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附姚色克司令官Col Yawd Serk的检讨文章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掸邦的傣国军(Mon Tai Army)未投降前,是一支约2万人的优秀战斗队,昆沙是当时不可争议的傣国军领袖。

   昆沙无条件投降了缅甸军政府后,掸邦才逐渐凝集了三大武装力量:召赛农(Sao Sai Nong)领导的 “北掸邦军”SSA-N(Shan State Army-North)、姚色克(Sao Yawd Serk)领导的南掸邦军SSA-S(Shan State Army-South)、召衮姚(Sao Gunn Yawd)与赛义(Sai Yi)领导的掸邦众族军SSNA(Shan State Nationalities Army).

   北掸邦军SSA-N与掸邦众族军SSNA,在90年代与缅甸军政府先后签订了停战协议,唯姚色克领导的南掸邦军SSA-S,坚持武装抵抗,拒绝妥协。

   南掸邦军的领袖姚色克司令官,今年48岁,他也是掸邦复兴委员会RCSS (Restoration Council of Shan State)主席。他与国内外掸族组织包括掸族民主联盟SDU(Shan Democratic Union)保持联系、沟通与合作,他倾听父老兄弟的不同意见,坚持直言、批评与自我批评。

   姚色克主张各邦各族一律平等、拥有自决权与议会民主,所以他追求真正的联邦制。

   姚色克欢迎联合国倡议的“军政府、民主力量、众土族力量”三方对话,以建立和平与真正的联邦制。

   姚色克坚决反对毒品,他指出毒品不仅仅毒害着缅甸或泰国,现在已是世界的毒瘤。

   姚色克坚持战斗团结与武装斗争。他一再呼吁同志与盟友要警惕缅甸军政府的挑拨离间、软硬兼施、分而治之的策略,提防被敌人“各个击破,一口口吃掉”。

   他的南掸邦军与在去年5月21日,与司令官赛义领导的掸邦众族军SSNA合并,为复兴掸邦而奋斗。

   他的南掸邦军也与克伦族联盟KNU(Karen National Union)、克伦尼族进步党KNPP(Karenni National Progressive Party)、钦族阵线CNF(Chin National Front)、若开解放党 ALP(Arakan Liberation Party)等结盟,成立了5个战斗同盟,共同抵抗公敌--缅甸军政府。

   他不反对克伦族联盟KNU去跟缅甸军政府达成 “停战君子协议”。他相信打开政治舞台的一扇门,通过政治对话,加深对敌人的了解,从而可能推动全国和解与民主进程。

   在2006年元月13日,他回顾了掸邦武装反抗的恩恩怨怨与分裂悲剧,沉痛地检讨了复兴掸邦的成功与失败,并展望将来。

以下是他壮怀激烈的文章:

   2006年元月25日,是昆沙的傣国军MTA无条件投降的10周年。

   昆沙傣国军的投降,带给我们掸邦人民什么利害关系呢?

   生活在掸邦的掸族人民,比生活在掸邦外面的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的情况。 让我谈谈我个人看法给全国各族人民听。

   时代应化分为两段:即昆沙傣国军投降前与投降后。

1。昆沙傣国军投降前的时期:

   --由于昆沙傣国军兵强马壮,缅军不敢明目张胆地侵犯我们掸族人民。

   -- 在昆沙傣国军的控制区,孤儿很多,不过他们都有机会在傣国军举办的学校学习。

   --昆沙傣国军的存在,给掸邦人民“有机会重获自由”的希望。

   谁也不可否认当年掸邦复兴委员会 SSRC(Shan State Restoration Council)与昆沙傣国军 MTA的成就与贡献。

2。昆沙傣国军投降后的时代:

