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5)]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1)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2)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5)
·我在中國的歲月(176)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一)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二)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三)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四)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五)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完)
·二零一三年的中美關係 (上)
·二零一三年的中美關係 (下)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一)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二)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三)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四-完)
·普京未來的日子愈來愈不好過(上)
·普京未來的日子愈來愈不好過(全文)
·社會學泛談 (1)
·社會學泛談(2)
·社會學泛談(3)
·社會學泛談(4)
·社會學泛談(5)
·社會學泛談(6)
·社會學泛談(7)
·社會學泛談(8)
·社會學泛談(9)
·社會學泛談(10)
·社會學泛談(11)
·社會學泛談(12)
·社會學泛談(13)
·社會學泛談(14)
·社會學泛談(15)
·社會學泛談(16)
·社會學泛談(17)
·社會學泛談(18)
·社會學泛談(19)
·社會學泛談(20)
·社會學泛談(21)
·社會學泛談(22)
·社會學泛談(23)
·社會學泛談(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5)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巴拿馬運河直通加勒比海,給美國帶來了新的關係。加勒比海上有一些海港在其他國家的掌控中,一旦開戰,正如馬漢上校 (Captain Mahan) 說的,戰略上十分重要。這一偉大的水上航道的完成,將使美國成為太平洋第一流的強國。

   “遠在1869年,國會通過撥款在中途島建立海港和海軍基地。而雖然計劃最後被放棄,但美國保留著這個島。”薩摩亞的首都帕果帕果,其港口在太平洋上是最優良的,而雖然在西班牙戰爭之前它一直不大起作用,它在1872年割讓給美國,將來可能證明非常重要。

   最有啟發意義的是我們和夏威夷群島的關係史。六十年前,國務卿丹尼爾韋伯斯特 (Daniel Webster) 宣稱美國不想,也不會,佔領這群島,但卻也不會忍受其他國家予以佔領。然而,透過美國教士在這裡的傳教工作,夏威夷群島和美國的關係變得十分緊密,而當糖業和其他工業開始在這裡發展之後,夏威夷在商業上和經濟上愈來愈依靠美國。之後,夏威夷王朝走完了它的旅程,代之而起的是一個短命的共和國,然而,很久之前人們已清楚知道,美國正式佔領夏威夷群島只是一個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夏威夷群島的重要性在於它是遼闊的太平洋的戰略基地,和獨特的富有影響力的中心地。馬漢上校在五年前 -- 西班牙戰爭前 -- 發表的一篇充滿卓見的論文中寫道﹕“從普吉特海灣到墨西哥,在我們海岸線上任何一點,若我們的海上敵人擁有一個二千五百里以內的加煤站的話,那對我們的害處可稱無法形容。倘若真是有許多這樣的點的話,我們不可能全部除去 -- 除了一個。關閉三明治群島 (譯按﹕夏威夷群島的原先稱呼) 的供煤中心, 敵人便要多走三千五百至四千里的海路 -- 或來回七千至八千里的海路 -- 才取得燃料供應,這對持續性的海上作戰差不多是一個致命性的打擊。在世界上的海岸線攻防戰中,極少有這樣一個重要因素集中在單一的據點上,形勢上的緊急使我們有需要立即得到它,如果我們可以正當地這樣做的話。” 這些言之成理的說話帶來什麼的影響很難說得清楚,但肯定的是,當小小的夏威夷共和國敲門要求加入合眾國時,美國人清醒看到讓它進入是一個責任,也是一個權利,利益是互相的。夏威夷群島不僅是太平洋的鑰匙,而且是太平洋的交匯通道。

   當巴拿馬運河開通之後,夏威夷的檀香山在世界貿易路線上的位置,舉足輕重。約西亞史特朗博士 (Dr Josiah Strong) 說﹕“這是因為它位於從巴拿馬到中國、日本和亞洲俄羅斯的日漸增加的商船航行路線上。”史特朗博士還引用瑟斯頓 (L.A. Thurston) (譯按﹕美國律師、政治家和商人,在夏威夷王國出生和長大) 的說話﹕“整個太平洋,從南面的赤道到北面的阿拉斯加,從西面的中國和日本海岸到東面的美洲大陸,一艘航行中的船只只有一個地方同時可以取得一噸煤、一磅麵包或一加侖水的補給,而這個地方便是夏威夷。”

   取得了菲律賓的控制權之後,美國到中國只需兩天輕而易舉的海上旅程。馬尼拉和香港的距離只是六百里多一點,而香港和廣州的距離只是八十里而已。廣州可說是全中國人口最集中之地。因此,美國事實上成為一個亞洲強國了。橫跨太平洋的全美電纜的完成,使華盛頓幾分鐘便可聯絡到馬尼拉,而連同電纜的中國分支和日本分支,電報的整個系統便完備了。

   那些現在構成美國在遠東的門戶的熱帶島嶼,在某個方面其實是測驗我們的國力。這也很可能成為 -- 有人已經這樣說了 -- 藏著妖怪的潘多拉盒子。我們以什麼的精神和標準去管理我們剛剛取得的這些島嶼呢﹖在我們愈來愈多交往的東方民族面前,我們又以什麼的形式去遞解我們的國民﹖這些都是新美國要回答的問題。(5)

(2018/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