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克伦族联盟KNU的各族平等斗争]
BURMA-缅甸风云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缅甸联邦缅族与非缅族历史恩怨宿仇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缅甸种族冲突能政治解决吗?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的和平曙光
·93岁缅甸作家达贡达雅呼吁国内和平
·何谓和平?何谓停火?如何和谈?
·昂山素姬 Reith 第一讲:自由
·昂山素姬道高一尺,将军们魔高一丈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缅族需改唯我独尊心态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抛弃彬龙协议将激发缅甸各族自决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覆函缅甸联邦政府
·缅甸宗教自由吗?
·昂山素姬对中国缅甸伊江建坝的意见书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七讲
·缅甸掸邦众族关心狱中68岁领袖昆吞武
·缅甸要片面或全盘和解?
·昂山素姬BBC Reith 第八讲
·缅甸新政府似无意改革或和解
·缅甸乱世出英雄?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缅甸要真正联邦制或大缅族独裁制?
·缅甸克钦邦克钦族反对中国支持缅甸政府
·缅甸释放政治犯才能加速民主进程
·近代中国缅甸恩怨
·缅甸政府对昂山素姬与非缅族众原住民的策略
·勿忘缅甸半世纪内战难民与狱中仟捌政治犯
·昂山素姬与丹麦师生谈领袖谈民主运动
·钦族老革命谈昂山素姬与缅甸政府
·国际缅甸民族院奠基会反对民盟参加政府补选
·对昂山素姬与民盟参加政府补选面面观
·非缅族众原住民委员会ENC欢迎民盟NLD重新注册
·缅甸民主力量FDB对民盟注册与补选发表声明
·昂山素姬允诺兼顾民主与各族平等
·旅加缅甸9团体支持民盟注册与补选
·缅甸改革风吹草低见牛羊?
·缅共呼吁人民对中美勿一边倒
·美国回亚洲开辟新冷战
·美国回亚洲开辟新冷战
·缅甸左拥中国右抱美国
·缅甸左拥中国右抱美国
·非缅族众政党向美国国务卿请愿
·韩永贵与昂山素姬的杠杆作用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温家宝在世界未来能源峰会上的讲话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赛万赛谈缅甸2012年初局势
·温教授谈缅甸独立后与现在
·中国改革须走出“转型陷阱”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非缅族政党对第二彬龙会议的看法
·昂山素姬在克钦邦重提彬龙精神
·缅甸华族2012年生活守则
·缅甸联邦人民要各族平等、民主共和!
·缅甸彭家声的果敢军也愿和解
·缅甸学运领袖对登盛国会发言的反应
·缅甸联邦有望持久和平吗?
·2012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赛万赛点评登盛总统的和平三步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克伦族联盟KNU的各族平等斗争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2005年8月19日是克伦族的手牵手传统节日(Hand-Tying Ceremony of the Year 2744 Karen Era)。际此2744年周年节日,克伦族联盟KNU(Karen National Union)呼吁所有国内外克伦族人民手牵手、心连心,为克伦族与其他被压迫原住民的民族权、自决权继续奋斗。

   2744年前,克伦族人民由中国蒙古戈壁沙漠(克伦族称其祖居地为Htee-Hset Met Ywa=流沙地)首先进入缅甸。他们积极开发了伊勒瓦底江三角洲与萨尔温江地区(克伦族称这些新地为Kaw-Lah= 绿洲),克伦族世世代代在这些绿洲开天辟地、辛勤劳动,过着和平、快乐、自由的日子。至今克伦族仍然称其所开发之地区为Kawthoolei=吉祥地。

   好多世纪后,孟族与缅族才先后迁移来此吉祥地。后来者兵强马壮,直逼原住民克伦族上山或入林。缅族封建统治者最凶狠,他们采取赶尽杀绝政策,至今一直屠杀与迫害克伦族。

   当1824年英国开始占领缅甸时,克伦族才得以安全下山或走出密林,与缅族等被征服众民族平起平坐。

   血泪历史不堪回首。二战后在争取缅甸独立时,克伦族团结一致,成立了克伦族联盟KNU与其武装部队--克伦族保卫组织KNDO(Karen National Defence Organisation),向英国与其后当权者要求民族权与自决权。

   话说KNU三次分裂:

   缅甸独立后, 克伦族联盟KNU经历了三次大分裂(见缅甸起义与众民族政策Burma insurgency and the politics of ethnicity)。

