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在教会的日子]
井中蛙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体贴耶稣
·你或冷或热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聊聊耶和华上帝
·“虚心”和“温柔”
·作一个有用的人
·“看内心”那些羞愧事
·信耶稣,得水牛
·一个基督徒的爱国观
·我们是上帝的宝贝吗?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一种淫乱行为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淫乱行为(续)
·没有人性
·“弟兄姐妹们平安”
·基督徒慎用“邪教”之称
·“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名求”云云
·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
·我想破头都不晓得那光是什么光?
·花岗岩脑袋读经要不得
·耶鲁大学教授无知谈永生
·耶稣基督圣诞之前世人靠什么得救?
·婴孩死亡能不能上天堂?
·还守律法的精髓吗?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修改稿)
·疑神从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教会的日子

   

   

    在教会的日子 我原来是一个坚定的唯物论者,在我人生的旅途中,近一个年代,我是以讲授唯物论为业的,我曾有多少个璀灿的梦想,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在我年近半百的时候,却走进基督的生活里,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 不瞒诸位说,2004年,我是在博讯网上,看了生命禅院老大雪峰先生的文章,特别是上帝篇后,对上帝发生了浓厚的兴趣的,赶紧一头钻进生命禅院,成为“千年草”。常常的,夜寝之前,我躺在床上,仰望着黑蒙蒙的夜,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喃喃发问,上帝啊,你真的存在吗? 我似乎受到一种无形的磁力吸引,开始渴望上帝寻找上帝。我走遍全城的书店,没有见到圣经的踪影,偶然在街上见到一位朋友,他介绍说教堂可能有,我才晓得本城还有一个教堂,我也不知道教堂为何物,大概也是一个梵音燎绕香火袅袅之地吧? 第一次跨进教堂的门槛,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太太接待我,她慈祥和蔼,涓涓而谈,时不时地说感谢主,礼拜天聚会什么的,我莫明其妙,不知道主是谁?为什么动不动就感谢主?我问她什么叫聚会?她说那是弟兄姐妹们在一起听道,唱赞美诗呀,我更坠入五耸云雾之中,不知道谁是弟兄姐妹?什么叫听道,什么又叫赞美诗呢?我一急,老太太比我还急,她往下讲,我只觉得如水流那样潺潺有声,不知道她说什么了。末了,我赶紧说明来意:“我想买一本圣经。” 买到圣经,开始读,每天读,我是先入为主的,事先受到雪峰先生的影响,空白的脑子里,放进了“圣经里的上帝不是真正的上帝”的观念,读完了旧约,看到太多的血腥,不免与雪峰先生“同频同振”,心里疑窦丛生,悲愤不已:这难道是至尊至爱的上帝吗? 我还是不甘罢休,继续寻索,几乎每个礼拜天,我都参加教会的团契活动,唱赞美诗,祷告,听道。一年多过去了,我没找到神,聚会散会,人在心在,人走茶凉,旧我在旧,新我不新,连其本的神学知识也没什么长进,更不用说灵命的成长了。 感谢神,对我特别怜悯,一步一步引导我,让我认识基督徒小溪、nngzh及慕道者思童,特别是nngzh,我几乎把他当作救星一样看待,唯恐他离我而去,诚恐惶恐地讨教神学知识,他也不吝赐教,强调圣经是神的语言,信仰一定建立在圣经上,读圣经,从新约读起,多读几遍,我遵嘱而行,第二遍读新约圣经,感觉心里平静许多,第三遍读新约,读到耶稣基督受难时,似有一股迅猛的激流,冲破着感情的堤坝,奔突而出,一泄千里,我哭了…… 我第一次感觉到耶稣的伟大,我是多少的渺小,一种罪责难当的痛悔从心而来,我不由自主地跪下来,低下我自以为高贵的头,屈下我往日如松的身驱,乞求主耶稣赦免我的罪,接受他的救恩。