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我有N次不认主]
井中蛙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有N次不认主

   .
   
    我有N次不认主
   
    谈到耶稣基督的十二个门徒,我们往往津津乐道大门徒彼得,这是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性格鲜明,形象凸现,跟主脚步走,有几分虔诚,又有几分鲁莽,耶稣在加利利海边一招呼,正在打渔的徒得和他的兄弟,立即舍网,跟随耶稣,可爱;耶稣被捕时,别的门徒不见动静,只有彼得带着一把刀,就拔出来,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他的右耳,可敬;也只有彼得,敢于弃船,体验海上行走的神奇,可歌可笑。然而,最让人可怜的,就是彼得三次不认主了。

   
    彼得三次不认主,几乎成了历史的笑柄,也成了我们主内的茶余饭后的谈资,一提到彼得,首先进脑海出口舌的,往往是他三次不认主的那些臭事情。我们常常拿彼得开涮,笑他太小信太软弱。我们也常常庆幸自己,认为我们比当时的彼得刚强胆壮了许多,至少,我们认识主以后,一直是认主的。
   
    我信主以后,在相当长的时间,与弟兄姊妹们交通,或是读圣经碰到彼得,也是常常不开哪壶开那壶,老爱揭彼得的短,笑他三次不认主,比照自己,觉得比彼得强了,自己认了主啊。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我对自己发生了怀疑,我扪心自问,或者圣灵在我里面发问:你认主了吗?
   
    这一问,我面红耳赤,羞愧不已,心慌意乱的。
   
    曾几何时,礼拜天,我到教会聚会,半路上,碰到熟人,对方打个招呼:“你去哪里?”
   
    我象做贼一般,心里慌乱,不敢直说,只好支吾着说:“上街走走”,或者说“到那边去。”
   
    有一天,我上教会,路经电信局门前,听到有人喊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我一个熟人,一身保安武装,站在门口,笑咪咪地向我招招手,大嗓门一喊:“去哪里?”
   
    问者无心,听者却心里一惊,我没有停下脚步,步履匆匆,赶办急事的样子,一面指着前方,用连我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回答:“去哪边。”
   吃一堑,长一智,往后到教会,我再也不敢走直路,经过电信局门前了,我宁可多走几步路,也要绕个弯子,免得碰见那位保安熟人,询问我的行踪,让我尴尬,实话实说不是,虚说也不是。
   
    有一天,我去教会,走在街头,看见前面一对老年人夫妇,老头子退休前,曾任广播电视局的领导,他在任时,我与他有工作联系,彼此较熟。老夫老妻并肩走路,悠然自得的样子。我加快脚步,想要超过他们,在与他们擦肩而过时,他们不约而同在转过头来,看见了我,两老异口同声:“去哪里?”
   
    我虽然心里不悦,还是苦脸强为笑,说:“上街走走。”
   
    得过教训,往后呢,去教会聚会,路上遇见熟人走在前边,我先不莽撞从事,急着赶超,而是慢慢跟在后面,走到较为繁华地带,趁着人多眼杂,也趁着熟人不注意,迅速地从他身边超过去,不要扭头回望,以免四目相对,前功尽弃,这样,就是熟人认识你来,也看到你匆匆忙忙的背影,以为你忙碌奔波,不便打扰,放你一码。
   
    然而,无论我如何算计,总是逃不出熟人的眼光布下的天罗地网,常常的,走在街头,冷不防的,就有人拍着你的肩膀,问你去哪里?或是低头走路,抬起头来,近在咫尺,熟人堆起了满脸的笑,问你去哪里?你甚至警惕百倍,还有熟人骑着摩托车从后面追来,问你去哪里?
   
    真是防不胜防!
   
    我开始厌倦恨恶中国人的习俗习惯了。
   
    过去,在“红太阳”泛滥成灾的时候,中国人一见面,劈头就问一句:“吃了没?”据专家考证,这一句问候语,源远流长,比万里长城还老,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幽深的历史中。吃饭,历来是中国的大问题,饥饿,也是中国历史悲歌的主旋律,因此,“民以食为天”成为至理名言,见面打招呼,问一声“吃饭没有?”那是对人最大的关心了。
   
    十多年来,改革开放,祖国大门敞开了,中国在尉蓝色的大海里弄潮了,经济腾飞了,大河涨水小河满啊,大多小民百姓基本上可以填饱肚子了,慢慢的,“吃了没有”的问候,成了多余的话,淡出我们这个文明的古国了。
   