   1948年第一次分裂

   1948年1月4日缅甸取得独立。不久,缅共、缅甸人民党等纷纷武装反对政府。缅甸吴努(U Nu)政府就派遣克伦族防卫组织(合法的武装组织KNDO)去镇压他们。到1948年底,缅甸吴努政府又联合形形色色的缅族沙文主义者,在外国势力的支持下,合力袭击克伦族人民与其武装力量。

   鉴于1。缅族历来就以大缅族沙文主义暴力同化其他民族,2。缅族争取缅甸独立时,克伦族既不被邀参加会议,也不被征求意见,3。当时大缅族沙文主义者掌控全国舆论,天天诬蔑克伦族是“英国走狗”、“缅族的敌人”、“联邦的破坏者”,所以克伦族联盟KNU领袖苏巴乌基(Saw Ba Oo Gyi),当时要求吴努政府遵照1947年宪法,一个月内承诺在伊勒瓦底江三角洲建立克伦邦。当时全国数十个城乡40多万克伦族,也纷纷上街支持克伦族联盟KNU,要求政府遵照二战后的全球口号“自由、平等、和平”,答应克伦族人民:1。立即实现克伦邦,2。缅族得一元,克伦族也该得一元,3。反对社群冲突。4。反对内战。

   当时吴努政府先与克伦事务部长苏山波丁(Saw Sann Po Thin)、克伦族青年协会(Karen Youth Organization)秘密会谈。在48年3月3日,当500位克伦族代表在仰光召开KNU第三届大会时,吴努政府才亮出底牌:“连苏山波丁与克伦族青年协会KYO领袖也都认为克伦族联盟KNU的要求太高”,于是克伦族联盟KNU与克伦族青年协会KYO产生严重对立,最后分裂。

   奈温时期第二次分裂

   1958年奈温成立看守政府,1962年奈温索性推翻吴努政府而政变上台。奈温军政府对克伦族联盟KNU执行法西斯4砍断:1。砍断其物质供应,2。砍断其经济源泉,3。砍断其军民关系, 4。砍断其头颅。奈温缅军烧毁克伦族人民的村庄、粮仓、稻田,集体屠杀克伦族男人,集体强奸克伦族妇女,强迫克伦族拆迁、强拉克伦族壮丁为其铺路、筑桥、建军营、运军用物质,用刺刀逼克伦族村民用肉身探地雷、行军时在前头踩雷开路。。。。村民深陷绝境,只好冒着缅军的刺刀与子弹,集体逃往KNU解放区或逃亡泰缅边区的难民营。

   1959年,NMSP、KNUP克伦族联合党(Karen National United Party)先与缅共成立了民族民主团结阵线NDUF(National Democratic United Front),1963年,克伦族联盟KNU毅然决然与缅共结成了军事同盟,共同对敌。

   但反共的KRC领导人苏汗达达美坚决反对与缅共建立任何关系。结果,亲共的KNUP领导人曼巴善(Mahn Ba Zan)与反共的苏汗达达美(Saw Hanta Tha Hmwe)之间,政治思想分歧越来越大。当第三届克伦族大会(3rd Kawthoolei National Congress)在四月份于克伦邦巴奔(Papun)召开时,KNUP与KRC闹翻,克伦族联盟KNU就第二次分裂了。

   当地缅军司令立刻暗中向奈温将军献策,要求加大力度推行“分而治之”政策,乘胜追击。

   奈温见机不可失,立刻向克伦族联盟KNU笑脸抛出和谈建议。奈温特意写亲笔信给社会主义者KNUP领袖曼巴善,假仁假义说“14年的缅甸内战是一场灾难”。在仰光与曼巴善见面时,奈温还假惺惺强调:“人民需要的真正和平,不可能由我单方面建立的。贵我双方必须尽力协作,贵我领导人之间也必须建立私人关系,不全力以赴,咱们难望成功。我已拉到和平老虎的尾巴,我不能放它走” 。结果,苏汗达达美领导的克伦族右派集团,就急不等待地向奈温军政府缴械投降了。

   1994年的分裂

   奈温也最善于利用宗教搞分裂活动。1958-60年奈温看守政府时期,其心理作战部门就印数百万份“宗教危机”小册子,大肆攻击无神论的缅共,发动全国佛教僧侣与佛教徒猛烈反对缅共。

