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BURMA-缅甸风云
·Burma Nuke Plant: Plains to Hills
·貌强:缅甸民主社团上书荷兰外交部
·貌强 :BDC-NL Appeals Dutch Government for Burma Issue
·寻找中国的同情与支持
·貌强: Seek China's Support
·缅甸国内外情势的阴阳转化
·貌强: Burma's Situation and Taiji's Yin & Yang
·布什会见缅甸掸族巾帼英雄蔷冬
·貌强:Bush met Charm Tong, The Shan Heroine of Burma
·貌强:A Burmese Confesses to Oppressed Ethnic People & My Comment
·貌强:一缅族向众原住民忏悔与我的答评
·Win教授、洋学者、貌强座谈缅甸问题
·貌强:Prof. Win's An Attempt on Jigsaw Puzzle
·貌强:缅甸将军们为保权而一意孤行
·貌强: SDU & USA Condemn Burmese Junta’s Sentence on 8 Shan Leaders
·缅甸迁都:惧美?内战?风水?禳灾?
·貌强:Capital Moves to Pyinmana, WHY?
·世界对缅甸的看法
·貌强:How The World Views Burma’s Junta ?
·貌强:Master In Civil War & Disintegrating
·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貌强:Discussion on Contemporary Situation in Shan State with Sai Wansai of SDU
·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貌强:Shan State Army Is Against Racial Hatred & Union Disintegration
·貌强: 众停战组织反对种族仇恨与联邦分裂
·貌强:Burmese Echos to UNSC Briefing On Burma
·貌强:安理会的缅甸简报与反响
·貌强:缅甸制宪国民大会又续开了!
·貌强:Burma Re-opens National Convention
·貌强:缅甸联邦宪法起草委员会FCGCC告人民书
·貌强:Press Release by Federal Constitution Drafting & Coordinating Committee-Union of Burma (FCDCC)
·貌强:缅甸新社会民主党DPNS与记者谈话
·貌强:Burmese DPNS ’s Press Conference
·Shan-EU: Time for ASEAN and UN to act in tandem
·赛万赛与貌强谈: 缅甸年终现状
·貌强:缅甸众土族委员会ENC欢迎东盟的呼吁
·貌强:ENC Statement 6/2005 =Welcome ASEAN’s EFFORD
·貌强:Sai Wansai & Maung Chan Talk about Burma’s Situation
·缅甸制宪大会与停战集团、和平集团、抗争力量
·貌强: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Junta and Its broad Opponents
·貌强:缅甸的“无声杀戮场”
·貌强:Burma's Silent Killing Fields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军政府迁都事件,众说纷纭。

   克伦族联盟KNU的Sarki将军是从军事角度来分析的。他不愧是游击战高手,独具慧眼。

   他指出:缅甸军政府把军政大楼搬迁到缅甸心脏彬马那,

   1。可远距离从容躲避仰光外海飞来的“不速之客”--美国牛仔丘八,

   2。更能集中优势军力,向西攻击若开邦与钦邦叛军,向北与东北攻击克钦邦与掸邦起义军,向东与东南攻击掸邦 、克伦邦、克伦尼邦、孟邦造反派系.

   “兵贵神速嘛!”,这位克伦族联盟传奇英雄、断臂将军Sarki,笑着对掸族老朋友赛万赛(Sai Wansai)与华族克伦老同乡貌强说。

   我们知道他曾理论结合实际地研究过“孙子兵法” 与“毛泽东游击战术”,经无数次的经验总结与升华,现在用兵如神。

   众所周知:“孙子兵法”是美国丘八与将官人手一本的必修教科书,“毛泽东游击战术”更是已故肯尼地总统越战当年手不释卷的案前兵书。

   身经百战的老战友们,回顾着惨痛的历史:

    1989年军政府之第一大敌内讧时,军政府深知机不可失,就迅速加强其宣传、挑拨、分化、收买工作,总共诱使、招安了17个武装集团前来签订停战协定,接着进一步成功地威迫利诱,招降了好多股弱小的原住民武装力量。

   目前,军政府一边派遣重军,加强包围、钳制、监控各停战集团,一边用经贸优惠政策收买、分化各停战利益集团,文攻武斗,恩威兼施,最近才图穷匕现--迫他们“以武器换取和平”。军政府的停战协定与给特权政策,使各族人民武装力量、停战组织之间,发生各种不同的政见与利益冲突,使他们不再跟军政府斗,转而互相争权夺利与倾轧厮杀。

   兹述克伦族、克伦尼族、孟族、掸族、佤族、克钦族停战组织的现况如下:

克伦邦(Karen State)

