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江西宜黄杨县长忽悠邹引娇签欺诈拆迁协议]
江中学子
·江西宜黄县公安、便衣等严密监视(图)
·计生委(图)
·建设局(图)
·凤冈镇政府(图)
·中共拉拢收买邻居、低保户、失业人员等(图)
08-09年12月 租赁隔壁二楼麻将馆的张氏夫妇(低保户)监视邹引娇母子
·张氏(一)
·张氏(二)
·张氏(三)
·张氏(四)
·张氏(五)
·张氏(六)
·张氏(七)
·张氏(八)
·张氏(九)
·张氏(十)
·张氏11
08-10年3月 租赁隔壁杂货店的方氏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方氏1
·方氏2
·方氏3
·方氏4
·方氏5
·方氏6
·方氏7
·方氏8
·方氏9
·方氏10
·方氏11
·方氏12
·方氏13
·方氏14
·方氏15
·方氏16
·方氏17
·方氏18
·方氏19
·方氏20
·方氏21
·方氏22
·方氏23
·方氏24
·方氏25
·方氏26
·方氏27
江西宜黄县凤冈镇工作人员袁氏夫妇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袁氏1
·袁氏2
·袁氏3
·袁氏4
·袁氏5
·袁氏6
·袁氏7
·袁氏8
·袁氏9
·袁氏10
·袁氏11
·袁氏12
·袁氏13
·袁氏14
·袁氏15
·袁氏16
·袁氏17
·袁氏(18)
黑社会青年余康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余某1
·余某2
·余某3
·余某4
·余某5
·余某6
·余某7
·余某8
·余某9
·余某10
·余某11
·余某12
·余某13
·余某14
·余某15
·余某16
·余某17
·余某18
·余某19
·余某20
·余某21
·余某22
·余某23
·余某24
·余某25
·余某26
·余某27
·余某28
·余某29
·余某30
·余某31
·余某32
·余某33
·余某34
·余某35
·余某3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江西宜黄杨县长忽悠邹引娇签欺诈拆迁协议

   (图)江西宜黄杨越武副县长忽悠邹引娇签欺诈拆迁协议
   
   作者:邹引娇
   
   


   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做出的回复是县领导“高度重视”下,指派工作人员“调查核实”后做出的答复,此答复在江西省信访局、抚州市信访局和宜黄县信访局都备案并永久存档,堪称铁案如山。宜黄县委县政府如今出尔反尔翻脸不认帐,否认邹怀刚已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只会使政府威信和诚信扫地以尽

   
(图)江西宜黄杨县长忽悠邹引娇签欺诈拆迁协议

   
   杨县长接谈后,县拆迁办又接连拟了两份《承诺函》

   
(图)江西宜黄杨县长忽悠邹引娇签欺诈拆迁协议

   
(图)江西宜黄杨县长忽悠邹引娇签欺诈拆迁协议

   
(图)江西宜黄杨县长忽悠邹引娇签欺诈拆迁协议

   
    2018年7月5日上午,县拆迁办工作人员通知我,今天上午杨越武副县长(以下简称“杨县长”)会在小南关棚改拆迁办接谈拆迁户。我夫妻俩到拆迁办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杨县长接谈,在场的有县房管局、拆迁办等部门工作人员。一名县房管局工作人员信口雌黄:“我们调查过,邹怀刚没办房产证,也没办土地证,只填写了土地登记卡。”我回答:“我保留有邹怀刚土地证照片和复印件。邹怀刚亲口对我说过他办了房产证。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做出的回复也明确写明邹怀刚办了土地证和房产证。你们至今仍狡辩邹怀刚没办土地证和房产证,说明你们没有诚意解决问题。”杨县长说:“你要求县里把你房子的所有权给你,这和棚改拆迁并不矛盾。这次棚改我们承认房子是你的,会按你房子面积算钱给你。”杨县长翻开《宜黄县2017年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宣传手册》,选了一段,念道:“被征收人在2001年1月以前新建符合城市规划未办审批手续的房屋,且新建房屋符合主房特征,并在本城区只有该未办建房审批手续的房屋是被征收人唯一一处长期使用的住房(土地使用权经确权为被征收人的),视为有产权证房屋进行征收补偿。”事实上,我县城房屋已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杨县长将我证件齐全的房屋说成“未办建房审批手续的房屋”明显歪曲事实。杨县长接着忽悠:“县里可以承诺把你房屋视为合法建筑,可以按照有证房屋征收,不过要先测量你家房屋面积。你签了拆迁协议,这个承诺才有效。”我说:“我房屋土地证和房产证错登在邹怀刚名下,你们只需依法办理更正登记或者下文承认我房屋办了土地证和房产证。做到这一点,我才能让你们测量房屋面积。你们狡辩说邹怀刚没办房产证,邹怀刚房屋拆迁补偿款一百多万是怎么算出来的?请你们把邹怀刚房屋测量结算清单复印一份给我。我1981年出资320元和邹怀刚合买菜地,1985年我又单独出资120元购买邻居艾氏菜地,邹怀刚也亲笔写了《立约》和《证明》。邹怀刚言而无信见利忘义,用不正当手段将我房屋土地证和房产证登记在他名下,并仗着官场有人(李惠兰等)撑腰,亲笔写的也不算数,四处造谣说土地(菜地)是他一个人出钱买的,我房屋搭建在他买的土地上。几天前还叫亲戚上门传话,我拿到房屋拆迁款后要给他十万元搭建费。”杨县长听后说:“政府要保障公民隐私权,不可以提供邹怀刚房屋测量结算清单给你看。邹怀刚房屋征收后,房屋证件已上交县里注销作废,他拿不到你的钱。”我说:“我房屋土地证和房产证错登在邹怀刚名下,邹怀刚房屋征收后证件上交县里注销作废,但他保留了土地证和房产证复印件,上面仍然是他的名字。为保障我的合法权益,避免日后出现纠纷,县里应该在承诺书中写明我房屋土地证、房产证被县土管局和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杨县长说县里会写承诺书承认我房屋产权归我所有。杨县长在接谈过程中多次问我对棚改有何看法和是否同意棚改。我说:“我同意棚改,希望县里实事求是依法办事。”杨县长临走时说:“我跟你见过二回面,我觉得你思路很清晰,也很讲道理。我晓得你是被整伤了心,多次到北京上访花了不少精力。我回去商量一下,过几天再跟你见面。”
   
