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由普京的锵锵之言讲起
·缅甸军队展开冷血进攻
·缅甸革命元老德钦丁米雅逝世
·缅甸军政府长寿百年?
·缅甸为民请命的名律师 U Aung Htoo
·中国为首迅速崛起
·缅甸UNFC对目前和谈与陆空攻击发表声明
·赛万赛谈最近缅甸和谈进展
·缅甸全国停火在拐弯爬行
·成龍——100%龙的传人
·缅甸果敢:温2009年知2015年
·停战!建设缅甸Federal邦联!
·缅甸全国停火会议五月初续开
·缅甸边签全国停火协议边打内战
·缅甸佤邦五月初续开全国停火会议
·缅甸UNFC主席给登盛总统的公开信
·缅甸众少数民族维护果敢兄弟
·缅甸佤邦五月初和平会议困难重重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赛万赛(Sai Wansai)是掸民主联盟(Shan Democratic Union)的秘书长。

   貌强(Maung Chan)是缅甸风云(S.H.A.N. &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 Chinese )的主要负责人与传播者。

   ---

   貌强:您们掸族 9位领导人被军政府判重刑79-106年,简直投胎来生还需继续服刑。他们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赛万赛:什么“诽谤国家”、“与非法政党来往”“阴谋叛国”。。。。都是莫须有罪名!

   貌:将军们不是信誓旦旦:依法治国吗?

   赛:他们的话不能当真。他们最擅长歪曲事实,他们的所谓“依法治国”是骗人的。

   貌:您们不来个“告人民书”?

   赛:起先我方不想使事件更恶化、更复杂化--那无济于事。所以委屈求全,用外交手段救出领导人要紧。军政府驻我们北掸邦腊戍(Lashio) 的司令官敏莱(Myint Hlaing)也警告:你们不乱说乱动,我们的领导就会态度转软,事情才会好办。

   经过三星期的默不作声后,现在北掸邦军为其领袖服重刑事件,开始发表声明(原文附后)。声明表示:他们的领袖并没分裂国家,相反,为真正联邦的出现,他们尽了坦诚合作的努力。当前这类镇压只会激发种族仇恨,对民族团结与重建真正联邦,有百害而无一益。声明指出:除非迫不得已要自卫,否则掸邦军是绝对反对暴力的。只要和平存有一丝的希望,掸邦军绝对会动用一切可能的谈判渠道,来解决问题。对于解除武装问题,掸邦军允诺:当保证所有民族拥有平等与自决权的联邦宪法出现时,掸邦军一定依法改编或解散。

   声明最后强调:掸邦军一定不懈奋斗,直至真正宪法的诞生。

   貌:很多很多海内外的中国人对停战协议的主要内容,不甚了了。能否扼要说说?

   赛:我们掸族武装组织与军政府的第一个停战协议,签于16年前,即在1989年。协议给予停战组织保留武装力量与享有自治权,可搞各式经济经营。

   但今年初,军政府不遵守停战协议,突然要停战组织解除武装,美其名曰:“以武器换取和平”。在4月份,170名掸邦民族军SSNA、843名布朗邦解放军就被军政府强行缴械。5月份,赛义上校(Col Sai Yi) 不愿投降,带领几队掸邦民族军SSNA,放弃了军政府重重包围的北掸邦基地,转移阵地到南掸邦,与南掸邦军SSA-S汇合。在9月份,又有拒绝投降的800名北掸邦军,放弃了北掸邦基地,转移到安全地方。

   貌:军政府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团结、反对分裂吗?

   赛:军政府一边高呼国家和平与民族团结,另 一边却不断派缅军进驻我掸邦:1988年40营,现已增至200营。既然口口声声说要和平,大军开来干什么?!这不是殖民地镇压?!如果国家和平、民族团结,为何掸邦人民每天都逃难到泰国?!

   貌:您们掸邦共有多少革命武装力量?

   赛:武装部队有两类:一是停战部队,另一是积极抗战部队。停战部队内,佤邦联军(United Wa State Army)UWSA与北掸邦军各有 一万上下兵力。其他:民族民主联军(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 )NDAA, 缅甸众原住民民主联军(Myanmar Nationalities Democrat Alliance Army)MNDAA, 克钦自卫军(Kachin Defense Army)KDA, 已投降的布朗邦解放军(Palaung State Liberation Army)PSLA, 巴奥民族军(Pa-O National Army )PNA, 掸邦众原住民人民军(Shan State Nationalities People Liberation Army) SNPLA, 克钦独立军(Kachin Independent Army )KIA等各约400至2500兵力。还有亲军政府的民兵团共6团,每团50-500不等。

   貌:索登将军(Maj-Gen Sao Hso Ten)与其他8位被捕掸族领袖极得掸族军心民心,为何军政府胆敢判他们79-106年监狱?

   赛:索登将军是掸邦和平委员会主席(president of the Shan State Peace Council),统率北掸邦军与掸邦民族军。昆吞乌(Hkun Htun Oo)与赛纽仑(Sai Nyunt Lwin)是掸邦众原住民民主联盟( Shan Nationalities League for Democracy)的主席与秘书长,隋安 (Shwe Ohn)是老革命家,拿这些德高望重的掸族领袖狠狠开刀,以一儆百,严厉警告所有停战组织不要轻举妄动,同时也可表示自己高高在上,所有人必须俯首称臣。另一原因可能是:找一个“共同敌人”,以缓和缅军内部的分裂。自从国家情报局局长钦纽(Khin Nyunt)将军被拉下台后,缅军内部不稳。

   貌:缅甸将军们说:主要是“以儆效尤”。

   赛:军政府的横行霸道,伤害了大多数掸族的民族自尊心,民愤军愤极大,掸邦民族军SSNA的许多成员,觉得忍无可忍,决定重新拿起武器进行反抗。军政府说参加制宪全国大会的停战组织可组织政党,现在谁会再相信?!

   貌:听其言而观其行,中国古语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将军们难改他们的言行不一的劣根,而缅军也难改他们的传统法西斯恶行--随着军政府驻军增 多了,强迫劳役、强奸、非法扣留、毒打、虐待、杀人害命等罪行,也直线上升。

   赛:对极了! “the wolf may lose his teeth, but never his nature” “the leopard never changes spot”(尽管狼失了牙,狼性不变。豹的豹斑永远存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