   克伦邦在新都的东南部,与泰国为邻。

   克伦族联盟KNU从1948年就开始拿起武器,向缅军为首的大缅族沙文主义者争取民族平等权。克伦族联盟KNU拥有世界上进行武装斗争最长久、视死如归的一支军队。

   众所周知:1990年军政府普选惨败但不交权,并对缅族和平民主力量展开大屠杀。结果,缅族学生、僧侣、市民、当选国会议员、公务员、民主人士等,大量逃往克伦族解放区。克伦族联盟KNU收留与保护他们,所有被压迫人民在此共同组成了反对军政府的大同盟 。

   克伦族佛教徒与基督教徒之间存在着多年的宗教冲突,在军政府的煽风点火之下,“民主克伦佛教军”(Democratic Karen Buddhist Army)从克伦族解放军KNLA中分裂出来。1995年,“民主克伦佛教军”与军政府签订了停战协议, 在军政府给特权与挑拨离间之下,克伦族佛教军与克伦族解放军不时发生武装冲突。

   军政府不断加倍派遣特务去暗杀与离间,另一方面尽力挑动群众斗群众,千方百计地破坏与围攻该大同盟的大小基地。

   在1995年,克伦族联盟与缅甸民主力量的反军政府总部Manerplaw,终于被军政府攻破了。

   在军政府总理钦纽(Khin Nyunt)将军与一心想开发泰缅边界的泰国政、军、商界的敦促下,在2004年,克伦族联盟 KNU与军政府总理钦纽将军达成了“君子协议”(但缅军有时还是毁约偷 袭),KNU老领导人波米亚(Bo Mya)将军亲飞仰光进行和谈。泰国政界、商界、军界当时对泰缅边界的和平建设,感到一片乐观。

   谁知不久钦纽将军却以贪污罪被拉下台并坐牢,和谈胎死腹中。各利益集团茫然不知所措。

   在军政府的“以武器换取和平”的强大压力下,现在克伦族佛教徒与基督教徒,深深体会到任何一方被军政府吃掉,都一样地唇亡齿寒,彻底觉悟到共同对敌的重要性。他们正在求同存异,谋取团结。他们最近宣布绝不放下武器,说武器是用来保卫家乡人民的生命财产与和平生活的。

孟邦(Mon State)

   孟邦在新都的东南部,与泰国为邻。

   新孟邦党(New Mon State Party)1995年与军政府签了停战协定。1996 年,军政府把17项工业部门“权力下放”,让新孟邦党试与新加坡、马来西亚商谈伐木业、渔业、开金矿、内陆交通、贸易等问题,其实是在制造孟族领导层内部发生政见与利益冲突。1998年,军政府再以各种借口,又收回了大部分特权,由自己与泰国、法国、韩国、美国石油公司 Total, Unocal 等签约,利益完全独占。 孟族几个利益小集团简直一场欢喜一场空。

   自1995年孟族各领导纷纷下海从商,进行自给自足之后,孟族武装力量就开始分崩离析。其著名领袖柰隋金(Nai Shwe Kyin) 几年前去世后,更是每况愈下。

   最近新孟邦党在总部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参加12月5日军政府续开的制宪全国大会,参加上届会议的奈强陀(Nai Chan Toi),昂奈将军( General Aung Naing)与拉威昂上校( Colonel Lawee Ong)这次不去了,改由低层干部代替。

   新孟邦党秘书长奈汉达(Nai Han Thar)一直在说:政治问题最好用政治对话来解决。 新孟邦党主席奈陀孟(Nai Htaw Mon)最近说:我们坚持三方对话,坚持政治解决政治问题,我们反对军政府扭曲与违反停战协议,强迫我们放下武器。

   1990年新孟邦党的武装部队“孟族解放军”有6千兵力,现在军心涣散,开小差去做小买卖跑单帮的很多,武器弹药既无法补充,也很难管理。

   想东山再起?孟族群众告诉我:“谈何容易!”。

   2001年,柰般纽上校(Col Nai Pan Nyunt)离开新孟邦党, 成立了汉莎瓦底复兴党 (Hongsawatoi Restoration Party) , 分道扬镳。

   11月20日,在泰缅边境的孟族团结联盟MUL(Mon Unity League)主席奈素东( Nai Suthorn)发表言论:我们已致函于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些成员国与永久理事国——尤其中国与俄国,述说缅军仍然继续控制着国家,在军政府主导的所谓制宪会议上,他们不许我们众原住民的停战组织提出解决政治问题的不同方案。他们说对他们预制的宪法草案, 坚持一字不改。

   我们强调:“缅甸的主要问题,其实就是众原住民问题。安理会不干预就解决不了”。

克伦尼邦(Karenni State)

   克伦尼邦在新都的东南部,与泰国为邻。

   英国统治缅甸时期,克伦尼是独立的邦。缅甸争取独立时期,克伦尼邦既不参加彬龙会议,也不参与联邦宪法的讨论与签订——它不想、也没兴趣加入缅甸联邦。

   所以说,克伦尼族进步党( Karenni National Progressive Party ) 也是历史悠久的老叛军。

   自从其它4个克伦尼武装力量与军政府签订停战协议后,在1995年3月1日,克伦尼族进步党也不得不跟着签约——排行第五。3个月后,军政府就大军压境,强行闯入其管制区,并强迫克伦尼村民为缅军搬运军用物资与修路造桥, 2万多孟族村民不堪受大缅族沙文主义的压迫,都逃往泰缅边境——于是双方又打起仗来了。

