路。 71岁的召盛素(Sao Seng Suk, 现任掸族民主联盟副主席、掸邦宪法草案主席,其父昆佳布Hkun Kya Bu,也是彬龙协议签约者之一)呼吁东盟国家:应该力促缅甸将军们召开三方对话,使缅甸联邦和平走向真正民主的道路。

   驻布鲁塞尔的欧盟-缅甸办公室主任韩永贵(Harn Yawnghwe),是掸族与众民族联盟领袖,他在3月31日撰文:我感到非常愤怒。缅军一直在屠杀我们掸族父老兄弟,强奸我们的姐妹同胞。见到人民苦难深重,谁不会痛哭失声?!

   Harn韩主任的兄长Chao Tzang,是本文作者貌强上仰光大学时期的年轻英文助教,也是掸族革命导师,仰大学生多称他为“缅甸的西哈努克亲王”,去年死于癌症。为此,本文作者貌强写了“怀念Chao Tzang老师”。

   本文作者貌强追忆:Chao Tzang老师生前曾极力敦促缅甸军政府与国际社会,勇于承认缅甸现实乃三分鼎立--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老师极力主张:缅甸联邦问题,由三方对话进行和 平解决,并建立真正的 Federal 联邦制。

   本文作者貌强说:现在,一些掸族人士责怪Chao Tzang老师,说现实已证实他老先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掸邦、掸族若不丢掉幻想,脱离缅军独裁专制统治,头顶将永无一片天。 为此,Harn韩主任曾多次为其兄长说话:自奈温废除联邦宪法,独立老调我们掸族已弹唱几十年。谁不要自由独立?问题在于独立与联邦制,哪个对我们掸邦人民最有利?若联邦制能使我邦我民脱离苦海、和平幸福,我们就争取联邦制。相反,若独立能,我们就力争独立。联邦制也好,独立也罢,最终目的是为我掸族人民谋取和平幸福。

   本文作者貌强想起傣族(或掸族Shan、暹族Siam)大家庭,目前分居在中国云南、越南、缅甸、泰国、老挝、印度(马尼布尔与阿萨姆)等国家。貌强说:傣族热爱自由,所以爱自称傣族,傣的意思就是自由。作者貌强叹息:缅甸是傣族唯一无自由、被不平等对待、不能安居乐业的国家。

   据作者貌强的历史研究:傣族祖先可能生活在长江一带(属百越族?),傣族最拿手的活儿,就是兴修水利种植水稻,这早就打造出长江以南成为中国鱼米之乡。由于其他强族的进逼,傣族不断被迫西移。后再被迫沿云南四江(丽江、怒江、澜沧江、红河)流域安居乐业。南北朝、隋唐时期,他们在云南团结了众少数民族,逐步建立起六诏-南诏-大理国,在缅甸、泰国、老挝一带,也建立了不少傣族城邦政权。他们(当时称妙香国)曾联合土番(古音读TUBO,英译Tibet,即西藏)对抗大唐帝国。1287年忽必烈蒙古大军铁蹄南踏云南时,他们不敌,于是,再一波的大迁移浪潮,涌向缅甸、老挝、泰国一带,与先前抵达的傣族汇合,一起开天辟地:在 13-16世纪创立了辉煌的掸(暹)族世纪。经大家努力,到19-20世纪时期,越南、泰国(暹罗)、缅甸三国,终于成为世界三大米仓,扬名环球。 Harn韩主任认为:历史条件与世界政治,决定了各地傣族的命运--只有泰国、老挝能发展为独立国家。 Harn韩主任说:我们缅甸掸族,不能说因为我们掸族国王在13至16世纪统治过全缅甸,后来又一直独立至1886年沦为英帝国保护邦,不隶属缅甸本部。。。。。以此为由,确定今天必须独立。

