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谢选骏文集
·1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谢选骏: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长崎 历经原子弹爆炸“ 被遗忘”的城市》(2018-08-09 BBC中文)报道: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周四(8月9日)访问日本长崎,这是1945年8月9日长崎遭到原子弹爆炸攻击之后,首次有现任的联合国秘书长在原爆纪念日当天在长崎参加周年纪念活动。和长崎相比,另一个日本城市广岛,在3天之前就已经先遭到原爆的毁灭性袭击,因此提到原爆,大多数人先想到的都是广岛,而长崎则经常被人忽略。

   不论是知名人物的到访,或是媒体的报道,长崎在战争的集体记忆里始终占据第二位,就好像有一本叫做《广岛》的畅销书描述原爆经验,而没有《长崎》这本书,有一部法国电影叫《广岛之恋》而没有《长崎之恋》。
   
   即使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他在2016年到访日本广岛,成为二战之后第一个访问广岛的现任美国总统,但长崎也不在他的访问行程当中。奥巴马访问广岛,但却没有到长崎,让73年前死于原爆袭击的5万人的亲属和幸存者感到失望。
   
   广岛原爆最终死亡人数达13.5万人,远远超过长崎的两倍以上,尽管落在长崎的原子弹威力更强。
   投在广岛的原子弹代号为“小男孩”,是一枚鈾原子弹,爆炸威力相当于15000吨TNT炸药。
   投在长崎的原子弹代号为“胖子”,是一枚钚原子弹,爆炸能量相当于20000吨TNT炸药。
   
   由于广岛和长崎两个城市的地理环境和人口结构的不同,威力较大的原子弹在长崎造成的伤亡反而较少。
   广岛地势平缓,长崎位于两座河谷之间,地形因素降低了原子弹的毁灭程度。
   另外一个原因是,从军事角度来看,广岛原爆是经过详细计划和精确执行的一次军事任务,而长崎原爆则并非如此。
   
   “小仓的运气”
   首先,长崎从一开始就不是美军原子弹攻击的首要目标。
   这座日本当时第四大城市在1945年4月时,是17个潜在目标之一,但是因为地形结构不利空袭而被排除在外,在1940年代当时,雷达并未被航空广泛使用。
   此外,长崎附近有同盟国战俘营,因此也不是理想的轰炸目标。
   相比之下,广岛和小仓地势平缓,并且具有工业区和都会区等重要的战略目标,更符合军事轰炸要素,原子弹爆炸能造成有效的伤害。
   事实上,第一批候选目标还包括另外两个城市:横滨和京都。
   后来横滨被排除在外,因为当地已经遭到多次常规轰炸的破坏,即使投下原子弹也看不出来原子弹的威力。
   京都后来也被排除在外,因为美国担心如果在历史悠久的京都,优美的建筑、皇宫和寺庙投下原子弹,美国将永远成为日本人痛恨的对象。
   
   长崎到最后一刻才被列入成为原爆目标。
   事实上,长崎作为原爆目标似乎是一个仓促的决定,在一份日期为1945年7月24日的最高机密文件中,长崎的地名被人用笔潦草的写在这份整齐打字的文件里,即使在当时长崎也是一个替补目标。
   轰炸任务的飞机抵达小仓上空,却发现小仓笼罩在云雾之中,根本无法通过目视来确认投弹目标,而当时轰炸机队被要求一定要看到目标才能确保有效轰炸。
   因此,他们在最后一刻放弃轰炸小仓,转向次要目标:长崎。
   直到今日,日本人还会用“小仓的运气”来形容命运的安排。
   真的需要吗?
   美军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根据美国官方的说法,原爆攻击是为了迫使日本投降,以避免使用常规武器入侵日本本土可能会造成的更大人员损失。
   但是历史学家质疑美国的官方说法,并指出当时日本有可能已经准备好放下武器。
   战后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1963年出版的自传里也批评这两次原子弹攻击。
   
   2016年,奥巴马成为二战之后第一个访问广岛的现任美国总统,但长崎并不在他的访问行程当中
   非机密性的美军文件也指出,军方一直在考虑实施两次原子弹攻击,作为评估铀原子弹和钚原子弹潜在的毁灭性破坏威力。
   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olicy Research)的战略研究教授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表示,“如果广岛原爆是迫使日本投降的手段,那么3天后向长崎投下原子弹又是为了什么?”
   “日本成了实验白老鼠,美国向世界展示了拥有可怕的毁灭性武器。”
   二战后,纽伦堡审判(Nuremberg Trials)的首席检察官泰勒(Telford Taylor)在1970年代出版的一本书里,也暗示长崎原爆构成战争罪行。
   
   广岛和长崎原爆幸存者在日本有一专门词汇:“被爆者”
   展示实力
   长崎原爆是第二颗,也是最后一颗在战争中使用的原子弹,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在长崎投放原子弹也是向莫斯科展示实力。
   1945年8月8日,广岛原爆两天之后,苏联向日本宣战,苏联入侵日本的可能性让美国深感忧虑。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历史学家塞尔登(Mark Selden)说,“向俄罗斯展示实力,比结束在日本的战争更加重要。”
   塞尔登也表示,美国研发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花费庞大,杜鲁门政府面临压力急需证明其正当性。
   