    但是,与“吃了没有”万古长青的“你去哪里?”却不见衰微,反而丰盛起来,愈演愈烈。
   
    专家们说,中国封建统治太长太长,社会太黑太黑,透明度能见度太低太低,人这种精灵呢,好奇心又特别强,你越要遮掩什么,他越想看什么,黑箱里越黑,他越想知道黑箱里有什么内容?谁操作?操作规程是什么?结果如何?人心在历史的长河里就这么流淌着,于是变了态,对所有的黑箱都感兴趣,不管是对任何党派、团体,或是个人的隐私,都想掀起铁幕的一角,透过一个小孔,看看黑箱里面的内容,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以至于从这种心态发出来的,成了见惯不惯的问候语:“你去哪里?”
   
    当然,迎来如此问候,当行光彩的事情,可以爽快地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比如“我去开市里的党代会”,或是“市长请我吃饭”等等,如果是去干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去行贿受贿呀,约见情人呀,就讲不出口了,心里不悦,真想回骂一句“我去哪里管你什么事?”不过,话出嘴巴,只好含糊其词,借口应付了。
   
    那么,我是去教会的,我敬拜我天上的父,他是万军之耶和华,全能的上帝,创造天地的主,这本来是全世界最荣耀的事情,我理应向全地夸胜才对,我为什么羞于出口呢?
   
    从客观环境来看,称为神州的这个地方,背离神太长太久了,号称几千年的文明史,那光辉灿烂的广告牌后面,挡住了多少自相残杀的战争与内讧?又掩蔽多少如山的尸骨多少如河的血流啊?
   
    活在骗子的汪洋大海里,我们小时得到的启蒙教育,是要认猿猴为祖宗的,相信的,只有眼见的东西,崇拜的是一个假神。今天,国门启开了一条缝,照进来一缕阳光,人们如梦初醒,发现受骗上当之后,意识里那些神圣的东西哗啦啦如大厦倾,又是一窝蜂地当白猫黑猫,你争我抢,疯狂地抓老鼠去了,于是乎,物欲横流,人心败坏。
   
    人们可以拜偶像拜邪灵拜魔鬼,热衷于择吉日算好命,不说别人,我所有的亲戚朋友熟人,凡是我认识的,不下三百人吧,没有一个信神的,但是没有一个不信邪灵的,2004年,我第一次走进教堂,这才第一次遇见信神的人。
   
    信神的,反被认为那是迷信、落后、唯心、无知,被人看不起。记得我信主以后,有一次,在一个家乡人家里聚餐,来人都是老乡,大多是小学或中学教师,也有当村干部的,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平日对我很是敬重,都说我脑子好,会写文章。酒逢知己,我们十来个家乡人畅谈畅饮,好不快活,就象鲁迅先生说的“屋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笑声”。席间,我接着一个话题,顺水推舟传福音,渐渐的,我这只白天鹅就变成了丑小鸭了,他们眼光里敬重的成分消失了,取代的是疑惑不解,慢慢地又生出不屑、轻蔑的意味来了,好象就凭我信神,我就比他们没智慧没文化没水平,低他们一等了,他们还不敢嘲笑我,就拿上帝开涮……
   
    忽然,有一天,我不敢承认自己去教会的情景,就象过电影一样,老是在脑屏幕上放映,心里生出莫名其妙的难过来,我为什么这样呢?我是不是太小信太软弱太看重老我了?彼得不敢认主,那是耶稣基督受难了,如果他认了主,可能要受株连的,轻则鞭打,重则下监。那么我呢?如果我如实回答是去教堂,不就是怕人轻视我嘲笑我吗?我这是也不认主了吗?彼得三次不认主,我多少次不认主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笑彼得了,彼得那时不认主,因为圣灵保惠师不没有来,没有从神而来的信心和力量,凭着人的肉体,自然很软弱,又没见过身体复活,盼望渺小,难以抵挡魔鬼撒但强大的攻击,可是,活在恩典时代的我,主爱我,为了我,为了一个不如虫不如蛆的罪人,连命都舍了,我连主都不敢认,这是何等的卑鄙啊。
   
    (太 10:33)“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
   
    求父神赦免我不认主的罪,愿天下与我一样不认主的弟兄姊妹,从今以后刚强胆壮,认我们的救主我们在天上的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