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谢选骏文集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谢选骏: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海内外盛传习近平威望已遭到严重损伤》(2018年8月09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张文中)报道:
   
   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继续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近期中国情势的分析评论。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于泽远的评论称:“中美贸易战似乎越打越大了。”“在此背景下,中国舆论场上的各种声音纷纷涌现,火药味也明显增加。”“官方舆论仍当仁不让地占据着主流话语地位。”“不过,相对于官方学者对贸易战前景的乐观,互联网舆论却充斥着不同甚至相反的声音。一些网络大V认为,目前中国最大的麻烦就是和美国的关系搞坏了,中美贸易战将结束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甚至摧毁改革开放40年的成果,中国应该放低姿态,尽快与美国谈判,以改变目前的被动局面。”“同时,一股清算那些鼓吹中国赶超美国的‘投机学者’和‘谄媚媒体’的声浪也在网络上掀起。首当其冲的就是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胡鞍钢成了众矢之的,源于他去年下半年发表了中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已超越美国的研究报告。实际上,胡鞍钢这一‘研究成果’一出台就遭到舆论的质疑和嘲讽,就连被认为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当时也发文批评胡鞍钢的结论。而在过去几天,批判胡鞍钢‘祸国殃民’的声音已转化成要求清华大学解聘胡鞍钢的行动。”“曾是‘一流学者’的胡鞍钢突然被抛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实是中美贸易战引发的不同立场、不同观点碰撞的结果。这一事件的背后,反映出很多人对官方前段时间高调宣扬成就的不满,以及对眼下和未来的迷惘。胡鞍钢更象是这种不满和迷惘的‘替罪羊’。”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今天又有人预言中国将被美国的贸易战压垮,被中国国内的经济及社会问题绊倒。这种论调惊扰了一些中国人,甚至有人悲观地预言:如果搞不好,中国30岁以下年轻人的这辈子就洗洗睡吧。”“一些西方媒体宣扬中国面临‘很大压力’,俨然中国遭遇了‘多重危机’的样子。这种论调通过各种途径向中国互联网上渗透,在一些小圈子里引起了反响。西方的那些意识形态斗士巴不得中国出问题,他们的观察受到这种愿望的扭曲,看中国什么都象是‘失序’的迹象。连个别人发表不负责任的文章,互联网上又出一个舆论事件这些在过去司空见惯的事情,他们也隆重点评,渲染它们的‘不寻常’。”“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西方舆论冒出一波又一波的‘中国崩溃论’,但是想看中国笑话的人自己都成了笑话。今天‘中国压力论’的制造者又在看错中国的形势,以为中国这个社会‘什么都怕’,是一副只能在无菌室里生存的弱体格。”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一篇题为‘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的文章,近日在海内外网络广泛流传,尖锐批评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此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栗战书呼吁要确保习核心‘定于一尊’,但响应号召的仅公安部长等两三人,‘表忠潮’并未出现,连天津的李鸿忠、北京的蔡奇、上海的李强、重庆的陈敏尔等习提拔的亲信都没有跟进,军队也没有响应,使海内外盛传,习近平威望已遭到严重损伤。”“而对习近平威望损害最大的,是他在美中贸易冲突上的决策判断。据称,中国外交界人士暗示,如果北京采取更灵活立场,更快平抚中国未来发展的目标太招摇的言论,或许与川普政府的贸易战可能得到控制。”“习近平权威受到削弱,得到北京知情人士证实。”“如果中美贸易战最后全盘溃败,习近平‘也许就得引咎辞职’。但‘如果习能高屋建瓴,妥善处理好中美贸易问题,引导中国平安度过难关,他也许还有体面离任,甚至连任的希望。不过,多数人都认为,习近平没有这份能力’。”
   
   《疯传署名公开信吁习近平制止对外国留学生大撒币》(2018年8月09日 转载法广RFI 小山)报道:
   
   设址美国的网络新闻报道中国国内有人联名上书党中央,要求停止对外籍留学生提供补助。公开信直陈中国大量普通民众为子女上学教育节衣缩食勉为其难,但官方对前来中国留学的成千上万留学生却大方提供不成比例的补助,引发批评。该信件自称寄给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以及栗战书人大委员长等以及政府主管官员,没有官方消息证实公开信是否属实。
   