   --1996年2月4日,缅军开始烧毁景栋地区的南通泰(Nam Toom Tai)、 巴萨(Pa Saa)、同宏(Ton Hoong)村庄的200多平民房。

   --1996年2月8日再烧毁景康(Keng Kham)、版萨(Pang Saa)、帕松(Pha Sont)等地带的200多掸族房屋。

   --1996年3月18日,缅军第99步兵团在潘河(River Pang)和阳(Ho Yan)岛杀害了18个在种田的掸族农民。他们家住昆恒镇弯排、塞门地带(Wan Phai, Hsai Mong tract, Kun Hing Township)。

   --同月又在昆恒镇塞考村(Hsai Khao)与答帕和(Tat Pha Ho)村,先后杀害了63个与24个男女老少。

   该年总共屠杀了992个我邦人民,强奸我掸族妇女无数。事后缅军尽可能销毁其暴行罪证。

   这些暴行惨案都是昆沙傣国军无条件投降的后果。

   那些领导人犯过或继续在犯那些错误?谁该受谴责或继续挨骂?

   许多人指责召科健(Sao Kor Jerng)是国民党残军的密友,谴责昆沙是大毒枭。

   昆沙已离开我们掸人他去,他撒手不管掸邦事业了。

   一般人会说:我们缺乏团结,所以达不到革命目标。

   然而我们必须明白:团结不能空喊口号,团结是要用实际行动去实践。理论上,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我们才能带给掸邦与掸族自由与和平。可是,‘说易行难’呀,同胞们!

   昆沙傣国军投降后,昆沙的掸族反抗运动也就结束了。 现在,我们所有掸族人民必须行动起来,大家必须挣脱枷锁,争取自由。我一直保存着我们的有生力量,并整顿它、壮大它。我从没伤害过我们的掸族运动。

   为了战斗团结,我北上去会见与军政府签了停战协议的北掸邦军领袖召赛农 (Sao Sai Nong-SSA/N)与召衮姚 (Sao Gunn Yawd-SSNA)。他们同意大家合并,共同为重建掸邦而奋斗。但当他们要求缅甸军政府承认时,却被拒绝。我说:“军政府同不同意是军政府的事,我们团不团结是我们的事”。我坚持我们必须团结我们的战斗力量。

   在1996年9月13日,我们终于签了协议,大家合并为统一的掸邦军SSA(Shan State Army)。自此以后,我一直高举武装斗争旗帜,争取掸邦其他武装力量的加盟。

   令人伤心的是:召衮姚(Sao Gunn Yawd)逝世后,我们的合并努力,就停止不前了。

   时代在急剧变化,军政府在扩军备战--因而我们被迫武装斗争到今天。 掸邦军SSA深获掸族人民的拥护,因而倍受军政府的镇压。我们被迫拿起武器,完全是为了捍卫自己与安邦护民,而不是要侵略或好战。国际社会或团体如果能保证我们掸族人民不被杀害,捍卫我们的民族权不被剥夺,我们根本不需要战争。

   我们掸族的父老前辈Sao Hso Khan Hpa, Loong Seng Set (a.k.a) Loong Myat Aung, Loong Khum Hom, Soi Kham Seng, Rev. Panti of Chiang Rai, Loong Khur Hso, Loong Sang Sam等半年多前宣布独立,表达了他们热爱掸族,争取民族自由之良心善意。但他们没有全盘分析具体形势, 也不跟其他有关党派协商,就匆匆忙忙宣布掸邦独立,成立掸邦政府--既无结出善果,也无益于掸邦人民,他们无法实现掸邦人民的真正志愿。

   时代在永不停地前进,而我们掸族人民的命运,却悲惨如前:我们的民族权仍然被剥夺,掸族依然天天被欺凌、被镇压。至今民主无望。我们必须想方设法拯救我民于水火。

   虽然昆沙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但毒品仍然一枝独秀,欣欣向荣。掸人与掸人之间,至今仍在对抗、仍在敌视,一如既往。

   目前,国际社会正在对缅甸将军们施加更强大的压力。然而,如果缅甸国内仍然不团结,也不行动,那么,和平与自由,肯定是不可能重新获得的。

   2006年元月13日

    (作者貌强是“缅甸风云”S.H.A.N. &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 Chinese的主要负责人与传播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