   只要有机会,军政府总是滥用佛教攻击其政敌。1991年以来,缅军用10多集团军,包括炮兵部队,全力攻击全国革命力量总部Manawplaw,想一网打尽克伦族武装力量、民族民主阵线NDF、缅甸民主同盟DAB、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全国民主联盟NLD领导的流亡政府)与缅甸全国学生民主阵线ABSDF。缅军一度集中火力围剿 Htwee pha kwee kyo,但却以数千缅军官兵死伤、司令官丁乌(Tin Oo)在帕安Pa An地区机堕人亡、另一司令官Maung Hla狼狈逃命而告终。

   于是缅甸军政府就推出第二项计划--由内部瓦解克伦族联盟KNU。军政府制造克伦族新一代与上一代的矛盾,基督教徒与佛教徒的矛盾,山区克伦族Pwo与平原克伦族Sgaw的矛盾。Manalplaw是全国革命圣地,它不仅收容了所有武装与非武装的反对党派(包括缅甸流亡政府NCGUB),它还是缅甸民主力量反对军政府的政治与策划基地。该革命灯塔并没毁于军政府的军事进攻,但却不支于军政府无所不有其极的政治战--心理分化、宗教分化、特务破坏、毒品买卖、宣传攻势、假情报等,最后被攻破。

   军政府是如何制造克伦族佛教徒与克伦族基督徒的矛盾呢?由下列一点可窥全豹:一位KNU高级领导人是华族佛教徒。他在Manalplaw四周的战略山顶建佛塔,因而与KNU领导阶层关系紧张。军政府见有机可乘,派遣特务与伪僧到Mae-lea-hta地区,对和平念经传教的Myaing Gee Ngu僧团与佛教徒进行挑拨离间与收买。凡Myaing Gee Ngu的信徒,不用交税,也免去强迫劳役,并在各方面给予优先照顾。。。。。终于制造出Maethawar 与 Mae-lae-hta 两区的宗教冲突。 军政府还到处派人妖言惑众:凡用Myaingyi Ngu高僧给的法带缠臂或口念其传授的咒语,就会刀枪不入,比防弹衣还管用。军政府还派送毒品给克伦族佛教徒士兵,让他们集体上瘾。军政府电台不断制造与散布的谣言,以乱军心与民意。比如造谣:第四军团的一位克伦族佛教徒,已被克伦族基督徒虐待致死,“奉劝”克伦族其他佛教徒士兵尽快逃往Mae-tha-war避难,否则危在旦夕,全家大小生命难保。。。。等等等等。

   缅族与非缅族的大联合

   缅甸联邦是多民族国家,缅族占55%以上,其余是135非缅族族群。因不满缅族沙文主义 的不平等对待,所有非缅族人民都要求民主、自治与自决权。若开解放党ALP (Arakan Liberation Party)、钦族组织CNF (Chin National Front) 、克钦族独立组织KIO(Kachin Independence Organization) 、克伦族联盟KNU (Karen National Union) 、克伦尼族进步党KNPP( Karennie National Progressive Party)、克央族新地党KNLP( Kayan New Land Party)、拉祜族组织LNP( Lahu National Organization) 、新孟邦党 NMSP(New Mon State Party) 、佤族组织WNO(Wa National Organization)等9个民族,联合建立了民族民主阵线NDF (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大家要求在自由、平等、社会进步等的基础上,建立真正联邦制(Federal Union)。

   但军政府只相信其枪杆子,他靠枪杆子得天下与管天下。谁不服,惟枪是问。军政府扬言:民主、自由、社会进步云云,都是洋人与其走狗的“骗人把戏”。

   1988年缅族群众在城市起义,奈温军政府开枪杀死数千缅族学生与僧侣,招致全国大乱,结果奈温被迫让位给部下。其部下在1990年被迫举行全国多党竞选。军政府虽选举惨败,但却死不交权。于是近万名缅族学生、僧侣、异议份子等逃往克伦族联盟KNU解放区,缅族学生与僧侣以全缅学生民主阵线ABSDF与全缅青年僧侣总会ABYMU(All Burma Young Monks Union)的名义,加入并扩建了民族民主阵线NDF,成为声势浩大的缅甸民主同盟DAB(Democratic Alliance of Burma)。

   于是,全国缅族与众多非缅族首次革命大联合,形成强大的民族与民主力量,为共同打倒独裁军政府、结束内战、实现各族人民民主大团结、建立真正联邦制而奋斗。

   (作者貌强是S.H.A.N. &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 Chinese的主要负责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