   据作者貌强的历史研究:英国1824年发动战争,割走了缅甸最南部边区(包括现在的 Karen克伦族邦、Mon 孟族邦大部分)与西部边区(现在的 Yakhine若开邦),1852年再发动战争,占领了缅王管辖的南部(王都曼德勒以南,有人笼统称它为下缅甸 Lower Burma),1885年底,英帝国挥军北上,占领了缅甸王都与其管辖的上缅甸(Upper Burma),活捉了缅王,1886年置缅王管辖的缅甸地区为英属印度直接统治的一省,称为缅甸本部(Burma Proper),并置众掸邦(Shan States)、北部克钦(Kachin)邦、西北部钦(Chin)邦等众边区,为英帝国的保护边区(Frontier Area)。众掸邦(Federated Shan States)仍然由掸族土司们统治。与克钦邦、钦邦等相同,众掸邦也不隶属缅甸本部。

   二战后的世界政治形势,直逼众掸邦加入缅甸联邦。

   让我们看Harn韩主任的分析:

   § 1931-45年,中国对日抗战,中国人民被日本法西斯侵略军杀害了3千多万人,1945-49年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在苏联与美国的帮助下,忙于内战,自相残杀,生灵涂碳。

   § 泰国在二战时期与日本站在一起,反法西斯同盟国不信任它。

   § 昂山等30志士,1940-41年为推翻英国统治而秘密接受日军训练,1941年带日本法西 斯军由泰国进入缅甸本部。当时日军在缅甸四处袭击、围攻反法西斯力量与亲英人士。

   § 1945年昂山将军暗通英国同盟军,领导缅军对日军反戈一击,因而成为同盟军的反 法西斯盟友,并荣任英属缅甸本部政府的高官。

   二战后的世界政治形势,就这样直逼我们众掸邦,不得不加入缅甸联邦,以共同争取独立,丝毫不容我掸族领导人选择。

   Harn韩主任透露:昂山将军当年代表英属缅甸本部特使,前来主持彬龙(Panglong,在掸邦)会议。统治众掸邦的土司们自知无法独立自主而必须与缅甸本部联合,在极不得已的坏情况下,只好采取最佳选择:与缅甸本部签订了彬龙协议,争取缅甸本部与众民族边区共同独立。当时我父亲坚持在1947年的缅甸联邦宪法中,明确注明10年后有分离权,以保护众民族利益--他不惜为此与昂山将军差点翻脸。

   据作者貌强的历史研究:Harn 韩主任之父苏瑞泰Saw Shwe Thaike,1896年生,幼年就读于掸邦首府东枝(Taung-Gyi)土司学校,曾在英军服役。1929年Harn韩主任的祖父土司去世,苏瑞泰继任永贵 (Yawnghwe)土司职。1947年2月,苏瑞泰签署彬龙协议,与缅甸本部联合,并以即将立法的联邦宪法为基础,共同建立缅甸联邦。苏瑞泰同年7月就任缅甸制宪会议长。1948年1月4日缅甸宣布独立时,苏瑞泰任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1952年3月任期届满,苏瑞泰当选为缅甸议会民族院议长。1962年3月2日,奈温将军发动政变,废除联邦协议,苏瑞泰与所有民选政府内阁官员都被投入监狱。

   Harn 韩主任的幼弟在父亲被逮捕时反抗,因而当场被奈温的缅军击毙。Harn 韩主任的父亲苏瑞泰,不久死于奈温狱中。Harn 韩主任的母亲与兄长Chao Tzang 老师,起先领导掸族反抗缅军,后逃亡国外。在异国他乡,母亲死于前年,兄长死于去年。