   2010年,长崎原爆幸存者谷口稜曄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讲述经历
   被爆者世代
   “被爆者”(Hibakusha)是一日语词汇,指那些1945年广岛和长崎原爆灾难中幸存下来的生还者。
   虽然生还,但被爆者受到放射线威胁,面临康复,生活重建等挑战。
   因为美国否认原爆会给人体带来长期影响,所以一开始,被爆者并不为世人所知,直到1957年,日本政府赋予被爆者免费医疗,1978年,外国人被爆者(主要是被迫在日本劳动的韩国人)也享有免费医疗。
   在广岛和长崎原爆之后,一共约有65万人获得被爆者身份,根据2018年3月最新的估计,约有15.5万名被爆者仍然在世。
   和平努力
   和广岛一样,长崎也成为一个致力于和平的城市。
   长崎市长田上富久(Tomihisa Taue)曾经公开质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什么日本不参加联合国禁止核武器条约( UN Nuclear Prohibition Treaty)的谈判。
   田上富久说,“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战争时期遭到原子弹爆炸的国家,我呼吁日本政府重新考虑依赖核保护伞的政策,并尽早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
   在广岛和长崎原爆造成如此苦难和毁灭破坏的73年之后,现在的日本却作为美国盟友,依赖美国的核能力防卫。
   
   谢选骏指出:艾森豪威尔在1963年出版的自传里批评美国对日本的两次原子弹攻击——这等于是在污蔑美国过度使用武力、犯下了战争罪行。艾森豪威尔名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英雄,实为自由世界的叛徒,出卖了东欧给苏联匪帮,所以他谴责美国对日作战,一点也不奇怪。究其原因,可能因为他具有黑人血统,所以仇恨美国主流社会。不过,这也使得他愿意出面保护黑人学生,结果彻底改变的美国历史——
   
   《美国小石城事件:101空降师保护黑人学生》(2013年01月07日 何帆)报道:
   
   艾森豪威尔几经斟酌,最终还是决定出兵。首先,与州法相比,联邦宪法与法律才是最高法律。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已经用一场内战解决了的问题,没必要再令今天的总统犹豫纠结。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二战”时曾任盟军统帅,战后当选为美国总统。1957年9月,他面临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到底要不要调兵南下?兵锋所向,并非欧亚大陆,而是本国阿肯色州州府小石城。军队需要完成的任务,不是平叛镇暴,而是执行最高法院判决。
   1954年之前,美国南方各州仍施行种族隔离措施。这类制度强迫黑人接受劣等教育,使用不完善的公共设施,令他们蒙受了无休无止的伤害与侮辱。这年5月17日,最高法院在“布朗诉堪萨斯州托皮卡市教育委员会案”中宣布:“公共教育领域绝不允许‘隔离但平等’原则存在。在教育机构内推行种族隔离,实质上就是一种不平等。”至于南方的种族隔离制度,则违反了宪法关于“州……不得……拒绝给予任何人以法律平等保护”之规定,应尽快废除。
   “布朗案”判决受到民众欢迎,却遭遇种族主义者的强烈抵制。此案宣判一年后,南方八州还没有一所公立学校真正取消种族隔离。与此同时,来自南方的国会议员联合发布《南方宣言》,宣布“布朗案”是一起“滥用司法权力”的错误判决,是“联邦司法机构篡夺立法权限”的又一起恶例,号召人们以“完全合法的方式”抵制最高法院及“布朗案”判决。
   其实,美国建国之初,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就曾在《联邦党人文集》中论证过,最高法院既无“钱袋子”,也不掌握“枪杆子”,是“三大政府分支里最弱势的部门”。换句话说,如果最高法院的判决得不到承认与支持,司法权威亦将荡然无存。在美国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19世纪30年代,安德鲁·杰克逊总统甚至带头顽抗最高法院的判决,调兵强行将切诺基族印第安人从佐治亚州驱逐到西部。
   为落实“布朗案”判决,1957年夏天,小石城教育委员会选拔了9名黑人学生,拟安排他们在这年9月转入当地之前只招收白人学生的中央中学就读。这些学生个个成绩优异,智力超群,史称“小石城九人”。然而,就在开学前夜,阿肯色州州长福伯斯突然发表电视讲话,严重质疑最高法院判决的合法性,并宣布将派遣国民警卫队赶往中央中学,阻止黑人学生入校。开学当天,国民警卫队员如期而至,将黑人学生挡在校门外。
   在联邦政府的压力下,福伯斯撤回了国民警卫队,但是,由于他一再煽动、纵容,校园周边已聚集了大量对黑人充满敌意的人群,许多暴徒开始闹事,一些黑人记者被误认为是即将入校的学生,遭到野蛮殴打。支持种族融合的小石城市长只好向联邦政府求助。
   其实,艾森豪威尔对最高法院废除种族隔离的判决,也持保留意见,认为这么做未考虑到南方的社情民意,行动过于仓促。而且,一旦调联邦军队进入州境,发生肢体冲突,甚至闹出人命,比如打死妇女儿童,种族融合计划又将如何收场?如果南方其他城市也发生小石城这样的事件,又该怎么办?是不是要像南北战争之后的“重建时期”那样,直接实施军管?此外,在艾森豪威尔心目中,公共教育是地方事务,各州政府应担负主要责任。他必须考虑,联邦军队一旦出现,会不会授人以柄,犯了“联邦不得干预州权”的忌讳。
   艾森豪威尔几经斟酌,最终还是决定出兵。首先,与州法相比,联邦宪法与法律才是最高法律。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已经用一场内战解决了的问题,没必要再令今天的总统犹豫纠结。其次,近些年的历史已经表明,法院的指令若得不到执行,只会沦为废纸一张。在得克萨斯州,由于州长艾伦·希弗斯带头拒绝执行法院判决,当地黑人学生根本无法进入公立学校。最后,作为前盟军统帅,艾森豪威尔曾目睹许多黑人士兵浴血奋战,实践已经证明,种族隔离是一种不公正做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