   最近,克伦尼族进步党秘书长雷蒙图(Rimond Htoo)为“武器换取和平”之事 发表声明:“迫我们放下武器就是要我们投降嘛!这哪里是政治解决?我们不要这类停战协定“。

   克伦尼族人民解放阵线( Karenni National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在1978年由克伦尼族进步党分裂出去,在1994年6月与军政府签订了停战协议。军政府“以夷制夷”:派他们治安,但不补贴,只帮助他们抢夺与切断克伦尼进步党KNPP的经济命脉——即由克伦尼进步党KNPP手中,在1996年夺取泰缅边贸关税站,毛奇锡矿(Maw Chi tin mine)与林木税收权,按缅军安排的“自给自足- 利益冲突- 互相残杀” 阴谋鬼点子走下去。

克钦邦(Kachin State)

   克钦邦在新都东北部,与中国云南为邻。

   在现任领导人拉蒙度宰( Lamung Tu Jai)的带领下,克钦独立组织在1994年与军政府签订停战协定——当年众原住民联盟大为震动而不知所措,因克钦独立组织KIO是领导众原住民武装反抗军政府的的主要领导。

   克钦独立军(KIA)与克钦独立组织(KIO)与军政府停战后,经军政府成功地收买、挑拨、分化,逐渐内讧而四分五裂。 2001年以来,克钦独立组织KIO的领导层一直在争权夺利。头头诏迈将军(Gen Zau Mai)据说贪污——擅自批准中国木厂滥伐木材,因而被赶下台,并遭软禁。

    2004年元月,新分裂集团阴谋捉拿KIO情报局长拉桑敖瓦(Lasang Awng Wa)等一群领导人物,将官拉桑敖瓦最后跨境逃入中国云南。

   拉桑敖瓦(Lasang Awng Wa)也是由克钦族独立组织KIO分裂出去的。在克钦新民主军NDA-K(New Democratic Army-Kachin,)主席萨昆丁英 (Zahkung Ting Ying)的包庇与支持下,拉桑敖瓦曾在2004年初发动兵变,夺取了巴交( Pajau )镇的克钦族独立组织KIO总部,因而最近获军政府的奖赏:派驻克钦邦首府密支那附近的扎图巴(Ja Htu Pa)新地区。军政府对其厚爱有加,除了供应军粮、保证安全、允许半自治权之外,还全包迁离费,并提供运输车辆。

   恩昆朵拉(N’Hkum Doi La)为首的300多人则宁愿留守当地,不愿离开。他们深信投降是自投罗网——不只在制宪全国大会要作应声虫,并随时随地都要按指令办事,将来的下场一定悲惨。

   今年9月中旬,克钦新民主军NDA-K主席萨昆丁英带着亲信,亲赴仰光向军政府头头们释疑他经营的克钦邦第一特区(Kachin State Special Region 1,即前缅共101战区总部)的复杂情况,力求沟通与谅解。岂料他们身在仰光,其秘书长拉姚泽仑(Layawk Zelum)却乘机在老家搞政变夺了权。

   萨昆丁英非同小可:他是克钦独立组织KIO的老领导之一,60年代末率部加入缅共,1989年又率部与军政府签停战协议,并改其部队名为克钦新民主军NDA-K,成为第一个克钦邦停战组织。

   在军政府的支援下,沙昆丁英在9月下旬回老家武装复辟,双方火拼,死伤众多。沙昆丁英夺回了中缅边界的总部版瓦(Pang Wah) ,即克钦邦第一特区,还活捉了秘书长与其同党。

   现在该组织大力鼓吹参加制宪全国大会的好处,领导人之一(Dr La Ja)拉扎博士说:全国大会虽然不能满足克钦独立组织KIO的所有要求,但新宪法却会诞生自由选举。

   大家早就看到几个克钦邦停战组织已是缅军指挥下的边境安全民兵团(border security militia group),现在看出克钦新民主军NDA-K已沦为军政府的帮凶与喉舌。

   虽然军政府允许这几个克钦邦停战组织搞经济,掌握自然资源,自己分配,自给自足,但由于军政府源源不绝派遣重军进入克钦邦,暗中又在收集他们的“不法言行”,虎视眈眈,许多克钦军都感到前景不妙。

若开邦 (Arakan State)

   若开邦在新都的西部,西与孟加拉国接壤。

   于11月16日,若开军(Arakan Army)凯索上校(Col Khaing Zaw)带着9个兵士,向军政府投降。若开军是若开民族团结党NUPA(National United Party of Arakan)的武装力量,其前任领导人是凯拉甲(Khaing Raza),已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