   我们可以见到一些掸人这样批击彬龙协议:土司们想维护他们的特权,Harn韩主任的父亲想当总统。 Harn韩主任据理反驳:这指责没有事实根据。当时议程上并没有谁当总统这一项。我父亲因坚持要众民族权利,使当时代表缅甸本部的昂山差点要愤然走出彬龙会议。 Harn韩主任指出:总的来说,土司们并不是自私自利的封建主。他们绝对没有在彬龙会议维护自己的特权。1930年代开始,老土司们就积极培养崇尚民主的掸族年轻领袖接班。在1959年,新一代土司们就把统治权全盘交给掸邦政府。 对于一些掸族领袖指责Harn韩兄弟俩背离父亲与掸族人民的独立自主的意志,Harn韩主任说:不论在彬龙会议时期或今天,关键问题还是:对掸邦人民最有利的是什么?我兄弟俩对争取掸邦独立者并无敌意。谁爱被独裁专横的缅军压迫呢?谁愿意自己的女同胞被缅军集体强奸?谁愿意父母孩子被缅军欺压,在非常恶劣环境下无偿劳动?谁愿意父母孩子仅仅因为不服从缅军命令而被逮捕与枪杀?问问缅族兄弟姐妹,他们也是不愿意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国人逃离缅甸的原因。既知人民周围都是拿枪杀人的缅军,想冒然独立,行吗?为制度的改变,人民既然拥有和平奋斗的可能性,为何不呢?

   Harn韩主任认为:民族解放事业,要靠多种因素--人民的凝聚力、国家的经济力量、武装力量、领袖的远见,尤其重要的是:历史条件。 Harn韩主任向寻求掸邦独立者提问题:寻求独立,我们会有多大机会?哪些国家会承认独立的掸邦?我们的政府靠什么养活自己?新生的掸邦有能力赶走缅军出境吗?如果这些都不成问题,我举双手赞成。还有,一些人说可以不流血地把缅军打败,我极欲知道该如何进行?将军们现在已空前地提高了摧毁国家、恐吓人民的军事技术。自1989年开始,他们已倾尽国库(本文作者貌强按:40%以上的缅甸国家预算,是军事支出,人民健康则不超0。3%!)购置新武器追杀反抗力量。所以缅军并不担忧对付不了我们的独立战争。他们在等待最佳时机、寻找最佳借口,以最新武器赶尽杀绝所有反对力量。另一面,缅甸将军们能以“根除毒品与恐怖主义”的诱人口号,骗取世界的掌声。

   Harn韩主任指出:将军们最怕政治解决,最怕人民自由言论。请看1990年大选吧--他们滑铁卢惨败。所以他们死不承认选举结果,死不移交政权,死也要禁止所有反对党派的言论与活动。将军们也最怕人民团结,他们的一贯对策是“分而治之”。大家看看克伦族、克伦尼族、孟族等各组织近况:KNU,DKPA,KNPP,KNPLA,不是被将军们挑拨离间而分裂了吗?再看看克钦族组织KIO,最近不也分裂出一个KSC组织吗? 昆吞乌与梭腾将军的“滔天罪行”在于:他们不仅团结掸族,还去联合其他所有民族,他们不仅团结非缅族的所有政党,还去串联所有反对党派,包括缅族党派和停战集团--这些是将军们最顾忌、最不能容忍的--这也说明我们做得对,我们击中将军们的死穴。 另一值得重视的是,经过我们50多年斗争,1994年联合国终于决议:呼吁缅甸三方对话--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1994年以前,众民族力量叫叛乱份子,不被承认是合法力量。现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合法力量。军政府“漏夜从家中邀请叛国犯问话”,恰恰向国际社会显示:我们众民族力量是理智的、合法的、愿意进行和平对话的。缅甸问题得不到解决,罪在军政府。 同志们!遇到一些挫折,难道我们就因此而放弃了我们已获得的成果吗?请不要忘记:我们也使缅军分裂了--他们不是互相打起来了吗?钦纽将军不是被逮捕,其国家情报局不是被解散了吗?一号军头丹隋将军与二号军头貌埃将军,不是在互相猜忌吗?缅军各级官兵的思想行动,不是越来越混乱吗?。。。。这些在缅甸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 所以你说,我们是失败还是成功? 将军们拥有军事优势,而我们拥有政治优势。请问哪个比较好:我们用我们的劣势,在战场上和他们的优势去拼斗,或用我们的优势,与他们在政治上去较量?我们掸族单独去和缅军拼命,还是联合其他民族合力抗击缅军? Harn韩主任语重心长地说:我邦、我族人民的未来命运是何等重要,我们千万不要让情绪蒙蔽了理智。我们需要三思而后行:脚踏实地,采取最佳选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