与此同时,我离开生命禅院了。 从此以后,开始了我的祷告生活,几乎走进新的一天,洗洗漱漱之后,开始祷告,说着说着,常常感动不已,潸然泪下,我不知道为什么容易哭了?是圣灵的感动?是认罪?是忏悔?我只感觉到每一次祷告之后,如同久经磨难,终于御下万斤重负,躺在坚实的大地上,享受着无需负累的感觉一样,得到一种无以言状的心情的稳定和安息,我不知道为什么来这种感觉,我常常听到基督徒们说,活在耶稣基督里得到喜乐,可我没有喜乐呀,莫非又走错路了? 我写信问小溪,问这是怎么回事?小溪回信说,你灵命生长了,啊,这么说,我找到神啦?我好高兴啊,那天晚上,我拨通牧师的电话,决志受洗,成为基督徒。夜里,在床上翻来复去,久久不能成眠,脑子里浮现雪峰的影象,我想活在基督里多好呀,如果雪峰先生能象我现在感同身受,成为基督徒,甚至成为上帝的活祭,以他过人的学识和智慧,带领千千万万人信主,人之大幸矣。想到这,我忙骨碌下床,来到天父面前,跪在他的脚下,切切祷告,求神得着雪峰先生,半过多小时过去了,心如枯井,亮无动静,我又上床睡觉,不知不觉中,看到一群人,站成几排,桔黄色的光照着他们,醒来,是梦。第二天上午,我正在街头一个文印门市部,打印赞美诗“中国的早晨五点钟”,牧师来电话,问我“今天中午12点钟,教会有祷告会,要不要参加?”我刚进教堂,出于好奇,看看祷告会是什么样子,参加过一次祷告会,表示到此一游,近一年来,我都没参加祷告会的,可是,牧师相邀,不好拒绝,就答应了,走进教堂,玩一下电子琴,一个弟兄说你会弹琴,应该参加唱诗班呀,我弹琴水平很菜,也抹不开面子,又答应了,现在想来,我梦中的那几排人,就是我们唱诗班的阵容,感谢主爱我引导我使用我,唱诗班确实需要我,因为琴师不常来,唱诗班大多时侯是清唱,我进了唱诗班弹琴,赶鸭子上架,好在圣歌不难,可以弹下来,也就有弹琴唱歌赞美主。 祷告会散场,牧师拿着一叠材料,走到我跟前,说是一位老姐妹要她写,弟兄姐妹写什么,都找她,实在忙不开,问我能不能帮忙一下,见我应承下来,她就带那位老姐妹过来,连同材料一起交到我手上,我接过材料一看,原来是感谢信,我很快就写好了,老姐妹千恩万谢,一句感谢主,一句感谢我,那种感恩之情,就差下跪了。我心里顿时沉重起来,教会里可能很需要我,我该为大家做点什么啊。 到了星期六晚上,我打电话给牧师,我说:“明天聚会,能不能让我跟大家说几话?我当过记者,会写文章,我在司法部门呆过,懂点法律,弟兄姐妹们以后需要写文章和法律咨询,我乐意代劳。”牧师听了,十分高兴,她说我们教会太需要一个能写文章的人了,她为此祷告一年多了。 接下来,在教会的日子里,充满了爱的温暖,我为弟兄姐妹们做的太少太少,甚至毫无作为,可是大家给我太多太多,几乎是关怀备至,精心呵护,有的教我如何操练敬虔,有的教我怎样祷告,有的借名牧讲道的影碟给我看,等等,面对迎来的一张张笑脸,温暖我心灵的款款话语,感动之余,我感慨万千。是啊,走进教会一年多了,我一直是坐冷板凳的,孤芳自赏,顾影自怜,没有谁跟我道一声安问一声好,为什么现在大家对我这样友好呢?哦,我明白了,我原来不过把自己当作一个匆匆过客,随时都有可能鞋底抹油,一溜了之,根本没有打算将自己摆进去,也就是说没有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担当主人,负起主人的责任,我只把教会当旅馆,没有当作自己的家,总而言之,我没有爱,我没有尽心尽性尽力爱神,也没有爱人如己。今非昔比,换天换地了,我是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了,我已经是这个大家庭中一员了,都是一家人了,情同手足啊,难怪弟兄姐妹们这么爱我。 感谢主,一步一步地搀着我,拉到他身边,沐浴在他的爱里,这种爱,是任何言语不能表达的,也是任何经历不能比拟的。 天是新天,地是新地,人也是新人了,哦,得着耶稣基督真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