    杨县长接谈后,县拆迁办又接连拟了两份《承诺函》(见图)。这两份《承诺函》刻意隐瞒事实信口雌黄且写有非法条款,现分析一下:一、百度百科对“承诺函”的解释为“承诺函是贷款人承诺向借款人提供资金的信函。如果贷款人决定发放贷款,就向申请人发出一份承诺函,承诺函在30—60天内有效。”从财政部门、最高法院的相关处置行动来看,政府“承诺函”并不具备法律效力,甚至存在“违规”的嫌疑。宜黄官员故意将“承诺书”写成“承诺函”显然是别有用心;二、邹怀刚是我同父同母的弟弟,而非“原隔壁邻居”。县国土资源局和房管局将我县城房屋土地证、房产证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因此,我与邹怀刚不仅存在土地纠纷,也存在房屋纠纷。县拆迁办这样写是混淆视听刻意隐瞒邹怀刚已办理房产证的事实。邹怀刚土地证上将我家土地全部囊括其中,并非“部分土地被登记在邹怀刚名下的土地证上”;三、“视同于你家房屋已经办理了房产证和土地证”这句话明显是狡辩和欺诈,其含义为:你家房屋未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政府开天恩把你家房屋视同为已经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的房屋。宜黄官员在该《承诺函》中多次设机关狡辩我房屋未办理房产证,毫无诚信和诚意。“如果你家未签定棚改征迁协议,则该承诺无效”系非法条款。我县城房屋已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属于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与是否签订棚改征迁协议无关。我要求宜黄官员为我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正登记或者以县政府名义下文承认我房屋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属于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此诉求合理合法。只要宜黄官员实事求是依法办事,我同意棚改拆迁。
   
    《宜黄县2017年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宣传手册》中房屋征收与补偿方案第四部分第二节第2条规定:“被征收人在2001年1月以前新建符合城市规划未办审批手续的房屋,且新建房屋符合主房特征,并在本城区只有该未办建房审批手续的房屋是被征收人唯一一处长期使用的住房(土地使用权经确权为被征收人的),视为有产权证房屋进行征收补偿。”邹怀刚在县城有两处房产,总面积八百多平方米,一处位于我家隔壁,另一处也仅隔几十米,位于附近通济桥头山脚下。此外,邹怀刚还在谭坊乡(离县城20里)霸占了一套父母遗留下来的老房子。母亲生前叫邹怀刚亲笔写遗嘱将该老房子赠予孙子邹自新(兄邹怀川次子,也即邹怀刚侄子),母亲去世后,邹怀刚翻脸不认账,亲笔写的遗嘱成了一纸空文,截至目前为止,仍未兑现。邹怀刚县城两处房产都在此次棚改征迁范围内,县里安排李惠兰(邹怀刚老婆李金珠之妹,现任凤冈镇人民政府镇长)负责邹怀刚县城两处房屋拆迁。邹怀刚位于我家隔壁的房屋并不是邹怀刚唯一一处长期使用的住房,按此规定,如果该处房屋未办理房产证,只能按违章建筑计算房屋拆迁补偿,所得拆迁补偿数额极低甚至没有。县拆迁办余主任透露邹怀刚位于我家隔壁的房屋拆迁补偿款一百多万,充分说明邹怀刚已办理了房产证。我县城房屋土地证、房产证被县国土资源局和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邹怀刚和县里签定房屋保密拆迁补偿协议获得高额拆迁补偿款。县里以“保障公民隐私权”为由,拒绝提供邹怀刚该处房屋测量结算清单,蓄意隐瞒、歪曲事实狡辩说我房屋没办土地证和房产证,企图把我证件齐全的房屋作为无证违章建筑予以征收,此举涉嫌暗箱操作徇私枉法,完全背离棚改“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8年09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