   据网络报道说,一封要求停止对外国留学生“普惠式”财政补贴政策的公民意见书甚至介绍了公开信联署及邮寄情况说明,指出:
   
   1.截止2018年7月31日24时,该《公民意见书》共有295名公民联署。其中有50名律师报名,中间一位律师因受到压力退出,最终49名律师;媒体人有6名;其他社会各界人士共有240名,其中不乏知名的活跃公民、高校教师、作家、高校学生,职业身份涵盖范围很广,具备较强的代表性。
   
   2.执笔人刘书庆已经将该《公民意见书》邮寄给如下几位国家及部委领导人,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栗战书委员长、教育部长陈宝生、财政部长刘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沉春耀。
   
   联署公开信并声明:我们不是一群排外者。我们不是一群种族歧视者。我们乐见不同族群和种族有更多联系和交往,增进理解和友谊,消除误解和隔阂。我们理解政府对更贫穷国家的适度援助。我们理解对少数优秀外籍留学生给予奖学金资助的做法,但应当以学校为资助主体。
   
   声明还说,我们反对的是给予外籍留学生脱离国情的“普惠式”的高额财政补贴。我们反对的是政策的非理性和政策制定过程中程序正义的缺失。我们看重的是国民平等受教育权和作为纳税人对财政支出的话语权被侵害。要求停止对外国留学生“普惠式”财政补贴政策的公民意见书---未经纳税人同意对外籍学生巨额补贴是违法和不道德的。
   
   据公开信说,一个政府首要的职责在于先解决本国国民的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等基本民生,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2017年中国的人均收入居世界第69位,仍处很低水平,且收入分配差距很大,即便按中国自己规定的年均2300元这一极低的贫困标准,我们尚且有4000万贫困人口,如按联合国标准则数字更高。国民的教育、医疗等基本保障仍未完全建立,因贫辍学因病返贫等不幸事件时有发生,本国大学生还需要缴纳较高的学费,虽有奖学金、助学金及勤工俭学等但仍不能对冲学费,生活费更需自理。对普通家庭而言,读大学仍然是很重的负担,更不用说贫困家庭。
   
   公开信批评在这样的背景下,却几乎普惠式的给予外国留学生年均6-10万不止的奖学金,而且留学生的数量急剧膨胀。我们认为这种政策体现了某种非理性,是很不道德的。从契约意义上,也构成对自己国民应承担义务的违反。众所周知,政府自己不生产财富,其支配的财富或者作为财富一般等价物的金钱都来自于纳税人,应当主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政府的财政预算应当征得纳税人的同意,向本国国民以外的人捐助,自然更应当取得同意,当然这种同意一般是代议制下的同意,其同意也可能是对政府各项预算的概括同意,而并不一定需要逐一对政府在分项预算总额之下每次捐助支出进行审议。
   
   公开信指出,无论如何对外援助需经纳税人同意,这是一个政府起码的德行,也是其对国民履行契约义务的正常状态。
   
   公开信指出这种“大跃进式”的、依靠巨额财政补贴方式吸引留学生的政策是错误的,是畸形的。它更多是一项面子工程,是好大喜功驱使下的非理性行为,高昂代价换来的不过是刹那繁华。当然我们理解这背后或许有“一带一路”战略考量,通过提高所在国的留学生比例,希望他们学成归国成为各行各业中坚,进而有助于推进战略施行。
   
   公开信还说这种对留学生“普惠式”的高额财政补贴做法,没有经过正当程序,是违法的,是对纳税人知情权和决定权的侵犯,是对国民基于宪法的平等受教育权的侵犯。考虑到我们还有4000万赤贫人口的情况下,它也是很不道德的。我们呼吁立即终止。
   
   谢选骏指出:大家都说习近平是大撒比,是败家子。其实这些人没有用脑子想想,这不是败家子的问题,而是授权这些败家子后面的那个败家的政权有问题。所以,就算换了别人上来,只要败家的政权不换,败家的结果是免不了的——毛泽东不败家吗?邓小平不败家吗?江泽民李鹏不败家吗?胡锦涛不败家吗?既然大家都是败家子,为何独怪习近平?仅仅是因为他又向毛泽东靠近了一步?让共产党中国离开更换败家政权的希望又远了一步?笑话。
(2018/08/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